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意识的智慧

  潜意识的智慧

  潜意识的智慧主要表现在:它能对肉体微妙的变化有惊人的内视力,能追忆童年的往事,能对偏狭意识的生活给予纠正和补偿,它还具有启示性。

  潜意识就像一位高明的医生,一直在监视着你肉体的境况,就连肉体微细的变化潜意识也会以夸大的方式出现在梦中,比如身体某部分的温度稍微升高,就可能梦见自己“正走进火焰中,并感到其热无比”。

  有一些医学报告指出,当某人被诊断为患某症后,发现这种病还在体内潜伏进行时,

  它的早期征兆就早已以象征的方式出现在病人的梦中了。比如一位年轻的学生,一连几个晚上都梦见“自己被一条大蟒蛇缠住了,不能动弹”。后来就觉得身体不舒服,于是去看医生,可是医生当时也诊断不出有什么毛病。直到三个月后,病情恶化,医生才从X光片上看到他的脊椎骨长了一个恶性肿瘤,但已经晚了,那个年轻的学生几乎落得全身瘫痪的下场。肿瘤当然不是一天长出来的,“被一条大蹲蛇缠住,不能动弹”也许正是脊椎肿瘤初发症状的象征化。

  再比如,有一位女士一连几次梦见“自己被压在泥土里,呼吸困难”,两个月后,医师论断出她得了肺结核。

  像这些梦都属“肉体的内视”,梦者都是在诊所确定之后,才获得“迟来的启示”。但并非所有“肉体内视”都只能做这种“事后诸葛亮”,经常在睡眠研究室里研究他人之梦的肯特大师,有一天晚上自己做了这样的梦:

  “我梦见自己得了无法开刀的肺癌,我瞪着自己胸部X光片上的不祥暗影,了解到自己整个的右肺都已受癌细胞的浸润。随后,一位同事为我做身体检查,发现癌症已广泛地转移到腋下的淋巴结了。在得知我的生命很快就要结束时,我经历了无可言喻的悲痛,我再也无法看到我的孩子长大成人。如果我在知道香烟具有致癌性时,就能即时戒烟,那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肯特是个烟鬼,他一天抽两包烟。当他从这个恶梦中惊醒时,觉得如释重担,好象获利重生般喜悦,于是他“决定戒烟”。也许因为烟抽得太多,使他肺部感到不适,所以做

  了这样一个梦(心理的担忧当然也有关系),有关肯特是否去检查了,这点不太清楚,但他确实成功地戒烟了,而且活得还很好。这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让人获益匪浅的“启示之發”。

  潜意识的智慧还表现在它可以拓展我们心灵视野,有时就连早已被我们忘怀的童年往事也会浮现出来。有这么一个梦例:

  一个人想回去看看他已经离开20多年的家乡,人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正与一陌生人谈话。等到他回到故乡,才发现梦中的“陌生地方”正是他家乡的景色,而梦中的“陌生人”也真有其人,是他父亲生前的好友。他小时候看过这些景色、这个人,虽然在白天无法回想起来,但却能在梦中重现。

  还有一位女士,今年都30多了,但她最近一直梦见以前在她家做事的保姆和她以前的家庭老师同床睡觉,甚至连颠鸾倒凤的地点也清晰地呈现于梦中。她觉得很有趣,把这个梦告诉她哥哥,而她哥哥竟说梦中的事在他们小时候的确发生过。当时她哥哥六岁,而她

  只有三岁,和保姆睡在同一房里,保姆和家庭老师每当家里大人不在时,便把哥哥用啤酒灌醉,使他迷迷糊糊;他们认为三岁的小孩不懂事,所以就在她面前偷欢起来。这位女士在表面上已经“忘记”了这件事,但在梦里它们又“复活”了。

  某医师从医20多年了,他说他从小到现在常常梦见一只小黑熊,他甚至可把小黑熊的形象清楚地描绘出来。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梦见小黑熊,直到有一天才真相大白。原来他家的确有一只布做的小黑熊,早已经忘了,他母亲告诉他,他儿时最喜欢与小黑熊玩了,晚上睡觉还抱着它,可他的意识对此完全没有印象。

  有时候,潜意识的触须甚至还能跨越个人经历,而伸进“种族记忆”的窝巢,换句话就是集体潜意识中的“原型”。“原型”,它意指人类思维的一种本能倾向,我们也经常会做这种“原型梦”,譬如某位心理学家曾做过这样的梦:

  “我梦见自己正走过一片墓地,那里的坟墓一排排的排列着,坟墓上有死者的石像。当我走过时,这些石像都一个个复活了,最后一个石像是一位穿着盔甲的武士,起先看起

  来死气沉沉的,但没有多久,他的一根手指头开始动了起来,显露出生命的迹象。”

  释梦大师认为,象这种梦不可能来自个人的经验或幻想,而应该来自比个人经验更为古老的种族经验。在神话、原始民族的死亡祭奠、现代人的梦及精神病人的幻觉中都可发现象上面那个主题,也就是“复活原型”的具体化。由于它来自集体潜意识,因此它的启示也是集体性的,尝试引导人们去思索、面对“死亡”这个共同的难题。

  除了集体性的启示外,“心灵的内视”更容易带来的是个别性的启示。我们白天的意识虽然比较集中,不过也比较偏狭、比较僵化,潜意识不可以纠正、补偿意识的这种缺点。

  比如一个年轻人的梦:“我梦见我父亲开着一辆新奥迪车,他开得很不自然,我对他这种笨拙情况非常着急。他忽东忽西、忽前忽后,中间车子暂停了好几次。最后,他的车撞到了墙,车子撞得稀烂。我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咆哮,要他自我检讨。可是他只是笑笑,此时我才发觉,他已烂醉如泥。”

  其实,梦者的这个梦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他父亲开车的技术不但熟练,还非常谨慎,饮酒也从不过量,特别是在开车之前更是这样。他父亲若遇到不会开车的人,或者不小心把车子稍微弄坏的人,就会大为恼火。而且这位青年和父亲的关系也很好,他觉得父亲很伟大,他钦佩父亲的成就,父亲也很关心儿子的生活。可是在梦中,他父亲却变得相当笨拙可笑,而且梦者对父亲大声咆哮,要他自我检讨。

  其实梦者之所以会编出这样一个不可能的梦境来损害其父亲的名誉并不表示儿子痛恨父亲,想攻击父亲,也不表示他幼儿时期有恋母恨父的情绪,而表示他的潜意识里一定存在有产生这个梦的明显意图,他的潜意识很显然就是要贬低他父亲的价值。但是潜意识为什么要贬损他的父亲呢?因为梦者的意识把父亲看得太伟大了,他事事依赖父亲,而没有发挥他个人的能力。潜意识因此对意识提出“责备”,在梦中试着用降低父亲的地位,来提高自己的价值,这就是潜意识对意识的“补偿”。这个梦好像在提醒他,不能老是依赖父亲,而应该有自己的主张,发挥个人的潜能。

  再如小李去拜访B先生,在拜访之前,小李就听人说这位B先生很智慧也很仁慈,一想到马上要瞻仰一个伟大而仁慈的长者就很激动。当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我看到B先生,他的脸和昨天所见的非常不同。我看见一个显露残酷及严厉的脸孔。他正哈哈大笑地告诉别人,说他刚刚欺骗了一个可怜的老太太,使她失去了最后的几分钱。这一印象令我有种惊讶、激动的感觉。”

  小李自己说,当他刚走进B先生的房间,第一眼看他的脸时,有种一瞬即逝的失望感觉,但这种感觉在他和B先生开始热忱而友善地交谈后,就消失了,而且在谈话结束时,他内心充满了喜悦,但为什么在梦中出现的B先生却变成“残酷而严厉”的人呢?也许这才是做梦者在内心深处对B先生真正的看法(跟他第一眼见到B先生时的印象一致),但因为大家都说“B先生是一个仁慈的人”,这种公众意见在白天的清醒生活里阻碍了他对B先生直觉的不良印象,其实梦中浮现的景象才是他对B先生的“真实概念”。据小李后来说,他在与B先生进一步交往后,逐渐发现,B先生果然像他梦中所见一般——是个残酷而严厉的人。

  潜意识在这个梦中显现了它独特的智慧,它经常具有比意识更优越的洞察力。

  有的梦具有启示性,如果受到启示并按启示所指导的方向来选择人生,那也许你的人生就选择了上升的方向,至于选择是上升的方向还是下滑的方向,主要取决于这个人捕捉时机的能力和他的判断力。

  如,一位很有名的作家,但收入不算太高,现在有人给他提供一个可以比目前赚更多钱的职位,但必须被迫撰写他所不相信,并且违反他人格完整的东西。由于这个职位是那样的诱人,只要想到它可能带来的金钱及声望,他就无法决定自己是否给以拒绝。在白天清醒的时候,他将这个问题做典型的合理化:他告诉自己,问题没有自己想像的那样严重,即使自己写些言不由衷、违背人格的东西,时间也不会太久,只要赚够了钱他可以立刻离开,这些钱可以使他完全独立并自由地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另外还可以帮助亲戚和朋友。在这种合理化之下,接受这份职位反而成了他的“道德义务”,若拒绝它反而变成自我放任、以自我为中以态度的表现。不过他还是犹豫不决,有一天晚上他做了这样一

  个梦:

  “我梦见自己坐在一辆停在高山脚下的汽车里,该处有一条通到山顶的狭窄而特别陡峭的路。我怀疑是否应该开上去,因为路看来很危险。但是一个站在汽车旁边的人鼓励我,他还叫我开上去。我听了他的话,并决定遵从他的劝告。于是真的开上去,哪知道路越来越危险,可是再想让汽车停下来已经不可能了,因为那里不能回头。当我接近峰顶时,引擎突然停止,刹车失灵,于是汽车向后滑回去,并堕向万丈悬崖!我很恐怖地惊醒过来。”

  这个梦透露了这位作家内心深处(潜意识)对是否接受那份职务的看法。值得一提的是,梦中那位劝他不必畏惧开上山去的人,正是他以前的一位画家朋友,这个画家“出卖自己”,成为受人欢迎的肖像画家,他的确赚了很多钱,不过同时也丧失了创造力。他知道这位朋友表面上像是成功了,但他却为出卖自己而感到空虚、痛苦。那条通到山顶的山路正象征着诱惑他的职务,在梦中它是“狭窄而陡峭”的,这就明白地告诉他那是危险

  的。如果他听从那位画家朋友的建议,开上山路(接受职务),就会造成自我的毁灭,就会像那位画家朋友一般身败名裂。

  这位作家的意识经由“合理化作用”,已准备接受违背其志趣的工作,但在睡梦中,他的潜意识却提出“警告”——偏狭的意识若一意孤行可能会“堕向万丈悬崖”。这个梦意在提醒他所面临的处境及可能的后果,他最后决定为维持自己人格的完整,他选择了放弃那项诱人的职务的决定。

潜意识的智慧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