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算命:一、继善篇

  一、继善篇

  人禀天地,命属阴阳,生居覆载之内,尽在五行之中。

  人禀二五之数,犹天地生物以成形,人为万物之灵,乃天地之正气亦为人所属。阴阳五行,不离乎金木水火土也。

  欲知贵贱,先看月令乃提纲。

  月令即月支,乃八字之纲领,更知节气之深浅以知祸福。官印与财神,忌劫冲刑,衰运逢吉,则为吉断,遇凶则作凶评。月令是衡量日干强弱的最重要依据,月令所藏之物,对日干有着绝对性的影响,而日干只得顺从月令,再看其余干支,或喜,或忌,去留舒配,喜者存之,憎者去之,从而论定用神,审格局之高低,再判别行运之吉凶。

  次断吉凶,专用日干为主本。

  日干代表“我”,这个我,包括“精神主体我”和“肉身主体我”。再举个浅显的例子,生辰八字相当于一部汽车,大运相当于将要行驶的道路。古人云,看命排下八字,以日干为主,取年为根,为祖上财产,知世脉之盛衰;取月为苗,为父母,则知亲荫之有无;日干为己身,日支为妻妾,则知妻妾之贤淑与否;时为花实,为子息,方知嗣续之所归。法分月气深浅,得令不得令。年时露出财官,须要身旺。如身衰,财旺且多,反破财伤妻;身旺财多,财运亦旺,必属富命;若无财官,次看印绶,得何局式,吉凶断之。学者不可拘执,反不知通变。

  三元要成格局,四柱喜见财官。

  天干为天元,地支为地元,支中所藏者为人元,年月日时为四柱,专以生日之干,配合四柱三元。而成格局,尤喜财官也。然而有财官为忌者,又当去其财官也。其法不可执一。《滴天髓》云:“伤官、食神、正财、偏财、正官、偏官、正印、偏印为八格。财官印绶分偏正,兼论食伤八格定。影响遥系既为虚,杂气财官不可拘。”

  用神不可损伤,日主最宜健旺。

  如令有官,不可伤;有财,不可劫;有印,不可破。凡柱中有用之神,不可损坏。仍要日干强健,则能任财神。若日干衰弱,不胜财官之力,又当以印星比劫而生扶日元也。用神者,八字欲配合得宜,而必需之五行也,或木,或火,或金,或水,其理又分阴阳,或用甲木吉而用乙木凶,用丙火吉而用丁火凶,或用甲而吉而寅又凶,用乙吉而卯属凶,其法不可执一。江湖摘锦云:

  用之为官不可伤。用之为财不可劫。用之印绶不可破,用之食神不可夺。

  若有七杀须要制,制伏太过反为凶。伤官最怕行官运,伤官尤喜见财星。

  印绶好杀嫌财旺,羊刃怕冲喜合迎。比肩要逢七杀制。七杀尤喜见食神。

  此是子平撮要法,江湖术者仔细明。

  年伤日干,名为主本不和。

  年干为本,日干为主。假如日干甲乙,年干庚辛克之,故曰主本不和,乃父子不相和也。年逢七杀克日,主祖宗无力,生于贫贱之家,若逢日月及时中财多财旺,生起七杀克日干,多主贫贱夭丧,原命杀旺,运又逢杀,多主生祸,喜印星有力,化杀生身,可保无危。

  岁月时中,大怕官杀混杂。

  年月日时中,既有官星,又有七杀,则不吉,务要配合而取断之,则祸福有凭矣。滴天髓云:“官杀混杂须细论,杀有可混不可混”。日元旺相,官杀可混,日元休囚,官杀不可混。官杀混杂,富贵者亦多,官杀若当令,必要日干坐下印绶,则其官杀之气流通,生化有情;或日干气贯生时,亦足以扶身敌杀。若不气贯生时,又不坐下印绶,不贫亦贱。如官杀不当令,不作此论。

  取用凭于生月,当推究其浅深。发觉在于日时,要消详于强弱。

  用者,月令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既以子中的所藏癸水为用神,癸为用,忌土克之,柱中土重,乃财星破印也,行运遇土,亦不宜,若柱中本来木多水盛,又反宜取财克印,不可一概认为印不可坏也。其余依此而推之。

  官星正气,忌见刑冲。

  正气者,即月令本气所藏之物,如乙用辛为官,生于申月,申中本气乃庚金,若遇寅来冲破,或巳来刑之,不为吉兆。同理,甲生酉月,辛为甲之官星,忌卯来冲破。其余依此而推之。

  时上偏财,怕逢兄弟。

  时上偏财,如甲日戊辰时,乙日己卯时,丙日庚寅时之类,若本身日干强,则以时上偏财为福,便怕逢比肩劫财来克去,柱中有比劫出干,甚忌之。岁运亦忌比劫之乡,恐破财、生祸也。

  生气印绶,利官运畏入财乡。

  生气印绶者,月支本气乃日之印也。甲乙生人见亥子月为印,见庚辛申酉官运则发,若行财旺之运,如戊己巳午之运,则财星破印,反为大祸。

  七杀偏官,喜制伏不宜太过。

  七杀有制,则为偏官,无制则为七杀。八字有杀,又有食神伤官制伏,为吉利之格,如壬日干以戊为七杀,要见甲木制之则吉为贵,不宜甲乙木过多,若多则太过,则主贫寒愚蠢,其余类推。若柱中制伏太过,又喜行七杀之乡,或财旺之乡以生起七杀,或宜印地制了食伤。若身过旺而有七杀轻,行运亦宜财旺运,杀旺运,又不宜制了七杀。

  伤官复行官运,不测灾来。

  伤官其验如神,伤官务要伤尽(即伤官势盛,而柱中无官星混杂其中,此为伤尽),伤之不尽,官来乘旺,其祸不可胜言。“伤官见官,为祸百端”,如甲以丁为伤官,辛为正官,丁辛相克,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倘若月令在伤官之位,及四柱配合作事,皆在伤官之位,又行身旺乡,真贵人也。伤官主人多才艺,傲物气高,常以天下之人不如自己,而贵人亦惮之,众人亦恶之,运一逢官,祸不可言,或主恶疾以残其躯,不然运遭官事。

  伤官喜身旺,若伤官身弱,忌官星,不怕七杀(伤官可制杀)。伤官没有伤尽,四柱有官星露,岁运若见官星,其祸不可胜言。若伤官伤尽,四柱不留一点官星,又行身旺运及印绶运,为贵也。

  如四柱中伤官伤尽,但无一点财星,又为贫薄,“伤官无财可恃,虽巧必贫”,故伤官须见财星为妙。

  伤官格局身旺有财星,可有伤官为用神,或取财为用神。甚至若日干过旺,可取七杀为用神,克制柱中过多的比劫。

  伤官格局身弱,可取印为用神,不宜再见财星,无印可取比劫帮身为用,若有财,亦宜取比劫帮身,免得日干之力被伤官泄尽。故云:“伤官用印宜去财,伤官用财宜去印”。

  年带伤官,父母不全。月带伤官,兄弟不完。日带伤官,子息为顽,日带伤官,妻妾不贤。

  ???凡若柱中伤官为忌神,看伤官落于何干支,则该干支所辖宫位之六亲必缺陷甚重。

  阳刃冲合岁君,勃然祸至。

  如甲生人见卯为阳刃,遇酉金而冲之,见戌而合之,则祸至。当生四柱有羊刃之神,忽来相对克破流年太岁,或三合相招克害岁君,则其勃然祸至。如甲以卯为刃,柱有卯,遇柱中并大运有戌或亥未二字,三合羊刃,又有流年酉金来冲之,定遭奇祸。羊刃本是凶物,喜合而嫌冲,若与流年太岁一合一冲,至为不吉。

  富而且贵,定因财旺生官。

  财多生官,要喜身强,财多盗气,本身自柔,如甲乙以庚辛为官,戊己为财,则土生金,金乃木之官也,要甲乙身强方可言吉。故云:先贫后富,盖是财旺生官也。若还身弱,则财生官旺克身却为祸也。

  非夭即贫,定是身衰遇鬼。

  经云:身旺以杀化权,身衰财变官为鬼。日干弱,若见重重官杀,非夭则贫。

  六壬生临午位,号曰禄马同乡。

  此言壬午时生,壬以丁为财,己为官,丁己禄居午,财官俱得禄于午,故曰禄马同乡。亦要日干有气,能任财官,不要日干过弱,见财官反为祸,又不要日干过强,恐比劫过多而夺了财官之福。女命逢此,多主旺夫而富裕。

  癸日坐向巳宫,乃是财官双美。

  此言癸巳日生,癸以戊为官,丙为财,丙戊禄在巳,财官俱得禄于巳,故曰财官双美,与禄马同乡之意实同。亦要日干有气,能任财官,不要日干过弱,见财官反为祸,又不要日干过强,恐比劫过多而夺了财官之福。女命逢此,多主旺夫而富裕。

  财多身弱,正为富屋贫人。

  如甲申年壬申月丙申日辛卯时生人,一片庚辛金,乃财多,日干柔弱,故为财多身弱,申中又有壬水七杀,身弱更甚。其财反不能享,多为贫乏之人,若遇身旺之运,则又有发财的希望。

  以杀化权,定显寒门贵客。

  杀者,官也,其名偏官,大抵偏官化为官星,如丙日干忌壬为杀,如支有巳午,反持土旺,则壬亦不能克丙为害,反化杀为官,发于白屋。凡化杀为权,必要身旺,又当杀,或身旺,而杀被略略制伏,多为贵命。

  登科甲地,官星临无破之宫。

  柱有正气官星,不见伤官,无杀混官,官星不被合化,不被克冲,少年行身旺运,必主升学,中年行身旺运,必主升官、出名。

  纳粟凑名,财库居生旺之地。

  财居辰戌丑未墓库之中,其人难发于少年,须一物开之,经云:少年难发库中人。若行财旺运或开库之运,可发财,故云纳粟凑名。何为开库,刑冲也。如丙以庚辛为财,柱无庚辛,只有丑戌之类,须行未运冲丑,戌运冲辰,则财库大开,其人必发,若柱中本有有刑冲,亦主其人能发,行庚辛申酉运即可。

  官贵太盛,财临旺处必倾。

  贵者,正官也,非指贵人。官贵太盛,指柱中官星过旺,又行官运或杀运,或行财运,复生助起官星过旺,造物太过,反为凶。如甲乙以庚辛申酉为官,柱有庚辛申酉,又有巳酉丑合成官局,或申酉戌会成金局,此官星过盛,再行庚申辛酉运,或三合、三会金旺之运,或行戊己辰戌丑未之运,必主大灾,或剥官、或损财、或重病伤残,甚至死亡。

  印绶被伤,倘若荣华不久。

  印绶乃本生气之源,如甲生亥子月,水生木为印,“用之印绶不可破”,但遇戊己辰戌丑未之土克之,行戊己辰戌丑未之运,巳亥之运,印绶被冲、被克,此印绶被伤,为财星破印也。经云:先财后印,反成其福,先印后财,反成其辱。

  有官有印无破,作廊庙之材。

  八字有官有印,官印相生,无明财破印,无伤官损官,可作廊庙(即朝庭)之材。

  无印无官有格,乃朝庭之用。

  八字无官无印,有食伤财印为用,配合得宜,亦主富贵。

  名题金榜,须还身旺逢官。

  身旺逢正气官星,又行身旺运,必登科及地,名扬天下。

  得佐圣君,贵在冲官逢合。

  此言飞天禄马格,以庚子、壬子、辛亥、癸亥四日,生于秋冬,柱无财官,方用此格。庚子、壬子日忌午字,癸亥、辛亥日忌巳字,柱中无巳或午字方可,此即以子虚冲午,午中丁火己土为庚壬之财官,亥虚冲巳,巳中丙火戊土为癸辛之财官。要见三个子或三个巳字为合格,且局中无丁、己、戊、丙、午、巳字,辛亥日喜见酉丑字,癸亥日喜见酉字,庚子壬子日喜见寅字之类,此为冲官逢合。古人认为,此格主大贵。此说颇多兼强,并不值得深信。

  非格非局,见之焉得为奇。

  用神遭破坏,即为非格非局,此等命多属贫贱,难以发达。

  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费力。

  柱有正官,须要身强,方能受官之克而化为权,若身弱遇官,多先富后贫,一生劳心费力,不堪其任,难以发达,要行身旺运方许荣达。柱有一二官星,要身强能任官方为贵命。

  小人命内亦有正印官星。

  印绶者,怕逢财气坏印;官星者,畏见逢伤官必败,若柱中虽有财官印绶,遇到伤害,则印不印而官不官,官印遭坏,只属贫贱,岂不为小人,且品性多卑下。

  君子格中也犯七杀羊刃。

  七杀有制化为权,羊刃无冲克,杀刃配合得宜,为极贵之命,岂不为君子哉。偏官发于白屋,羊刃起于边戍,刃与杀皆主诛戮之权,刃杀双显停匀,位至侯王。

  为人好杀,羊刃必犯于偏官。

  羊刃在天为暗紫星,专行诛戮,在地为羊刃,偏官,七杀之暗鬼,柱中又有羊刃又有七杀,人多主凶,配合得宜,多主兵刑之权,配合不宜,多凶少吉,性烈狠毒,害人之心常有。

  素食慈心,印绶喜逢于天德。

  柱中印绶生身,日干又坐天德、月德贵人,主人心慈善良。印绶乃慈善之神,天德主逢凶化吉,主人仁慈。人命得印绶天德,仁义礼智信常存,情怀好善,济人利物。可能雷锋的八字就属印绶逢于天德之类。

  生平少病,日主高强。

  此指日干得比劫禄刃印星之助,自然旺相,沉病不染,老年齿牢发黑,身轻体健,一生少疾病之扰,享天年乃去。

  一世安然,财命有气。

  此身旺财旺之命,享财而用之,一生富有,求财轻松,又得安然之乐矣。

  官刑不犯,印绶天德同宫。

  日干有印绶护身,又有天月二得者,主一生不犯官刑。

  少乐多忧,盖缘日主自弱。

  日干无气,落于衰败之乡,官杀混杂,伤食盗泄,财多身弱,多主为人下贱,忧闷不足之命。

  身强杀浅,假杀为权。

  日干强旺,却喜一点七杀来克,反假杀为权,作富贵之命,如丙日干生于四五月,月建禄刃,时逢壬辰,壬为七杀,借杀为权,注意是以身强杀浅为前提。歌曰:化杀为权可以取,甲生寅卯之乡,木逢亥卯未成行,何怕庚金作党(此身强杀浅假杀为权)。 乙生巳酉丑月,喜逢火局相当,若逢亥卯未生殃,处世艰难贫相(此身旺杀被制克过头)。

  杀重身轻,终身有损。

  日干柔弱,七杀重生克身,此杀重身轻也,其杀最难抵挡,必不能发达,非贫病即主夭亡,终身有损。

  衰则变官为鬼,旺则化鬼为官。

  若日主衰弱,纵有官星挡它不得,故变官为鬼矣;若日干旺盛,纵有七杀,杀自降服,当化鬼为官,乃主大富贵。

  月生日干,运行不喜财乡。

  月生日干即印绶,此乃生身之本,为母,忌财星冲克破坏其印,运行财地不吉,名贪财坏印。

  日主无依,却喜运行财地。

  甲乙生于春月,柱无财官伤食,重重比劫,不知用为何物,故曰无依,若行辰戌丑未运以土为财,可言发福,其余仿此而推,若行背运不可为福。但若日主过盛,生旺太过,又无格局可取,此身旺无依,运行财乡,反为福量,为群比争财,反遭大祸。

  时归日禄,生平不喜官星。

  此日干之禄居于时上,如甲日生于寅时,乙日生于卯时之类,要日干不旺,有时之禄帮身,乃属日主小强之命,喜行食伤财运,不宜逢官杀制之,运亦忌官杀,故曰生平不喜官星。若于月支、年支、或日支又有禄,或日干强旺,却又喜官杀也。

  阴若朝阳,切忌丙丁离位。

  《喜忌篇》云:“六辛日逢戊子,嫌午位,运喜西方”,即六辛日生于戊子时,为六阴朝阳格,只宜子字一位,忌多见,更怕丑合午冲,尤忌丙巳填实,岁运同。此格颇多牵强,月令有财官印食可取为有用,应取财官印食,勿取此格。盖从化财官印食乃论命之正理,此则杂说,于五行之理,并不自然耳。

  太岁乃众杀之主,入命未必为殃,若遇战斗之乡,必主刑于本命。

  太岁即流年天干,乃一年所主之君,若命中羊刃诸煞刑克岁君,乃臣下犯君,必主战斗之祸。若遇羊刃冲刑太岁,不死则灾祸非浅,此关键在于“战斗”二字。《滴天髓》中“何为战?”注曰:战者克也,如丙运庚年,谓之运克岁,日主喜庚,要丙坐子辰,庚坐申辰,又局中得戊己泄丙,得壬癸无丙则吉;如丙坐午寅,局中又无水土制化,必凶。如庚运丙年,谓之岁克运,日主喜庚则凶,喜丙则吉,喜庚者要庚坐申辰,丙坐子辰,又局中逢水土制化则吉,反此必凶,喜丙者依此而断。

  岁伤日干,有祸必轻。日犯岁君,灾殃必重。五行有救,其年反必为财;四柱无情,故论名为克岁。

  太岁克日干谓之父怒子,其情可恕,日干无岁君如子犯父,罪不容诛,假如太岁庚辛,日干甲乙则灾轻,日干庚辛,太岁甲乙,无救则祸重。此过分强调君臣父子之义,未必有理,合理的解释应为:如日主喜财,日干克太岁为财,作吉论,反主其年招财。若日主忌财,日干克太岁,自然为凶。如日主喜官杀,太岁克日干本就为吉论,日干忌官杀,太岁克日干自当作凶论。

  庚辛来伤甲乙,丙丁先见无危。丙丁反无庚辛,壬癸遇之不畏。戊己愁逢甲乙,干头须要庚辛。壬癸虑遭戊己,甲乙临之有救。壬来克丙,须要戊字当头。癸去伤丁,却喜己来相助。

  如庚辛金克甲乙木,柱中有了丙丁火,丙丁可制庚辛,则庚辛必克伤不了甲乙。如父亲有了危难,儿子挺身相救。此丙丁在天干则可,在支中则难以救护。以下类推。以上非特指日干而言,各干均可适用,岁运亦然。

  庚得壬男制丙,夭作长年。

  庚金力弱,必畏丙火七杀来克,有壬水制伏丙火,反不畏也。

  甲以乙妹妻庚,凶为吉兆。

  甲木力弱,畏庚金克之,而乙与庚合,把庚金绊住,使庚不能克甲,又反凶为吉。乙为甲之妹妹,乙与庚合,则甲成了庚的舅子,大家都是亲戚,纵然不和,也只是怒目而视,或争吵两句,大动干戈似无此必要。

  天元虽旺,若无依倚是常人。

  天元即日干,日干建禄建刃,柱又重重比劫,全无财官印食可取,此日干旺盛无依,主贫贱僧道孤刑之人。

  日主太柔,纵遇财官为寒士。

  日干过弱,只有一点点比劫印绶之助,其势又不能从,如财官多而反生殃,必为贫寒之辈。

  女人无杀带二德,作两国之封。

  女命以正官为夫,七杀为偏夫,八字既然有了正官,就不要有七杀,有了七杀,就不要有正官(有杀无官,以杀为夫),官杀混杂多主淫乱和贫贱,十有九个婚姻不幸。凡女人有官为夫(官星只一位,且有力)而无七杀混杂,又带天月二德,主为贵妇,非常旺夫,多主其夫官高贵显,即古人称作“两国之封”,为诰命夫人。两个朝代都要封她,证明好的老公很不简单。

  男命身强遇三奇,为一品之贵。

  三奇有二,一则:天上三奇甲戊庚,地上三奇乙丙丁,人中三奇壬癸辛,凡八字中有甲戊庚三字依次排下,顺序不乱(如甲庚戊则不是),中间无天干间隔,或庚戊甲依次排下,顺序不乱(如庚甲戊则不是),中间无天干间隔,为得“三奇”,其余乙丙丁,壬癸辛同此理。人命得此,干支之组合又佳,主富贵超然,建功立业,命吉则更吉,命凶虽有三奇亦无用。二则:财官印为三奇也。此处当指后者。凡柱中财(多指正财)、官(多指正官)、印(多指正印)三者有力(透干有根更吉),配合得宜,主大贵之命。但若八字组合不佳,虽有财官印,细究却无归趣,仍属平凡之格。

  甲逢己而生旺,定怀中正之心。

  诗云:

  甲逢己土合生旺,富贵荣华定可量,

  常怀中正得人心,当遇贵人须可望。

  此日干为甲(再多一个甲则不作此论),天干有一个己(两个己不是)与甲紧邻(己在月干或在时干,年干非也),生于辰戌丑未月,地支又有巳午火更佳,则甲己合土,甲属东方生生之气,主乎仁,土属中央厚重之气,主乎信,甲己化土,四柱中更带生旺,为人忠厚,乃正直之人。最验。

  丁遇壬而太过,必犯淫讹之乱。

  诗云:

  丁日遇壬太过,化官作鬼为殃,

  柱中三两巧淫娼,夫多沿门弹唱。

  此丁日生人,有天干有两三个壬字(此为争合),或生于冬季,或地支又多水,则壬水过旺,丁虽与壬相合,却为淫乱之合,女命必为荡妇,三婚四嫁,人尽可夫,或为娼妓之命。此最验。男命逢之,亦主色欲贫夭。同理,如女命己日干遇两三个甲在天干,乙日干遇两三个庚在天干,辛日干遇两三个丙在天干,癸日干遇两三个戊在天干,不论命盘夫妻宫如何,均主离婚而且淫乱。

  丙临申位逢阳水,难获延年。

  (月逢印绶,则安富尊荣)。

  诗云:

  丙临申位火无烟,阳水逢之寿不坚,

  若得土来相救助,却加福寿享延年。

  此丙申日,丙坐病地,申中有壬水长生,庚金生水,八干余干又透壬水,引归日支乃水长生得气,壬水势旺,克了丙火,则丙火危矣,若余干支是壬申、壬子、或壬辰,或大运逢之,则祸重,有夭折之虑,若余干支是壬午、壬寅、或壬戌,则祸轻。此关键在于杀重身弱,若身强,又有戊土透出天干,或有甲乙木紧贴日干,泄水生火,则又属福寿延年之命,不作凶夭论之。

  己入亥宫见阴木,终为损寿。

  (时遇丙寅,则冠带簪缨)。

  诗云:

  己为强土见双鱼,阴木临之寿必疏,

  四柱若无金救助,丰山岳岭寿元虚。

  此己亥日,亥中有甲木克土,又为木之长生,若干头有乙木,木得水生而势旺,克了己土,若无金制木,主夭亡蹭蹬,岁运同。

  庚值寅而遇丙,主旺无危。

  庚寅日主,寅中丙火长生克金,天干又透丙,克坏了庚金,危矣。但若庚之日主强旺,或又庚多,亦无恙。

  诗云:

  庚值寅位禄当权,丙火重逢寿不坚。

  身旺鬼衰犹可制,反教鬼杀化为权。

  乙遇巳而见辛,身衰有祸。

  乙巳日主,因巳中有庚金长生,柱中再有辛金,乃乙木衰而杀旺故有祸,此须要丙丁在干上克金,或日主强盛,亥卯未成林,则不怕金来伤也。

  乙逢庚旺,常存仁义之风。

  乙日见庚申月之类,此格主有仁有义之人。

  诗云:

  乙逢庚旺是官星,遇此当为宰相行,

  若是五行无冲破,常存仁义镇边庭。

  丙合辛生,镇掌权威之职。

  丙日见辛酉、辛亥月,或辛日见丙子、丙申、丙辰月之类,此格主有权柄之命。

  一木叠逢火位,名为气散之文。

  此甲乙日生,重见丙丁之火,则泄气过甚,为木火伤官之格,要支全寅午戌,干有戊己以泄火气,又有水来生木,或有湿土晦火,则木虽泄气也无凶,运行北方水运,反主富贵。火要明木要秀,主文章过人。柱有无水及湿土,木化成灰,反为夭丧贫贱之命。

  独水三犯庚辛,号曰体全之象。

  此壬癸日生,柱有三个庚、辛、申、酉(一定要庚辛两全),干上有火,且火有根,则印绶生身,主富贵。若柱中无火,金多水浊,反主贫贱无成。

  诗云:

  独水三犯庚辛重,金能生水水还通,

  年生骨髓天年秀,名利双全福禄丰。

  水归冬旺,平生乐自无忧。

  壬癸水生于亥子丑月当令,地支又聚水旺,最喜财官伤食为用,又行南方运,主富贵。

  木在春生,处事安然必寿。

  甲乙木生于春三月(寅卯辰月),柱中木多木盛,木盛主仁寿,性格温良慈心,可以富贵,唯须用财官伤食也。不然木过旺而徒自成林,终属贫贱夭穷。推命要讲求中庸,宜知变通,方可论准。

  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无疑。

  庚辛(不一定是日干,唯日干祸重)金主皮肺大肠血等,心之华盖,若被火来伤克重,必因酒色成疾,肺心受伤,呕血痨症。诗云:“庚日生居火地,柱中丙丁重逢。若还寅午戌全通,不病也防疾重。 男主疯瘫疾蛊,女产血痨之风。若无制伏岁时中,火急宜修棺冢。”凡柱中庚辛见丙丁巳午多者,内主肠见痔漏、便后下血、痰火咳嗽、气喘吐血、魉魉失魂、虚烦劳症,外主皮肤枯燥、肺风鼻赤、疽肿发背、脓血无力、阑尾炎开刀。妇女主痰嗽、血产。小儿主脓血、痢疾、面色黄白。

  土虚逢木旺之乡,脾伤定论。

  土主脾胃,若被木来克伤,必主肚腹寒病之症。其人多消化系统不良,有肠胃系统疾病。戊己日干,柱多木来克土,若行北方水运、东方木地均主灾病难逃,贫而无成,唯有运行南方火旺之乡,泄木生土方可有所作为。或行西方金地,克木救土亦可言吉。柱中戊己不是日干亦可论之。凡戊己(不一定是日干,唯日干祸重)见甲寅乙卯多者,内主脾胃不和,翻胃隔食、气噎蛊胀、泄泻黄肿、挑食厌食、呕吐恶心;外主右手沉重、湿毒流注、胸腹痞塞、大便下血,饮食减少、面色深黄;妇女饮食不甘、吞酸、虚弱、呵欠困倦;小儿主内热好睡、面色萎黄。

  筋骨疼痛,盖因木被金伤。

  甲乙木身衰不旺,生于申酉月,天干又有庚辛克木,主风瘫之症,或手足伤残,关节炎、骨殖增生、风湿、脑血管疾病、肝炎、肝癌等等。怕巳酉丑金局,申酉戌会金,行运同。盖柱中甲乙木(不一定是日干,唯日干祸重)有被金克,多有血光伤灾,手足之病、肝胆之疾。凡甲乙见庚辛申酉多者,内主肝胆惊悸、手足顽麻、筋骨疼痛、外主头目眩晕、口眼歪斜、左瘫右痪、跌打损伤。

  眼目昏暗,必是火遭水克。

  肝属木,心属火,肾属水,水克火无相生之道,故有眼目昏暗之疾。若天干有丙丁火,又有壬癸水,无有力之土来制,多主其人近视、散光,视力不佳,若地支有水克、冲地支之火,或天干有火,地支水盛,或天干有水,地支有火被克,均同此论。详细推算,并可知其人是哪年配的眼镜。凡丙丁巳午见壬癸亥子多者,内主心气疼痛、癫痫、口痛咽哑、急慢惊风、语言蹇涩,外主潮热发狂、眼暗失明、小肠疝气、疮疥脓血、小便淋浊。妇女主血气经脉不调。小儿主痘症、疥癣、面色红赤等。

  下元冷疾,必是水值火阳。

  肾主北方水,心主南方火,肾水上升,心火下降,是为既济,但若上下不交,则有冷疾之症。八字中水少而衰,而火多而旺,名水值火阳,主白浊、白带、霍乱、泻痢、小肠疝气、肾亏、阳萎、阴虚诸症。

  金逢艮而遇土,号曰还魂。

  艮者,寅也,乃金之绝地,本不为美,天干若有有戊己生金,寅中实有戊,乃土之长生,天干土得寅中之根,土可生金,故曰还魂。“五行绝处,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气”。

  水入巽而见金,名为不绝。

  巽者,巳也,水在巳乡乃绝地,本不为美,若天干有庚辛金生水,巳中实有庚金,金可生水,天干之庚辛得巳中之根,金可生水,故曰不绝。

  土临卯位,未中年便欲灰心。

  戊己日生卯月,旺木克土,若日干强壮,旺木得制,亦可言富贵,但若木旺土衰,虽是中年,进退难决,心灰志气。己卯日见木多亦同。

  金遇火乡,虽少壮必然挫志。

  庚辛生巳午月,又遇干支官杀重,或会合火局,男子至此,亦必挫其志气。

  金木交争刑战,仁义俱无。

  木主仁,金主义,柱中金木势力相当,互相克战,乃不仁不义之人,品性卑劣。

  水火递互相伤,是非日有。

  火主礼,水主智,柱中水火势力相当,互相克战,主无智无礼,终身是非不断。经云:“不仁不义,庚辛与甲乙相战;或是或非,壬癸与丙相相偎。”

  木从水养,水盛而木则漂流。

  经云:“水能生木,水多木漂”,诗曰:“甲乙生居子地,但逢一二为奇,壬癸亥子叠干支,则木漂流无倚。”凡甲乙日干,若逢过旺之水,如壬癸亥子叠叠,或支会水局,名水泛木浮,死无棺椁,一生必东奔西走,奔波无定,财运事业,如同画饼,六亲骨肉,亦似浮云。或水逢土制,格局佳者,虽有富贵,辛劳奔走不免。此极验。

  金赖土生,土厚而金遭埋没。

  经云:“金赖土生,土多金埋”,金以木火为财官,若土太多而金遭土埋没,而乏光辉,此人纵有才学,亦难显达。

  诗曰:

  庚辛日逢戊己,辰戌丑未俱齐,

  若逢火土叠干支,土重埋金无气。

  纵有金珠万斛,难扳月桂仙枝。

  西江月下细详之,休道命之理微。

  是以五行不可偏枯,务禀中和之气。更能绝处忘思,鉴命无差误矣。

  看命要审节气浅深、旺相休囚、去留舒配、顺逆向背之理,只以中和为贵命,旺相为福,若休囚死绝,非格非局,则为下贱之命,无足论矣。

  诗曰:

  看命先观日主,次审岁月时支,

  去留强弱舒配之,轻重浅深察理。

  节禀中和之气,运参向背之宜。

  三才偏正产何时,俱藏西江月里。

分页导航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