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元钥》己土总论

  己土总论

  三春己土总论

  三春己土,田园气寒,必须暖润疏辟,万物方得吐芽生苗,正月专用丙暖,以除寒气,二月先用甲疏,如犁之辅土,次用癸润,乃非旱田,丙火次之,三月先用丙暖,万物始生,须用癸润,万物邕长,次用甲佐,八字中三字俱透,富贵之格,缺一不美。

  总论三春己土为穷通宝鉴本所无,扼要之论也,己为气绝而衰之土,喻如田园,疏辟,己土重在暖润也,或先或后,悉有用意,详下文。

  正月己土

  正月寒气未退,田园犹冻,丙暖为尊,得丙照暖,万物自生,忌见壬水,盖壬不为丙优,反为己病,何也?壬如长河泛滥,田园浸没,急须修堤岸,田园始得播种,须戊作堤,以保园圃,八子壬多见戊者,定主清雅富贵,无戊便是常人。

  己土啼甲丙癸为用,与戊土同,但在正月,余寒存在,专用丙暖土足矣,甲癸两字,尚非需要,见壬水为病,何则,己为气势衰竭之土,见生旺之壬水,则土随水泛,有浸没田园之象,必须取戊土帮扶,滴天髓论己土性情云:若要物旺,宜助宜帮,助者丙火,帮者戊土也。

  或一派甲木,有庚出干,加以癸丙齐透,配得中和,科甲有准,名利双全,即丙生寅月,庚出天干,亦不止衣衿,甲多无庚,好吃懒做,残疾废人,须有丁泄,可以小救。

  正月己土,祗需丙火除寒,并不需要甲木,若见一派甲木,官多化煞,必须有庚金制之,仍以丙癸配合为用,正月寅宫自有丙火,有庚出天干制甲,丙藏寅中,亦可暖土,不止衣衿,盖用在丙火,不在甲木也,若甲多无庚制之,己土被木所伤,必为残疾废人,须见丁火泄甲木以生己土,官印相生,稍可补救。

  或一派丙丁,全不见水,亦为无碍,何也?正月己土寒湿,火盛反主厚禄,加一癸透,科甲极品,戊透,反作常人。

  申述正月己土专用丙火之意,虽云丙暖癸润,相辅而行,然正月己土不见癸水,并无妨碍,因己土本性寒湿故也衰竭之土,得火扶助,反主厚禄,加一癸水,更为贵气所聚,仍以丙火为用,原局有壬水,则需要戊土为助,无壬水不需戊土,见戊克癸,便是常人。

  凡寅中戊土,本为甲制难伸,只丙火有力,虽不出干,亦有妙处,或一派戊土,宜甲出制,又主荣显。

  承上戊透反作常人句,寅宫甲木得禄,丙戊长生,故寅宫人元之用,为甲丙戊三神,甲木当旺,戊土为甲所制,虽有如无,丙戊虽同生於寅,仅丙火为有力,即不出干,亦有用处,戊土如不出干,可置不论,如柱见戊多,又宜甲木出干制之,盖支中之甲,难制干头之戊也。

  如见乙出,虽多不能疏土,用乙者,奸诈小人。

  承上文宜甲出制句,如无甲而见乙,虽多不能有疏土之效,且用乙者,多奸诈,何以故?己为余竭之土,乙又为衰竭之木,阴柔太过,多主奸诈故也,用丙者木妻火子。

  正月己土专以丙火为用,癸为佐,戊庚丁甲,皆应病之药也。

  庚午,戊寅,己酉,甲子。

  因甲己化土,加以戊出,土重专用甲木,忌逢金地,运气不好,先贫后富。

  按此造甲己合而不化,土重专用甲木疏土,庚金制甲为病,木多宜制,少不宜制,无如运行庚辰辛巳,故先贫,壬午癸未,制化并行,逐步顺利,故后富,细按原评自明,无如化土一语,已成习惯,贻误后人不浅,如果化土,当以火为用,何能专用甲木乎。

  庚申,戊寅,己酉,丁卯。

  贡元。

  按此造戊土出干,甲木不透,喜寅宫丙火有力,故不止衣衿也,以上造化元钥。

  甲子,丙寅,己丑,甲子。

  嘉庆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子时。

  刘镛命,此造亦非化土,初春己土,寅宫甲丙并透,癸水藏支,暖润疏辟之用俱备,专用丙火,甲丙同官相生,格外有情有力,地支子丑寅,精神团结,宜其科甲名臣,太平宰相矣。

  乙未,戊寅,己丑,戊辰。

  光绪二十年正月十七日辰时。

  卢英命,己土阴柔,正月寒土,虽四柱土重,仍用丙火暖土,乙木偏官,亦以见丙火而向荣也,煞透为军界人物,戌运为沪市侦辑队长。

  己亥,丙寅,己巳,己巳。

  光绪二十五年正月二十一日巳时。

  黄季陆命,专用丙火,己土寒湿,火多反主厚禄是也。

  二月己土

  二月己土,阳气渐升,虽和稼未成,万物发生,但田园未展,宜先取甲,木疏之,忌合,次取癸水润之。

  二月春深,阳气渐盛,丙火巳非需要,先甲次癸,以财官为正用,得丙印配合,福泽愈厚,和稼者,喻乙木也,卯月虽是乙木当旺之时,而未可取乙为用,喻如和稼未成也,但甲木出干,忌与己土相合,仲春木旺秉令之时,甲己决不能从化,反失疏土之用,则为下格矣。

  甲癸出干,定主科甲,加以丙火一位,官居极品,权重百僚,见壬水富贵稍轻,或见庚制甲,壬水戊土重重,便是常人,丙透犹有小富,丙藏衣禄无亏,无丙贫寒。

  己土生旺,用癸甲财官,必贵之格,更得丙印配合,禄重权高,壬水生甲木无情,故富贵稍轻,见庚金克伤官星,用神被损,或壬水重困丙,戊土重困癸,皆为有病无药,便是平常人物,有丙火,尚不失衣禄也。

  或支成木局,庚透富贵,若柱多乙木,乙又出干,庚必输情於乙妹,不能扫邪归正,此必狡诈之徒,运入东南,不死必起不良,须用丁泄之,有丁者小人而已,不致无良。

  承上见庚制甲便是常人句,支成木局,官煞会党,又宜有庚金制之,方为上格,若乙木出干,则乙庚相合有情,如官兵通情於寇盗,再行东南木火旺地,如入匪区,甯有幸理,此须丁火泄之,泄木之气以生己土,不用庚金,庶不致进退失据耳,无比印,作从煞论,大贵。

  二月木旺秉令,支成亥卯未木局,或全寅卯辰东方,而无比印,则必作从煞论,甲木透出,为妻从夫化从木,亦作从煞论。

  若柱中甲癸丙俱无,下格,妻子用神同前。

  二月己土,不能无甲癸丙,妻子同前者,谓同上正月也。

  癸卯,乙卯,己巳,乙丑。

  众煞当权,妙有巳丑会局,庚不合乙,反制众煞,状元。

  按支庚不合干乙,巳宫更有丙火化众煞也。

  癸卯,乙卯,己巳,庚午。

  庚金隔位,乙难合庚,群邪自伏,抚院。按乙庚隔位不合,反能相制以成格,支聚三台,时逢午禄,身强煞旺,化煞为权,故为抚军之命,兼握兵权也。

  癸卯,乙卯,己巳,辛未。

  众杀猖狂,草寇之命。

  按辛金有制煞之意,而无制煞之力,己土临巳,丙戊禄地,巳未夹午禄,身强杀旺,亦化煞为权,无如卯未会局,众杀猖狂无制,不入正轨,势必弄兵潢池,为盗魁之命,亦握兵柄也,以上造化元钥。

  甲子,丁卯,己亥,戊辰。

  同治三年二月二十八日辰时。

  杨增新命,戊土出干,专用甲木疏土,甲己隔位不合,而得疏土之用,丁透癸藏,土暖而润,水木火土顺序相生,位运至新疆都督。

  庚午,己卯,己未,庚午。

  同治九年二月二十三日午时。

  丁乃杨命,卯未会局,庚金出干制之,己土生旺,富贵之命。

  癸酉,乙卯,己巳,己巳。

  同治十二年二月二十日巳时。

  吴景濂命,癸透丙藏,乙木出干,得巳酉会局以制之,位至众议院议长。

  壬午,癸卯,己巳,庚午,

  光绪八年二月十三日午时。

  程潜命,此造卯巳午三台,庚透乙藏,制煞得力,位至军长省主席,或云辛未时,则格局远逊矣,(参阅癸卯造)酉运己卯年,被炸受伤殒命。

  甲申,丁卯,己未,庚午。

  光绪十年二月十三日午时。

  田维勤命,庚金得禄於申,当取丁火制庚护官为用,位至都督。

  戊子,乙卯,己卯,乙丑。

  光绪十四年正月二十七日丑时。

  吴铁城命,七煞聚权,秉令,两乙叠出而无制,木旺土虚,又不能从,所喜胎元丙午,用印化煞,格成大贵。

  三月己土

  三月己土,正栽培和稼之时,先丙后癸,令土暖而润,复用甲疏之,土在三四月,得阳气鼓荡,正发生万物之时,戊己土虽同以甲丙癸为用,而戊土厚重,以甲木疏辟为先,己土蓄藏,以丙癸暖润为要,则以气有生旺与衰竭之异也,三月己土,先用丙癸,辰中原有癸水返映之气,(墓气)故先丙后癸,再用甲疏之,己土见丙戊并透,又生於土旺之月,其用与戊土同,无甲疏辟,则土不灵,特其用在既暖且润之后也。

  三者俱透天干,官居极品,合此不验,风土之薄也,或三者透一,亦主富贵但要得所,无制,用丙忌壬透,用癸忌比肩透,用甲忌庚透。

  三者谓丙癸甲也,财官印全,富贵极品,三者透一,亦主富贵,得所者长生临官也,如丙藏寅巳,甲藏亥寅,癸藏子,皆为得所,用丙不见壬制,用癸不见戊己制,用甲不见庚制,即是富贵之命。

  或有丙无癸,亦可致富,但不贵耳,有癸无甲丙,亦有衣衿,不至於贱,但平常耳,有丙癸无甲,亦系才人能士,丙癸全无,流俗之辈。

  上文言癸丙甲三者俱备,此言三者缺一也,有丙甲无癸,辰中原有癸水,但力微耳,有癸无甲丙,时值三月,木旺火相,无形之气,依然有用,有丙癸无甲,生於清明后鼓雨前,木有余气,故系才人能士,若丙癸甲俱无,则为无用之人耳。

  或一派乙木,无金制伏,贫贱夭折,妻子同前。

  一派乙木无金制伏,谓七煞无制也,身弱为贫贱夭折之命,身强煞旺无制,为盗贼之命。

  癸丑,丙辰,己巳,乙亥。

  丙癸甲俱全,位至元帅。

  癸丑,丙辰,己巳,辛未。

  季土乏甲,不过秀才,支结土局,骨肉浮云。

  按两造皆丙癸出干,上造有乙亥,甲木暗藏得所,巳亥虽冲,而巳中庚金受制於丙,不能克甲木也,乙木七煞虽透,得丙印化煞为权,故位至元帅,下造辰丑未土星结局,土重而以甲木疏辟为要,而四柱无甲,虽有丙癸,不过富裕秀士,可见甲丙癸三者之用,土重先甲,暖燥先癸,湿润先丙,未可拘执先后也。

  壬子,甲辰,己卯,丙寅。

  丙甲癸全,杀旺身强,位至宰相。

  壬子,甲辰,己卯,壬申。

  杂气财官格,状元。

  按上造甲丙透出癸藏,专用丙印化煞为权,煞印两旺,位高权重,下造缺丙,专以财旺生煞为用,己土寒湿,仅清贵也。

  辛未,壬辰,己巳,甲子。

  身旺任财,富翁。

  按此造亦丙癸甲三者俱备,特辛出干,金官星受伤,专用财星,故富而不贵耳,以上造化元钥。

  甲戌,戊辰,己酉,丁卯。

  同治十三年三月初七日卯时。

  吴佩孚命,卯辰酉戌,东西夹序,乃大方面格局,(参观癸水九月节,徐世昌命),用取财官,惜财星入墓,运至壬申癸酉,财旺生官,贵为元帅,日时卯酉相冲,枭印盖头,老而无子。

  戊寅,丙辰,己卯,丙寅。

  光绪四年三月廿九日寅时。

  张树屏命,生於立夏前子日,支全东方,好在丙戊并透,己土身旺,用煞缺制,行庚申辛酉运,致富钜万,身旺不劳印生,而柱见印化煞,煞宜食制而缺金,所以富而不贵也,(曾任国会议员),参阅二月己土癸卯造。

  辛巳,壬辰,己亥,戊辰。

  光绪七年四月初八日辰时。

  李思浩命,生於立夏前五时,甲丙俱藏,土润而强,火方进气,丙藏无碍,甲藏则力有不足,只能以壬水财星为用,位至财政总长。

  己丑,戊辰,己卯,戊辰。

  光绪十五年四月初四日辰时。

  贺耀祖命,八个字中,土得其七,日支见卯,不作稼穑格论,乃杂气财官也,一点卯木,有和稼在田之象,运行财地,贵臻极品,卯为七煞,现虽为驻外大使,终为武贵也,又此造疑为己巳时,三月己土,不离暖润疏辟之用,戊辰时阳和不足,土之用不显,和稼不茂,贵亦不足矣。

  四月己土

  三夏己土,时值和稼在田,急须甘露为润,取癸为要,次用丙火,夏炎用丙何也?夏无太阳,和稼不长,愈炎愈长,故无癸曰旱田,无丙曰孤阴。

  己为衰竭之土,性质与戊土不同,生於夏令,调和气候,癸水为先,论其性技,宜助宜帮,旱田孤阴之喻,正以示癸丙之不可离也。

  丙癸两透,又加辛金发癸之源,富贵极品,戊出干则伤癸晦丙,不可不辨,或丙火上炎,支藏癸水,又见辛金生之,名水火既济,科甲有准,或有癸无丙亦好,即不科甲,亦高才选拔之士,有丙无癸,有壬亦可,但不大发。

  四月己土,调候为急,以癸水为主要用神,但水至巳午绝地,滴水熬乾,无补火炎土燥之局,故必以辛金生之,涓涓不绝,乃得润泽之用,巳午两月,月垣自有丙丁,故有癸无丙亦好,即不科甲,亦必选拔,无癸用壬,无辛用庚,虽格局有高低,其用则一,见戊出干,不特伤癸,且防合癸化火,凡用癸水者,皆畏戊土,不仅四月己土为然,戊癸相合,格局转变,为祸为福,另看格局定之,故不可不辨也。

  或一派丙火烈烈,加以丁火制金,有癸无根,如七八月间之旱,则苗槁矣,贫寒鳏独之命,此类命造,以金为妻,水为子,滴水熬乾,故有子难成,金被火克,有妻难存,壬癸为财禄,水涸无源,故衣禄难久,其为贫寒无疑,同下或有甲木节。

  或有甲木,又加丙丁重重,无滴水解炎,则偏枯己极,孤贫到老,即有壬解,不得庚辛生水,水被土克,不为鳏孤,必犯目疾心肾之灾,有庚辛生水 ,富贵非轻。

  承上文,四月戊土,见木火重重,无水解炎,只怕阳刃倒戈,己土虽无阳刃之厄,然偏枯之命,亦为贫寒鳏孤之象,水被土克,庚被丁伤,皆犯格局之忌,得庚辛生水,富贵非轻,病重得药,旋乾转坤之力,亦非寻常也,水为目,又心肾属於水,水被熬乾,故主心肾目疾。

  如己巳,己巳,己巳,戊辰,乃富盖都城,何也?己生初夏,丙多,戊己又多,妙得三庚生起辰中癸水,加之胎元庚申,如破碣之水,不为旱田矣,故运行西北,横财无数,得於六亲,且多子有寿,非偶然也。

  承上文,五星法重命宫,子平法重胎元、胎元者受胎时之秉赋也,怀胎以拾个月为常,故推算者,普通以前拾个月之干支为标准,然有七个月以至十二三个月者,须照怀胎月份推之,常有奇特之命,不应富而富,不应贵而贵者,其於胎元之月份,大有关系,予屡遇之(有七个月生,得胎元之气而大贵者,如照命造及拾月胎元,无论如何,不得其解,后询知为七个月胎元悟,不可不注意之,)如此造之为大富,亦在胎元也,巳宫庚金,逼於火土,不能生辰宫癸水,墓库滴水烘乾,何能解炎,非得申宫长生之水,济之以得禄之金,无此旋转坤之力也,破碣之水者,河出碣石,一泻千里,碣石以上,束於山崖,喻辰中墓库之水,得庚辛金水引出,源远流长也,更运行西北金水之地,宜乎横财无数矣,胎气得之父母,其财来自上荫,至时上归库,入而不出,焉得不成钜富,水为子,故多子,三重巳禄,土厚重重,焉得不寿,总论云:四柱土重,见金结局者,不贵即富,虽言六月之土,其理固一贯也,(四五月须有水润土。)

  或支成火局,无水,僧道孤贫,或癸透有源,富而有贵壬透有源,富而不贵且须好运方发,或见壬癸两透,破丁火局,润己为湿泥,灵机四发,事理皆通,富贵皆从巧中得来,正谓死水不克灵变,火土和湿为佳。

  此言用壬用癸之不同也,支成火局,非得水解炎不可,有源者,金水相生也,癸为天然雨泽,故富而且贵,壬为人工灌溉,出於勉强,故富而不贵,要之,有情与无情之异也,好运者西北运程也,癸为天然之泽,得之自然,故生有相当地位,壬为人工灌溉,得之辛勤,非有好运相催,不得增高地位,壬癸两透下,言正偏财并见,用才破印也,水破火局,润己土为湿泥,其人必聪明特达,善於谋为,富中取贵水至三夏乃死绝之地,故曰死水,火为当旺之神,其气方张,故水不能克,惟得润土解炎之用,万物藉以发生,自能转祸为福耳。

  用癸者,金妻水子,用丙者,木妻火子。

  三夏己土,不离癸丙为用,四五月专用癸水,六月金水进气,兼用丙火。

  乙丑,辛巳,己巳,庚午。

  辛金丑癸,壬生胎元,不为旱田,位至方伯。

  乙酉,辛巳,己酉,乙亥。

  金生亥壬,位至太守。

  乙巳,辛巳,己巳,辛未。

  金多泄土,旱田无水,专用胎元,位至知府。

  按以上三造,同以胎元壬申为用,三夏己土,除六月土盛见金结局,必然富贵外,四五两月,均不可无水,盖火土炎燥故也,乙丑造有庚金出干,引生胎元壬水,位至方伯,乙酉己巳两造,同以胎元壬申为用,格局相同,地位亦同,非偶然也,若非胎元为救,其能免旱田之诮乎。

  辛未,癸巳,己卯,戊辰。

  女命,稍富无子。

  按此造癸水出干,辛金生之,故富,时上癸水入墓,戊土劫夺,故无子。

  丙申,癸巳,己亥,乙亥。

  丙癸俱全,才旺生官,一品夫人。

  按命好在丙癸两透,因是女命,故不得不以乙木为夫星也。

  甲戌,辛未,己酉,己巳。

  亦用胎元致富。

  胎元壬申,虽有巳酉金局相生,非比申宫长生之水,所谓壬透有源,富而不贵是也。

  丁亥,丁未,己卯,戊辰。

  壬透两全,勾陈得位,官至都督。

  按此造亥卯未会局,时见戊辰,身强煞旺,六月土燥木枯,喜用壬癸水,才生煞旺为用,故为武贵也,以上造化元钥。

  壬戌,乙巳,己巳,丙寅。

  同治元年四月十七日寅时。

  李鼎新命,壬丙并透,专用壬水,喜胎元丙申,壬水通根,位至海军总长。

  癸酉,丁巳,己卯,甲戌。

  同治十二年五月初二日戌时。

  褚辅成命,癸透丙藏,喜巳酉会局以生癸水,位至省长。

  己丑,己巳,己酉,戊辰。

  光绪十五年五月初四日辰时。

  五乃模命,巳酉丑会局,生辰中癸水,喜胎元庚申,得庚禄以生壬水,正所谓土润金生,富贵之命。

  五月己土

  癸丑,戊午,己巳,丁卯。

  咸丰三年五月廿五日卯时。

  张謇命,癸水与戊土合化,丁己同禄於午,格成从旺,丁己同宫,卯巳午三台聚贵运行东南,大魁天下,位至实业部长。

  丙辰,甲午,己丑,丁卯。

  咸丰六年六月初四日卯时。

  段书云命,用丑宫金水,喜运行西北。

  己未,庚午,己丑,辛未。

  咸丰九年五月廿日未时。

  李盛铎命,土润金生,非富即贵喜丑宫癸水得用,富贵兼全之命,位至督抚。

  乙亥,壬午,己未,己巳。

  光绪元年五月廿三日巳时。

  李徵五命,地支巳午未成方,壬水出干,得禄於亥,惜无金相生,无源之水易涸,虚荣而已。

  己丑,庚午,己巳,乙亥。

  光绪十五年五月廿四日亥时。

  邓锡候命,庚透壬藏,用壬水,位至军长,富贵兼全之命。

  丁酉,丙午,己亥,己巳。

  光绪廿三年五月十一日巳时。

  朱光沐命,以巳酉会局之金,生亥宫壬水,亦富贵兼全之命。

  六月己土

  辛卯,乙未,己丑,乙丑。

  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日丑时。

  清文宗命,(咸丰)四柱土多,用辛金泄土气,制乙木,金在年上,专享上荫可知。

  壬寅,丁未,己卯,乙亥。

  道光廿二年六月初二日亥时。

  伍庭芳命,壬水合丁化木,亥卯未支聚木局,乙透甲藏,格成从煞,运行东方,位至外交总长,兼内阁总理,(六月己土当旺而从煞,滴天髓所谓阴干从势无情义也。)

  乙亥,癸未,己亥,辛未。

  光绪元年七月初五日未时。

  曾毓隽命,癸辛两透,惜四柱无丙,己土之气虚寒,位至交通总长。

  戊辰,己未,己未,庚午。

  同治七年六月十三日午时。

  女命,四季月总论云:辰戌丑未四季,以未月为极旺,土临此未月,四柱土重,多作火炎土燥,不作稼穑论,但临此月之土,见金结局,不贵即富,书云:土逢季月见金多,总为贵论,未月尤甚,此造正合土重见金结局之说,盖稼穑格也,(见火为火炎土燥万物乾枯,)贵为一品夫人,五福三多。

  三秋己土总论

  三秋己土,万物收藏之际,内实外虚,寒气渐升,须殊途同归火温之,癸水润之,不特此也,且癸能泄金,丙能制金,补土精神,则秋生之物,盛茂如春夏。

  三秋金神秉令之时。子旺母衰,土气泄弱,丙癸之用,不仅温润,如鑫成方局,庚辛出干,得癸水,则能泄金之气为用,见丙丁,则能制金补土,以成大格,如用甲木,亦须丙癸为辅,则茂如春夏,故三秋己土,丙癸不可离也。

  先透癸,次透丙,自当雁塔题名,权重百僚,壬丙两透,无癸,异途显职,或武职权高,有丙火,无壬癸,假道斯文,终无诚实,有壬癸,无丙者,一方能士,衣食充足而已,小有富而不贵。

  七月己土,申宫金水长生,以丙火为主要,有丙辅己,癸透为上格,壬透为次格,水火缺一,便难显达,此言七月己土之用也。

  或支成金局,癸透有根,必主大富,且富中取贵。

  此言八月己土也,用神多者宜泄之,支成金局,癸透有根,为食神生才格,乃大富之徵,亦须原局有丙戊暗藏,日主有气,方能富中取贵也,(富中取贵,即异途功名。)

  或支四库,甲透者寅,乏甲者,僧道贫贱,或甲出见癸,不见庚伤,厚培元气,可期科甲,不贵,风土之薄也。

  此言九月己土也,支全四库,土重必用甲木以疏之,甲透不合,见癸为辅,用才官为贵,癸水藏库,甲木制劫护财为富,或甲透而与己土相合,则为化土格,以得火为贵秋土气泄而寒,见丙丁以补己土元神,必然贵显,此格局之变也,无甲,戊己局全四季,为稼穑格,秋土亦以得火为贵。

  或支成火局,无水为救,奸诈凶恶习之徒,或丙透癸藏,遇金生之,颇有选拔,不止衣衿,加一壬辅癸,富贵双全,且有慷慨才略,见戊便遭凶厄,且贫贱。

  亦指九月己土而言,寅午戌会成火局,火燥土顽,无水为救,必主凶恶,癸水藏支,有烘乾之虞,遇金相生,便能润泽,不止衣衿小贵,加以一壬辅癸,身旺才旺,自然慷慨英豪,富贵双全,见戊为病,更须甲木为药材,木得水润,方能破土,有救者吉,无救者贫贱。

  三秋支成金局,无丙丁出救,此人单寒孤苦,如得丙丁,生己元神,五福俱集,富贵非轻,即风土不及,亦不失巨族英才,人中豪杰。

  总论七八九月,与上文支成金局,癸透泄金有不同,总论云:土得金火,方成大器,三秋金旺乘权,强金遇火,强制入范,治以成器,丙丁更能补土元神,故土金伤官佩印,未有不大贵者,且多武贵,以其配合自然,一得两用也,言丙丁出救者,旺金泄弱己土,非丙丁不能成格,庚辛出干,丙丁藏支,亦同此论,要以金强身旺为成格要件,最忌见水,不但泄金,且使土荡,格局尽破矣,观下列蒋冯两造自明,亦奇特格局之一也,(伤官格,木火为文,土为武,亦一定也。)

  总之三秋己土,先丙扣癸,取辛辅癸,九月土盛,宜用甲木疏之,余须酌用。

  三秋己土,气寒而泄,以丙癸为正用,用才不能缺印,用印不能无润,九月土盛,用甲木官星,癸丙为辅,最为普通也。

  三秋己土,气寒而泄,以丙癸为正用,用才不能缺印,用印不能无润,九月土盛,用甲木官星,丙癸为辅,最为普通也。

  又按三秋己土,一例共推,各月看法,均可通用,惟格有高下耳,阅者注意。

  甲寅,癸酉,己未,壬申。

  甲丙癸壬全,提督。

  按此造虽甲丙癸壬全备,用神专到丙火,寒气渐生,喜印劫生扶也。

  己巳,甲戌,己丑,壬申。

  戊己局全四季,火运大魁,位至都堂。

  按此造用甲木疏土,原命才旺生官,丙印藏巳,行印运而发。

  乙丑,丙戌,己未,戊辰。

  贡作教谕,陆州同。

  按丙透癸藏,乙木出干,不作稼穑格论,官印相生,而乙木失时无力,岩下荒田,仅余枯草,其不能取贵可知,终为一冷官耳。

  癸丑,壬戌,己卯,己巳。

  不见甲木,如岩下荒田,故为人贪鄙。

  按卯木无力,不能疏土,仍用巳宫丙火化煞,天干比劫争财,故为人贪鄙而不富也,以上造化元钥。

  七月己土

  庚申,甲申,己丑,癸酉。

  咸丰十年六月廿七日酉时。

  杨士襄命,支成金局,癸透有根,大富贵,总握财枢。

  己巳,壬申,己卯,戊辰。

  同治八年七月初九日辰时。

  袁乃宽命,壬透丙藏,专用丙火,位至总长。

  壬午,戊申,己酉,丙寅。

  光绪八年七月廿五日寅时。

  王正廷命,壬丙两透,无癸,异途显职,此造或云丁卯时,或云戊辰时,未知孰是,以理度之,当是寅末卯初乎,并录之以备参考。

  八月己土

  乙亥,乙酉,己巳,乙丑。

  嘉庆廿年八月十七日丑时。

  孙某言命,巳酉丑会局,子旺母虚,专用丙火,喜得巳宫 丙火暗藏,胎元丙子,引起丙火,贵为太仆。

  乙亥,乙酉,己卯,庚午。

  光绪元年八月十五日午时。

  李纯命,亥卯会局,两乙出干,众煞猖狂,庚金隔位不合,而有扫除群煞之功,所谓一将当关,群邪自服也,(参观二月己土节)贵 为江苏督军,庚辰运庚申年自戕殒命,千古疑案。

  九月己土

  戊寅,壬戌,己巳,庚午。

  嘉庆廿三年拾月初四日午时。

  胡瑞兰命,壬透,甲丙俱藏,专用甲木,为才官格,运至东方,连捷翰林出身,山西湖南各省学院,五掌文衡,位至侍郎。

  辛巳,戊戌,己卯,癸酉。

  道光元年拾月初二日酉时。

  庞澄云命,巳酉结局,癸透有根,富而且贵,虽言八月,三秋一理共推,位至巡抚。

  乙亥,丙戌,己巳,乙亥。

  光绪元年拾月初六日亥时。

  高恩洪命,丙透壬藏亥宫,甲木可用,惜其不透,位至总长。

  壬午,庚戌,己酉,庚午。

  江绪八年九月廿六日午时。

  冯眩祥命,两庚并透,酉戌西方,专用丁火为救,壬水出干为病,虽年时两午,日元得禄,己土临酉,旺气未足,然己富贵非轻,位至副委员长。

  癸未,壬戌,己丑,庚午。

  光绪九年九月十二日午时。

  何应钦命,土金伤官佩印,秋土气寒,金水进气,专取午宫丁火,丑戌未三刑,帮身得用,时上归禄,无官星破格,贵为参谋总长。

  乙酉,丙戌,己未,丁卯。

  光绪十一年九月廿四日卯时。

  李济深命,此造疑为丙寅时,盖九月己土,无甲不足以取贵,丙透无癸,土燥而枯,贵多就武。

  丁亥,庚戌,己巳,辛未。

  光绪十三年九月十五日未时。

  蒋委员长中正命,己巳身临旺地,巳未夹禄,两庚并透,三秋旺金泄土之气,得丙丁出救,补土元神,丁透丙藏,金神入火乡,贵为全国领袖。

  庚寅,丙戌,己卯,己巳。

  光绪十六年九月十二日巳时。

  唐生智命,土金伤官佩印,专取丙火,喜火土金同居戌宫,位至都督,军法总监。

  庚寅,丙戌,己丑,乙亥。

  光绪十六年九月廿二日亥时。

  徐新六命,丑亥夹子,财旺成方,己丑寒土,专用丙火,服务浙江兴业银行经理,垂廿年,卯运戊寅年,乘机在港沪中途被攻击殒命,年四十九,盖劫煞怕合,卯亥皆合,运亦至此止矣。

  勾陈全备润下,劳碌奔波之客,土凝水竭,离乡背井之流。

  勾陈,戊己土也,润下者,申子辰水局也,土能克水,水多土荡,赋云戊己居於润下,萍梗他乡,非特贫贱奔波,合主眼目疾,恶疮浓血而死,见於辰戌丑运中,土凝水竭,天干戊己而交聚四库,一二点壬癸之水,不足以济,亦为离乡背井之流,上联为水旺土虚,下联为土旺水竭也。

  勾陈得位,会才官,无冲无破必然端,亥子北方寅卯木,管教环拱戴金冠,己喜亥卯未为官,申子辰为才,忌刑冲杀害。

  戊己临於四库为得位,土旺宜甲木以疏之,土燥宜癸水以润之,用才生官,为必然看法,无冲无破,必贵之格也,更行北方财运,或东方官运,自然名高位显,五福三多,末两句释会才官之意。

  右两节统论戊己土,意义肤浅,附於秋己之后,并不限定三秋之土,与本书体例不符,为造化元钥抄本所删,兹照穷通宝鉴本录篇末,以备参阅。

  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己土总论

  三冬己土,湿泥寒冻,非丙暖不生,取丙为尊,甲木能参用,不可用癸,戊土惟初冬壬水旺,用以为制,余皆用丙,无丙用丁,但丁不能解冻除寒,不能火济,丁多衣禄安然。

  己为田园卑湿之土,生於冬令,湿泥寒冻,不见丙火,毫无生意,调候为急,以丙为紧要用神,即使土旺用甲木制之,水旺用戊土制之,应病与药,丙火皆为不可缺之物也,故丙为尊,余皆随宜酌取,癸水为十一月当旺之神,然三冬己土,以寒冻为病,癸出则愈寒愈冻,故以为忌,除非四柱火土旺极,借用癸水,然此特别之命,极罕遇之,用戊土惟在十月初,壬水当旺之时,见壬出干,取戊为制,除此之外,亦无应用之法也,丙丁同为火,但解寒除冻,必须用丙,丁火灯烛之光,无能为力,即使丁火多见,亦不过衣禄安然而己,倘有寅巳暗藏丙火,则与用丙同。

  或干透一丙,支藏一丙,加以甲透无壬,科甲有准,即藏丙无制,亦主衣衿。

  三冬收藏之时,单见一丙,力量尤嫌不足,须干透支藏,甲木助之,官印相生,无壬水破印其力方显,藏丙无制者,见寅而无申冲,见巳而无亥冲,再逢运程引出,亦可以取贵也。

  或多见壬水,得戊透破之,财破身荣,富中取贵,不见戊土,富屋贫人,凡三冬己土,见壬水出干,如水浸湖田,寻常孤苦,见火不孤,见土不贫。

  己土卑湿,不能制壬水,必须用戊土帮身,财旺用劫,分散财星,更见丙火暖土,反主富中取贵,所谓财破身荣也,无戊土则多身弱,不能任财,三冬己土,见火则土有暖气而不孤,见土则身能任财而不贫,火土必须并用,方是富贵之命。

  或一派癸水,不见比印,作从才论,反主富贵,虽不科甲,恩诰有之,若见比劫争财,平常人物,妻子主事,从才者,金妻水子,子多。

  三冬水旺之时,再见一派壬癸,而无比印,只能顺其势而行,为从财格,此以全局势象为主,不以日元为主,日元孤立,只能随顺也,若见己土比肩,或见戊土劫才而无丙印,则己土不孤,反为才多身弱,故云平常人物,财旺秉令,故妻子主事,三冬己土,以用丙为正,用丙者木妻火子,已见上文,从才者,以所从之神为用,故金妻水子,水乘旺,故子多。

  或一派戊己,取甲制之,甲透者富贵

  一派戊己,反弱为强,土实宜取甲木疏土,月令才旺坐官,富贵之徵,然四柱不可无丙也。

  或一片庚金,虽用丙火还宜丁为为助,透丁藏丙,富贵无双,奇特之命。

  三冬己土,见一派庚金,调候以丙火为正,制庚以丁火为强,丁透丙藏,金温土暖,秋冬土金伤官佩印,皆为富贵之命,而十二月体用同宫,尤为奇特,但不可缺丙丁耳。

  十月己土

  甲午,乙亥,己丑,戊辰。

  尚宝卿。

  乙巳,丁亥,己丑,甲子。

  于大学士。

  戊辰,癸亥,己卯,甲子。

  布政。

  按上列三造,皆才官格,土重取甲木疏土,以才生官为用,乙巳一造,又藏丙火,土得温暖,位至大学士,甲午造,胎元丙寅,戊辰造,胎元甲寅,格局相等,内卿贰,外布政,地位亦相等也。

  壬申,辛亥,己巳,丙寅。

  此宋代韩佗胃命,所谓剑锋金遇洪炉之火,以子平法论之,时上丙火高透,逢生得禄,支金寅申巳亥,固极品之实也,然四生逢冲,祸亦随之,晚局不终,良有以也。

  辛巳,己亥,己巳,乙丑。

  光绪七年十月初十日丑时。

  王宠惠命,两巳藏丙,中年之扣,运行南方,位至外交部长,历任各国大使,或云丙寅时,未知孰是。

  乙酉,丁亥,己卯,庚午。

  光绪十一年十月十四日午时。

  陈树藩命,亥卯结局,透乙,丁火暖之,庚金制之,丁己同禄於午,身强敌煞,固可以制化为用也。

  十一月己土

  甲戌,丙子,己丑,甲子。

  何宽尚书。

  甲辰,丙子,己未,戊辰。

  学士。

  甲寅,丙子,己未,丙寅。

  权贵。

  按以上三造,官印并透,化木暖土,冬己非丙不暖,寒木向阳,非丙亦无生意,用在丙火,固显然也。

  乙卯,戊子,己卯,丁卯。

  大贵。

  按此造特殊,戊子上下相合,虽不化火,水之效用亦鲜,地支三卯,乙木出干,而时透丁火,正所谓众煞猖狂,一仁可化也,与解冻除寒有不同,故大贵。

  丙辰,庚子,己卯,丙寅。

  进士,大参。

  壬寅,壬子,己卯,丙寅。

  进士。

  按此两造,皆丙透通根,科甲之贵。

  丁巳,壬子,己卯,癸酉。

  此明代建文帝命,壬水合去丁火,癸水又出,冻土仅恃年支巳宫一点丙火,除祖荫外,固无事可为也。

  十二月己土

  甲午,丁丑,己未,癸酉。

  木疏季土,贵为司令。

  己丑,丁丑,己丑,乙丑。

  勾陈得位,知府之职。

  按甲午一造,用甲木疏土,不能无丁火,喜午未通根,暖而疏辟也,己丑一造,虽勾陈得位,亦不能无丁火,喜土寒而非水旺,故丁火可用耳。

  辛巳,辛丑,己卯,乙亥。

  丙甲得位,位至尚书。

  按此造丑宫己辛并透,同宫聚气,巳中丙火得禄,暖土为用,亥卯结局以生丙火,四柱无一闲神,此与彭刚直公造相似,参阅戊土十一十二月节。

  丁丑,癸丑,己酉,戊辰。

  金旺用丁,丁透官拜侍郎。

  按此造丑中己癸透,酉丑结局,泄己土之气,用丁火制金以暖土。

  丁亥,癸丑,己未,己巳。

  大贵。

  按此造丑宫己癸并透,丁火出干,与上造同,而时支逢巳,丙火得位,故大贵也。

  壬申,癸丑,己丑,甲戌。

  大疏季土,官拜侍郎。

  按此造用甲木,丁火藏戌,土得暖气,己癸月垣聚气,亦为贵徵。

  壬午,癸丑,己丑,戊辰。

  大富。

  按此造身旺用财,丁火藏午,土得暖气,己癸聚丑,财星有情,天干比劫争财,时上引归财库,钜富之格,惟恐子息艰难耳。

  壬子,癸丑,己卯,己巳。

  状元尚书,

  按此造与上造相似,时上丙火得位,即富贵兼矣。

  戊寅,乙丑,己丑,乙亥。

  佥事。

  按此造丙火藏寅,惜隔位力弱,贵为佥事。

  癸卯,乙丑,己丑,乙亥。

  江南沈,一榜,程监生,大富,二人同庚,身强敌煞。

  按己丑身强,乙木枯草,无可用,亥宫之甲,寒木无力,亦不足以取贵,丑宫癸水出干,财富丰足,凡八字相同,更须问其胎元及生地分野,如此造胎元丙辰,九月胎元则为丁巳,藏透之间,富贵殊途,否则,湿泥寒冻,不能取贵,又岂能致富乎。

  以上造化元钥。

  己丑,丁丑,己巳,丁卯。

  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廿一日卯时。

  潘祖荫命,丁透丙藏,官至太傅,卒谥文恭。

  癸卯,乙丑,己亥,己巳。

  道光廿三年十二月初一日巳时。

  冯煦命,地支亥丑卯巳连珠夹贵,专用巳宫丙火,惜运行西北,不能早发,晚年行南方运,位至巡抚。

  丁亥,癸丑,己亥,戊辰。

  光绪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辰时。

  顾维钧命,亥宫藏甲,得胎元甲辰引出,用甲木疏土引丁,历任专使,当外交重任,身旺任财,日坐才官,宜其大富,并得妻财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