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的色情梦

  男性的色情梦

  经过调查表明,几乎所有的人都做过与性有关的梦。而且,受教育越多的人做这种梦的次数越多。例如,处于青春期的大学生的性梦比只有中学文化程度的男孩的性梦多5倍。性学专家把这一现象解释为:聪明人有更丰富的想象力。所以,你完全不用害怕、紧张,可以把它看成是智商高的表现。

  但对于正人君子们来说,做了色情梦使他们比一般人更难以说出口,因为他们在公众面前形象是几近完善,他们不愿破坏它。但是,梦却不会照顾他们的面子。

  的确不少作家在他们的日记里虽然记录了他们的梦,但是没有一个作家敢于记下他所有的梦,特别是色情梦。但是有一位擅长写意识流小说的美国当代作家可以说是一个例外。他曾出版过一本与自己的梦有关的书,这本书里记录了他所做的250个梦,其中有不少属于色情梦。在他的色情梦中,弗洛伊德的性象征主义好像派不上用场,不过从较直接的色情场景中,我们却也看到不同的东西。

  据他的书上所叙,他有一次梦见自己和一个女孩做爱,但对方却拒绝以正常的方式和他做爱,而是拿着一块牛排肉放在她的两腿之间,当做人工阴道,他只能与这块牛排肉性交。

  然后,他遇到一个美丽的中年妇人,她带他回家,在她的卧室里和他颠鸾倒凤。她把他“喂得很饱”,以致他在学校里吃了午餐,教室里的所有人——除了以前的那个女孩外,都知道这是因为他刚刚性交的关系。他想他必须劝那个女孩放弃那块牛排肉,就在这么想时,他醒了过来。

  这个梦是一个让色欲与食欲获得双重满足的梦,其中梦中的“女孩”和中年妇人是“不确定的对象”,也许人们可以将她们视为是主人公的单纯显影。

  但即使以“难以指名”来模糊梦中性对象的身份,以减少自己的欲望“肆无忌惮”地加诸其身所可能引起的罪恶感。男性的色情梦很多,曹雪芹写的《红楼梦》一书中,所写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梦,其中属于性梦的占有很重的比例,而贾宝玉虽还年少,但他也做了几次性梦,贾宝玉的性梦有以下几个:

  贾宝玉因午觉于秦可卿的卧室,在一种女性意味极为浓烈的气氛中,便“惚惚的睡去”,做了一个亲历“太虚幻境”的性梦。在梦中。贾宝玉看到了“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的好景致,又翻阅了“金陵十二钗”的“正册”、“副册”、“又副册”,上标一群娇美女性的命运归宿,图文并茂。最后,警幻仙子引他去一“香闺绣阁”之中,里面有一位女子,既似宝钗又似黛玉,“乳名兼美字可卿”,让宝玉与她“今夕良辰,即可成姻”。警幻又“秘授以云雨之事”。“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第五回)

  贾宝玉的这个性梦所涵盖的内容,完全是他日常场景与思维活动,在睡眠中的来自体内体外的刺激下,才得以完成和呈现。

  那个梦中的理想环境,不正是贾宝玉客观存在的场景吗?贾宝玉终日和姊妹及丫鬟们亲密相处,息息相关,对她们的崇拜、怜爱与同情,曲曲折折地反映在那些册子上;而所谓“可卿“,既像黛玉又像宝钗,宝玉与之成婚,并有“云雨”之事,则表现他此段时间对宝钗、黛玉的特别珍重,和对二者只能选择其一的矛盾心理。名为“可卿”,说明性梦的最主要促成因素,是由于秦可卿邀其至她的卧室午睡,以及在卧室中的所见所闻所嗅所触所想。这个性梦,导致了宝玉的梦遗,“只觉冰凉一片沾湿”。

  贾宝玉因听人说起还有一个甄宝玉,和他的相貌、身材、秉性一模一样,甚觉奇异。要睡下后,忽得一梦,梦见自己去了甄府,见到许多美丽的丫头,进行一场有趣的谈话;然后,走进一座屋子,“只见卧榻上有一个人卧着,那边有几个女孩儿做针线,也有嬉笑顽耍的。只见榻上那个少年叹了一声。一个丫鬟笑问道:“宝玉,你不睡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

  这同样是一个性梦,虽说梦中所访的是甄宝玉,但表现的是他对温柔脂粉之乡的眷恋,那种氛围是充满性爱色彩的。“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一句,何尝不是贾宝玉自己的心理活动,一个林妹妹多愁多病,让他操过多少心啊!

  晴雯受诬被逐,悲病相摧,宝玉殷勤地去探看,归后长吁短叹,想起“夜间常醒,又极胆小,每醒必唤人。因晴雯睡卧警醒,且举动轻便,故夜晚一应茶水起床呼唤之任皆悉委他一人,所以宝玉外床只是他睡”。今身边已无晴雯,翻覆难眠,“至五更方睡去时,只见晴雯从外头走来,仍是往日形景,进来笑向宝玉道:“你们好生过罢,我从此就别过了。说毕,翻身便走。宝玉忙叫时,又被袭人叫醒。”这个性梦,是白日所见所闻所思的结果。

  由于性梦导致遗精,虽说是正常的,但若沉溺此中,频繁地于性梦中进行交接,造成严重的梦遗,则有伤身体,甚或伤命。贾瑞便是一例。

  贾瑞是一个未婚男子,心怀不善,打起凤姐的主意来,以图获得性爱的欢乐。凤姐软言相拒,不悟,又毒设相思局予以惩治,仍不猛醒。贾瑞被弄得神魂颠倒,整日似醒似梦,病情日甚一日。于是,有道人送来“风月宝鉴”,劝他改邪归正,一收妄念。但贾瑞病入膏肓,不以反面(镜上有吓人的骷髅)为戒,只喜看正面。“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

  “风月宝鉴”自然是小说家安排的一个道具,以增加小说的妙旨。其实,所表现的是贾瑞由痴情妄念所产生的连续性的性梦,“色欲耗神”、“恣淫伤身”,终于使贾瑞命归黄泉。

上一篇:隐晦的性梦

男性的色情梦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