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对梦的研究

  外国人对梦的研究

  大家都熟悉心理诊断专家和解梦大师弗洛伊德。据说弗洛伊德能取得那么大的贡献与他的一个不寻常的梦是分不开的。那个梦是:

  在一个大厅里,宾客云集,伊玛就在人丛中。弗洛伊德走近她,劈头第一句话就是责问她为什么迄今仍未接受他的“办法”。弗洛伊德说:“如果你仍感痛苦的话,那可不能再怪我,那是你自己的错!”她回答道:“你可知道我最近喉咙、肚子、胃都痛得要命!”这时弗洛伊德才发现她变得那么苍白、浮肿,他不禁开始为自己以前可能疏忽了某些问题而担心。于是把她带到窗口,借着灯光检查她的喉咙。正如一般常有假牙的淑女们一样,她也免不了有点不情愿地张开嘴巴,其实弗洛伊德以为她是不需要这种检查的……

  结果在她右边喉头上有一块大白斑,而其他地方也多有广布的灰白小斑排成卷花般的小带,看来很像鼻子内的“鼻甲骨”一般。于是弗洛伊德很快叫M医师来再做一次检查,证明与他所见一样。……M医师今天看来不同于往常,苍白、微跛,而且脸上胡子刮得一干二净……现在弗洛伊德的朋友奥图也站在伊玛旁边,另一个医生奥波德在叩诊她的胸部(衣服并未解开),并说道:“在左下方胸部有浊音。又发现在她的左肩皮肤有‘渗透性’病灶,虽隔着衣服,仍可摸出这伤口。”M医师说:“这毫无疑问是由细菌感染所致,那没什么问题,只要拉拉肚子,就可以把毒素排出来。”而他们都十分清楚这是怎么搞出来的,大概不久以前,奥图由于伊玛当时身体不舒服而给她打了一针……其实,人们是很少这般轻率地使用这种药的,而且很可能当时针管也是不够干净的……

  正是由于这个梦引起了弗洛伊德的联想和思考,从此,梦境对他研究心理分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开始由梦境解析入手,着手进行了大量的实验与研究,为后人留下了鸿篇巨著。

  瑞士著名心理学家荣格也有一个很离奇很古怪的梦:

  一天晚上,荣格躺在床上思考,回想前一天参加友人葬礼的情景。想着想着便睡着了,在梦中,他看见亡友站在床尾,俯视着他。接着,亡友走到门口,招手叫荣格跟他走。

  荣格跟着亡友穿过大街小巷,一直走到亡友家中,进入书房。亡友踏上一张椅子,用手指着书架第二格中一本红色封面的书,那是一套三册中的第二册。这个时候,荣格醒过来,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床上。

  荣格怀着莫大的好奇心,第二天一早就前去拜访亡友的遗孀,并且要求参观他从未到过的书房。

  他走进书房一看,竟与昨晚所“见”的一模一样,书架旁边还放着那张椅子。荣格踏上椅子,找到了亡友指给他看的那本书,原来是法国作家左拉的一部小说的译本,小说名为《死亡的遗产》。

  可见,西方人的梦也是很神秘的。从很古老的年代开始,那里的人们就对梦的起因以及发生过程产生过疑问。那时对于梦的解释具有魔术和家教的意味,这在巴比伦文化、《圣经》和古希腊文化中,都能找到证据。在古希腊,对梦的探讨甚至变成了哲学研究的课题。柏拉图作为古希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曾论述过梦和无意识;亚里士多德也曾写过一篇论文,称梦是“在睡眠中才出现的一种形象”,对梦作了独到的探讨。19世纪中期,法国医师埃·莫里研究了3000多例梦的个案后,断定梦是由外界刺激所引起。

  直到20世纪初的1900年,由于出版了精神分析学创始人弗洛伊德的著作——《梦的解析》,人们从此才从真正科学的意义上来谈论梦。弗洛伊德和既是他的学生又是合作者的荣格提出了不同的理论,从此诞生了无意识分析心理学。

外国人对梦的研究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