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梦的社会影响

  占梦的社会影响

  古人占梦虽不科学,但一方面由于梦者不了解梦的本质,以为神灵或鬼魂在冥冥中支配着自己;另一方面梦者不清楚占梦者的占梦方式,以为他们能够通神,所以在梦者看来,占梦是很神秘的。此外,占梦家还以此故弄玄虚,占梦在社会上的影响就更大了。

  从中国古代社会来看,占梦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历代统治者最喜欢用占梦来论证他们的“受命于天”中国古代帝王都自居“天子”。他们认为天子就是天帝之子。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他们用天降祥瑞来表示“受命于天”。所谓祥瑞,据说是上天降赐的一种很难得的表示吉祥的物象。如传说中的“凤凰来仪、嘉禾入献、秦得若雉、鲁获如麇”等等。然而无论是凤凰、嘉禾,还是宝鸡、麇鹿,都是客观实在的物象,必须有眼见为证。这些古代的传说虽然可以用来宣传,但在当代虚构这类祥瑞,就会很容易露出破绽。占梦的办法则不这样。我梦见的到底是什么,至今只有梦者自己知道,别人不能肯定或否定。既然梦被认为是神灵所通引,那么用占梦来证明自己是“受命于天”的真龙天子,是最绝妙的方式。

  到了西汉武帝时期,董仲舒所宣扬的天人感应的封建神学成为官方的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思想,占梦则成为论证上天感人、帝王受命和汉得天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即使头脑比较清醒的司马迁也不能不受这种观念的影响。《史记·高祖本纪》曰:“……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予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梦与神遇”也就是说梦中同神相接。什么神?即太公当时所看见的天龙。由于“梦与神遇”而怀孕,这说明刘邦是真正的“天子”、“龙种”。

  其实刘媪的这个梦到底有没有,只有天知道。“雷电晦冥”之时,刘媪只能吓得往回跑,或者找个地方躲起来,哪里还能大泽旁边睡觉做梦。太公“往视”有可能,看见蛟龙则是在骗人,由此而有孕更是瞎说。很显然,这个梦是后来虚构的,它的政治意义一目了然。

  为了登上皇帝宝座,汉光武毫不掩饰地告诉部下,他在梦中乘龙上了天。《东观汉记》记载:“光武帝召冯异曰:‘我梦乘龙上天,觉悟(醒来),心中动悸。’异再拜,贺曰:‘此天命发于精神。心中动悸,大王慎重之性也。’”

  这种社会风气在两汉开创,历经魏晋,到了南北朝时期愈演愈烈。《丛谈》上说,曹丕在称帝时,曾经梦见日坠地一分为三,自己拿一份置诸怀中。这显然应的三分天下。《宋书》上说,孙坚妻子怀孙权时“梦日入怀”,这又是应孙权在东吴称帝。刘备在西蜀,大概以刘姓正统而自命,未见说梦以证“符命”。

  东晋有位李太后,据说“数两龙枕膝、日月入怀”,后来遂生孝武帝及会稽文孝王、翻阳长公主,当然应该算作“贵征”。南北朝天下割据,汉族政权和少数民族政权对峙并立,但梦日梦龙则不分夷夏,迭相而出,有些编造非常露骨。前赵皇帝刘渊,据说其母祈子时“梦食日精”,刘聪之母有孕时则“梦日入怀”。北魏太祖拓跋?,据说其母有孕时曾“梦日自室出,光上属天。”世宗拓跋恪,据说其母有孕时则梦“日化为龙”,并在她身上绕了几圈。如此等等。两汉以梦论证“符命”还有神奇之处,南北各朝却只是在效仿,没有新奇,大都是一个模式。尽管如此,当梦的神秘观念还在统治着广大群众的头脑时,上述种种说法作为论证王权的神学根据,仍然有着具大的作用。

  2.各派政治家常常把占梦作为政治斗争的一种精神武器前面所述历代帝王利用占梦论证他们是“受命于天”,实质上就是把占梦作为一种政治性的精神武器。既然帝王可以利用占梦,臣僚们当然也可以利用占梦。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在野者都可以来占梦。就这样,占梦成了各派政治力量进行斗争的一种精神武器。

  据《南史·张敬儿传》记载,张敬儿因为军功而受到高帝萧道成的宠爱,所以权势很大,地位也很高。但是,他野心勃勃,每次遇到下属将校,就滔滔不绝说他的梦。据说,“(他)未贵时,梦居村中,社树(土地庙中的树)?(忽而)高数十丈。及在雍州,又梦社树直上至天”,用这梦来诱惑部属,“自云贵不可言”。他的妻子尚氏夫唱妇随。她说,“昔梦一手热如火,而君得南阳郡;元徽中,梦一髀热如火,君得本州;建元中梦半体热,君得开府;今复举体热矣。”张敬儿又翻过来告诉亲近者,说他妻子初梦次梦怎么样怎么样,而现在梦见“举体热矣”。梦见“举体热矣”就是意味着他还要高升,高到“直上至天”。天者,帝王之象也。也就是说,他还要当皇帝。不过他下场不太好,后来被齐武帝萧颐诛杀。

  《韩非子·难四》记载:卫灵公宠爱弥子瑕,群臣对此意见很大。有一位侏儒告诉灵公说:“我看见主公梦见灶。”灵公发怒曰:“吾闻见人主者梦见日,奚为见寡人而梦见灶乎?”侏儒说:“日兼照天下,人君当兼照一国。灶则不然,只能一个人在跟前烧火,后面的人都看不见。”这里,侏儒说梦,只是一种进谏的方式,他的梦未必属实。而后世有些政治家,则硬是杜撰“梦兆”,意在蛊惑人心。

  唐朝的政治家也很喜欢占梦,以此来达到自己在政治上占有重要位置的私人目的。看中国历史上的惟一女皇帝武则天是怎样利用占梦来达到目的的。武则天身旁有个名叫上官婉儿(昭容)的女官,因武则天的宠爱,她一时权势很大。于是便有传说,她的母亲在怀她时,晚上梦见有神提了一杆大秤说:“持此秤量天下。”这显然是在为上官婉儿制造舆论。武则天后期,由于长期排挤、迫害唐王室,激起民愤。武则天企图立庐陵王李皆为太子来挽救政治危机,就用说梦来探问狄仁杰的意思。她说她梦见一只鹦鹉,“羽毛甚伟而翅俱折”。狄仁杰占曰:“鹉者,陛下姓也;两翅折者,陛下二子庐陵、相王也。陛下起此二子,两翅全也。”这一说一占,两方面都心领神会,武则天则因为这个比较顺利地在政治上转了一个弯子。

  中唐有名的叛逆安禄山叛乱之前,曾上奏玄宗说,他梦见李绪和徐茂公“求食”于他。其叛逆之心已经暴露。叛乱时又到处宣扬,他梦见“衣袖长至阶下”,以附会所谓“重衣而天下治”,但结果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占梦在政治斗争中的利用并不仅限于此,还有的人以梦杀人、以梦鞭尸,真是残酷极了。《南史·宋本纪》记载,宋明帝梦见太守刘愔造反,就因为这个就把他给处死。他到底有无此梦,只有他知道。唐代宗李豫想杀死宦官李辅国,“不欲显戮,遣使者,夜刺杀之”。为了掩饰这件事,就编造说他梦见玄宗命高力士派人刺杀李辅国。

  《晋书·慕容镌载记》上说,慕容镌夜里梦见石季龙“啮其臂”,醒来后,就命令掘墓,剖棺出尸,并蹋而骂之曰:“死胡安敢梦生天了!”然后让御史数其“罪恶”,“鞭之弃事浑水”。

  从上述事例中可见,占梦同政治纠缠在一起,各派政治家就常常利用占梦为达到目的而大肆宣扬。这也是占梦迷信的一个社会影响。

  3.欺骗、愚弄广大劳动者的一副特殊麻醉剂无论是历来帝王用说梦占梦来论证他们的“受命于天”,还是各派政治家用说梦占梦作为一种斗争的精神武器,但最后被欺骗、被愚弄的主要还是广大的普通群众。西方有政教合一的现象,我们中国虽没出现这种现象,但宗教信仰同政治一直有密切的联系,宗教信仰一直纠缠着广大群众的头脑,而占梦则是一种很特殊的麻醉剂。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上:

  第一、占梦同各种形式的宗教信仰相比,更具有一种特殊的神秘感。各种宗教祟拜的神灵,都是从外面灌输到群众头脑中去的,神职人员在宣传过程中有没有虚构,占卜者在占卜过程中有没有耍花招,会很容易的被人们识破。而占梦就不同了,这是因为梦是一种心理体验,不是神职人员或占卜者从外面灌输的。由于占梦的过程中,被占的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梦者自己的梦象,这样在人和神之间也就没了中间环节,而自己的梦便成了自己和神灵的中介了。

  当人们还不了解梦的本质和梦的原因的时候,梦本身作为中介的这种特点,会使人感觉到,有一种说不清的力量在冥冥中支配着自己。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人们对占梦的迷信通常是自发的、出自内心的、不知不觉的。这样这种神秘主义对人的影响之深,便远远超过各种宗教信仰。

  第二、广大群众在神秘的占梦术面前,心理上总是疑神疑鬼的。占梦者一会儿用“直解”,一会儿又用“转释”,一会儿又转用“反说”,这使一般群众很迷惑,分不清到底什么梦是吉梦、什么梦是凶梦。虽然这样,他们还是想为自己占梦,以求心理上得到一种安慰。可是,也许神灵也是爱富嫌贫吧,不大光顾穷人。即使穷人得到了吉梦,他们反而会担心这是不是“反兆”呀!

  正因为这样,他们总是缩手缩脚的,认为自己所受的经济压迫和政治剥削都是鬼神在作祟。穷人们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命运,更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样占梦就达到了麻醉广大群众的作用了。

  第三、占梦在各种宗教信仰当中,还是一种重要的思想基础。这是因为任何宗教信仰都是以鬼神的存在为前提的,而梦的存在则被认为是鬼神存在的最有力的“证明”。根据梦的活动,据说是可以“证明”灵魂的存在的。肉体死了,灵魂就成了鬼魂,灵魂升天就又变成了神灵。占梦就是根据梦象来揭示神灵鬼魂的。

  占梦虽然是宗教信仰的一种,但人们对待各种宗教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人们只要稍微留神一下就会发现,现在很多人并不相信这种宗教或那种宗教,也不相信什么风水、相术,但是他们对梦总有一种神秘感。他们因为做梦就老觉得有一种不可捉摸的力量在同自己打交道,总想知道自己所梦到的东西究竟是一种什么预兆。可见如果一个人迷信占梦,那就不可能同鬼神观念划清界限。

  作为一种迷信,占梦无疑是消极的、有害的,但是也正是由于占梦几千年一直同各种各样的梦打交道,这就为人们能科学认识这种特殊的精神现象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占梦时,占梦者所进行的心理分析,有时会不自觉地接触到梦的一些秘密,因而会有些合理的内容。不过对于梦,我们必须用科学的方法,采取科学的态度,对梦应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

占梦的社会影响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