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感并不神奇

  预感并不神奇

  通过前面叙述,你是不是觉得梦真是太神奇了,它可以投射现在,可以预知未来,简直有通天的本领。其实等你知道了梦的预感的源泉后,也就不觉得它“神不可测”了。

  其实预感本来是大脑中的一分子,只因为它长期睡眠,而显得懒散迟钝罢了,所以当它偶尔出来活动的时候,我们也很难抓住它,打个比方说,预感就像是匆匆而过的流星,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要揭开预感的神秘面纱,还是先让我们看看人脑是怎么工作的。

  先看右脑。人的右脑作用于许多身体活动,不仅如此它在各种各样纯心理的活动中也至关重要,而且还与预感有密切联系。

  假如把一个将要实施的房屋方案分别给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富有经验的建筑承包人,

  另一个是刚从建筑学院毕业的学生。那位有经验的承包商也许粗略地看上10分钟后,就能

  告诉我们建造该房屋要花费多少钱,需要多长时间。而那个学生,用数学罗辑方法,采用根据材料单将每一项都加起来,计算出价钱,一次一个项目地算,然后将建造的每一阶段列入计划表,并估计建造的时间得到的两个答案相同。那个建筑承包人竞然根据经验,预感直觉判断的像数学逻辑判断那样准确。如果你让这位承包人解释他的预感估计,他也许会说一些“凭直觉”和“经验”之类的话。实际上,预感正是右脑思维的结果:就像它只需扫一眼就能从一群人中认出一张脸一样,右脑也能一步分析大量数据并作出判断。可见并不是我们认为这个建筑承包人有多神,当然了经验肯定是有的,但起主要作用的还是他的右脑,他说些“凭直觉”、“凭经验”之类的话,并不是他有意隐瞒不想告诉别人,而实际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他的右脑的功劳。

  预感能力是能力的一种,那它肯定也有其它能力的共同特点,即能力是可以变化的,同样预感能力也可以发展,又可以衰退。这依赖于它被使用了多少和我们对其结果的信任程度。事实上,大多数人总是对自己的预感持怀疑态度。通常总是按众人的意见做出判

  断。这使我们错过许多明智的选择。当然,在有的情况下使用预感是愚蠢的。例如,扫一眼一个复杂的数学问题就“预感”出它们的答案,这显然是不行的。但即使是在诸如数学的左脑科学中也肯定存在一个适于预感的地方。大多数创造性突破,即使是在数学中,往往都是“预感直觉跳跃”的结果。当然,这种结果还必须采用逻辑手段通过严密的观察和分析来加以证实。

  关于人们利用预感历史上早有记载,但是,那时的人类预感总是带着极其神秘的特点。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知识的积累,如果我们了解了它们的生理基础,我们就能更理智地开发它、利用它了。

  预感往往是一种突然涌现的感觉和判断,并没有经过严密的言语逻辑分析,无疑它属于右脑的功能。是由右脑瞬间产生的,但是,要让预感起作用,还必须需要左脑的参与,因为左、右脑分工不同。只有左、右脑密切合作,才能产生一个完整的预感之梦。

  左脑意识层次中的活动结果传遍到右脑非言语意识层次中,又加剧潜意识中的有关活

  动,最终又以梦的形式反映出来,再度进入左脑意识层次。由左右脑协同活动、在潜意识和意识层次反复加工得出的思维结果因其准确灵验就很自然地被视为“神奇的预感”。

  不少信徒把此类预感归结为神或上帝的预示;不过,我们现在已经了解,它们同样是人本身心理活动的结果,只是其中主要的活动过程都在右脑和潜意识中进行,人本身意识不到罢了。可见神秘的预感在科学面前其实并不神秘,只是因为人们不懂得这些才觉得它神秘罢了。

  我们知道,人类自觉意识是人脑以能动的方式对客观存在的反映,也就是人脑以自觉的形式进行的高级信息反映过程。而客观信息转化为主观意识,它的存在形态和物质载体都要变。

  信息既不是物质,也不是能量,但它离不开物质载体,离不开能量动力,否则它就无法输进、输出、处理、存储。在客观世界,信息寓于万事万物的相互联系中,它借助光、电、声、磁等载体传送。在感官中必须由物理能转化为生物电能,才能输入大脑皮层。

  信息在大脑皮层中,又以电——化学形式寓于两种信息系统之中。一种是直接反映,由感觉、知觉、表象组成的第一信号系统,这种观念形态保持了客观事物的直观形象性;另一种是间接反映,由语言、文字组成的第二信号系统。这种观念形态扬弃了客观事物的直观形象性,然而它能借助语言文字的概括性,直接揭示事物间的本质联系,进行抽象的概念思维;借助语言文字的指物性,控制、表达、交流第一信号系统的活动,又进行具体的形象思维。此外,与人有利害关系的客观信息还以感情体验的形式,在大脑皮层和丘脑、下丘脑、网状结构间建立暂时的神经联系。事物之间的联系具有层次等级性。一些最基本、最普遍的联系具有最大信息量。它们作用于人的神经系统,就使某些部位的神经元经常分泌某些化学传递物质,这使突触的导纳上升,形成特别敏感的神经通路。

  神经网络具有可塑性,它的可塑性不仅表现在神经元突触导纳的改变上,而且表现在树突的增生和联络结构的变化上。成年人的有些脑细胞,一个神经元上可增生出6000多个树突。而在幼儿时期增长更明显。近年来的研究证明,神经细胞的有丝分裂可以持续到出

  生后的六个月,处于分离状态的脑细胞至三岁前才完成70—80%的树突生长和突触联结。人的基本行为方式正是在这一时期印入大脑,从而塑造出人类特有的神经元之间的组合结构,形成各种具有特殊的生理和心理功能的神经回路,例如扩散性神经回路、收敛性神经回路、环状神经回路等等。不仅如此,一些心理学家认为,在以往漫长的历史时期形成的原始思维习惯,也会通过遗传积沉于现代人思维结构的底层。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一书中将之称为“原逻辑”思维。

  大量的信息刺激神经元产生了信息联系。因为它是客观刺激的稳定联系,所以能被人自觉意识到。神经网络系统由于不能直接转化为意识功能,不受人脑中意识机构的左右,不能被自觉意识到。因而人们误认为是一种神的力量,其实它不仅存在着,而且还时常以非自觉的本能方式,暗中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情感活动,内导着新的信息处理过程。而那些出神入化、奇幻莫测的预感也正是由此而诞生。

  可见预感不是神秘的,它可以被人认识,但由于预感能力是一种天生和自发的能力,

  所以在一些人身上可能很不发达,而在另一些人身上则特别发达。

  我们在此勿需多谈,但能肯定的一点是:人的预感能力是不同的。不过由于人的性格和应对方式不同,所以即使他们预感到自己有灾难,结果也往往不同。当然了,你不能把自己的预感能力归为上天,事实上能预感突如其来的灾难的只是你自己,是你在自救。

预感并不神奇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