《地理啖蔗录》卷八 杂说、闲谈

  卷八 杂说、闲谈

  杂说一

  §夫地理者。两大之烟缊。二气之威孚。龙之阴阳看间星。峡之阴阳看胎伏。星之阴阳看成体。穴之阴阳看构精。砂之阴阳看平陂。水之阴阳看动静。

  地理无他。阴阳而已。龙有阴阳。所谓必二阴、三阳相间。是也。峡有阴阳。所谓前胎、后伏。是也。穴星有阴阳。所谓金、木、火为阳星。水、土为阴星。是也。成穴有阴阳。所谓阳来阴受。阴来阳受。是也。前砂有阴阳。开面生凹渐平向穴者为阳。顽饱陡岸无面者为阴也。水有阴阳。急流而动者为阴。平缓而静者为阳也。凡砂之阴向。水之阴流者。皆不结穴。司马陀头水法。水分阴阳。动水为阴。静水为阳。水有雌雄。大溪为雌。小溪为雄。大溪属阴。小溪属阳。

  §既明梗概。便可追寻。先观有龙无龙。次审有穴无穴。有阴阳递代之妙。是谓有龙。有阴阳老少之情。是谓有穴。

  阴阳递代者。即上所谓间星。是也。阴、阳、老、少者。窝、钳、乳、突。是也。钳为少阳。窝为老阳。乳为少阴。突为老阴。凡穴只此四者而已。有此四者。便为有穴。

  §有龙无穴。勿葬。有穴无龙。勿扦。无穴者谓之伪龙。无龙者谓之假穴。所以假则成假。真则成真。

  辨穴固在观龙。而有龙无穴。法亦不葬。故杨氏三不葬。首言有龙无穴。不葬。厉伯韶四不下。亦首言无穴不下。未既有龙矣。何以无穴。盖其龙虽起伏而来。只是缠龙。为他人而设。或行度太长。脱泄太过。到头气散无力。不能融结。谓之空亡龙。有龙无穴。大约有此二种也。若死硬、粗蠢、懒缓、斜靡之山。而前头却有窝、钳、乳、突之形。是为假穴。不可悮扦。

  §必祖宗父母之分明。须胎息孕育之的确。

  凡龙发脉处。必有高山大峦。谓之太祖。自此。辞楼下殿。迢递而行。又起高峰。谓之宗山。复奔腾磊落。逶迤而行。其闻小可星峰则不必论。直至将及结作。再起秀峰。超异众山。谓之少祖。自此。又行三四节即结。但以元武顶后一节之山。名曰父母。父母山要合得一吉星。张得两翅。方能结作。若无此。便不能穴矣。父母之下。落脉处。为胎。如禀受父母之血脉为胎也。其下束气处。为息。如母之怀胎。养息也。再起星面。元武顶为孕。如胎之成男女。有头而形体也。融结穴处。为育如子之成。出胎而育也。锦囊经所谓。万里之山。各起祖宗。而见父母。胎自孕育。然后成形。是以认形取穴。明其父之所生。母之所养。是也。

  §既内气外气之必辨。复主气客气之当详。

  内气者。气行地中。水之母也。外气者。水行地上。气之子也。气藏土中。谓之内气。水流土外。谓之外气。山行则水随。水界则山止。水不合襟。则龙脉不止。龙脉不止。则气行未住。故必得外气之拦。而内之生气始止。寻龙点穴。必于水交之处求之。乃要旨也。琼林经所谓。得水则气止。葬书所谓。外气横形。内气止生。又曰。外气所以聚内气。过水所以止来龙。是也。又。拨砂经云。水止来气。贵其聚也。 则宏深则山无余去。深则悠扬则气不分散。山无余去则力尽之。气运反复回顾。钟于一局。气不分散。则渟蓄之余。润次序回润反于一。本主气客气者。以方位生克而言也。凡东方行龙。皆风木之气主之。南方行龙。皆君火相火之气主之。四隅行龙。皆湿土之气主之。西方行龙。皆燥金之气主之。北方行龙。皆寒水之气主之。自主气之外。皆为客气。如主星气旺。则客气生我者凶。克我者吉。如主星气弱。则客气生我者吉。克我者凶

  §察山水交媾之情以知其概。观阴阳颠倒之妙以把其机。

  凡入一乡。但见山水俱顺。则无交媾之情。而不结地。但见山水俱逆。则有交媾之情。而结地。知者观其外。而知其内之有穴。正以此也。凡临结穴。必定阴阳颠倒。如众大取小。众小取大。众高取低。众低取高。众长取短。众短取长。阴来阳受。阳来阴受。横来直受。直来横受。硬来扦软。软来扦硬。直来扦曲。曲来扦直。雄则取雌。雌则取雄。饥则取饱。饱则取饥。坦中取突。突中取窝。员取其尖。尖取其员。缓取急处。急取缓处。强来弱捉。弱来强捉。老处求嫩。嫩处求老。山多处取水。水多处须山。石山要土穴。土山要石穴。舒旷处要紧夹。紧夹处要舒旷。牵连多取跌断。跌断多取牵连。有气要扦无气。无龙须下有龙。来者不宜太逼。去者须要回头。山本静势求动处。水本动妙在静中。龙从左来穴居右。龙从右来穴居左。皆颠倒之谓。前人谓特之一字。足以尽地理之奥。而地理之有可把握者。此也。O堪与管见。山得水。水得山。是夫妇配合。水逆山。山逆水。是夫妇交感。若山水俱顺。则虽配合。而无交感。非成龙之地。

  §天地储精都非无意。山川作态惟在有情。苟非个中。断然精神不聚。但是局内便觉气象不凡。望势寻龙。观龙知穴。砂之贵贱。从穴穴之。贵贱视龙。龙质下则穴。凡龙格高则穴贵。

  箫吉葬经。砂形有似美女。贵贱从夫。水法如阵上之兵。进退由将。泄天机。唱砂须要龙为主。高下龙中取真龙。若又遇贵砂。锦上更添花。龙贱若遇贵砂。贵砂变为凶。砂若还遇贵龙。砂亦不为凶。雪心赋。若坐山秀丽。杀刀化作衙刀。或本主贱微。文笔变为画笔。又曰。须看后龙而分贵贱。疑龙经。恐君疑穴难取裁。好向后龙身上别。龙上生峰是根荄前面结穴是花开。根荄若真穴不假。盖从种类生出来。

  §俗喜起伏。岂知平走为奇。俗善直长。岂知横阔为贵。

  叶九升云。世人论龙。多喜起伏。不知多起伏。非龙之美也。起伏是枝龙之体度。若大干龙。不论高山。平冈。挺腰直行。并无起伏。若能平行数里。贵不可言。里许亦大贵。半里数箭。亦结贵穴。世人论龙。多喜直长。不知直长非龙之贵也。直长是贱龙之体度。若贞龙。不论高山。平冈。张翅。横阔。惟横阔。始能大迎人送。成许多美格。无论枝干。俱出大贵。O按:大龙平行。则有阳配阴。且凡龙穿田。则脱尽煞气。故结福德大地。

  §龙质忌重。重则呆滞不灵。龙体欲轻。轻则轩拳特异。呆滞者禀地之浊。轩拳者受天之工。地浊则生凡夫。天工则生杰士。大抵干龙恒少。支龙怛多。

  有域中之干龙。有一省之干龙。有一郡之干龙。有一邑之干龙。大抵干龙少。而枝龙多。故枝结可求。而干结难求也。O凡目前所见。多是砂体。砂结者十之九。龙结老十之一。虽枝龙正结。亦不易得。此又不可不知。

  §干龙气雄。虽分枝而未艾。枝龙力薄。有劈脉则愈微。以??喻龙。得龙之妙。以伏发古穴得穴之情。

  龙之枝脚如?? O然。必有此方成龙。故古人以字之??喻龙。而龙之妙已得矣。将成龙必伏而发。将结穴必发而伏。不发不伏。结穴尚远。古人以伏发二字。古穴之远近。而穴不能遁矣。统一全书。京都之龙万余里。以藩省之龙为??O藩省之龙千余里。以府郡之龙为??。府郡之龙二三百里。以州县之龙为??。州县之龙百余里。以乡村市镇之龙为??。

  §五星皆行龙。而金水之龙最吉。九曜皆结穴。而金木之穴最多。

  行龙须水土相开。前固言之矣。而金水行龙。起伏顿跌。相生而不相克。又行度之最吉者也。玉髓经。惟有金水最相能。木能相生亦杂行。

  §行龙低伏。若力衰忽过水而骤。雄峙外山横拦则气止。若包穴则愈精专。

  雪心赋。叶甲曳。兵过水。重与营寨。

  §背员为龙。不员则龙假。顶员为穴。不员则穴虚。

  凡主龙。其背未有不员平者。若行度之间。其背偏侧。是缠龙。非真龙也。龙背露石。亦必中正。稍偏则为砂矣。地理小卷。无背而来者。曰真顾他。有背而来者。曰假。道法双谭。孰为护砂。孰为正脉。平面为脉。仄脊为砂。地学。但是主龙身必员。旁龙侧面向一边。非惟冈背有如此。石头背面亦皆然。凡真穴。其顶未有不员者。所谓员球。亦日乘金。是也。若不员。则是虚穴。无生气矣。地学。凡穴顶坐穴。观之必员。何也?员是旺气。亦是吉气。或隆隆而员。或浑浑而员。总之。晕上必员。不员固不成晕。

  §条条者非龙。是龙亦未昭。昭者非穴。是火亦庸。

  龙法最嫌条条子。条条子多系荒问。或山脚。非龙也。或是缠龙。起伏袅动。有带结。亦微。末耳。穴法忌太显露。古人谓穴为元微。言不显也。大显露则无浑噩。秘惜之意。非穴矣。或技脚砂。垣带结。穴情明显。究竟平庸。非贵物也。

  §是真龙必不孤行。是真穴必不独止。盖照应集。若云之从龙。缠托送迎。若鸟之拥凤。

  在前正朝曰照。在后正耸曰盖。在前侧峙曰应。在后恻峙曰乐。天机素书。应与乐之相接。中有好龙。盖与照之相停。内生贵地。又在后者曰送、曰托。在前者曰朝、曰对。遶抱过前者曰缠。奔走相捐者曰迎。列于左右者曰侍卫夹辅。入式歌。迎龙先在穴前捐。送龙穴后立。缠龙缠过龙虎前。托龙居后边。又曰。当面推来名曰朝。不怕远迢迢。送是随龙来百里。见穴却停止。迎是随龙先出来。见穴却回头。或随朝迎来聚集。远望低如揖。卫是护龙左右随。莫令四风吹。侍在穴前分两边。端拱默无言。拨砂经。好砂却似羊见犬。个个回头转。又如将米去呼鸡。个个尽相随。

  §辅弼夹立。既登对而均匀。城坦环围。复周密而磊落。

  左为辅。右为弼。即上所谓侍。十字峰之左右立者也然。不独穴间有之。朝案山亦有之。在龙虎之外者为肘外侍。在案山左右者为夹案侍。在案山一边者为案头侍。朝山案山两边皆有者为摈介持。只朝山有而案山无者为宾侍。大抵侍山必脱离明白。不敢倚墙靠壁左右。要登对不差。高低大小远近相等。方合格。惟大地乃有之。寻常富贵墓宅不能有也。地学。侍卫皆人形。清文、浊武。金木居多。火水间有土。则痴肥迟重。不堪使令。置散投闲。或分童男童女者。山有阴阳。在人意会也。大约近身者宜秀嫩纯美。不可山恶相窥。穴如恶相见。即为劫山。非侍卫矣。又曰。肘外侍立。中堂必开。崇高富贵。润达襟怀。夹案侍周召是。案头侍伊吕是。主设摈。宾设介。仪从相当。主候之贵。有介无摈。尊不抗礼。拥从自多。其贵无比。人子须知。或员耸如太阴、太阳。谓之日月夹照。或卓立如顿笔、展旗。谓之文武侍卫。在后龙之左右者。谓之天乙、太乙。在过峡之左右者。谓之天用、天弧。在前朝之左右者。谓之金吾、执法。在明堂之左右者。谓之天关、地轴。在水口之左右者。谓之华表、扞门。皆辅、弼之推类易名者也。城垣老罗城垣局。即前朝后托相连于周围者也。要重迭周密。高耸员绕。如城之有女墙垜者。故曰罗城。又如天文。三垣有围垣之星。以卫帝座。故又谓之垣局。即罗城也。地学。垣之真者。真如筑墙。城之真者。真如筑城。然。不能无高低起伏。若凹缺处正当穴场。名为败垣破城。远风射心。此穴必废。撼龙经。罗城恰似城墙势。龙在城中聚真气a雪心赋。华表、扞门居水口。楼台、鼓角列罗城。若非立郡扦都。定主为官近帝。O附。地理集解。龙楼、宝殿者。即前后起峰迭迭。所谓前遮后拥。是也。天乙、太乙右。即出身处。左右起峰。是也。左辅、右弼者。即过龙处。左右起峰。是也。金乌、玉免者。即明堂之左右起峰。是也。皆要对峙。谓之四神八将。O曰是太阳金星。月是太阴金星。天乙、太乙是木星。龙楼、凤阁是火星。天弧、天用亦天星。借以名峡左右之山也。天弧为阴。为雄。头高插入天半。如勒马之发足。如飞旛舞旗。飘飘而动。天用为阳。为雌。头员而身厚。如犀牛之发足。如竞渡荡船。上尊而下动。过峡得此二星为扛夹。阴阳配合。至贵之格也。

 

  §乐有特乐、借乐。惟虚乐则略无乐情。朝有特朝、横朝。惟伪朝则了无朝意。

  远山特来。挺然贴穴。谓之特乐。此格为上。虽非特乐。而横障贴穴。不令空缺。谓之借乐。此格次之。既非特来。又不横绕。而低小躲闪。散乱远旷。枕穴不着。谓之虚乐。此不入格。穴必不真。前山迢迢。远来两水夹送。当穴特立。谓之特朝。此格为上。前山横开。帐幙有情。面穴或两边。如排衙唱喏之状。谓之横朝。此格次之。前山虽尖秀。却大势直去。两不相应。无意向穴。谓之伪朝。此不入格。穴必不真。

  §势止到水必来会。不会则其止非真。龙住则砂必有情。无情则其住未确。

  入式歌。寻龙点穴须仔细。先要观水势。若是龙住水聚堂。不住乱茫茫。穴若止时水便聚。不止迢迢去。又曰。大凡寻龙与点穴。细把前砂别。龙若住时砂有情。不住乱纵横。穴若正时砂效用。不正自飞动。真龙藏幸穴难寻。惟砂识幸心。寻龙记。龙若住时。山水回。龙未成时。山水去。

  §外水虽旺。不如内水之真。外砂虽奇。不如内砂之切。

  外水者。江河溪涧之水。丙水者。左右送龙之水。及穴上之虾须、蟹眼水也。外砂者。前朝摆列之砂。内砂者。穴之龙虎。及穴上之蝉翼、牛角砂也。有内砂丙水。穴方真的。若外砂外水。乃众山公共之山水。与一龙一穴不甚贴切也。经云。外水千潮。不如内水一交。外砂千重。不如内砂一抱。外砂千仞。不如内砂一寸。

  §无水不可作穴。非局不可言龙。大抵地有要机。法有先务。真假生死之分勿爽。顺逆老嫩之辨毋讹。真则山朝水朝。假则山去水去。生则风藏穴暖。死则风荡穴寒。逆则下山脚回。顺则下山脚直。嫩则子干光润。老则母山粗顽。嫩者如树之柯荣。而且实。老者如木之本枯。而不华。凡此数端。已得大概。

  入式歌。第一要分真与假。多有昏迷者。若是真兮山水朝。假则去迢迢。第二要分生与死。时师多昧此。藏风得水是为生。死则气飘零。第三宜逆不宜顺。莫把寻常论。逆是下山脚先收。顺是逐水流。第四要嫩不要老。细看非草草。老是大山毛骨粗。嫩是换皮肤。风水口义。风来则生气散而穴寒。风去则生气凝而穴暖。寒主肃杀而人物消。暖主发生而人财盛。

  §龙祖若是火曜。位可三公。龙身如带吉星。与可数世。

  撼龙经。贪狼若非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雪心赋。吉星若坐后龙。岂无厚福。吉星者。尖、员、方三星。是也。

  §华山凑合概是水星。一山尊严乃为他曜。

  叶九升云。今人走入山乡。见群山乱杂。不土不金。非本非火。不特不见。一正体五星。即以九星凑之。亦凑不出。竟不知此一片山是何星也。殊不知地星有法。一方群山凑合。六象是一水星。干中有特起。尊严高峻星体则成七星。秀丽巧妙星体则成五星。又曰。凡一方之山远望。如波如浪。皆成水星。盖两间惟水为大。其气最盛。故山皆成水体。天一生水。水为五行之始气。万物皆生于水。水者山之本气也。

  §太阴饱则为孤曜。太阳饱则为天罡。太阴有土头方真。太阳有水腰始确。

  §土歪斜则不端重。金破碎则不纯和。金星连生即是水意。水星迭绕即是云情。火不嫌分故作祖为贵。木不嫌聚故出阵为奇。

  金分则轻。木分则小。水分则浅。土分则微。惟火则愈分愈盛。故宜作祖也。五岳名山多是火体。天地自然之妙也。木性丛生。故不嫌聚。数本连起。谓之出阵贪狼。亦曰出阵旗。乃龙祖。龙格之奇者也。

  §平脑若不脱胎。可朝而不可穴。凹脑已有化气。可穴而又可朝。水体无源则脉理已稿。木形无脚则生意不华。

  §金白水清必资火照。水盛金弱必籍土防。

  凡穴后来龙。全是金水两星相间而行。金能生水。水亦生金。金水相得。谓之金白水清。固是洁清贵秀。但恐金寒水冷。葬不发福必后障。或外阳。或左缠。右护。望见火峰。即阳回气转。生贤发贵矣。然。此指穴在山阴而言。若在山阳。即纯金水。亦自和暖。不藉客火作照也。凡水星来龙。必金星作穴。藉金以镇水也。若后龙数节。皆大水。穴山仅微金一点。水盛金沉。虽葬不发。虽发不久。必前案或水口得横土截拦。以成堤防之功。谓之止水土穴。自贵秀悠久。若金星高大者。不同此论。

  §木必生芽。无芽者谓之死梗。金须坐实。不实者谓之悬钟。

  木形直长而瘦。必生包节乃有穴意无包节谓之枯株。死梗无用之木也。金虽开曰作穴。必要坐实。若坐下不实。谓之悬钟金。其气在边。如钟之声应在边也。

  §秀木顺流则漂泊无所。矿金穿火则煅炼有成。

  凡龙皆恶顺水。而木星尤甚。若顺江河流水。则木为水漂。虽极文秀。终主流落。凡粗顽之金。上带乱石者。谓之矿金。本无结作。若穿火以炼之。而剥出精金。亦贵穴也。

  §金曰流出总无化气。火曰闷地究有烈情。

  术家有流山金之说。流山金者。如镕金拨地。触处成员。前后左右。目之所接。无非金也。中无木火相间。嫌无化气。虽有小小结作。人丁衣食而已。术家有闷地火之说。闷地火者。犹炭在炉。不甚出焰。而间出小焰。谓之奴火。多作帐角罗星。亦有为龙者。终嫌其有烈性。必有传变。乃可作穴。地学。亦有火堆人不见。红炭闷地顶无焰。时时小焰窃窃出。余奴本号罗喉面。多发外水出身人。亦是龙神贵中贱。

  §弼星初无正形。恒在过峡之处。辅星虽具徽体。每附诸曜之间。

  左辅属金。员而低小。右弼属水。不起峦头。二星虽在九星五吉之列。不能行龙。不能作穴。随龙之左右。或峡之左右。为侍卫星。左为辅。右为弼。也所以谓之隐曜。凡峡之左。带有员泡。即辅星。峡之右渐渐落平。或如铺毡展席。即弼星。撼龙经。弼星本来无正形。形随人曜高低生。要识弼星正形处。八星断处隐藏行。隐藏是名为隐曜。此是弼星最要妙。铁弹子。九曜皆要辅弼随。

  §太阴悬针则妇有宿疾。太阴流水则女多习淫。

  太阴有后妃之象。喜清秀员净。若太阴中单起木梗。直硬垂下。谓之悬针杀。乘此安扦。主妇女残疾、少亡。若正面中有水路流破。或一条。或二、三条。谓之水破太阴。不论穴山、朝山。俱主妇女淫荡。雪心赋。水破太阴。云雨巫山之辈。

  §廉贞如不变形则才而作贼。红旗若能换骨则文而掌兵。

  撼龙经。廉贞不作变换星。孑身乱伦弑君父。又曰。有人晓得红旗星。逍有威权近凶怪。权星斩砍得自由。不统兵权不肯休。又曰。权星威福得自专。纵入文阶亦武威。红旗即廉贞之别名也。

  §凶星亦有高情。取裁必审。吉龙亦有暴气。作法当详。

  撼龙经。莫道凶龙不可裁。也有凶龙起家国。盖缘未识间星龙。贪中有廉文有弼。武有破军间断生。禄存或有巨武力。十里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大弱成雄。此是龙家间星法。大顿小伏为真踪。九星穴法。九个天罡人道恶。六中吉神落。若穿金水土星辰。最好救人贫。九个孤曜名不好。四个藏金宝。元来生水与开金。穴向此中寻。九个燥火有吉凶。七个是仙踪。能效前人剪火法。立定登科甲。九个扫荡未为奇。七个蕴天机。法宜截荡夺神功。奕世产英雄。拨砂经。天罡、孤曜。二体最雄。其性极锐。吉葬之所忌。见而畏闻也。如后龙温逊。前砂和纯。穴情明白。龙虎变环。不可弃也。加以浮沉法。安之富贵非常。亦无灾害。若后龙生剑戟。前砂列枪旗。虽主威镇边疆。终遭刑戮。能和以浮沉之法。庶几可迟缓耳。又曰。龙自起祖。奔腾涌跃。轩昂起伏。其势必雄。虽吉龙。亦有暴气。穴必退落。于尽于尾。于旁于枝。如人之有激而行。必至尽而后止。或至半而后止也。若即续作穴。必主初年不利。间或有穴。亦必深凿。金井大开。水窝一二年后下棺。祸可免。福可凝矣。经曰。忌暴。是也。又曰。初葬即见祸者。犯暴气也。吉地亦有暴气。当窍之于未葬之先。又日。窍之功。不止于穴星也。后龙有病。亦当窍之。又曰。山体有偏驳之病。发之于外。窍之者去其病。而援其根。积水以药之渍.灌之。久反其偏驳。而全其纯粹之性矣。又曰。穴星本体有病。发而为外擭。因其外而孔之。以求中和。渐渐涵养。消其祲气。此权宜之用也。窍太多。本体愈不窍。法外有病。形内有变土。去其变土即止。

  §山体虽多。无非五气。穴名虽伙。不过三才。

  山之体格虽多。皆因五行以定名。如金之高者则有献天金。低者则有卧蚕金、水泡金、粉饼金。木之高者则有通天木。低者则有倒地木、浮牌本、曲尺木。水之高者则有浪天水。低者则有梅花水、平波水。火之高者则有焰天火。亦日照天火。低者则有入池火、落河火。土之高者则有凑夭土。低者则有铺毡土、棋枰土、砖角土之类。是也。穴之名号多端。不过天、地、人三者。如盖穴、压煞穴、天巧、仰高、凭高、上聚、骑龙、斩关之类。皆天穴也。如撞穴、倚穴、藏煞穴、中聚之类。皆入穴也。如粘穴、缀穴、接穴、抛穴、继尾穴、捉月、藏龟、下聚之类。皆地穴也。

  杂说二

  §惟干龙山垄牵连。不必尽拘星体。惟怪穴头面诡秘。不必概合曜形。

  行龙必成星体。此常理也。却有等干龙。崇山大垄牵连而行。不可尽以星体拘。穴山必合九曜。此常理也。却有一等怪穴。奇奇变变。头面诡秘。不可概以曜形论。前辈如吴仲祥、董德彰。多下此等怪穴。然。惟地理到达化处。乃能及此。非浅学所可借口。

  §穴下斜铺。多是大嘘余气。穴中隈聚。何妨不见外阳。

  有等穴结山腰。穴下或田或畲。由高渐下。斜铺涧远。不免倾跌。多是大龙。吐出余气。未可以水不界。气不止。而弃之也。有等穴结高山。穴前一臂过官关拦。以聚内气。外阳朝山朝水。一切不见。俗眼但贪远秀。必不于此裁穴。不知既有砂。以固内气。自然不见外阳。无妨。其为贵穴也。术家所谓闭局。所谓关门窥壁。皆此类也。按:外阳或作阳。或作洋者。平地为阳。大水为洋。外堂是平地。故曰阳。外堂是大水。故日洋。

  §穴后退落则气和。穴后连且则杀炽。

  拨砂经。穴后。当背一节龙。关系极大。必须退落。渐次平伏。结穴为贵。倘牵连直至。全无婉转之状。屈曲之倩。是龙气方刚。一脉贯顶。冬有刚暴之凶。又。地理小卷。以层迭。直来气脉不动者。为串脉。大凶。

  §穴后陡壁谓之拒尸。穴后空槽谓之仰瓦。

  凡穴后。自主山渐渐而下。如却受人之葬。结穴处浇水不流。置坐可安。谓之元武垂头。倒杖诀所谓。断续续断气受于坦。起伏伏起气受于平。地理小卷所谓。来不来坦中裁。住不住平中取。搜山记所谓。来来来。堆堆堆。慢中取。坦中裁。皆垂头之义也。若穴后之山陟峻如壁。谓之拒尸。如不肯受人之葬而拒之也。盖壁立则无降下之势。而真脉难落。安有融结。雪心赋。后山不宜壁立。葬书。元武不垂者拒尸。拨砂经。来山低垂音。生气融聚也。壁立不垂。生气少聚。葬者慎之。凡横结、向结、侧穴、闪穴。须后有鬼撑结。无鬼而后有漏槽。谓之仰瓦。雪心赋。穴后须防仰瓦。撼龙经。问君河者为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穴前亦嫌陡峻。惟上聚、开口者无嫌。穴后固忌空亡。帷天财、凹脑者不忌。

  上聚之穴。安得不陡。况又开口。故不嫌也。经云。上聚星辰若开口。穴下不畏陡。放棺定有坦平坡。微乳或微窝。穴后空亡即上所谓仰瓦。惟天财之凹脑者。气蹙于前反以仰瓦为真。若仰瓦内又出一乳。则非真结。O凡凹脑之穴。必要后有乐山。若垂乳结穴。而乳头长者。则气钟于乳。虽无乐亦不妨。但要后官包固。不可空旷。若有孝顺鬼。则无乐亦贵。

  §低穴不问对案。只看兜唇。高穴不拘明堂。但要转脚。

  凡龙落平田。一节低一节。如水上浮簲。到结穴处。两边生翼回环。中间隐然开口。此处安得有案山。只前面田埂兜转。如牛唇。又有如初生月。穴对前面唇口之中点之。取其微高。即同案论。凡高穴不可拘泥明堂。但要砂脚关拦。穴上不见水出。亦不妨。为真穴。杨氏曰。高山不论水。入式歌。若是穴高明堂远。只要有城转。莫因此样便疑心。龙往乃为真。张紫琼穴法诗。上停之穴家豪强。宾主特达龙虎昂。高山不必问流水。时师休要泥明堂。

  §穴前之山贵拜伏。露彼真情。穴后之山贵尊严。资我多福。

  案山之下。又有小山向穴。谓之拜山。有此愈见有情于我。其穴愈真。天机素书。势如径拜为特。穴后坐山日盖山。盖山高音曰天柱峰。亦曰福储峰。雪心赋。天柱高而寿彭祖。赵缘督曰。坐后重重高照。百福攸集。泄天机。盖星须要大而丽。尖员却不拘。

  §财山乃进神之别号。总是逆流。债山即退神之易名。无非顺水。

  左水倒右。左砂必逆水。右水倒左。左砂必逆水。逆水之砂谓之进神砂。即财山也。若顺流而去。谓之退神砂。即债山也。逆水为财。顺水为债。何也?如人饮食。必以手按之。砂不逆水。不能食水。自不免于饥饿。宜其贫矣。O又凡有财山者。若被流水反牵而去。虽穴吉。发财。亦不免耗散。或为人所夺。而不能自用。雪心赋。财山被流水之。反牵花蜂酿蜜。O按:地理贵逆砂者。以其能收水。旺财也。殊不知是大地必有顺砂。盖上砂顺水盖穴。则能间隔客水不使上堂。而内气自固。若无顺砂盖下。则主星不能关局。客水扣脚牵泄内气。主星露面向水。反为他人锁水之贱物矣。故。结地之概。惟顺水局。穴向去水。必须逆砂。逆案关拦。若斜局、横局、逆局。穴既与水逆。最怕气受水之冲。劫不能融聚。故皆以顺砂为生死之命。世人但言逆砂。而不言顺砂。岂足以语斯道之精微乎。O按:此所谓顺砂、逆砂乃龙虎外之上下砂也。

  §子高父下谓之逆胎。子下父高谓之顺育。

  穴后一节之山。为父母。若父母低。峦头高。谓之逆胎。若父母高。峦头低。谓之顺育。O穴星后有父母山。固是美地。却有等纯阳行龙。一路平坦。到头顿起一星。即结穴。在此星之上不特。无父母山。即祖宗亦了不可见。盖山川之变化。初无定体。不可以常格拘也。O又有一种。前低后低。中节高耸。性情面左。则于左边寻穴。性情面右。则于右边寻穴。此亦不可以父母山论。

  §形如聚蚁。见砂之无情。势若游龟。知龙之未住。

  四神口诀。市井之地。山如聚蚁。青乌经。贫贱之地。乱如散蚁。雪心赋。游龟不顾而参差。是息肩于传舍。

  §如瓜蔓滋是田舍之规模。如笋遍生是山谷之气象。

  平冈。仙带脉可贵也。却有一种蔓生如瓜藤者。或数枝。或数十枝。从干上分出。枝复生枝。蔓延屈曲。不可胜数。其性柔。略无骨气。过细太多。经人行断。我为尔缠。尔为我护。莫适为主。到处作穴。此田舍小人。衣食差足之。所谓之瓜藤龙。不可以仙带论也。木星连生。谓之出阵贪狼。可贵也。却有等深山之中。尖峰簇簇。千百环遶。此山谷小民。所止略无文秀。未可以为文峰。而生羡也。撼龙经。山来陇右尖如削。尽起贪狼更高车。此地如何不出文。只为峰多反成浊。地学。我行雅州见雅山。簇簇文峰有百千。唤作雅州名甚好。却少雅土生其间。无中仅有便难得。一个文峰胜十百。山里多峰是等闲。气促峰立非奇特。

  §芦鞭入首。为水木之贵形。文曲到头。乃扫荡之下格。

  芦鞭者。木直水曲相辅而行。所以谓之水木芦鞭。若带节泡。更有金意。最贵之品也。文曲者。平面扫荡。止有屈曲之水。略无直硬之水。又无节泡之金。浑身到头是水。流荡忘返。所以为四凶之一。最下格也。O按:文曲所以为凶者。谓全是荡体。直到穴场不起金顶。谓之寡水。悮葬主出人流荡、好淫。渐至消灭。盖指到头一节而言也。其实。凡龙行度非文曲不能成龙成胎。若文曲行龙。有金木间之。金能镇水。水得水生。又至贵之格。不可以凶论也。若如唐完庚作堪舆一贯。遇后龙有曲脉。即指为文曲。断为大凶。将几活动贵脉。一齐抹倒。岂地理必以直为贵乎。若如所云。岂敦恭军所谓螣蛇委蛇。李淳风所谓仙带脉。小学士所谓活龙活蛇。张子微所谓九大飞帛。蔡文节所谓之元屈折。廖金精所谓生蛇。董德彰所谓曲屈如生蛇。下岭为皆非乎?况文曲之说本杨氏撼龙经。经曰。此星柔顺最高情。形神怡似生鳝样。又曰。九星皆挟文曲行。若无文曲星变。又曰。平地蛇行最为吉。又曰。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为长雄。是皆言行度之间。必须文曲。有峰峦间之。其格最贵。今概以为凶。何哉?经又曰。若是无峰加鳝样。死龙散漫空纵横。纵饶住处有穴情。社庙神坛血食腥。若是作坟井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男人破家因酒色。令人冷退绝人丁。又曰。文曲一水何孤单。生枝生足如蜒岫。乱花丘垄不接续。三三五五飞翩翩。也似惊蛇初出草。也如鹅颈枕流泉。此地葬之王游荡。男不忠兮女不肾。是皆言作穴之间。一水到头不起峰峦。故主大凶。非言行席处不可有文曲体也。经文甚明。河瞀瞀不察。而哆日谈地乎?

  §形虽丑拙。龙贵则无疑。穴虽模糊。脉真则不假。

  凡证得穴场所在。而其形丑拙。了无可喜。只看后龙节节贵格。而他处又不可作穴。则舍此焉往。不可因其丑拙而生疑也。凡穴间此全彼缺。左有右无。加半开之英。方成之孕。或微有窟突。模糊不明。只看节节出脉处。有芦鞭、串珠、蜂腰、鹤膝等脉。及凡细巧曲动者皆是。二点真水成胎则穴必不假。不可因其模糊而见弃也。道法双谭。大抵辨疑穴者。不辨其穴。只辨其脉。地之有无结作。其精神不在成穴处。而在出脉处。故奇怪隐拙之形不可信。而脉为可信。论脉不止入首一节。凡出身降势拙动处皆是。其状如啄木之飞空。如生蛇之渡水。如梭中之抽丝。此皆自然行度。名受脉真水无此则不融结。陶公有言。但认蜂腰、鹤膝。一恁模糊不清。大凡穴模糊。要脉不模糊。故日有怪穴无怪脉。有脉无形虽隐亦真。有形无脉虽明亦假。此毫厘之辨。杨、曾授受之心法也。

  §先观穴信。次悟穴场。更审穴情。终规穴的。

  凡行龙。有真水一点。便已受胎。前途必定育穴。是谓穴信。既得穴信。便看龙落何处。是为穴场。必言O者之场。多000在智者悟而得之。既得穴场。即当审是在何处。是谓穴清。既得穴情。便当详亲、倚、饶、减、浅、深之法。如射者命中。不差毫厘。是谓穴的。以数十百里之龙。而悟此寻丈之穴场。以寻丈之穴场。而审此方丈之穴晕。以方丈之穴晕。而规此。不上、不下、不左、不右、不深、不浅。咫尺之穴的。由粗入细。至精至微。呜呼!何其难也?O穴场何言悟也。小地一齆一齁。虽不学可知。大地隐拙。非俗眼所能察识。惟天姿超学力到。人所不见者。彼独有会心。故曰悟也。然。尤以天姿为主。世有毕生地理。坐谈了了。登山茫然。凡所经营。令人齿冷。此无他。天资不高。悟性不捷。故也。刘舍人论作文之道。谓姜桂同地。辛在本性。文章由学。能在天资。业地术者。亦由是矣。穴何以言情。穴情何以言审。也斯道。惟点穴最难。古僊师每三托始得。况后学乎?必尽删草木。于曰斜时。侧面俯视。审来脉于何处。滴断脉尽处。球檐微砂微水必具。然后。于阴阳交媾中。据而穴之。斯得其情矣。但历世久。先天琢丧。外晕无有。惟以打开内晕为据。一凿不中。必至再三。再三不中。则满山皆土。而方寸乱矣。复筑塞前井。一二年后。山光如旧。再行探之。得而后止。古人一年寻龙。十年定穴。彼谓一点即得者。赝也。

  §众证悉备。凿凿可凭。诸理齐来。条条是道。

  凡穴既定。则穴星证穴。应星证穴。毡唇证穴。龙虎证穴。朝案山证穴。夹耳砂证穴。以及三阳、四灵。十道水城、水口。无一非证穴者。山穴之所以确凿可凭。自智者观之。如指诸掌。非游移不可捉摸之物也。凡穴既定。则地理毕会。前哲所着之书。所言之理。若为我今日而设。任举一条。无不脗合一地也。有前言数十百条以证之。几于悉数之不能终其物。结作愈大。举理愈多。若小地。则一望之间。数端便了。无多。地理之足言矣。

  §光华韬敛者最贵。定是奇形。精神显露者不祥。多为伪宅。

  雪心赋。何精神显露者反不祥?何形势隐拙者反为吉?盖隐拙者定有奇踪异迹。显露者多是假穴花形。

  §为乳为突赝结者常多。有虎有龙误扦者不少。

  巧拙赋。若还只看好头面。假穴常常真乳现。点穴篇。整整齐齐分龙分虎者。常假。浑浑噩噩葬情葬意者。常真。

  §何以辨彼假穴。必无真朝。何以决为花形。必无正案。

  疑龙经。若是虚花无朝应。又曰。识得真龙穴始真。真形定是有真案。又曰。凡辨真假易分判。若是假穴无真案。又曰。秦山必然向里是。花穴无容有面势。朝山只有顶尖员。定有脚手丑形随。囊金。若有龙穴。而一特秀之案。乃是鬼龙虚结。纵有真穴。亦减福力。

  §前拱虽秀。再看后缠。后缠无情。勿贪前拱。

  前无真朝。正案固为花假。如朝案既拱且秀。又须再看背后缠山。若背后缠龙反背而不抱。则仍是花假。毋贪前山有情。而悮以为穴也。疑龙经。面前山水似可爱。背后缠龙皆反背。君如就此问疑龙。此是歇龙迎送队。O再凡看缠山。必重重回抱有情。结作始确。若只一重回抱。其外即反背而去。此一重回抱。非为结穴而设。乃枝叶之交互耳。此又证花假之一法也。

  疑龙经。

  护缠尚要观迭数。一迭回来龙身顾。莫便将为真实看。此是护龙叶交互。三重五重抱回来。此就更有大龙毫无护。独露一脊去当风。又会见诸大结地。竟有空缺无障蔽。如何此龙与此穴。反无凶灾多发达。此个疑关不易破。请将经旨为我别。能散生气是阴风。凹射直急故为凶。安阔无蔽是阳气。阳风吹荡不为忌。江海之滨诸太空。长风荡穴何曾避。龙过长峡通阳风。阳风最能舒煞气。龙不通风则太郁。加室尽将门窗闭。门窗一开风透来。此人岂即受风灾。故此凡龙大过处。一边紧闭一边开。或有客山断一凹。此凹之中风射入。阴风射入最为害。群砂退缩不能敌。看风第一辨阴阳。阴则为凶阳不妨。若执风来散生气。空劳白首诵经文。

  O按:大龙高厚行于空旷之中。而跌断处又露石骨则不畏风吹。若平洋过细处。两边旷然无护。风吹气散必不成地。地理之所以不可执一论也。

  §嫩枝不宜带石。其在干上也何伤。大石不宜出头。其伏土中也何损。

  黑囊经。龙怕后头带石。泄天机。受煞脉带石来。撼龙经。廉贞恶石众所畏。不晓真阳火裹精。吴氏曰。石为山骨欲其藏。切忌粗雄与恶昂。

  §焦坛烟黑为石之凶。温润鲜明为石之吉。土山无力有石则强。石山可扦得土为上。

  撼龙经。凡是星峰皆有石。若是土田全无力。

  §求土于石之尽。虽土奚为。获土于石之中。其土斯贵。

  凡石山土穴。不可于石尽处求土。盖石尽为气绝之所。其土非穴土也。必于石中获土。为真枝龙身上做。

  §脚如扯拽虽尊而非穴山。星如蠢蛮虽贴而非穴体。个中腾漏是必有风。坐下软低是必无气。

  左空右缺。前旷后跌。地中生气。为风所荡。散拢之沉气升腾于上。支之浮气漏浅于下。故曰腾漏。青乌经。腾漏之穴翻棺败椁。O按:风水口义一书。大概言水去则风来。水来则风去。如水左去。龙低短。而虎高长过宫。左边风吹。右胁阵风。吹棺翻左。先败幼房。是水左去。风从左来也。水右去。虎低短。而龙高长过官。右边风吹。左胁障风。吹棺翻右。先败长房。是水右去。风从右来也。水当面倾播而去。必主侧尸。先败中房。是水前去。风从前来也。又曰。置烛穴中试之。去水地。火必动。而易灭。来水地。火不动。而难尽。大抵皆言地风。地风之说。他书未及。附此以备一说。

  §山谷则风激而有力。故透乎地中。平洋则风散而不收。故行于土上。

  山谷风。为山激。其风有力。故射入地中。所谓若居山谷。最怕凹风。是也。平洋旷荡。不收风。虽大而不激。只行于地上。所谓平洋不论风。是也。如人行旷野。风不为害。处一室。而为隙风所射。则病矣。

  §所以阳风无畏。煞气遇之转舒。阴风可忧。龙神当之即死。

  叶九升辨龙歌经言。乘风气则散。讵知此言多不验。余前步过诸大龙。尝见峡上多受风。气所聚。斯无价矣。此扦石山之最要诀也。O按:石山士穴。其土乃精气结成。非石缝中无气之土也。此又不可不知。

  §山脚亦有结作。以跌断为真。水口亦有幸藏。以翻身为贵。龙生数子。其貌略同。龙朝他人。其福斯薄。

  疑龙经。或如人形必数穴。禽兽之形必同列。凡为穴形必两三。盖缘气类总如一。又曰。问君如河分贵贱。真龙不肯为朝见。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龙骨里福潜消。譬如吏兵与臣仆。终朝跪起庭前伏。那有精神自立身。时师只说同关局。朝迎护送岂无穴。轻重多与贵龙别。

  §龙行初落其枝也为初结而生。龙行再成其脚也为再结而设。观枝脚端必有。故识造物。初非无心。

  凡真龙气旺。一龙必有数穴。如初结一穴。其上下枝脚俱卫初结之穴。于中结之穴无情。如再结一穴。其上下枝脚俱卫再结之穴。于尽结之穴无情。下手枝脚必弯环抱土。未可概以为逆而弃中结尽结之穴也。余足之所到。目之所覩。莫不皆然。愈知造物之非无心矣。

  §两水夹龙而来。龙气斯固。四山绕堂而立。堂气斯完。

  寻龙经。第一看龙法。全凭两水夹。太华经。送龙之水左右夹。真气不散出英雄。夹到龙头尽处是。龙尽水尽是真龙。然其穴必不在当中。又当与风水口义之说恭观。斯得之矣。

  §单提何以皆真为有聚气先弓何以皆贵为有掬砂

  缘督琼诀。十个单提九中真。十个先弓九个贵。盖单提如人之以手提物。气必中聚。故真先弓或龙或虎绕抱过宫作案。一砂掬拦在前收敛内气。故贵。O先弓一作仙官。

  §上聚则生气在山。故收山而不收水。下聚则生气在水。故收水而不收山。

  上聚之地。以峰峦之秀丽为生气。所谓收山而不收水。下聚之地。以水神之积聚为生气。所谓收水而不收山。

  §大地无形观其气概。小地无势览其精神。

  葬书云。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以言其远也。形以言其近也。大地规模宏远。气象润大。惟于大处检点。始知穴之所在。非一山一水。有情精神显露。一望可知者。故铁弹子曰。大地无形。看气概。小地生于缠护、朝迎、枝脚之间来龙。大局皆无足取。惟结穴处。一砂一水弯抱有情。有情便有精神。有精神便有生气。亦可取用。故铁弹子曰。小地无势看精神。

  §天真尚完则相其脉晕。本形既失则审其性情。

  凡山之横结者。多无穴晕。其余必有。天生之晕。边高边低。边明边暗。太显露者亦无取也。凡山之失本形者。或为匕羊践踏。或开垦田地。或为佳基。或为前人悮扦。其旁围墙拜坛。不无晦蚀。则惟有审其性情所止而扦之。葬书所谓。审其所废。是也。O一说。失本形者。当锄而开之。验土色之吉。以定穴之所在。

  §薙草木以发天光。封土石以尽人事。

  青乌经。葬不断草。是为盗葬。拨砂经。土封当厚。石砌当重。

  §土当削者削。当培者培。偕复天以补先天。池当关者开。当筑者筑。藉外气以助内气。

  雪心赋。土有余当辟则辟。山不足当培则培。范氏曰。地有缺陷可真则填之。有养疣可去则去之。如人之有疾可医则医之。谓之报恩之地。子孙获福。拨砂经。穴前兜金池。不可缓聚。元辰之水。使之不泄。不泄则反本矣。以我养我之道外。足以助内。则山气不衰。生气自全。又曰。高山穴前横客土为池。以收元辰之水。及天泽之注。平洋穴前。凿本土为池。以收外来之水。及天泽之流导之。徐徐袭入。亦培养之一助。又曰。开堂不若筑堂。收水不若蓄水。折沟不若开沟。

  §纯阳无聚。堆成乳凸之形。纯阴不开。凿作窝钳之状。一水可畏。有开沟改导之方。一砂可嫌。有喝形控制之法。

  龙真穴的。偶有一砂可。嫌。则喝形可以制之。如旗山本忌。当前若作将军大坐。或真武作法则为我所用。不足忌矣。如卜氏所谓。尖枪本凶器。遇武士以为奇。浮尸固不详。逢群鸦而反吉。亦是道也。又。廖金精下明溪许氏祖地。在乐平陈家源者。穴前有断头山。有牢狱山。廖知不为害既下。有蛮师者往观之。蛮师曰:断头山现。金精曰:我斩他人头。蛮师日:牢狱山现。金精曰.赦文水朝。后许氏出贵位。藩臬王刑戮。而有我斩他人头之应。此暍形控制之善者也。

  §于其欠缺知夭事之奇。于其裁或见人功之巧。

  惟有欠缺。乃见造物之隐真机。以待人事。蔡西山所谓。欠缺不齐。天地之奇。是也。惟可裁成。乃见人功之巧恭乎造化。郭恭军所谓。夺天命改神工。是也。

  §龙如已死。虽培补其何神。地尚可医。必伤凿之未甚。

  凡山为人凿掘。土石深入数尺。或长丈余。而正当穴脉。则其龙已死。虽加培补。亦属无益。若小可掘伤。不当穴脉。未至已甚。则急以客土补之。如发挥所谓。以医地。去救之。是也。

  §向金者富兆。向水者贵征。金岁罡形富而不吉。木似炼体贵而多灾。

  金日储钱。又为仓山。故主富。木为笔砂。又为贵人。故主贵。

  §南向为上。而东次之。取风暖风和之别。西向可裁而北下矣。权气肃气冷之分。

  凡穴向南。刻受南风。其风暖。故为上。向东则受东风。其风和。故次之。向西则受百风。其气肃。犹可用也。向北则受北风。其气寒。吹散生气。斯为下矣。捉脉赋所谓。南枝向暖北枝寒是也。然。向北而有高案遮拦者。不忌。在平洋风行地上。虽向北亦不忌。*附。达僧问答。坎为广莫风。艮为条风。震为明庶风。巽为清明风。离为景风。坤为凉风。兑为阊阖风。干为不周风。惟东南风不散生气。方向值此考。不畏高巅空旷。西北最要周遮。艮近于坎。紧闭尤佳。所谓三门永开。五户常闭。是也。O按:此所谓三门五户。与水曰所谓三门五户。不同。

  §龙从左来长先兴。龙从右来。幼先发。

  胎复经。脉从右落而倚乎右。庶子起家。脉从左落而倚乎左。嫡长起家。若从中落。多发中子。

  §一节美则一代受荫。两节美则两世发祥。

  阴契阳符。穴后一节。管亡人之子。二节管孙。每一节一代。纯则为福。驳则为祸。山推退运。水察流行。入式歌。高大星辰管一代。余福犹未艾。若还龙格小而低。一代便衰微。要识吉凶何代发。逐节从头踏。凶龙在后一同推。世代总能知。地理源本。自穴而言。一节星辰管一代。倘后龙五六节。星辰异样尊重。则知五六代必出显达之人。又如穴坐亥山。本山属水。其后龙五六节俱是庚酉辛。则金能生水。其家五六代必发福。若七八节龙转丙丁火地。则水遇火乡。金亦受克。难保无虞。O到头第二节为龙格。

  §双脑成胎有双举之应。三台出脉为三公之征。

  两金夹水合以成形。而真气从凹中垂下。结成乳突之穴。谓之阴阳相配。真吉穴也。两脑相等。主兄弟同科。并师妻。双牛双喜之应。若头高、头低。为扳鞍天财格。曰父子或叔侄同科。盖脑有高低。故也。三台出脉者。乃三星相连并列。中一星微高。从中星出脉而结穴也。主一举三公。若节节后龙又砂水皆合贵格。主三元位至三公。金函赋。三台应金马玉堂之宿。玉髓经。三台出龙三公位。华盖出龙并高贵。搜山记。三台紫气后生来。鼎鼎住京台。O按:三台有数体。三金相连并列者。日宝盖。三士并列日冠盖。三木并列日华盖。如三星中有一星不匀。谓之折角三台。不相连并列而列。若品字形者。谓之品字三台。如三星一样。以次直来。谓之孟、仲、季三台。亦曰直三台。O按华盖三台。与前开帐之华盖不同。开帐之华盖乃金水也。

  §天穴挹山之光。故以贵断。地穴食水之气。故曰富推穴高挹。诸山之清光。故主贵。地穴下食众水之旺气。故主富。至宝经。天穴出贵。地穴出富。又寻龙记云。人穴却居天穴下。富贵为官也。地穴更低人些些。只出富豪家。地穴号为泥水穴。为官亦卑劣。

  §小枝短而局完。起冢最速。大干强而杀重。受福不终。

  人子须知。有等小技龙。即枝中之枝也。其大龙行走尚远。而于行龙身上。或大龙峡边分落一枝。远者三五里。近者十数节。或星体合龙格。有起伏。有夹送。龙虎庶案。堂气水城。下关门户。皆合法度。穴情真确。虽来龙甚短。富贵不大。然。发越极快。所谓寅蔡卯发。惟此为然矣。又曰。有等干龙禀气凶恶而不清。本身带煞而可畏。虽经脱卸不改粗顽。虽有剥换愈见雄悍。却亦开帐穿心。分牙布爪。诸般贵格备具。亦有融结。但大福大祸往往相半。或贵如准阴而卒夷其族。或富如季伦而不善其后其最凶者或如王莽之纂位。或如赵高之擅权。或为割据偏方之伪主。或为草寇大奸之头目。虽富贵烜赫而不得其正。不令其终遗臭无穷。君子不取也。

  §活龙活蛇虽贵而荡。蛮金蛮土虽富而村。土慈而少威。虽误扦不致害。火烈而带焰。苟误穴则俱焚。

  万物生于土。土为大母。凡葬土者。虽不得穴。亦无大凶。但恐似土非土。火性烈而焰动。非大开水窝。及得水济之。断不可穴。苟误穴。则合家俱焚矣。可畏也。

  §龙独穴寒则缁流守寂。龙孤格贵则异术邀荣。

  坤鉴歌。陇脉低孤只一峰。若无开账号孤龙。此龙只合为僧寺。学道恭禅一老翁。吴氏曰。龙无展帐只孤单。秀人云霄也是闲。若更去为孤露穴。恭禅访道坐寒山。入式歌。若还格好只孤寒。僧道做高官。O按龙格贵而孤行。亦必有穴有局。始主异术。受主知邀荣宠。

  §龙体弱而砂精则外家获福。龙格高而砂践则仕路无名。

  入式歌。龙如上格砂如下。虽贵无声价。后龙如弱好前砂。只荫外甥家。

  §石骨之山生人沉厚。沙骨之地生人庸愚。

  玉峰宝传。山有石骨。有沙骨。石骨之山。气脉完固。不肯发泄。浑浑沌沌。不生草木。非童也。此龙若带星辰。结为土穴。出人必浑厚。沉密。沙骨之山。气脉枯渴。坚不为石。疏不为土。故散为沙梁。或黑。或白。如人无血无内。所以不生草木。此龙不带星辰。出人庸愚难驯。

  §山体清奇生人质秀。山体粗蠢生人形姥。

  附。锦囊经。湿下之地。人多重浊。高亢之地。人多狂燥。散乱之地。人多游荡。尖恶之地。人多杀伤。顽浊之地。人多执抅。平夷之地。人多忠信。

  §苟其乡而揖让好文。必四山之娥媚。苟其乡而凶险好斗。必四山之恶顽。水口若逢赦文。知

  一方之免凶祸。穴前如见诰轴。知奕世之沐褒封。

  赦文星者。颇带土体。而角垂微员。与御屏方角骨立者有别。以平正清秀。不破碎为吉。水口见此主一方永无凶祸。诰轴注详前。龙穴既贵。又见此砂。主肤帝命。褒封荣宠。O更有土星离大山。而下有若飞之势。谓之飞诏。主特召。

  §秀砂起于何方。命合则贡。劫水落于何位。年应则灾。

  如子上有尖峰。主子主人贵。午上有仓库山。主午生人富。他仿此。泄天机。砂形看在何方位。命合人富贵。假若子午卯酉方。此命最难当。太岁同年为福应。发达断然定。更将龙格共推详。灵验果非常。劫水者凶水也。年应者或合或冲也。申子辰、寅午戌、亥卯未、巳酉丑。谓之三合。子午卯酉四正。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四隅。谓之四冲。如午上有凶水。主寅午戌年及子午年冲。有凶。余以类推。或前有凶砂。亦同此断。雪心赋。劫害出于何方。则取三合四冲之年应。O前有凶砂。凶水在何方位。命合者。亦凶。

  §局势宽者其发迟。局势紧者其发速。

  凡局势宽者。气象宏大。其发稍迟。局势紧者。风藏气聚。其发最速。然。究以宽展者为贵。宽展必是大龙大局。发虽稍迟。最是长远。雪心赋。紧拱者富。不旋肿。宽平者。福必悠深。

  §水为祸福其效速。山有吉凶其效迟。

  雪心赋。水之祸福立见。山之应验稍迟。盖水动物。故应速。山静物。故应迟也。然。赋又云。山有恶形。当面来朝者。祸速。水如急势。登穴不见者。祸迟。又当恭看。

  §荫枯骨于秋冬二季之间。福生人于窀穸一纪之后。气因时化。人以地灵。

  六经注。阳气之升。始于子。而极于巳。根于水。而发见于火。为地上之生气。阴气之降。始于午。而极于亥。根于火。而盛大于水。为地内之生气。故万物之生长在春夏。而枯骨之得荫在秋冬。阳气盛于已。阴气盛于亥也。拨砂经。地之获福。亦必在于十二年之后。谓寅葬卯发。亦只旺财耳。地学。十二年后运气。人骨化气。合山则气满。而土干。棺香而骨紫。生气如雾。

  §由是而推断然不爽。大抵五素之地犹可消详。三劫之伤尚堪取用。

  五弃者。童断石过独也。童山阳气未足。不能成生物之功。故不可葬。若皮浮而里坚。则阳气渐润。去皮而循里。可也。断山脉断。故不可葬。若高山皮肉厚。气藏于内。断未过甚。犹可裁取。或系石山断。则煞净。反以断为贵也。石山煞重。且隔断生气。故不可葬。若石质温润。而有土穴。吉莫大焉。过山去龙无穴。若横龙腰落。及斩关之类。又为吉葬也。独山孤露。不可葬。然有一等支龙。不生手足。一起一伏。金水行度。跌落平洋。两边俱借外卫。及其止。也雌雄交度。大江拱朝。或横拦外阳。远接在乎缥缈之间。纵有阴砂。仅高尺许。又不可以孤露而弃之也。三劫者。天劫、地劫、人劫也。天劫者。本龙又去结穴也。地劫者。穴下元武吐长嘴也。

  者。穴前明堂旷荡也。地劫日漏胎。天劫则泄穴之阴气,人劫则泄穴之阳气。以其皆能劫泄穴中之生气。故曰三劫。若天劫回头顾穴。地劫前有水拦。人劫朝山有情。则反不为凶。而为吉矣。疑龙经。问君天幼如何说天劫又去作他穴。巳去又复分脚转。拦住面前看优劣。水去五六里行回。悠悠扬扬去转来。水要行回山要转。便知天劫不为灾。地劫穴下原有嘴。元武扛尸正谓此。退田笔动上牛走。其实元武长而已。虽长山水若横栏。地劫翻然增福祉。人劫当从向上求。面前空涧要远朝。只只朝来或横抱。信知人劫不为妖。

  §惟三带者勿犯。惟四顺者勿扦。

  三带者。龙带煞。砂带煞。水带煞也。曰顺者。龙顺。星顺。脉顺。砂顺也。按:道法双谭云。凡地不逆则不结。逆则山回水转。阴阳交而穴始成。逆愈远则力愈重。龙逆为上星逆次之。脉逆砂逆又次之。龙逆者。非来龙逆水而上也。乃大势回顾。大曲大转。是也。星逆者。来势雄勇。不能遽回。腰落一峰。横来逆水。犹子午来龙。而为卯酉之穴。是也。脉逆者。龙星俱顺。脉与来势相逆。如直来横受。横来直受。是也。砂逆者。如左来右转。右来左转。是也。若四者俱顺。则阴阳不交。断不成穴。

  §察所当求。审所当弃。必水深而土厚。须草沃而木乔。

  青乌经。草木郁茂。吉气相随。

  §人其境而四山红崩。地已败而奚恋。登其场而百木黄落。气已退而何求。是古杀人之场。无复吉理。是惯溺人之水。总属凶机。

  凡古战场。不可求穴。斩刈生灵。无复吉理也。凡水惯没人者。亦不可于此求穴。积冤流怨。都是凶机也。

  §地卤泉枯慎母妄作。水污泥沃切勿轾裁。

  管氏指蒙。泉脉枯竭兮。非立身之所。沙卤淋沥兮。非钟气之场。锦囊经。泥沃水积。气之所离。雪心赋。所恶者。泥水地边寻穴。盖穴贵爽垲。泥水之乡必无气。不可妄于此下穴。所谓天沉穴、影穴、没泥龟。必龙真穴的。方可。少误。则速败矣。

  §墓宅休囚之乡。断然吉少。风水悲愁之处。自是凶多。

  墓宅休囚。气运衰败。纵有真穴。亦不发福。盖地之气运。有盛有衰。当其盛时。虽小穴。亦能致福。当其衰败。虽吉地。亦不发越。故有昔为富贵繁华之地。今为草莽荆棘之场。非陵谷变迁气运为之耳。相地者。亦所当知也。风水悲愁者。山粗雄而不媚。木峻急而有声。风交吹如号如泣。或湖泊之间。渺茫之阪。风水悲愁。多为战门之场。不可相也。

  §大水近边。多是荒凉洲渚。大龙尽处。每为冷落乡村。

  拨砂经。龙尽之地。力终气尽。每为冷落乡村。盖天地开辟。荡漾成形。欲尽之处。皆泥水相将。土虽继山。尾而成形。实皆虚渀。而无脉。故坚凝者为尚。

  §众水散而斜飞。何烦驻足。四山粗而壁立。不须凝眸。

  黄囊经。一水去。二水去。众水奔流一齐去。山山随水不回头。失井离乡无救助。

  §或为古怪仙宫。或为幽奇岩洞。或为废窖毁井。或为社宇神坛。

  寻龙经。社庙莫寻龙。葬后必然凶。黑囊经。神坛庙后莫安坟。久后少儿孙。雪心赋。所戒者神前佛后。O按神前佛后不可葬者。以幽阴相触。钟鼓相惊。故不可犯。然。果龙气大旺。各有结作。则不可太泥。而弃真穴。指南所谓。寺观灵坛山秀异。别生形穴在裁量。是也。

  §死硬者谓之荒冈。撩乱者谓之杂垄。太低者谓之灭没。无脉者谓之空亡。

  地太低薄。全无耴气。谓之灭没。龙地无来。脉被水流断。又不可以何星名之。谓之空亡龙

  §全石则骨枯。纯沙则气死。

  有等全石无土。如骨生强。乃童涸无气之龙。张子微谓之枯骨龙。主贫乏。绝嗣。若前后有土山。星辰合格。而中间偶有此脉。虽全石。亦吉。不可以枯骨论也。有等山体皆浮沙。一望黄白。踏之不胜步。种之不生物。此无气之龙。张子微谓之流沙龙。不可复用。若土山成蜈蚣节。或芍药技等龙。而山有之。中积成沙堤。张子微谓之沙堤龙。主大拜。又不可以流沙论也。

  §孤辰寡宿香火有林。独阜单墩入烟不续。朱砂矿石发泄山灵。醴井汤泉迸露地气。凡如此类。抑又何成。他如茜藤绕棺。必至林之地。木根入穴。必无气之场。

  胎腹经。紫茜绕棺。子孙富贵。泥水满棺。子孙陵替。地理小卷。若脱了气脉。穴内有木根。主蚁。王败绝。

  §山大水小而非龙。必有蚁患。山小水大而非穴。必有泉忧。穴砂石者来生。穴顽硬者蚁集。乘然气者蚁集。乘虚窠者泉生。四围有草而冢独无。则蚁必盈时。四围无苔而冢独有。则泉必满棺。凡是震撼之声。畏闻于穴上。凡是蔽障之物。忌见于坟前。

  雪心赋。危楼寺观。忌闻钟鼓之声。古水坛场。惊见雷霆之击。盖恐其惊动龙神。家招横祸也。然。不但此也。凡油榨水碓声之震撼者。皆所忌闻。所谓蔽障之物者。如屋宇墙垣。牌坊次大之类。皆是。有此则窒塞胸襟。遮蔽朝应。主凶。

  §固说之当许。亦义所必备。

  闲谈

  §天地之郛皆气。龙穴乃二气之为。祖父之骸。乘生子孙。有相生之理。盖枯骨受阴阳之媾。斯遗体钟山川之灵。

  盈天地间皆气也。龙穴乃阴阳二气之所为也。祖父与子孙本一气也。祖父之体得乘阴阳之生气。则一气相生而子孙受其荫矣。葬经所谓。气感而应。鬼幅及人。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粟芽于室。是也。

  §帷一脉之贯通。故越国者亦炽。惟一心之感召。故过房者亦昌。

  惟祖父与子孙一脉贯通。所以虽迁流至他所。亦大发福。如明之中山王、黔宁王。祖坟在江西。而发于江北。是也。又如过房之子。其所继之父母亦荫之。及前母亦荫后母子。后母亦荫前母儿。僧道亦荫其徒弟。总由为子、为徒者。一心卷恋孝思不匮。故感召如此。若如疑龙经所谓。随香火降福之说。则诞矣。

  §地方大者公候之乡。故将相成于西北。水势旺者金钱之窟。故财赋优。于东南正体。每生忠良。而禀气独厚。变体多出奸猾。而发社亦同。盛极而衰。则奸雄之穴。出乱极而治。则明良之地呈。大地多在平洋。盖缘水秀。人村少出。山谷总由气粗。或一里而获数扦。谓之地杰。或数程不待一穴。谓之天荒。或得地而葬法不工。善缘未凑。或多坟而正穴。犹在福果常留。

  疑龙经。凡入乡村看山住。龙势回环非虚做。中有林木是人坟。莫便休心懒回顾。往往正穴常在中。前人心眼未曾覩。此或留与后人传。缘分未周犹隔绝。此处名为活地神。鼠抱金钱不能智。

  §非其地则人不兴。非其人则地不出。非有儒术能心栖于微。非具慧根不能目会其妙。非有穷源之学勿自用其愚。非有观大之明勿自神其术。臆度者召祸。妄营者生灾。

  锦匕经。道眼为上。法眼次之。揣摩暗度。灾祸必随O O世间万事。皆有确据。有公评。惟地理。渺茫既无确据。人亦是非莫辨。绝无公评。当其私意所造。人人自以为握灵蛇之珠。家家自以为剖荆山之璞。不知山灵窃笑。早已门外置之矣。及至妄作灾生。犹云先凶后吉。一何愚哉

  §粗识者不真。浅尝者不入。

  沈六圃云。他事知一分算一分。知五六分即能中智。以上。独此事。知之必真。不容半上落下。此当附录于此。以为粗识。妄营者戒。

  §用术无说。但说有传。俗子何知。惟知看土。

  庸师无格物致知之学。遇知者则嘿索低头。不敢吐一语。惟曰:吾有秘传。非故纸中所有。究竟非真有秘之。不过以此。谁人取利而巳。叶九升云。天下之道。除妖术之外。无一事有秘传者。作圣作贤。成仙成佛。皆无秘诀。何独于地理而有秘诀乎。夫多读精思。尚不能得。何有于一诀。吾不信矣。俗人之识地理为何物。只看土色。土有色。则曰有地。土无色。则曰无地。岂知古仙多不论土。前言相土。亦是为俗人言也。廖氏曰。尝见地吉。而土色不美者。葬之发福。土色好。而地不结者。葬之凶。O俗人见土。则反复视之。审其色也。以掌颠之。试其重也。以指捻之。验其腻也。以舌舐之。尝其甘也。甚至大嚼之。口流红沬。曰甜。大呼曰。有地。作如此举动。便见其胸中毫无墨水。

  §井虽但取生臂。见鲭爪者。则心疑壅难。惟看起头。遇平面者。则目瞀。

  疑龙经。君如识穴不失怪。只爱左在抱者匕。此与俗人无以异。多是葬在虚花里。撼龙经。如此之人岂可言。有穴在坪原自失。只来山上觅龙虎。又要员头始云吉。

  §止其上而乡人曰有。虽有亦微。止其上而时师曰无。其无勿信。盖小穴则显而易见。虽五尺之智可知。大地则隐而难窥。岂一隙之光能照。吉地乃天地所秘。贵穴为鬼神所司。

  入式歌。吉地从来待吉人。护持有鬼神。

  §苟言人人知。则天地无主。如求地。地得。则鬼神无权。

  温监簿巧拙穴赋。天机好处从来秘。不教俗眼识其奇。

  §故植德为获地之根。而穷经为相地之本。父母躯壳。岂可付之蚩蚩之人。山川性情。切勿或于悠悠之口。多观已效之成格。独证有旨之陈言。

  雪心赋。但观富贵之祖坟。必得山川之正气。又曰。追寻仙迹。看格犹胜看书。疑龙经。劝君且去覆旧坟。胜读千卷撼龙文。又曰。看格多时心易晓。见多胜耳千回闻。

  §必了然几座之间。斯洞然山水之际。

  地学。固贵多观成格。然。必格物穷理。工夫先做到十分。使几座之上格。然。若见。然后山川之性情。自不能掩。而成格之。高下醇疵。如指诸掌矣。若未尝学问。或略识其义。而不能彻底贯通。徒使脚力多走。山观格。此与俗人之旅。而挂扫者何异。便张口说梦。曰:吾识地理也。噫可哂哉!

  §上智寻龙于脊上。先观出脉何如。粗工缉穴于脚间。只看落首奚似。

  寻龙记。要识寻龙至妙法。最高峰顶踏。

  §循龙脊以求止。则大物可窥。循山脚以察踪。而小康亦得。

  凡寻穴。必里粮摄履。问祖寻宗。节节步龙。看其何者是帐。何者是缠山。何处分水。何处合。何者是穴场。何者是余气。则真龙正穴可得。若但于山脚上寻之。则所得者亦小康之穴而已。非大物也。疑龙经。谁人行尽大龙脊。山正好时无脚力。里费不惜力不穷。其家世代腰金紫。O按:黄妙应云。得穴步龙。得者十八。步龙得穴。得者十一。又廖氏云。人言有龙必有穴。我言有穴定有龙。故上土得穴而剿。龙神明于法之外也。中土步龙以寻穴。持循于法之中也。大抵步龙迹穴。固足以获大地而得穴。寻龙尤为快捷方式。O又。沈六圃云。正法寻龙乃求穴。因局求穴法亦捷。凡有局必有穴。得局。迹穴亦一道也。

  §大地或百里。或数十里。费造物安排之功。小地仅一钩。仅二二钩。乏真宰结构之妙。结怪穴者。十之八九。结常穴者。十之二三。固造化之隐真机。葬怪穴者十之二三。葬常穴者十之八九。亦今古之少高术。所以常穴之留者恒少。恠穴之留者恒多。窝钳之留者犹多。乳突之留者最少。

  窝钳之穴。俗眼皆以为折水。故多留者。

  §怪穴侥险可畏。择为必精。常穴安稳无虞。扦之稍易。

  陈灵泉曰。地出生成穴易捉。不须师。管、郭。地逢怪异穴难扦。还要遇神仙。

  §绝坟可悯。有救坟则无虞。小穴易求。合众穴则亦大。

  四神口诀。贵显大地在天。不可求。小地处处有之。无求不得。疑龙经。是真不必问大小。积小成大最为妙。是者一坟。非者多纵。有大地。力分了。又曰。大地难得小易求。积累不已成山邱。众坟合力却成大。人说小地生公侯。

  §吉葬不吉。由古凶地之巳多。凶葬不凶。必乘吉气之特胜。

  吉葬不获福者。非吉地之不验也。必其家古凶地多。凶气胜。故吉不能敌也。凶葬不见祸者。非凶地之不验也。必其家古吉地多。吉气胜。故凶不能敌也。

  §穴凶龙吉。后世其昌。穴吉龙凶。初年亦利。

  金钢钻。龙凶穴吉。无情而有情也。虽福不久。龙吉穴凶。有情而无情也。虽凶必福。

  §财多人少。当求藏风之场。财少人多。宜扦得水之地。

  拨砂经。藏风得气则人蕃。特水入怀则财旺。四神口诀。有人无财须寻仓库之龙。有财无人莫下孤寒之穴。曾氏秘诀。凡结穴低藏。两砂收水紧固。是穴得局内真水。得水旺财。必然发福甚速。若结穴太高。内堂不聚。多贵少富。O又。凡穴前毡唇厚者。由余气大盛。亦主旺人丁。若无余气。系龙气薄弱。决少人丁。若毡唇凿伤。主损人丁。

  §后乱前治。必始发而终裒。左足右亏。必长兴而幼败。

  凡龙行。山势撩乱。南技北枝。斜飞反窜。与龙身无情。不相顾护。临到穴后。几节行度却好。砂水亦隹。初年亦能发达。行到后龙。分敬劈脉处。必主退败。若又获救地。则可保矣。

  §故龙左不足。再求左胜之龙。穴右有亏。另卜右优之穴。

  凡龙穴左不足。则损长房。必再求左胜。以补之。右不足则损幼房。必另寻右优者。以救之。则房分不致偏枯。而公位之说。可勿拘矣。疑龙经。岂可一穴分公位。必取众坟恭互议。

  §认地不恕。则地蔽于人。察地不详。则人蔽于地。地理每多变格。而一途之说勿拘。造物初无全功。而小节之疵可略。锦囊经。执而不通乃术之穷。通而不变乃术之诞。变而不法乃术之杂。玉髓经。若还执一去寻龙。行遍江湖无一地。雪心赋。山川有小节之疵。不减真龙之厚福。

  §千态万状不可端倪。活法员机惟在浑化。

  雪心赋。贵通活法。莫泥陈言。

  §真落必带假穴。所以使人疑。真结必出丑形。所以使人恶。

  疑龙经。大抵真龙临落穴。先为虚穴贴身随。又曰。大抵诸山来此聚。诸水流来住此处。定有真龙此间作。只恐不知龙住处。住处多为丑恶形。世俗有师心里惧。O凡真落穴带假穴。必出恶形者。何也?天地瞒人。总在穴际苟。不如此则。人皆物色之矣。故龙大奇则穴大丑。龙小奇则穴小丑。虽古仙师哲匠。不能遍察而尽识。岂村师俗子所能窥其崖际乎。宣其疑恶窃笑。见之辄走也。

  §用之者不竭。虽百劫犹存。学之者无穷。虽毕生莫殚。

  凡穴乃天地所秘。留为不尽之藏。以待有德。虽累百劫。用之不竭。凡地理之学。无有穷期。愈学愈知不足。虽殚毕生之智不能尽其术。董德彰曰。且做且学。愈学愈难。做到老。学到老。非个中人不能作此语。O凡学问之道。大抵以所学为所见。学到恁地便见到恁地。深者见深。浅者见浅也。俗士粗能识字。才读雪心赋、泄天机诸书。数过便自信曰:吾既得之。遇人则将几句头巾语。东支西吾。哆口无忌。此特虫吟瓮里。蛙鸣井中。自以为天下之观止。此矣。不复知有天之高。地之广也。独不思地理乃乾坤窥会。川岳灵光。天地秘藏。鬼神呵护。岂容如是之易知乎。沈六圃有言。神仙眼力圣贤心。自揣身中有几分。彼轻言地理者妄也。

  §记诵须博。不博则无以应其来。经历须多。不多则无以老其识。

  地之理无穷。着书者此具彼遣。各凭所见。必博览诸书。多蓄义理。始足以应目之所接。若略观数种。不能遍读而尽识之。则所学者不遇。所遇者又未尝学。其所不知。精神不动。目悠忽弃之矣。然。读书虽多。义理虽熟。必多走山。多观格。多临窀穸。乃足以证其所知。而识见愈加坚老。不然虽聪明多识。终是屋里先生。恐不能略无差移也。

  §有法者可及。但肆人工。无法者难几。须凭道术。

  但有文字法度可学。有成格可拟者。苟明悟之士。煅岁炼年。孜孜求之。犹可几及。若奇奇变变。无文字可稽。非成法可拟。必神仙方能辨此。非学力之所能就也。

  §道能造极。必受嗤于当时。人可证仙。只见推于后代。

  凡地术果高。所扦必刺俗眼。当时每非笑之。古仙师所为。多招谤毁。直至后代发福。始知其为仙耳。高术间生。世不常有。有之而人不知。此地之所以不出也。O江西通志载。托长老扦梓溪刘长者墓。乡人易而笑之。而刘氏实于此发迹。是一乡之人皆不知也。野史载。吴白云献泅州杨家墩之地。于宋室。不惟不用。且禁锢之。其后乃为明室龙兴之基。是举朝之人皆不知也。何有于一乡乎?斯道精微。无可与语。有道之士。卷而怀之。可耳。

  §达入悉山川之奥。而足力维艰。村师耐登涉之劳。而目力不具。所以阴阳之间常闭。乾坤之橐不开。

  疑龙经。只恐寻龙易厌斁。虽有眼力无脚力。地学。谚云仙眼樵夫足。一步不到莫轻评。

  §非五不详勿迁。非五可患勿改。

  五不祥者一、冢无故自陷。二、冢上草木枯死。三、家有淫乱风声少亡孤寡。四、男女忤逆颠狂劫害刑伤瘟火。五、人口死绝家财耗散官讼不息。语本青乌经。五可患者。他日恐为道路。恐为城郭。恐为沟池???窇麾。恐为贵势所夺。恐为耕犁所及。语本程子。

  §占古坟者不发。破祖冢者不昌。枯木无再华之时。冷友无复燃之理。

  入式歌。图埋旧穴最为凶。造物岂相容。

  §穴有三吉。葬有六凶。必无纤芥之嫌。乃获美备之报。

  葬书。藏神合朔。神迎鬼避。一吉也。阴阳冲合。五土四备。二吉也。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趋金避缺。增高益下。三吉也。阴阳差错为一凶。岁时之乖为二凶。力小图大为三凶。?凭福恃势为四凶。僣上偪下为五凶。变应怪见为六凶。

  §然虽地理莫匪人谋。人事至而福生。则明师作合。人道乖而祸至。则瞽师为缘。

  郑氏曰。王者福寿。良师辐辏。主者当衰。盲师投怀。

  §因当趋吉避凶。必先为善去恶。非其人而投以大地。惧有冥诛。非其人而授以真传。恐致阴谴。

  赖氏曰。世降风移人少淳。相逢大地勿轻许。入式歌。若是恶人与善地。祸福皆反戾。葬法拾遗。积善成庆。积恶成殃。人实成之。天实因之。故善葬者。必因其人。如或逆之。必当其刑。白鹤仙十戒曰。不仅发泄秘藏。轻指大地。有犯戒者。轻则减寿。重则灭门。

  是地尧山作祖来能远不能详述。至东宅庙分三大枝。中一枝磊落奔腾约十余里。至穴后第七节起七脑芙蓉帐。是为少祖节节金水行龙。对节开桠中有细脉直长是为仙桥。至父母山开睁展翅。两边曜气迸出谓之横飞曜。父母山下又起折山。再起太阳金星开钳。吐徽乳结穴。穴前龙虎排衙。虎砂断处顿起立曜。其右边缠龙一枝过宫横拦。穴前分三层作案。案山余气合右边缠龙收水。而右边缠龙皆楼台、鼓角。至尽处起水口山。水口万山丛立中不客舟。虽枝龙小结。法主子孙绵遐。故取用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