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意识中的自我愿望

  潜意识中的自我愿望

  内心的矛盾常常在梦中反映出潜意识的愿望。看下面一个学生提供的梦例:

  “十月一”假期中我原想去我的一位同学那里参观牡丹花,但一直没去成。结果“十

  月一”后我就经常梦见自己不远千里去找他。每次梦见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他们学校的校门,可不知为什么就是见不到他本人。我拼命地拨他们宿舍楼的电话,可每次不是他去执行任务了,就是他在很多人的大操场上踢球。反正就是见不到他。又梦见他到北京来,

  同学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到了,可当我急急忙忙去接他时却总也接不到。”

  这个同学是她自己凭直觉明白了“见不到”现象的意义,她说:“我自己急于见到他,向他说明一些误解,所以总是梦见去找他。但我又害怕见到他,怕他不能原谅我,不能冰释这些误解,所以梦中不管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是潜意识中害怕见到他。”这种既想见又怕见的矛盾,就引出梦见去找但是找不到的情节。

  某医生自己在镇上开了个小门诊,收入也不算高,他在填报所得税时就据实填报。当晚他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我朋友告诉我,税务人员对于我的收入申报数字表示怀疑。认为我以多报少,以便逃税,因此将罚以重金。”因逃税而被罚以重金的梦似乎是“反愿望”,其实这梦伪装了

  他一个更大的愿望,那就是他“希望成为收入颇高的名医”。

  一位女士梦见:“我想准备晚餐,可手头上只有熏鲑。于是我想出去采购,可又偏巧是礼拜天下午,一切商店都关门休业,我只好打电话给餐馆,偏偏电话又断了线,因此我最后只好打消这条做晚餐的念头。”

  梦中要做晚餐的愿望连连受挫,终究没能实现。但做晚餐并不是这位女士潜意识里的愿望。在分析过程中,她联想到在做梦的前一天,她曾拜访过一位女友,由于这位女士的丈夫经常赞美她这位女友,所以这位女士十分的妒意。一次她去拜访女友时,发现女友比以前痩了很多,而她(梦者)丈夫却喜欢丰满的女人。女友告诉她恨不得再长胖些,并且还让她(梦者)有机会约她到家里吃饭,因为她很喜欢吃梦者做的饭菜。

  这位女士也许心里在想:“自己宁可不做晚餐,也不让她来家吃好饭好菜,如果她真的长胖了,那自己的丈夫又对她产生非份之想,那我该怎么办,哼,我才没那么傻呢!”所以,这个梦含有不请那位女友吃饭,不使她丰满的愿望。另外一方面,梦中出现的熏鲑

  正是她那位女友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所以,梦中也含有梦者对女友的“仿同作用”,她置换了女友,因为女友抢走了她丈夫的欢心,她内心非常企盼能争回丈夫对她的爱。这两种含义都代表了“愿望的实现”。

  一个愿望的未能实现,往往象征另一个愿望的实现,下面是一个女病人的梦。在释梦大师告诉她“梦是愿望的实现”后,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她与她婆婆一道去避暑。可这个病人实际上非常不愿意和婆婆在一起,因此,这个梦好象与释梦大师的理论背道而驰。释梦大师认为,“病人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我的一切都是错的,而这梦也就正满足了她这种希望。”因为在病人接受精神分析治疗的过程中,她曾否认释梦大师所断言的一件事,但事后证明释梦大师是对的,她因此不自觉地希望有一天能证明释梦大师的话是错的,上述的梦就表达了她这种愿望。

  如果我们凭着冲动,正要做出某些不“该”做的事时,这一部分就会警告我们,那将会发生可怕的结局。如,某同学一方面在用功读书另一方面又想去溜冰。他梦见如果不去

  溜冰那实在是虚度光阴,不过他在做这个梦的那段时间里,正处于“认真读书”的痛苦冲突中,那优势的部分威胁:“如果你敢去溜冰,那么未来投身科学领域的生涯规划将付诸流水。”他相信优势部分的命令,也就是说,如果他把精力放在溜冰上,就不可能完美。他很害怕即使稍微心动,随便去溜个冰也将前功尽弃,成为一名不入流的溜冰艺人。他的重要个人需求——让精力与创造力有个宣泄管道,遭到强烈否定。而他人格中的另外部分则化身为劣势者。

  但他的心声却说:“我要溜冰!”在他远离运动的日子里,这个念头经常出现。到了晚上,这个劣势部分就会以做梦的方式嘲弄他,在冰地上滑行、舞蹈。劣势部分代表着遭到优势部分打压的基本需求,它会主动反抗,甚至用打击优势部分来满足自己。

  再看一个女孩做的三个性梦:

  梦一:女孩梦见自己正走过屋内的大厅,忽然她的头部与摆在大厅内的灯架相撞,顿时她头上的血流了出来。据女孩后来讲:“这种事在我的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而

  在此后,我对自己的梦的说明更是苦思冥想。要知道那时我的头发真是令人担心。昨天,母亲还对我说:‘好孩子,如果真是如此,你的头很快就会秃得像屁股了。’”

  释梦大师这样解释,头部显然是身体下部的代替。而凡是属于可以被拉长的物体,都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因此,这个梦可以这样解释:整个梦的隐念是指身体下部因为与阳物接触而流血。根据这个女孩进一步地联想,我们可以了解到是因为她与男人有过结合所以她会做这样的梦,另外除了上面一点,还与她的信仰有关。

  梦二:女孩在一个葡萄园中穿行,正走着时她看见地上有一个很深的坑,她知道这个坑是因为树根被拔去才留下的。女孩在讲述梦的时候曾说:“树已经不见了。”意思就是说,她自己在梦里并没有见到树。释梦大师认为,这个梦同时也涉及到少女对性的一个幼稚见解,也就是女孩儿们都以为她们本来有着和男孩一样的生殖器,只是后来它们被阉割掉了,就像“树根被拔去”一样。

  梦三:女孩站在一个书桌的抽屋前,这个抽屋是她非常熟悉的,所以一旦有人触动抽

  屉,她马上就会察觉出来。释梦大师这样解释这个梦,书桌的抽屉以及一切类似于抽屉式样的箱盒,都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女孩知道与男子结合,或者是按她自己的想像,如果一旦与男子有任何接触之后,那么她的生殖器便会呈现出与上述的抽屉被动过之后的相类似的痕迹。也就是说,女孩在内心中其实渴望着与男子接触,但是她又害怕被他人知道而遭到非议,这正是女孩一向最担心最害怕的事情。

  上面的三个梦同时发生在一位女孩的身上,且同时发生在一个晚上,那么它们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呢?释梦大师总结这三个梦,认为这三个梦的主要重心就在于一个“知道”的概念。女孩清楚地记得,在她还是小孩子时就对性事件有着探索的兴趣,并且她还为由她自己探索出来的结果和由此而获得的知识深感自豪。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