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做喜梦和恶梦

  为什么会做喜梦和恶梦

  在揭开梦的神秘面纱后,再探讨一下人为什么会做梦,而且为什么有的梦忧郁,有的梦惊险,有的梦恐惧,有的梦幸福呢?

  科研表明,梦是由一些抽象的事物有机组合而成的,它的引发因素很多,主要有以下几种:

  1,大脑的活动做梦过程中大脑里的电子活动是很明显的。大脑里的能量和意象的传递是由一个神经细胞网制导的,大脑的基础材料构成了电子波网络,而电子波网络是由电容器(电蓄积)和晶体管(电频道)组成的。

  睡眠时身体活动大大降低,呼吸的频率降低到清醒时的一半,心跳的活动频率也降低到清醒时的40%到70%,新陈代谢和血压同样也大幅度地下降。不过根据哈佛医学院的科

  学家们说,即使是在熟睡时大脑的电神经细胞活动只减少5%到10%!

  即使是电神经细胞只降低5%到10%,但大脑的某些特别部位还是受到了更大的影响。这些受影响大的部位是那些管理注意集中、学习、信息组合和记忆的部位。在睡眠期这些部位的时间活动性降低50%,而在眼睛速动阶段却完全停止活动。

  梦醒状态大脑皮层深处的学习、记忆和注意等中心都在积极工作,并且把大脑接收到的信息归为重要的或无关紧要的,同时把这些信息相应地分配给记忆资源。

  进入大脑的信息量往往总是超过我们大脑分门别类地处理每一条个别信息的意识能力。于是记忆资源就根据特定时刻的紧急程度来分配。在任何特定的时刻,大脑都有能力获取相关的记忆,以便来判断当时情况的重要性。

  2.现实的重新组合梦的一个最普通的特征就是它对现实进行重新组合从而变幻出一个怪诞的现实。在一个比较单一的、连贯的梦里,你的大脑可能构想出这种情景:你的两个熟人成了婚姻伴侣,他们正在外国进行密月旅行,虽然他们都是你的熟人,但他们二人彼

  此却是陌生人。也许有某种原因让这一切联系在一起,但显然这个原因并不明显。

  因为一个梦就像一块马赛克地板一样,所以你应该在更大范围内观察梦中的画面:为什么似乎毫不相干的事情出现在同一个梦里?也许它们在梦中的共存其实也不怪诞。

  3.精神上的焦虑在紧张的睡梦中,高度紧张的生活方式造成的焦虑与睡眠中断之间虽然还没有证实有必然联系;但能肯定的是人们在清醒时所面对的焦虑肯定会设法进入他们的睡梦。事实上你的梦的大部分内容所包括的诸多意象和情绪,都旨在尽量消除你清醒时的焦虑。

  但是,要预言什么人会有过度的梦中焦虑也不容易。也许你能预料一个明显地焦躁不安的人会做更多的恶梦,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得到证实,况且很可能事实会恰恰相反。事实上有些更可能经受紧张睡梦的人,往往是那些在清醒时深藏内心焦虑的人,这些人往往具有对侵扰和威胁过于敏感的性格。他们被看作是具有相对脆弱性格的人。你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人,表面上他们温和沉稳,但却是梦中最焦躁不安的人。

  4.身体的反应除了梦中的精神现实外,还可能有一种物质的真实,正是由于这种物质的真实引起由躺着熟睡的身体做出的物质反应。比如,人们经常梦见当他们躺在床上的时候,有某种东西向他们走来,并压挤他们的胳膊。有的人说因为他们在睡梦中感受到了某种气味,尽管这是很罕见的。而另外一些人说疼痛的感觉是他们睡梦的一部分。这些感受经常出现在睡梦状态的早期阶段。

  通常人们在做梦时的身体感受并不进入梦醒后的生活。比如,如果你梦见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你在梦中经历了疼痛感觉;然而醒来后,能感受到在腿上有残留的疼痛感的可能性不大。

  做梦除了与抽象事物有机组合有关外,还与梦者的情志变化有关。因为人在认识周围事物和与他人交往中,都带有七情六欲,因此往往会表现出相应的感情,而相应的感情又会引发相应的梦境。

  关于这一点,我国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汉代著名哲学家王充,他在对梦的精神心理

  原因分析时这样认为:晚上做梦不是鬼神作怪,而是由白天的心理活动转化而来的。由于人们在醒觉时经常思念着某种东西,充满着某种想像或希望,睡眠时就会梦见思念着的东西,或想像中的事情,王充将这些概括为“精念存想”致梦。他在《论衡?订鬼篇》云:

  “夫精念存想,或泄于目,或泄于口,或泄于耳。泄于目,目见其形;泄于耳,耳闻其声;泄于口,口言其事。昼日则鬼见,暮卧则梦闻,独卧空室之中,若有所畏惧,则梦见夫人据按其身哭矣。”

  我们从他所举的梦例可以知道,所谓精念存想,包括了喜怒哀乐、忧悲惊恐等各种情志因素。念也就是思念,《说文》上说:“念,常思也。”精为专注,精念,即思念很精、很深、很专,深深地思念着。存想,一方面是指老在想着某种东西、某种情况,或某种情绪老在困扰着自己;另一方面也含有某种想法、想像,某种情绪感受被存入记忆的意思o

  我们能体验到,梦有时和当天或最近的情态变化有关,而有时却和很久以前的情志变

  化有关,这毫无疑问是由于以往的情志变化被存入记忆的缘故。

  情志变化引起发梦,可以由正常的情绪变化引起,也可以由过度的情志变化引起。另外过度的情志变化比正常的情志变化往往更容易引起发梦。所以陈士元在论述“情溢”之梦时说:“过喜则梦开,过怒则梦闭,过恐则梦匿,过忧则梦嗔,过哀则梦救,过忿则梦詈,过惊则梦狂。此情溢之梦,其类可推也。”所谓“情溢”就是过度的情志变化。陈士元将梦分为气盛、气虚、体滞、情溢等几类,并将因情志变化而引发的梦取名叫“情溢之發”夕情志变化表现不一,那对梦的影响也有差异。喜为心之志,是一个人追求并达到所盼望的目的时产生的情绪体验。当喜乐情绪波动时,就会感到心情愉快,全身舒畅,气血通调,所以《素问?举痛论》说:“喜则气和志达,营卫通利。”喜的感受不仅见于清醒时,还可见于梦中,有时梦中之喜正是由清醒时的快乐感受引起的,是醒觉时快乐感受的延续。

  由喜致梦,既可以是一个快乐的梦,又可以是一个相反的梦。陈士元曾经举过“有亲姻燕会,则梦哭泣”、“庆贺则梦麻苴凶服”等梦,来说明心情舒畅、欢庆喜悦不一定都会引发喜悦性的梦;不过在多数情况下,因喜而梦,其梦多为喜梦。

  由怒致梦,常常表现为梦中也受压抑;或对压抑自己的对象采取清醒时无法采取的手段。陈士元在《梦占逸旨》中说:“过怒则梦闭。”喜则梦百花怒放,怒则梦万花凋敝。生活中,常有这样的梦例,一个人在社会上遇到了使自己生气而又毫无办法的事情时,在梦中会采取某种措施。

  由忧致梦,有时与所忧虑的事有关。如有个尹姓富翁,有钱有势,可一上床则“多梦为人仆。趋前作役,无不为也;数骂杖挞,无不至也。”这可能与他时刻担心怕失去自己的宝贵地位有关。有时则可能梦见非常顺心的事,因为人有所扰,就渴望顺利,这种心情,往往在梦中会实现。

  由悲致梦,有时梦象与悲伤的原因有关。比如某患者在丈夫去世不久,儿子又遭车祸

  而亡,她很悲伤,抑郁不解,以致精神不振,沉默寡言,彻夜难眠,闭上眼睛就会梦见失去的丈夫与儿子。陈士元认为,悲哀过度则梦救,这可能与梦者因理想破灭,丧失信心,渴望能被人救助的心理有关。

  由思致梦,其梦象常常与所思内容有关。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杜甫的名句“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反映了杜甫对好友李白的思念之情。渴了梦见喝水,饥了梦见吃饭,病了梦见看医生,囚犯梦见被释放,所梦虽不同,但与各自所思有异相关。当然,梦具有离奇性,它有时就像个调皮的精灵,并非所思都见之于梦,“欲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尽”。可见,思之为梦,可以表现为多种多样的梦。

  由恐致梦,可以表现为恐惧之梦,陈士元在《梦占逸旨》中说:“过恐则梦匿”,就是指在梦中表现为由于害怕而到处躲藏。由于恐伤肾可以影响心,所以常伴心悸等症。例如某患者,因坐公交车上班时,此车撞了一个人,那人当场死亡,患者感到很害怕,从此

  常感心悸、腿软,不敢坐车,睡眠不好,闭上眼睛就做梦,而且做的梦大多都是很可怕的,以致于常从梦中惊醒,醒后仍感悸动不安。

  由惊吓致梦,其梦多为恶梦,有时甚至会使人因恐惧而不敢入眠。这一点,从汉代郑玄对噩梦的注解也可以看出。噩梦即恶梦。郑玄在注解时说:“惊愕而梦”。他是从梦的形成原因对《周礼》六梦进行注释的,他认为,噩梦的原因是由于惊愕而导致的。

  例如某女士,产后20多天,由于晚上突然受到惊吓,所以导致心悸怔忡,头晕神疲,听到点声音就会被吓醒,浑身冒冷汗,难以入睡,喝几片安神片后才勉强入睡。又如某先生,在帮朋友整理物品时,突然受到惊吓,导致神志恍惚,时常悲伤哭泣,头晕目眩,胸闷心悸。夜间多梦,梦到的大多是恐怖的事,她常常由于从惊吓中醒来,以致于一人不敢入睡。后经养心安神、清热化痰之剂才好。这说明惊吓确实可引起多梦。

  总之,引发梦的因素很多,而造成忧郁的梦、惊险的梦、恐惧的梦及幸福的梦十之八九是与你的情感和心理有关。

上一篇:梦的材料来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