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材料来源

  梦的材料来源

  在梦的来源这个问题上,通常为人所接受的是,成梦材料的第一个来源就是来自白天生活的经验。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下面举个梦例来说明成梦的材料来源于白天的残念。

  有医生在梦中看到一对母女在街上行走,那个女孩是一个病人。经梦者回忆,其来源是在当天晚上,一个接受梦者治疗的病人曾向他诉说,她母亲不赞成她继续治疗了。

  有人梦到写了一本有关某种植物的学术专著。经过联想,知道其来源是当天早上在书店里无意中看到一本关于草属植物的学术专论。

  研究发现,有些材料来源的经历不是在做梦前一天发生,而有较远时间发生的;但在做梦的前一天一定曾想到过这件事。也可以说在前一天有什么事勾起了对往日的回忆。如果一天之内发生两件或两件以上可以入梦的经历时,那在梦中可能把两件事合成一个整体。

  例如:有人在某时某地同时遇到两个朋友,一个是有声望的同事,另一个是有社会地位的女病人的孩子,而他们两人互不相识。这个人于是同时分别和两个人谈天。他向那位同事推荐一个年轻人,托他给以帮助;一会又向那位女病人的孩子询问他母亲的健康状况,听说当时她正病危。在当天晚上,这个人做了一个梦,梦到到一个华丽的客厅里,他所推荐的那个年轻人正和一些社会上的头面人物在一起。说明他的推荐有了成果。这时他还了解到在这个大厅里正在举行那位女病人的追悼会。而事实上那个女病人还没有死。对这个梦如何解释呢?这是由于这个人和她的关系不好,所以梦中才会梦到她已死去。

  有时,在心理上有重大意义的经历,不是最近发生的,在梦的形成中,就会被另一个最近发生、但在心理上不重要的小事所取代。因此,一个表面看来内容不重要的梦,只要细加分析,就可以发现其中有重要的内容。例如:一个少妇梦到:她把一支蜡烛放在烛台上,但蜡烛断了无法拉直,旁边一个女孩骂她动作拙笨。她回答说,这不是她的过错……

  在做梦的前一天,她曾把一支蜡烛放在蜡台上,但没有断。这只不过是一件当时没加注意的日常小事,但却被她编入了梦中。经过分析,蜡烛是一个能使女性性器官兴奋的物品,断了不能伸直,在男性是指性无能或阳痿。当然这不是她的过错。然而,这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少妇,平时对这类淫秽的事很陌生,怎么能在梦中使用蜡烛这个象征物呢?

  通过这位少妇回忆,她记得以前有一次在湖上划船,有一群男学生划船越过她,高唱一支猥亵的歌:“瑞典的皇后,躺在那紧闭的窗帘里,拿着阿波罗的蜡烛……”她当时听不懂,经过她丈夫解释后才明白。另外,回忆以前上学时住在学校宿舍,曾为关窗帘被同学们讥笑,笑她动作笨拙。而手淫和性无能的关系,也曾听到别人说过。

  这些很久以前发生的事,虽然在这位少妇的心理上是具有重要意义的经历,但被前一天放蜡烛这件小事所取代而进入梦乡中。

  梦的第二个来源是幼年时期的经历,也就是说在那些清醒状态下已经不复记忆的幼年期经验会重现在梦中的。梦的分析工作越是深入,就越会相信梦的许多材料来源于儿童期的经验。看一个女病人在治疗期间做的一个梦:

  她身在一个大房间里,有各种仪器,仿佛是在骨科康复医院。她听到医生告诉她说,他时间有限,不能单独接待她,要她和其他五个病人一起接受治疗。她拒绝了。她不愿躺在床上,坚持一个人站在墙角,等待医生会向她说:“刚才说的话不是真的”。这时,其他五个病人都嘲笑她太笨了。

  此梦中的骨科医院来源于医生在给她治疗时说过的话。当时,在谈到心理治疗所需的时间和病的性质时,医生曾经打过一个比方说,这种病就好像骨科病一样,治疗得需要长时间,而且还要耐心。还说:“现在只能给你一点时间,以后会慢慢地加到一个半小时来进行治疗。”这个女病人是全家六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小的时候她是父亲最疼的一个,但是她还是觉得父亲单独花在她身上的时间少。在梦中她要求医生单独给她治疗,医生换成了她的父亲。梦中“刚才说的话不是真的”这件事来自最近的经验:他们的一个钟点工的儿子一天对他们说,他妈(钟点工)病了,不能过来,她觉得那钟点工病了,肯定需要钱,正巧过两天就该给她结账了,于是她就提前把钟点工的工资给了钟点工的儿子,让他转交给他妈,事后她又不放心,问她丈夫,这个男孩会不会半路上把钱丢了,以后还得再付一次,丈夫当时给她开了个玩笑,说:“那是要再付一次的。”于是她就焦急地反复问丈夫,希望丈夫说一声:“刚才的话不是真的。”梦中的话暴露了她吝啬的隐患:就是希望医生花两倍时间给她治疗,但不收双份治疗费。同时,医生换成了她的丈夫。“站在一个角落”、“不愿躺在床上”都来自她幼年的经验:她曾经因尿床而被罚站在一个角落里,还受到了父亲的斥责,连五个哥、姐都嘲笑她。

  不管是神经症病人的梦,还是正常人的梦,其中每一个梦,它的显意都和最近的经验有关,而它的隐意都和很早以前的经验有关。换句话说就是,决定梦的隐意的是一种被潜抑在无意识内的愿望和冲动。这些无意识的愿望永远是活动的,永远不会消失的。因此,可以这样说,成年人梦中呈现的愿望一定是幼年时期的愿望。

  被潜抑在无意识中的愿望能够满足和实现,这对自己来说可能会是痛苦的,所以转化为焦虑甚至使梦者惊醒。此时,由于被潜抑的愿望过强非监察作用所能制服,可能会使梦者暂时醒来,醒后就会明白“原来是一个梦”并不真正可怕。于是,会像赶走一只打扰睡眠的苍蝇一样,继续入睡。因此可以说,即使是焦虑惊恐的梦,也是睡眠的保护者。

  还有一个成梦材料的来源是躯体刺激。躯体方面的刺激可以归为三类:一是来自外界的客观存在的感官刺激,如外部的钟声、照到眼帘上的光亮、脚伸到被子外面受到刺激等;二是感官内在的、主观感觉到的兴奋状态,如口渴、饥饿等;三是内脏器官发生的内感受器刺激,如膀胱胀满、性器官兴奋等。

  可以说躯体刺激都是真实的刺激,的确重要;但有这些刺激却不能入梦。躯体刺激较强时,可以使梦者醒过来,也不一定被编入梦中。躯体刺激作为梦的材料,只有和心理的愿望结合起来,才能入梦。现在举一个梦说明:

  有一次一位作家在别墅里休假,早上醒来记得做了一个非常简短而没有影像的梦,梦到一位名人死了,他迷惑不解。稍有些联系的是几天前在报上看到这位名人死了,他迷惑不解。稍有些联系的是几天前在报上看到这位名人得了小病的消息。这天醒来后,作家的妻子说,在他醒来以前,外面汽车喇叭声大作,而丈夫竟然完全没有听到声音。声音进入梦境成了梦的材料,编织成了上面那个梦,使他可继续睡觉而不受声音打扰,以满足他睡眠的愿望。可见,所有的梦都可否定或改变外来的刺激从而使睡眠能够继续下去。

  总之,梦的形成原因十分复杂。因为许多原因都可引起做梦,任何物体也都可以作为梦象的材料,所以,在具体分析某一个梦例、某一种梦象的形成原因及它的机理时,有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因思可以致梦,但有时又会“欲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尽”;又如,机体在睡眠时受到某种刺激可以引起做梦,但为什么有些人引起了做梦,而有些人又未引起;为什么有些人引起了这种梦,而有些人则引起了那种梦,等等,这些问题,说明有关梦的发生原因以及它的机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梦的材料来源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