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现代“周公解梦”

  海首个梦析门诊日前在长宁区一家医院悄然诞生。

  梦析门诊是如何开设的?谁能胜任现代“周公”?以“解梦”来治疗心理问题在中国是否可用于临床了?患者到底能否从中真正受益?日前,记者来到梦析门诊,亲身体验了一番现代“周公解梦”。记者体验:梦里发现胃病?

  上午9时,记者来到西郊绿地医院(即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一幢欧式的病房大楼呈现眼前。梦析门诊在门诊大楼3楼走道的尽头,隔壁则是一间普通的心理咨询室。

  记者被王医生领进门诊室。这间房间足有15平方米,宽敞干净。一幅蓝色屏风内是一片静谧的天地淡黄色的格子窗帘,淡黄色的壁灯,淡黄色的沙发床可让人处于半躺状态。王医生告诉我,这样的姿势是人体最放松的姿态。

  按要求,记者躺到了沙发床上,王医生手拿记录本坐在记者身边。在柔和的灯光里,她轻声细语地与记者交谈起来。

  她先是像朋友似的和记者聊天,询问记者的年龄、职业、以及睡眠质量、家庭情况、人际交往等情况。待记者心情逐渐放松下来之后,王医生开始让记者进入梦析状态:“说说困扰你的梦境吧!

  ”记者便将几天前做的一个梦告诉了她:

  “我从一个粉红色的面包车里下来,被人追赶,然后自己撞到柱子,胃里不舒服,醒来时口中有些泛酸。”(记者当天临睡前曾吃过一碗小汤圆)

  王医生先听完后,拿来一张纸,让我依次画出树、房子和人。记者即兴画出了这3样东西。

  “你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她看了我画的图后肯定地说。

  接着她分析说:

  “粉红色的面包车说明你最近心情比较好,被人追赶说明现实中的人际关系需要注意调整。”对于我梦境中最后的描述,王医生很自信地下了结论:“你的胃可能不太好,建议你有空做一下检查。”她告诉记者,通过对有类似梦境患者的诊断发现,通常有这种表现的人胃部都有轻重不同的病症。

  王医生还说,由于对每位来访者都要进行比较深入的了解,她一天最多接待6位来访者,花在每个人身上的时间平均为一小时。她说“梦析”疗法不像其他治疗方法,它特别需要病人对医生的信任。完整地解析一个梦,一二次谈话是不够的,在国外强调要长程分析,只有医生成了病人的亲密朋友,病人才会毫不隐瞒地诉说梦境,并顺利回忆之前的经历。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满意的治疗效果。她说来访者中不少人都与她建立了长期联系。

  记者得知,梦析门诊的收费标准是每分钟收费一元钱。

  门诊如何获准开设?

  “并不是所有医院都能开设梦析门诊。”西郊绿地医院院长叶善龙介绍说,去年年底开设此门诊前,医院特地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和长宁区卫生局等部门作了沟通。长宁区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一个医院要开设特色门诊,必须上报卫生局进行医政审批。长宁区卫生局通过对西郊绿地医院职业范围和诊疗科目的认定,同意他们开设此门诊,并做了备案。

  叶院长告诉记者,在医院决定开设梦析门诊前,他亲自到浙江杭州的梦析门诊考察过3次。觉得上海在“梦析”这个领域还是空白,而这个领域是“有市场、有需求的”。他透露,目前每月进入该院寻求心理咨询的人有学生、白领、公务员等,其中80%的人存在睡眠障碍,他们普遍出现过因梦境不快而引发情绪问题(如焦虑、紧张、抑郁、恐惧)。叶院长认为,从这个角度说,梦析门诊的诞生是一种必然。“社会有需求,我们就有开设门诊的必要”。谁在当门诊医生?

  记者在亲历“梦析”疗法时曾询问过王医生:是否只要是医院的医生,都能来梦析门诊当医生?她的回答是否定的。她说,能担当这项工作的医生,首先必须持有市卫生局颁发的心理咨询业的上岗证书,其次要有丰富的精神卫生工作经验,再次要对这项工作十分热爱,善于与人沟通。

  听说梦析门诊里共有3名医生,这些医生是如何选拔出来的呢?

  梦析门诊主治医生张同延教授坦言,国内目前还没有关于“梦析”疗法专门的课程和教材,国家也没有相关的评定和考核。因此,他在西郊绿地医院做过几次有关“梦析”的讲座,并从中选拔了综合素质较好的3位医生陆续到浙江省立同德医院进行了半个月的临床进修。

  什么是梦析医生最重要的素质?记者问道。“是实践。”张同延教授不假思索地回答。在他看来,一个好的梦析医生除了上文中王医生所说的素质外,临床的实践经验非常重要。

  求诊者是否需要甄别?

  记者了解到,梦析门诊开设到现在,有个新的现象值得关注来梦析门诊就诊的患者中出现一些做生意的私营业主,这些人群对梦的解析寄予了比较功利的期望。那么,是不是谁都能来梦析门诊就诊呢?

  心理学专家、资深企业培训师陈小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私营业主也是普通人,也有不同的气质和性格,比如焦虑的人在经营中也会比较焦虑。他们也和平常人一样需要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另一方面,经营毕竟有经营的规律,“在商言商”,有些问题和心理因素的关系不大,更没有科学证明,梦的解析和生意好坏之间有因果关系。

  叶善龙承认,医院目前对梦析门诊患者的划分还未细化,但医院正在创建研究课题小组,对就诊患者的分类和甄选制度将会尽快建立。

  梦的分析

  路漫漫其修远兮“梦是有象征性语言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够读懂的,需要长期从事梦分析的专业人士‘翻译'出来。”上海市心理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孙时进表示,“梦析”医生应有深厚的、长期的临床经验,并且与来访者要有比较深入的接触和交流,这样才能让来访者真正认识自己,从而达到治疗的作用。

  从心理学角度说,人不一定非常了解自己,或许要通过其他方式来了解自己,比如梦的分析,这是人们深刻认识自我的手段之一。孙时进认为,通过“梦析”了解自己,对自身的发展是有一定好处的。

  孙时进这样评价梦析门诊,“梦析”的研究和发展,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我希望看到这样的现象”,如果是本着科学的态度进行有益的探索,就是值得肯定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