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奇特的预感力

  梦奇特的预感力

  上帝就好像一个慈祥的老人,因为人类的愚蠢和无知想予以惩罚,当举起手要打时却又下不了手,于是悄悄告诉了一些人。然而由于他们相信“梦是虚幻的”,所以很多人还是错过了这绝好的机会。但是很多颇为灵验的预感与实际经历之间的惊人重合,着实让人

  感到不可思议。

  我们在这里不是在宣传迷信,而是凭自己的亲身体验在说话,相信大家也会有同感吧。现在我们按梦预感的内容把梦分为:预感灾难或意外事故的梦、预感身亡的梦以及启示性的预感梦。

  1,预感灾难或意外事故的梦有关灾难性的梦境很容易与梦境的预兆联系在一起。一般来说,我们每个人的梦境都会偶尔地、随意地进入到日常生活中的某些事件里,这些事即使与我们无关,也会引起我们的关注。但是在梦中预测到这无关紧要的事件在日常生活中会发生或者已经发生时,这种梦境的灵验会使我们感觉梦的确很神秘。灾难的发生,往往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说不定何时,灾难就会在你我身边发生。但是,如果能在梦里预知灾难的发生并预先告知人们,那么此梦也可以称作是奇梦了。

  自古以来,人能预感到将要发生灾难的故事就在民间盛行。做梦的人在梦中既是观众,也是演员。梦虽深受记忆影响,但很显然又不只是记忆,这是因为梦常常涉及到不曾

  发生过的事情,梦中的地方也不是真的。做梦有赖于想像力,但是梦境又远远比白日狂想逼真,所引发的感情也更强烈,而且不受控制。梦虽然不像日常生活那么真实,但也常常显得异常实在,还似乎是可以捉摸的。因此,难怪许多人都坚信梦是另一个世界传递的某种信息。但是这些信息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不管它是从自己来的还是从别人来;是从神来还是从死人来?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不管这种信息从哪里来,科学解释才是最适合的。

  梦里表现出预兆,使梦的问题显得更加复杂,从而必须考虑做梦者本人心智以外的影响。请看下面一位飞行员预感火山爆发的例子。

  这位飞行员为人严肃、受过良好教育,他在英国军队做飞行员兼航空工程师。他自称做过许多预兆之梦。在波尔战争时期,他和部队一起驻扎南非。有一晚,他做了一个离奇曲折、活灵活现的梦,他后来把故事写进一本畅销书里。这位飞行员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山头上,眼看着一座火山就要爆发,水气从四周的地上冒出来,他害怕极了。然后他又看见自己在附近一个岛上,哀求那里的法国官员派船去拯救大约3000多个遇险者。正当他还在

  苦苦哀求的时候,他醒来了。

  后来,没过多长时间,运到这位飞行员营地的最新英国报纸就报道了一宗灾难,情形和他梦中的情景非常相象。《每日电讯报》的大标题是:“瓜哇岛火山爆发,约有3万人不幸死亡。”遇害的人数是这位飞行员看见的10倍。后来,大家才知道这位飞行员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邓恩,他出了不少作品,相信所有读过邓恩作品的人,几乎都知道他的资料翔实可靠。另外他还提到两件类似的事情。

  有一个晚上,邓恩梦见自己在苏丹喀土穆附近,忽然看见有几个白皮肤,蓝眼睛的美国人,他们说他们是从非洲南端一直走来的。第二天早上,他就在《每日电讯报》上看到了美国一支准备从好望角到开罗的远征队抵达喀士穆的消息,而邓恩事前是完全不知道有这一回事的。

  在另一个破晓之前做的梦里,邓恩看见一列火车,在爱尔兰洛弗桥附近出轨,坠下路基。邓恩这一个梦过了好几个月才应验,当时一列名叫“飞行爱尔兰人”号的著名火车发

  生意外,出轨坠下路基,失事地点就在洛弗桥15英里之处。

  有人认为他是看到报道以后,才幻想自己梦见过类似的事情。邓恩曾考虑过一些批评者的意见,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凭心灵感应从《每日电讯报》的记者处知道那些事情的。不过他最后总结说,那些因素或许存在,但梦境可能有预示作用。他相信只要训练自己牢记梦中的景象,把它记录下来就行了。

  再看英国的米莉预感空难发生的梦。米莉小姐一家住在英西格美兰西区的茅茨顿大街。父亲奥斯退休后的一天,打算和妻子罗娜、女儿米莉一道乘飞机去法国?马塞看望大女儿奥妮亚一家。大女儿已经出嫁多年,家里人特别想念她。于是,大家准备起来,奥斯订购了第二日的班机票;罗娜忙着到超级市场采购带给外孙的礼品;米莉则在卧室挑选出门穿的衣服。

  米莉与自己善良、温柔的奥妮分别已经很久了,分别后的生活也已经习惯。只是一母同胞的骨肉之情,令她非常想念姐姐,见了面,应该有很多话要说。这是第一次去姐姐

  家,姐夫会欢迎他们吗?他们预定的飞机起飞是在第二天的中午。米莉感到这次旅行一定会很愉快。

  就在当天晚上,米莉梦见自己在试着一件件衣服,当她对着穿衣镜试衣服时,忽然发现镜中出现了一个不知名地区的远景。安放镜子的这个房间光线很暗。这时镜子里出现的,既不是米莉的身影,也没有身后墙壁上的画和饰物架。而是一架客机在空旷的草原上空飞翔的情景。

  她凝视镜中,十分惊异。原来在镜子里出现的客机上,自己正坐在双亲中间,客机迅猛地升高,好像是在向费城方向飞行。“为什么这架客机上只载我们三位乘客?”米莉心中纳闷。不一会儿,客机剧烈晃动,高度不断降低,眼看接近山腰,甚至连山上的树木都看得很清楚。“危险!”她刚想到这里,就眼看着飞机冲撞到山腰上。接着,一场熊熊大火燃烧起来。她被从这架飞机里抛到外面,两位老人和飞机都被红彤彤的火焰包围着。

  “爸爸,妈妈,不得了啦!”她跑进双亲的房中,向他们讲述了昨天晚上梦中见到的

  可怕的事。

  “你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梦怎么能当真呢?”双亲望着她,不大相信这是真的。“不,这一定是发生倒霉事的预兆,延期出发吧。”她反复央求双亲改变原来的探亲

  计划。

  “票都买了,而且奥妮亚也等得着急,如果再延期……”母亲很遗憾地说。

  开始时,二老把米莉说的事当成谵语和一时心情浮躁冒出来的话。可是,她死乞白赖地央求一定要推迟出发。二老也开始觉得心里没底了。

  “那么中午的飞机不坐了,延期一下,改坐晚上的班机可以吗?这回你该放心了吧。”

  “好吧,谢谢爸爸、妈妈。”

  后来他们听到新闻报道,在他们出发的第二天中午他们推迟的那架飞往马赛的班机果然撞到山上,失事烧毁了。这不是瞎说,而是事实。

  2.预感身亡的梦看了许多梦与实际经历很巧合的重合在一起的例子,你还怀疑梦的预感力吗?现实中,我们只要稍加留心,就会发现预感作为一种客观现象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大家肯定有这样的体验,自己的家人、朋友、同事可能都曾向我们谈过他们的预感,而我们自己也可能曾出现这样或那样令自己解释不清但又颇为灵验的预感。在社交生活中,你可能通过某些人的表情或某种事情的端倪而预感到此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和结果。当你的亲人或密友的安危、前途、命运处于某种关口,你也常有“什么事可能会发生”的预感。

  林肯曾预感到自己的死,这件事在美国是家喻户晓的。林肯在1865年4月4日遭到暗杀。但在死亡前两三天,他就曾在自己最亲近人的集会上,讲了一个噩梦:

  我在梦中听到了许多人的啜泣声,哭得太悲伤啦。我想,究竟怎么回事呢?于是,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穿过一个房间又一个房间,最后走进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里摆着一副担架;担架上有一具尸体,周围聚集了一群人,围在那里哭泣。“白宮里谁死啦?”我

  问一名士兵。士兵回答说:“总统被暗杀啦。”

  讲完后林肯用目光看着集会的人,而在场的人都表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不安,他们面面相觑,默默无言。在两三天后,这一预感真的变成了现实。林肯在一家剧场遭枪杀,不冶身亡。

  大家都知道由于奥地利大公斐迪南在萨拉热窝被刺杀,点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然而,这件事在发生之前就被一个人知道了。约瑟夫?兰义主教若干年前曾当过大公的私人教师。在1914年6月28日的清晨,兰义主教却从一个可怕的恶梦中醒了过来:

  “我梦见自己一大早就走在桌前翻看新来的信件,其中最上边的那封信是黑边,盖着黑封印和大公盾形徽章的信件。我立刻就认出了大公的笔迹,我还在信纸的上端看见了一幅蓝颜色的图片。图片上有一条大街和一条小巷。大公殿下夫妇坐在一辆汽车上,有两位将军坐在他们对面,另外在司机的旁边还有一位军官。街道两边挤满了千千万万的人。突然两个小伙子跳到人群前边用枪把大公夫妇打死了。这封信的其他内容是这样的:“亲爱

  的兰义博士阁下:我想告诉您,我和我妻子都是被暗杀的受害者。我想让你为我们做祷告。真诚的问候!你的弗朗斯大公,萨拉热窝,6月28日凌晨3点15分。”

  突然我从床上跳下来,浑身颤抖,双眼含泪。我看了看表,时间正是3点15分。我立即冲到桌子跟前把在梦中读到和看到的一切记了下来。在写的过程中我甚至将大公写信时一些字母的形状保留下来。那天早晨,仆人来到我的房间,见我脸色苍白就问我是不是病了,我吩咐道:“马上把我母亲和客人叫来,我要立刻为殿下夫妇做弥撒,因为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他们在差一刻不到七点的时候到了这里。我当着客人和仆人的面把这个梦告诉了母亲。然后我就走进了家中的小教堂。这一天在恐惧和忧虑中过去了。3点半时,一封电报带来了谋杀的消息。”

  不过有的人在预感到有危险时,可以提前采取措施来避免不幸事情的发生。

  玛丽小姐的家住在白宮附近。有一次她去芝加哥,途中她访问一位住在距芝加哥30公里左右的农村朋友。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在那幽静的环境里,玛丽小姐很快就进入了梦

  乡……

  这是一个月色皎洁的美丽夜晚,挂钟已经敲过12下了。这时,从外面的砂石路上传来“口八叶'”、“。八叶'”的马蹄声音。

  “深更半夜里,有什么客人来呢?”这样想着,玛丽站了起来。她从窗帘之间的缝隙向外望去。朋友的宅院很阔气。玛丽从自己住的房间看得很清楚,从他家的房门到大门口,铺的全是砂石路。走在砂石路上的,是一台灵车。车上面没有棺材,却挤满一车人。

  马车走到玛丽向外窥测的那个窗下,赶车人用劲一挺腰,转向这个方向走来。那赶车的长得样子实在可怕,玛丽感到毛骨悚然,缩首畏惧起来。只听那个男人喊道:“还能坐一位呀!”

  他的声音听得何等清晰!玛丽慌忙拉上窗帘,跑到自己床上,用毛毯把头蒙起来……第二天早晨,玛丽虽然明白自己昨夜的“所见所闻”其实不过是一个梦,但仍觉得心有余悸,匆匆告别再三挽留她的朋友,离开了那个房间走了。

  玛丽到了芝加哥,去一家大商场买东西。这是一家大商号,安装有上下楼用的电梯。到了商店最顶层楼的玛丽,正赶上向下层去的电梯要开,她很想坐电梯下去。由于电梯挤满了人,所以她有些犹豫,电梯服务员看出她的心意,就对她说:“还能坐一位呀!”“啊!”这与昨夜那位男人的话怎么一模一样?玛丽犹豫起来了。

  “算啦,我走下去吧!”这样说着,她向楼梯的台阶口走去。这时,忽听咣当一声巨响,电梯在人们的凄惨叫声中象流星陨落一样,坠到底层的地面上。电梯坠毁,乘客全部遇难。

  玛丽则由于昨夜梦中那奇怪的预兆,没去坐电梯而幸免于难。

  3.启示性的梦梦,不是虚幻的东西,也不是毫无实际意义。有些梦,能给人以预感,奇迹般地拯救人于危难之中。有一个从梦中得到启示,结果拯救了别人的预感梦。

  在波兰捷那克,一个名叫玛娜?丽莎的姑娘,她爱上了一个名叫奥曼斯克的战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奔赴前线。她连续几次做了这个梦:

  “在梦中,我看到小山上有个古堡,古堡部分倒塌了,残墙断壁旁堆满了石块,我朝前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奥曼斯克(我的男朋友)的声音,声音是从石头底下发出来的。

  我用力搬石头,石头纹丝不动,没办法,我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几个梦都发生在同一地点,都有许多乱石。当她把这些告诉她妈妈及捷那克的乡音们时,人们表现出来的是一脸的不屑一顾,认为一个女孩子的梦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玛娜?丽莎没有让旁人的看法左右自己,她坚信这一切是真的,于是就决心去寻找这个古堡。

  她四处寻找,吃了不少苦头,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直到1920年4月的一天,她来到一个叫兹罗塔的小村庄,这儿的小山上耸立着一个古堡。“啊!这不就是我梦中多次见到的古堡吗?”她很激动,飞快地跑进村庄,想告诉那里的人们,但由于她太累了,结果一头栽倒在地上。

  一群人围上来看着她,还来了两个警察,玛娜?丽莎把梦复述给大家。

  “就是那个古堡。”她发疯似的喊着,她爬起来朝着古堡的乱石堆走去,村民们同情她就跟着去了。她请男人们把石块掀开,他们觉得可笑极了,他们根本不相信她这个故事有什么实际意义,但还是帮她掀开了,可是他们掀了一天,什么也没发现。但是掀了两天后,他们真的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

  那个男人的声音正是玛娜?丽莎男朋友的声音,他们掀开石块,挖大洞口,把他拽了上来。他终于获救了。

  奥曼斯克是在战争时进入这个古堡的,后来古堡被炸塌了,他无路可走,被乱石封闭在里面一直出不来,他吃尽古堡里一切能吃的东西,直到两年后玛娜?丽莎把他救出来。

  关于玛娜?丽莎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她从未见过这个古堡而又为什么会知道古堡的一切?她又怎么知道奥曼斯克被埋在乱石下面?这全然是一个不解之谜。

  提起心灵感应,大家不会陌生。梦的心灵感应现象常发生在相互关心、熟悉的人之间,特别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心灵感应最明显的是孪生姐妹或姐弟,当一方遭到不幸时,

  另一方常也有典型的同样部位的不适感或梦中心灵感应。

  在1960年至1961年期间,丘吉先生和太太留驻在非洲,执行美国政府委派的一项任务,同意他们前往印度度假。他们住在新德里堂皇华丽、古香古色的帝国大旅馆时,丘奇太太说了她经历的一件极不寻常的事:

  “一天晚上正当我熟睡时,忽然听见我的双胞胎弟弟吉维叫我,于是醒了过来。当时我弟弟住在纽约的哥森,经营包机服务生意。当我睁开眼睛时,发现他就站在几英尺以外咖啡桌旁,当时房内灯光足以使人清楚地看到他,我发现他穿了飞机驾驶员的制服。不过奇怪的是他的脸部空白一片,没有眼、耳、口、鼻。我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梦,就拧了自己一把,又辩认四周的景物,还摸了一下睡在身旁的丈夫。我一直定眼看着他,没错,他就在房间里。我很吃惊,不过并不害怕,还考虑是否和他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摇晃起来,然后就离我越来越远,慢慢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起,我赶紧往家里打了一个国际长途,幸好没什么坏消息。两年后我回到美

  国,跟弟弟谈起这事。他回想起前两年有一次危险的飞行,当时他的双擎飞机的两个引擎都坏了,飞机向下猛冲,在这千钓一发的时刻一个引擎忽然发动,才逃过大难。据丘奇太太说虽然没有资料证明这件事和她的梦同时发生,但时间相距很近。”

  有一位军人做了这样一个梦:1918年12月,他从军中回家,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大约是在清晨的4点15分,我乘坐的火车脱轨了。所幸的是我没有受伤。半夜时我回到家中,此时约晚点了15个小时。母亲见到我时第一句话就问:“今天清晨4点15分时你在哪里?”我不露声色地说,问这干什么,她告诉我,她梦见我和布朗(他的马)遭到了暴力袭击,布朗没伤一根毛,而我的情况则不清楚。她醒来后看时钟正指4点15分。

  梦的暗示对于每个人的机会都是一样的,而有的人有抓住这些机会的能力,有的人则没有。关于梦境到底是真是假,什么时候该听取梦的教诲,什么时候又不该,什么时候做的梦是真梦,什么时候做的是反梦,现在还没发现现成的标准。既然这样,我们干脆不信它,因为“信则有,不信则无”,自己支配自己,做个真正的自我才是明智选择。

上一篇:梦显示未来

梦奇特的预感力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