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意识的特征和原本思考法则

  潜意识的特征和原本思考法则

  潜意识的基本特征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六点。

  具有原始性。原始性是从发展的角度来说的。潜意识是人的精神机构中最初级的、最简单、最基本的因素。它比意识和前意识产生的都早。意识是经过发展而转化了的潜意识,但并不是所有的潜意识都能成为意识,这取决于外部环境和潜意识本身的性质。

  具有冲动性。由于潜意识的原始性使得潜意识具有很强的冲动性、活跃性。潜意识的冲动性来自它的原始性,它在人的心理序列居于领先地位,最先在人的心理活动中出现。

  只有潜意识能够人神经系统获得本能冲动的能量,潜意识和意识只是借用潜意识的能量得以表现。

  具有非时间性的特点。早期的童年经验,以及愿望冲动会以显明的视觉印象和梦的动力而出现于成人的梦中。这引起视像情景的鲜明生动性、好象使人又回到童年一样,历经几十年仍不衰。所以“做梦是已取缔了童年精神生活的一个片断”。潜意识中的各种活动具有非时间性。

  具有非道德性。道德是指人类社会行为的规范,属于社会范畴。道德涉及有行为的动机目的及指导思想。潜意识是人的心理的最初级萌芽,它的活动具有非逻辑性、原始性和无时间性等特性。这些特性均与非道德性相联系,共同构成潜意识的非社会性。

  具有非语言性。潜意识或本我中没有思维的概括能力。它的表达主要是借助知觉材料,并没有语言参与。例如,在梦中,即使有些抽象的东西,也要用意象性的具体事物来表达。梦往往是用“浓缩”、“转移”、“象征”等等手段表达潜意识的内容。因此梦境

  荒诞杂乱,原因是梦受非语言性表达的限制。

  不自觉性。天津南开大学的刘文英教授研究认为:“潜意识最基本特征,应该是其不自觉性”。其内容主要由三方面所构成。

  第一、主体没有清醒的明确的自我体验。他不但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和干什么,而且不清楚是他自己在想和自己在干。人们的梦境、梦象一般都是恍恍惚惚不太清楚。有些梦如果中间无唤醒,梦者会永远不知道。许多梦醒后即忘,梦者很难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而那些想入非非的情节,连梦者都不知道他自己怎么那样想和那样干的。当然,有些梦境、梦象好像很清晰,可是梦者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以梦境为实境,以梦象为实象,这种心理状态也是不清醒的表现。

  第二、主体不能控制自己的心理活动。伏尔泰曾经指出:你不得不承认,“您在梦中的一切观念,都是不由您自己而发生,您的意志在其中丝毫没有作用”。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自己决定自己晚上梦什么、不梦什么。梦中的场境、人物不断变化,梦者并不能要求情

  节一定怎样发展下去。有时恶梦临头,梦者手足无措而没有办法。据说有些人能控制自己的梦境,他们事先都经过专门的训练,其实质是利用意识向潜意识的渗透,并常常使主体保持在亦梦亦醒的临界状态。

  第三、主体对自己的观点没有清醒和认识和评价。由于他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这样想和这样干,因而他了说不能随时有意识地进行必要的调整和糾正。梦中常常出现一些虚幻离奇的情景,但梦者当时都当作真实的存在与变化,对于一些悖理的丑恶的现象,梦者也会表示态度,但不那么清楚。而在很多情况下,是非不分,善恶不分,听之任之。

  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指出,梦是潜意识的活动,它遵循“原本思考法则”。“原本思考法则”有两个特征:一是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任何事物都可以跨越时空的界限而发生关系;二是思考的方式受情感与欲望的支配而进行,不依逻辑的前因后果来推论。这些特征说明了梦境为什么会那么光怪陆离,同时还指出了释梦的方向:找出支配它的“情感与欲望”。

  梦之所以荒谬,梦中情节的演变完全不符合我们意识生活中的逻辑法则与因果关系,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在梦中展现了另一种思考方式。弗洛伊德把梦中的这种思考方式称为“原本思考法则”,而把我们清醒、理智时符合逻辑法则与因果关系的思考方式称为“续发思考法则”。

  “原本思考法则”是最早的思考方式,在现存的原始民族或文明社会里的儿童身上,我们仍可以看到这种思考方式的痕迹。

  文明社会里的儿童在成长过程中,会逐渐发展出符合逻辑的“续发思考法则”,从而来应付现实世界的生活。但在夜梦中,主司推理、判断等高层思考活动的大脑皮质处于休息的状态,而比较原始的脑机能却还在继续活动,这些以比较原始的“原本思考法则”为主导所呈现的梦境,和正常人的白曰梦、精神病人的症状、神话的故事等,有很多相同的地方,都属于“潜意识”领域。

  潜意识之所以会运用“原本思考法则”编出荒谬的梦境,由于某种“思想”的诱发,

  使得潜意识会运用“原本思考法则”能编出荒谬的梦境。这种“思想”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梦思”,或梦的“隐意”;而梦的表面内容则是梦的“显意”。梦的“显意”就如同象形文字,不过只要我们能掌握这种文字的“语言特色”(象征语言)及“文法规则”(“原本思考法则”),就能了解真正的“梦思”,它不像梦那样荒谬,事实上它一点也不荒谬。

  那我们如何从荒谬的梦境中找到合理的“梦思”呢?弗洛伊德指出“梦思”通常是由最近的一些生活经验(特别是做梦前一天)引起的,这是弗洛伊德的一个梦:

  梦中帮弗洛伊德做解剖工作的N小姐在白天曾向他借哈盖特所著的《她》这本书,弗洛伊德借给了她,并向她说:“这是本奇怪的书,但是含义深远。”N小姐问他:“你撰写的那本《梦的解析》可以借我看吗?”弗洛伊德说:“我的传世之作还没写完。”N小姐又问:“那你何时出版,我们看得懂吗?”弗洛伊德觉得她语含讽刺,似乎是在替某人传话。当时弗洛伊德不再搭腔,但N小姐的一番话却触动了他的心事:他深信在进行中的《梦的解析》必将是一本传世不朽的巨著,不过出版它也必须付出代价,因为他分析了很多自

  己的梦,而不得不将自己的性格及某些隐私公诸于世。

  这是个“梦思”,当晚在这个“梦思”的诱发下,他做了一个荒谬的梦。在梦中,他又回到求学时代追随布鲁格教授从事解剖及生理研究的场景中,不同的是这次不是解剖动物,而是解剖“自己”。他将自己割得体无完肤(连内脏都掏出来),不过他一点“没有可怕的感觉”,这种“情感反应”与梦中影像的不符,证明了这惨不忍睹的场景乃是一种“象征”,它不是在做真正的身体解剖,而是在做“心灵解剖”,而“心灵解剖”这部分正好是《梦的解析》一书的重点。

  这时,肉体的刺激“插播”进来,因为当天弗洛伊德站得太久,双腿有劳累的感觉,这使他在梦中注意到自己身体的下部,事后他“再度拥有一双腿”,不过还是觉得疲倦,而需“坐计程车”或由向导“背他”。

  原来的“梦思”还在进行,梦中出现了几个与“著作”有关的场景:在骨盆腔内有一些捏皱了的银纸(Stanniol,锡洛)。弗洛伊德认为,这是史坦尼斯(Stannius)这个字的变

  形,而史坦尼斯曾经出版过一本有关鱼类神经解剖的著作,弗氏从小就很佩服他。

  梦中“被背过泥泞的地带”以及“用宽木板渡过陷坑”的两个场景,来自他借给N小姐那本《她》中的情节,而“印第安人”和“木屋中的女孩”则来自该作者另一本著作《世界的心》。

  “著作,著作,写出不朽的著作”,弗洛伊德的内心好象在这样吶喊,可是在成为“不朽”前,“死亡”的阴影却又浮上心头(也许是因为腿酸、走不动了),山里的那间“小木屋”是“棺材”的象征,因为很像他在意大利旅游时看过的埃斯楚坎人的坟墓内部。他置身在死亡的氛围中,想“穿越”出去,而这似乎有赖自己写出“传世”之作了——“小孩将使这渡越成为可能”(如果写不出来,那只好靠孩子来完成未竟之志)。

  一切梦常有“主题梦思”和“小梦思”,但是以“原本思考法则”为主导的梦,会使影像与影像的衔接给人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若想解读梦,还需释梦者把这些支离破碎的梦连接起来。看下面的两个例子:

  某人做了一个梦,先是梦见他的叔叔在礼拜六那天吸烟;接着这个人又梦见有位中年女士将梦者抱在怀中,好像他是小孩一般。

  有人梦见自己被父亲责骂,然后到火车站去,火车刚好进站,但奇怪的是,火车静止不动,而月台却向着它移动。

  读了上边两个梦后,我们好像还是一头雾水,到底梦的意思是什么?第一个梦者在自由联想时说,他叔叔是个很虔诚的宗教徒,从未在安息日吸烟,将来也绝不会吸烟;而那个中年女士让他联想到自己的母亲,他像小孩一般被母亲搂在怀里。而这两件事都是“严厉禁止之事”,它们先后出现在同一个梦中,可能表示它们之间有如下的逻辑关系——“如果我的叔父也在安息日吸烟的话,那么我也不妨让母亲搂抱了”。

  第二个梦,火车不动,由月台向着它移动,表面上看起来十分荒谬,不过它是在说“这与事实相反”,这个内容紧接着“他被父亲责骂”出现,表示前一个梦内容也是相反的意思,但因为“父亲被他责骂”这个念头逃不过意识的检查,所以在梦中施放了一个烟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