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为成功创造灵感

  梦为成功创造灵感

  要说人们在梦中也会有发明创造,似乎令人难以置信,可事实上还真有不少这种实例,帮助很多科学家解决了悬而未决的难题。古今中外,有不少的发明创造、文艺创作等

  是受梦的启迪或是在梦中直接得到的。

  美国技术员伊莱亚斯•豪从梦中得到启迪,进而发明了缝纫机,享誉世界。他想造一台机器来缝制衣服,但在试制过程中,由于穿在针眼里的线总是断掉,试验一直没有成功。有一天,他做了个恶梦:

  他被捆綁在一根木桩上,一群非洲人手拿长矛围着他又唱又跳,时而还将矛尖指点他。此时,他发现每个长矛尖上都有个小洞。

  当豪醒来后,他把梦中所见与断线联系起来思考,顿时茅塞顿开,原来针眼的位置应该放在针尖上,难题便迎刃而解,缝纫机宣告成功诞生。

  匈牙利作家拉斯扎罗•约瑟夫•皮罗,用钢笔写作时,经常弄得到处是墨水痕迹,他为此很恼火。1938年的一个夜里,他做了一个梦:

  他正在工作室里写作,窗外传来人群的喧闹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愤怒之下,他用他的钢笔向窗外的人群喷洒墨水,人们嘲笑他,他更生气,拿起枪就打,谁知从枪里飞出来

  的不是子弹,而是一大点墨水,人们见此笑得更厉害,皮罗气不过,顺手拿起写字台上的珠状纸塞到枪管里,然后又向人群开枪,但看见从枪管里只流出稀少的墨水。

  第二天起床后,皮罗马上坐到写字台旁画出了圆珠笔的图样,这样圆珠笔问世了。

  19世纪俄国化学家迪米特里•门捷列夫花费巨大精力试图发现某种秩序原理,使之成为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化学元素之间的显然不规则关系的基础。一天下午,他在椅子上打瞌睡,他的家人在隔壁演奏音乐。突然,他在梦中了解到基本原素如同音乐中的主题和短句一样互相关联。醒来后,他拿起一张纸,写下了现代化学元素周期表。

  50年以后,丹麦物理学家尼尔斯•波尔把门捷列夫的认识又向前推进了一个阶段。波尔心中产生疑问为什么惰性元素会首先存在?为什么它们互相区别?它们之间如何保持稳定?例如为什么在氢和氦之间没有过渡元素?经过几个月对此问题的研究,他做了一个观看赛马的梦。梦中见到马在用白粉清楚标出的跑道中跑。只要相互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马允许改变跑道。如果一匹马沿着白线跑,踢起白粉,那它就立即被罚下。

  当他醒来时,波尔意识到这个“跑道规则”象征着他的问题的答案。当环绕原子核作轨道运行时,电子就会像马奔驰在跑道中一样,必须沿着事先规定的线路运行。运行电子的路线是由“量子”决定的,这些简单的事实便对元素的稳定性做出了解释。也就是在这一经验的基础上,波尔创造了他的量子理论并随后获得诺贝尔奖。

  尔伯特•爱因斯坦年轻时做的梦。也是一个对科学历史极为重要的梦。他梦见他用雪橇沿着陡峭的山坡滑下,越滑越快,当接近光速时,他意识到头上的星星把光折射成他从未见过的色谱。这一景象给他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他认为自己的整个科学成就就是对那个梦沉思的结果。此梦为他的成就提供了“思想实验”的基础,并通过它创造了相对论。

  1940年春,帕金森是贝尔实验室的年轻工程师。他与一组科学家正致力于研究自动记录器,这是一套用小型电位计控制记录运作的设备。但帕金森在研究这项电话新科技的同时,纳粹正在攻打荷兰、比利时、法国。帕金森对这些世界局势的报导,忧心如焚,有一

  天晚上,他做了这样一个梦:

  “我发现自己好像身在炮兵坑里,或是防空高射炮的掩体里。也不知道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总之,我就是在这里。掩体里有一组穿制服的法国或荷兰战斗人员——因为他们的钢盔不是德国人的,也不是英国人的。只见一只大炮的炮口正瞪着我,我从来没有那么近看过高射炮,顶多只知道一点一般性的大炮常识。它偶尔发射一枚炮弹,但我印象深刻,就是每当大炮发射一次,一定有架飞机被击落!射了三、四发后,一名战斗人员微笑着招呼我过去仔细看看大炮。我顺着他的指示,朝左炮耳看下去,底下竟安装着我们研究出的电位记录器!我绝没有看错——那正是我们的电位计。”

  帕金森一醒来就马上想到:“如果电位计能够控制记录笔的高速动作,而且非常精确,那么,为什么不能安装在相同设计原理的防空高射炮上呢?”梦中,帕金森对于大炮根本一窍不通,可是他却梦到了有效瞄准目标的发射关键,也就是利用计算器转化雷达资料所显示的敌方飞行器位置,根据这个为瞄准方向的指令而发炮摧毁目标。这个有始以来

  第一个全自动高射炮导引器,就是著名的M-9电子类计算器,它的发明可以说完全是帕金森梦中灵感的启发。M-9不仅操作容易,而且价格也便宜,能够大量生产。英国在不列颠第二战役时,1944年整个8月里,德军射往伦敦的V-1导弹,十之八九在多佛海域附近的悬崖被击落……8月的一个星期中,德军共发射了91枚V-1导弹,其中有89枚被M-9所控制的高射炮摧毁。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防空导弹、反弹道导弹陆续出现,而M-9可以说是这些发明的先驱。

  伟大的物理学家波尔也是从梦中得到了“原子论”的灵感。当他还是剑桥大学的学生时,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太阳上,全身被炽燃的气体包裹着,行星分别以一根细丝和太阳相连,绕着太阳运转,从他身边呼呼而绕过。忽然,热气冷却了,太阳凝固了,而行星也脱轨逸失了。波尔从梦中醒来,觉得他刚刚在梦中目睹的是原子的模型,而在中心固定不动的太阳就是原子核,环绕它运转的行星则是电子,以某一“能量场”形成它的轨道。

  在我国的科技界,得益于梦的发明创造也不少。中国科学院原院长卢嘉锡曾在梦中解题。卢老在厦门大学上学时,有一道高等微积分习题解不出来,结果在梦中得到了一个解法,虽然醒来后又忘了,但他苦思冥想了一天后,终于想起了梦中那个解法,从而解决了这一道难题。邮电部第一研究所工程师令长,在研究自动测试电器时,苦苦思索不得其解。一天夜里,在梦中他画出了线路,脑海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亮了一下,电路通了。他翻身起床,打开电灯,迅速画了出来,他研究的课题在梦中解决了。我国著名的建筑师余俊南曾在梦中完成建筑构思,广州市那座富有中国气派并寓庭园之胜的白天鹅宾馆,是他在梦中设计的,醒来后他按照梦中的设计画草图,完成了这一建筑构思。

  在艺术方面,德国作曲家华格纳在自选创作的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中说:“一切都是做梦得来的,我贫乏的脑袋根本想不出这些东西。就连他创作的一首序曲也是来自做梦。勃拉姆斯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它创作的基本观念也是归功于做梦。曾创作“齐瓦哥医生爱的主题”等多首脍炙人口的流行音乐家保罗•魏斯特,在他创意的几年间,他在上

  床睡觉时从不忘记带上纸笔,他跟儿子与友人说,梦经常是他的灵感来源。

  在南北战争期间,朱莉娅•瓦德•豪和她的同伴唱着《约•翰•布朗的尸体》,到华盛顿进行采访,但是当他们回来后,有人问她为什么不给这个曲子起个好名字时,就在当天晚上,她睡得很好,但是第二天早晨很早就醒来了。在她等待黎明到来期间,头脑中涌现出了许多美妙的词句:“我的眼睛里看到了上帝的光辉……”“但是她仍然安静地躺着”,她的传记作家这样写道,“一行接一行,一段接一段的词句随着进行曲的旋律毫无停顿,不可阻挡地涌现出来。她看见有长长的音符队列在她眼前晃动,听见民族之声从她自己口中说出。她一直等待着,直到这个声音和队列结束;然后她从床上弹起来,抓起笔和纸,一气呵成地在灰色黎明中写下《共和国的战斗圣歌》。”

  另一个著名的在梦中写作的例子是塔迪尼的《魔鬼的颤粟》。在他老年时,塔迪尼告诉天文学家拉兰德,说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把灵魂卖给了魔鬼。在这个梦中,他把自己的小提琴送给了魔鬼,以此试探他的反应。“但是,”他说,“当我听见他完美地演奏

  了一首优美的奏鸣曲时,我感到非常惊讶,他姻熟的技艺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很高兴,完全折服了,我感到自己呼吸急促,很快醒来。随后,我拿起小提琴,试着把我所听见的声音进行重复。但是没有用。我所写的《魔鬼的颤栗》虽然是我最好的作品,但是它怎么也比不过我在梦中听见的那部!”

  许多作家对于哪些观念来自清醒时的意识状态,以及哪些观念来自睡梦状态,都曾表达过他们的疑惑,并表明这两种不同状态一直在相互影响。英国的小说家劳伦斯写信给爱德华•加尼特时这样说道:

  “我无法判断,梦是我思想的结果,或者思想是梦的结果。这一切都很可疑。不过,我的梦为我做出结论。它们做最后决定,我就梦见过最后的决定。睡眠似乎要锤平我六神无主时的逻辑结论,并在做梦当中提供最后定论。”

  英国诗人柯尔瑞基,也是从梦中得到了他的名作《忽必烈汗》一诗的灵感。一天下午,他在看书的时候吸了点鸦片,不久就睡着了,他睡前看到书中的一段话:“忽必烈汗

  命人在这里盖了一座宮殿”,结果他做了一个多彩多姿的梦,在梦中他不仅看见了森林、溪流、奇岩异石,脑子里还好像有两三百行诗句。醒来后,他立刻挥笔疾书,把那仿佛实物般的诗句写下来:“忽必烈汗在上都”/“命人盖起一座宏伟的游乐之宮/在那里,神圣的河/流经人类从未探测的山洞/直至一片乌黑的大海”,正当柯尔瑞基一口气写到54行时,一位访客打断了他的诗兴,等一小时后他再提起笔来写时,原来的灵感却像“流水上面的影像”一样消失了。

  对于在梦中为什么能发明创造,科学研究表明,这要归功于右脑的功能,因为现代研究发现:右侧大脑是祖先脑,它不仅将我们祖辈们的智慧传给后代,而且右脑是无意识脑,同时它还是节能脑与行动脑,更为神奇的是右脑还是创造之魂,因为右脑的祖传因子、10万倍于左脑的信息以及迅速高效的信息处理方式,使它具备了卓绝的创造天性。陈天育在《科学世界》杂志中撰文研究认为,他们除了与人脑有关外,还与下面五个方面的因素密切相关:

  第一、他们(科学家、艺术家)对某一问题,已经进行了相当充分的长期的艰苦研究,他们头脑里已经贮存了解决问题所需要的大量信息,已经进入了“万事倶备,只欠东风”的境地。现代科学对梦的研究证明,梦境中的对象,大都是做梦者以前经历过的、看到过的、听到过的、思考过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即梦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一种“练习”反映。这种反映,会成为成功的导火线。

  第二、他们的大脑皮层上已经形成了解决问题的优势兴奋中心。做梦,就是优势兴奋中心的继续与发展。也就是说,在睡梦中,白天没有产生某一部位高级神经活动,在睡梦中会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进行。于是,睡觉做梦,就成了白天科学研究后的一种转化形成。通过做梦,诱发出了成功的神力。

  第三、他们奇特的思维方式。在睡梦中,大脑神经细胞能够对白天的学习与研究所获取的东西进行清理,对曾以接受过而又储存下来的信息进行加工改造,创造出新的信息。新信息的获得,就会使难题迎刃而解。同时,他们之所以能够梦想成真,一个极其重要的

  原因,就在梦境与研究对象的相似性。由于他们的理解程度与概括水平,都大大的超过了一般人,因此能够从梦境中受到启发与鼓舞,沿着梦境的思维轨迹,就容易找到科学研究的突破口。

  第四、他们有意识地对梦进行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提练与深化过程。人们在觉醒状态下,人的自我意识存在,人有意识的心理活动是有逻辑性的。而在睡眠状态中,人的自我意识消失,无意识(即潜意识)的心理活动缺乏逻辑性,梦境中会出现稀奇古怪的幻境。所以,梦境往往缺乏科学性。科学家正是对梦境采取了“扬弃”的科学态度,不是跟着梦境走,而是超越梦境,才借助梦境,获得了成功。

  第五、科学家对梦境进行了科学地验证。创造性的梦,往往只是提供了发明创造的预感和启示。正确与否,还需要在科学精神的指导下,进行实验、检验和论证。很多科学家就是在经过了实验研究之后,才证实了他在梦中的结果。

  人在清醒时,由于外部大量信息的种种干扰,精神状态高度紧张,会妨碍某些信息的

  接通、加工和创造。而在睡眠中,由于外部各种信息暂时受到抑制,精神的紧张状态得到放松,某些信息反倒容易沟通而获得新的创造。特别是那些知识面广,对自己的课题长期思考的人,内部信息的意念,更有利于有关信息的重新组合和改造。科学家及艺术家的意念,在梦境中就像脱缰的野马在广阔的知识领域中奔驰,从而绕过清醒状态下那些不可逾越的障碍,打通被意识所堵塞的某些信息的通道,这样便可能有新的发现或新的发明。谁都知道,梦中创造活动的课题,归根到底还是由清醒意识提出的;梦中创造出来的任何模型,还得通过清醒的意识最后定论才能完成……如果你有什么解决不开的难题,如果你要从事一项伟大的创造,那还是先睡个大觉再说吧!梦将有助于你思想的解放,梦将给你打开广阔的思路,梦将可能给你提供重要的启示。

  知道了梦也能有助发明创造后,我们还应明确的一点就是灵感之梦不是随时都能出现的。它只有在你的需要欲望来得最急切的时候,才会应你的要求,出现在你的梦里,而且有时它会重复出现,直到你完全记住它为止。

上一篇:心想事成

梦为成功创造灵感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