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运作

  梦的运作

  在谈及梦的运作时,我们首先应该明白显梦和稳梦分别指的是什么。“显梦”就是我们真正做出来的梦,换句话就是说在梦醒之后,我们能准确地复述出来的那部分梦的内容。“隐梦”则是我们在分析“显梦”的基础上才得出的另一层含义的梦境。隐梦就是做梦人的欲望的达成。

  下面我们用一个具体的实例来说明。比如,“三个月前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男友,我很爱他,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他爱上了别人,我很伤心。三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男友死了,我不知道他因何而死,只是看到他静静地躺在那里,我的心没有痛”。释梦者对这个梦这样解释:死在这里是遗忘的意思,女孩儿认为自己已经把男友给遗忘了。因为女孩儿在做梦的前一天,她认识了一位很好的男子,女孩儿对他一见

  钟情。所以这个梦好像暗示着新的感情即将代替旧的感情。具体叙述这个梦便是上述所说的“显梦”。而后面释梦家说的女孩儿对先前男友的遗忘,则是先前梦的隐含意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隐梦”。

  分清“隐梦”和“显梦”的概念之后,现在来了解梦的运作。我们的先哲是这样给梦的运作定义的:“隐梦”变成“显梦”的过程就叫做梦的运作;反过来说,由“显梦”回溯到“隐梦”的历程就是解梦。可以这样说,解梦的目的就是推翻梦的运作。下面我们看看梦的运作过程是怎样的。

  梦由“隐梦”到“显梦”的运作过程包括梦的压缩、移置、视觉化、象征及润饰。下面分别谈谈梦的这几个运作过程。

  梦运作的压缩过程是梦运作的第一个过程。所谓压缩过程,就是“显梦”的内容都比“隐梦”的内容简单。换句话说就是“显梦”就好像是“隐梦”的一种缩写剧本。不过也可能有没有经过压缩作用的梦,但一般说来梦的运作总是少不了压缩这一过程的,而且有

  时压缩的程度还很大。关于梦的运作有没有与压缩相反的作用,或者可以说“显梦”的内容要比“隐梦”的丰富,这种情况被认为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梦的压缩过程这么普遍,那么梦运作时是用什么方法进行压缩的呢?可以归结为以下三种方法:

  方法一、彻底的压缩,表现在“显梦”中的某种隐含意义完全消灭。即我们在“显梦”的表层看不出一点儿“隐梦”的意象来。我们梦中的内容好像与我们内心中的欲望没有一点儿瓜葛似的。

  方法二、不彻底的压缩,“隐梦”的一个片段侵入到“显梦”之中。在“显梦”中你可以找到一些“隐梦”的痕迹,对于这样的梦,你可能感觉它离你的生活有点近,甚至你对梦中的某些隐含意义有些明白。

  方法三、具有与“显梦”相同性质的某些“隐梦”成分也出现在“显梦”中,而且还与“显梦”混合成为一体,难分彼此。比如:这是一个“数人合一”的压缩例子。这个混

  合而成的影像,外貌长得像甲,穿的衣服像乙,从事的职业又像丙,但是你知道他始终是丁。

  下面我们来举个例子,看看梦是怎样进行压缩的。看一位妇女的梦:“我梦见我最喜爱的一个外甥死了,他躺在棺材里,两手交叉平放,灵堂灯火通明,映着他的脸庞,情景恰恰和几年前我的另一个外甥死时一样。”从表面上看,这个梦不会是满足这位女士愿望的梦,因为她绝对不会盼望着自己最喜爱的外甥死去。其实,这个梦不过是一个“伪装后”满足愿望的梦。因为事实上,这位女士爱着一个男人,可由于家庭的反对他们未能终成眷属。很久她没有见过他了,只是在上次她的一个外甥死去时,那个男人来吊丧,她才见了他一面。这位女士的梦,意思实际上是:“如果这个外甥也死了,我可以再见到我爱的那个人。”在此梦中,那位女士把梦见外甥的死与想见那个男人的愿望有机地结合在一个梦中。即便是她想见的那个男人没有出现在梦中,但却隐含在那位女士的第一个外甥死去的情景中。因此可以这样说,在这个梦中其实是两个葬礼的重叠,而把两个葬礼连起来

  的就是那个男人。梦就是这样运作的,它把许多有着相同本质的事物压缩成一个有些模糊的事物,如果想知道梦的意思,那我们就得找出它的核心。

  不过,梦压缩的过程有时会把两种完全不同的隐含混合在一个“显梦”中。有时看似对梦有了一个比较满意的解释,这种情况会让我们觉得意外,但的确有这种可能。其实忽略了第二种可能的隐含意义。另外,“显梦”与“隐梦”之间的各种元素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各种元素常常互相交错,这样会使一个明显的元素可能同时代表若干个隐含的元素,而一个隐含的元素又可化为若干个明显的元素。因此我们在解梦时,如果想要它完整地呈现,就必须等到解析了全梦之后。

  可见,在我们分析梦的时候,如果一个字对一个字,或者是一个符号对一个符号翻译,那我们就大错特错了。梦的运作远远比这些复杂得多。

  梦运作的第二大成就就是它的移置作用,这是梦的检查作用,梦的移置作用往往通过替代方式和重点转移的方式实现:

  替代方式。一个隐含的愿望,即我们心中实际上想要得到的东西,它不以自己的真实面貌出现,有时连自己的一部分也不出现,而是让一些看似与之无关的其他一些事替代,这种替代方式近似于暗喻。

  重点转移方式。即梦的重点由一重要的元素,移置到另一个不重要的元素上。这样,梦的重心就被推移了,于是梦也就似乎呈现了一种异样的形态,好像是脱离了它所要表达的中心。

  实际上,在我们的日常交谈中,我们常用暗喻代替原意的方式来进行交流。日常交流中的暗喻与梦中的暗喻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就是人在清醒的时候所用的暗喻很容易被他人了解,而且这个时候的暗喻所代替的内容也和愿意有相当的关系,比较容易让人理解。此夕卜,我们在日常的诙谐语言中也常常用暗喻的形式,这时候通常不再需要内容方面的联想,代替它的是不常见的表面联想。比如,或取谐音,或取双关语义。这种表面的联想需要大家能够理解,不然,如果一个笑话的暗喻所指的真意让人不能明白,那么笑话还有什

  么可笑的呢?不过,在梦中所使用的暗喻全然没有这些限制,它可以与梦所要表达的原意毫无关系,而且还不易了解,甚至一经说明之后,可能让人觉得还是不可思议,而其解释的内容也让人觉得有牵强附会之感。而恰恰只有当梦由暗喻不能逆溯到它的原意时,此时梦的检查作用才算真正达到了目的。

  可见,梦的移置过程就是梦把重要的内容放在梦里不引人注意的情节上。这就像一个害羞的借钱者,他先和有钱人东拉西扯地说好多话,然后好像顺口提起一样,捎带说起借钱的事。实际上,从心理的表现方式上来讲,这种重心的移置并不符合道理,而且它还增加了诸多的复杂因素,所以使事情看起来有点儿神秘,听起来有点玄虚,而梦的“移置”作用,它本身就是要加重梦的玄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梦的“移置”作用看作梦运作的第二个成就。

  梦运作的第三个过程是梦的视觉化,这也是最有趣的一个过程。它将思想变为视象展现于人的梦中,也就是说,梦的视觉化就是把心理内容转变为视觉形象。比如:一个新入

  学的大学生,一天夜里,他梦到自己身穿中世纪的服装走进一幢很暗的房子,屋内很乱,突然有几个人冲出来向他攻击。这时,他猛地拿出一支冲锋枪,向敌人扫射。把敌人全部打倒后,他转身走出房子,很悠闲地点上一支烟,然后拿出一个手榴弹向后甩去,屋子在他身后轰地炸了。这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课本落在屋里了,可屋子已被炸成一片瓦砾,找不到了。他转念一想,没能了就没有了,也无所谓。

  而实际的情况是,这位大学生做梦的当天曾看了一部电影,其中的一段情节与梦中的情节很相似。并且这位学生刚刚入学,他对学校的许多方面很不满意,当时期末考试快到了,可他却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他的梦表达了他的三种情绪,一是房子代表学校,梦中杀敌并炸掉了房子是排解心中的压抑;二是书本掉在了被炸的房子里,说明他担心自己的功课已经落下了,在考试中会不及格;三是书本掉在了房子里,但转念一想又无所谓了,因为这位学生平常的禀性就是这样,对什么都不在乎。因此这种情绪被带到了梦中。

  从这个梦中可以看出,这个新入学的大学生把自己的三种情绪中的两种情绪转换成了

  画面出现在了自己的梦中,一个是反击敌人和被炸掉的房子,另外一个就是掉落的书本。而无所谓的情绪并没有以画面的形式出现,它是以心理情绪的方式表现出来。

  由此我们可以明白,我们梦中思想并不能完全以视觉的方式表达出来,这一点很明显,也不难想像。我们知道,如果要你描绘一篇报纸中的政治论文,要求你必须将文字改成图画,可见难度有多大。文中的人和物都不难用图画代表,并且还可以把他们画得很完满;可是如果要你们将一切抽象的文字改成图画,并将指示各种思想关系的词语,如关系词、联接词等一概变为图画,则其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当然我们知道梦中的思想并不能完全以视图的形式表达,不过在我们的梦中仍有许多思想以在头脑中的原形出现在梦中,并在“显梦”中表现为思想或知识。虽然,头脑中的思想变为视象不是梦的工作中思想变形的惟一可能的方法,但是它却是梦运作的主要特性。

  梦运作的第四个过程就是梦的象征性。所谓梦的象征性是指在我们的梦中一个事物往

  往隐含代表另一个事物。为什么会出现此种情况呢?其原因就在于,当我们入睡的时候,

  “本我”就开始了它的幻想,然而“超我”这个“检查官”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检查着大脑中一切活动,因此“本我”只好把梦经过伪装后进入我们的梦中。经过伪装后的梦便是“显梦”,而它们所要表达的隐含意义就是“隐梦”。那么,“本我”又是怎样把梦进行伪装,从而骗过“超我”的检查的呢?梦的象征意义此时就起作用了。

  为了伪装,梦常采用一些特殊的形式,或者可以说是一些骗术。如果只从伪装的角度来说,那么梦运作的压缩、移置和视觉化都可以称作“本我”为欺骗“超我”所使用的骗术。梦的象征性的重要意义在于:没有诸如象征性这样的伪装,梦似乎就无法形成。现在我们举出三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梦的运作的象征性。

  例子一:梦见桥是人际关系中有趣的象征。我们常常用“过桥”和“拆桥”来表达生活中的机遇和挑战。然而,过桥要付出什么代价吗?桥会不会倒蹋?过了桥是进入安全的目的地,还是进入一个吉凶难卜的未知天地?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揭示你已认识到生活

  中的转变以及你对这种转变的感觉。

  例子二:梦见父亲是权威、风度和慈爱的象征。父亲的形象多种多样,同样通过父亲的形象也可以产生多种感情。你对自己父亲的认识会对你可能信任的其他高级人物的看法产生重大的影响。权威是我们对父亲的第一印象,他无所不晓,见多识广。父亲通常以你的家庭为背景,以特殊的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中。这样的梦可能产生这种感觉:也许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悬而未决的。父亲在梦中的出现同时还标志着温暖的力量,或者表明同梦中其他方面相比,缺乏的也正是这些东西。如果父亲已经去世,他在梦中的出现可能与尚未解决的问题有关。

  例子三:梦见亲爱的人死亡可能是许多因素的结果。你可能真的为他(她)的健康担心。亲人的死亡可能只是一种象征性,而不是你努力使他们摆脱现实,因为你所作的努力往往被看作是抵制对他们的愤怒。如果这位亲爱的人是位浪漫者,并且与你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梦见他的死亡可能预示着你们彼此的关系将到此为止。

  在上面三个例子中,桥象征着生活的转变及自己对这种转变的看法;父亲象征着悬而未决的事情;死亡则象征着愤怒的情绪和关系的结束。又例如汽球、喷雾器、球棒、锅炉、水壶、瓶子、汽车、枪、帽子等象征着男子的性生殖器;而女子的性生殖器则是碗、儿童、地球、水果、花园、花、月亮、海洋、池堵、花瓶等。

  通过上述讲的,我们懂得了梦的运作的历程后,对于“显梦”的兴趣好象不再那样的浓厚了,“显梦”的地位在梦工作中好象也不再那么重要了。

  因为人们感兴趣的从来都是那些对他们来说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显梦”不管是以怎样艳丽的外衣郑重地包起来,还是被前后分裂为多少个不相联络的图画,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没有多大的意义。“显梦”虽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但是我们知道这种梦的表面形成于梦的化装作用,它和梦的实质内容没有多大联系,这就好比一个外表装扮得珠光宝气的贵妇,不过你不能确定她是否真的拥有贵族的气质。

  但是,尽管这样我们仍不能忽视它的存在,因为在梦里我们所能直接感知的部分只是

  “显梦”“显梦”有时也有它的意义,还可能表现着“隐梦”的要点。

  总之,我们在解析某一梦时,一定要记住不能只以“显梦”或“显梦”中的一部分来解析梦的实质内涵。从梦的表面来看,它们好像是相互联贯,表里一致似的。不过对大多数的梦而言,其构造实际上与我们构房所用的钢筋混凝土一样,各种石片被水泥和钢筋互相粘合制成石板。但石板表面的光滑却不代表它内部也同样排列有序。梦运作的这一有趣的功能,被弗洛伊德称之为梦的“润饰”。这里的“润饰”似与“掩饰”相通。梦的“润饰”目的在于将梦的工作的直接产物合成一个联贯的整体,就好象我们需要把拼图的各个版块拼成一幅完整的图画一样。与拼图游戏不同的是,梦在润饰时,往往把材料排成与“隐梦”的含义大相径庭的次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交错穿插就无所不在,这就像是小孩儿玩打乱仗的游戏。

  关于梦的运作,我们已经知道了,它是从“隐梦”到“显梦”的运作过程。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也难怪我们对梦的运作发生浓厚的兴趣。你想那个隐藏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的某

  些东西,通过那个不可思议的梦工作的伪装,转而成为一个有着具体意象的类似于故事情节一样的链接呈现在我们的睡梦中。可见梦运作的过程是很别致的。知道了梦的运作过程,我们对梦的研究就更会趋向合理化,也就更科学了。

梦的运作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