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做梦的能力

  把握做梦的能力

  虽然我们不能人为地制造梦,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实践学会把握自己的梦境,利用梦境来为自己解决实际问题,通过不断的训练提高把握梦的能力。著名的心理学家帕特里夏•加菲尔德博士经过长年的研究,寻找到了对梦进行把握的技巧,并且在《创造性的梦》一书中进行了系统的论述,具体方法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集中注意你所希望梦见的主题,在将就寝时全神贯注于这个主题。

  如果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梦,首先要树立自信心,在开始入睡前,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希望梦见的主题上,在精神方面沉浸在某个主题中,一直到入睡时心中都要想着这个题目。该技术的关键是睡眠前的注意力要真正集中到问题的主题上,在脑子里想,在

  心中钻研,让它时刻萦绕在自己心中。如你面临着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实际问题,你非常想通过自己的梦来解决它,你可以在床上先对自己默默地念几遍,“今天的梦一定要解决我的某某问题!”然后想一想你对解决这个问题能够采取的各种行为步骤,设想一下自己应该干什么,然后要求自己的潜意识给提供一个梦使这件事情楚明白地显示出来,相信梦一定会给你提供一个意想不到的方法。

  例如:有个技术员,在有关科研成果的问题与领导发生矛盾,他与领导的关系十分紧张,后来发展到一见到那位领导就焦虑、紧张,感觉到自己的脸发烧,浑身哆嗦,甚至达到不能去上班的地步。医生诊断为社交恐怖症,吃了许多药也没有解决问题,后来在分析师的指导下,通过梦境来“治疗自己的疾病”。在晚上入睡的时候,他先躺在床上,默默地念好几遍:“我只想解决和领导的关系问题,我只想解决害怕领导的问题!晚上的梦告诉我怎样办!”然后围绕这个主题他想象得很多很多,“我再去和领导吵一架”,“我找几个人去楱他”,“最好他被车撞死”,慢慢地他就入睡了。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境

  是这样的:“他低着头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在抬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到了医生的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年老的医生,好像知道他的心里有事,所以非常直接地问他:“你非常害怕你的领导要给你‘小鞋’穿对吗?”他当时感到非常奇怪,怎么自己的想法别人会知道,正在奇怪的时候,那个医生就直截了当地说,“实际上你不用害怕,你注意到了你的领导的鼻子了吗?他的鼻子就是你的武器,记住!鼻子……武器……鼻子……武器……”就这样他清醒过来,醒来后,他一直琢磨也搞不清楚。嘿!有了,我就用白纸把领导画下来吧。于是他拿了一张纸开始描绘领导的头部,在画眼睛、鼻子、嘴巴的时候,突然发现领导是个大鼻子,而且鼻子的颜色是通红通红的,是个酒糟鼻,并且鼻子上似乎还长了毛,在描绘的过程中他的心情就明显地好转。第二天上班,在单位门口恰巧碰见领导,直是“不是冤家不碰头”,正当他要回避之时,抬头一眼就看见了领导那个又大又通红的酒糟鼻,当时就感到好笑,嘴里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鼻子……鼻子……”这句话又引起周围其他上班的人的注意,眼神都集中在领导的鼻子上,

  许多人发现了领导那个红通通的带着毛的酒糟鼻子,哗然大笑,使得那位领导莫名其妙。

  他的焦虑、紧张由于梦的启发而得到治疗。

  二、想要梦见什么,你就在白天从事与它有关的活动。

  在梦境中你可能会达到自己的要求,但是有时情况却相反,想梦见自己所希望的情景,却并没有出现。这也不用着急,对梦的控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自己的梦中没有达到控制的目的,你可以进一步把希望梦见的主题带到日常生活中,把自己的意图带到睡眠之外,成为自己白天活动的一个部分,所谓“朝思幕想”,结果就会强化梦境的有效性,因为梦境的出现常常与现实生活是紧密相连的,正所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例如:一个有过考场焦虑的学生,在平时的考试中不会出现焦虑,而考场焦虑的出现也是时有时无,他非常想通过梦来解决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在梦分析师的指导下,让他晚上在临睡前默念:“让我在梦中解决考试焦虑的问题,非常希望解决我的焦虑问题!让我梦见考试!”然而几个晚上就是没有出现考试的梦境。于是分析师让他回想一下,在过去

  考什么科目会出现焦虑,他发现在考数学的时候常常会出现焦虑,分析师便要求他在白天的时候,把以前学过的数学书拿来看看,想象一下在数学考试时的情景,甚至要求他与自己关系非常紧张的数学老师交谈一下,总之,要求他为了诱导梦而安排自己进行有关的活动。结果在晚上他确实做了梦,在梦境中参加物理考试,当他拿到考试卷时,发现考试的题目非常多,他感觉到时间来不及,不知道如何去做题目,只是看着题目发呆,突然发现监考老师站在他的面前,敲着桌子说:“怎么还不快做题目,你这个人就是死心眼,你不可以选做容易的题目吗!前面做不了做后面的,真正做不了,抄一遍题目也可以,你的脑子就是不开窍,太死板……太死板……死板……死板……”“反正豁出去了,今天就来个灵活机动,我就做一题,放弃一道题,这都是你老师逼我的,结果很快就做完了题目,第一个交卷子。奇怪的是物理老师当场批卷子当场发卷子,当卷子拿到手里,发现得了一个满分,在奇怪之际醒了过来。感觉自己在梦中参加了一个奇怪的考试,自己采取了一个奇怪的答题方式,得到了一个奇怪的结果。他在几天以后的数学考试中,他拿到考试卷,并

  没有出现大量的题目,而是题目的难易不平衡,开始几道题目他就感到很难,按照往常的情况,他必然会出现紧张、焦虑,死死地盯住难题,非要把它攻下来不可,而这次确实从梦境中受到启发,就给它来个速战速决,先把会做的题目做下来,在做的过程中又发现,前面的所谓难题也并不难。结果如愿以偿,不但没有出现考试焦虑,而且还考得不错。

  我们会有这样的体验,就是在梦中会突然警觉到自己是在做梦,象这种在梦境中既扮演主角又扮演观众的现象,被称为“清明之梦”。

  在“清明梦”里很可能你有这种清明状态并不显著的经验。当你梦见被敌人追逐时你可曾在梦中对自己说过:“这只是一场梦!”这种状态我们称之为前清明梦。此时的梦者朦胧能体会到某些梦境片断是自己正在做梦。如果你很肯定辩识出你正在做梦,那这样的梦才是完完全全的清明梦。在做清明梦的时候,你可以运用自己的察觉力彻底改变你的梦境内容。想向梦请教,梦中的人物代表什么?或者,你只想观看整个做梦历程,而且你知道,即使碰上最恐怖、最凶悍的梦中怪物,你都不会受到伤害。

  清明梦的世界里有诸多乐趣,它的诱惑力令人无法抗拒。梦中的每件东西都栩栩如生,比清醒时的感觉更真实。如果你在清明梦中听到音乐,敢保证,梦中乐声更甜密、更美妙、在凡间是找不到的。而味觉、嗅觉也更是敏锐。在清明梦中,你更能引导整个做梦历程,让它取悦你。

  英国牛津心理学研究学院的莉亚•葛林在她著的书籍《清明梦》中讨论了做梦时的意识现象。派翠西亚•高菲儿在《创造之梦》中做了重大贡献,她分析自己的清明梦经验,与葛林的观点结合,并提出如何做清明梦的技巧。

  你可能意识到在做梦的历程里,你的意识状态比平常做梦的时候更明显。这似乎显示,当做梦者处于清醒状态时,意识的注意力集中在做梦的问题上,于是当进入睡眠状态时,做梦者的察觉力也跟着提高。心理学家史特瓦提出一套指导做梦者的指令,要做梦者“面对与征服”所有无用、有害、浪费、陈旧、幼稚、刚愎、不合作、病态、棘手的梦境影像。当做梦者梦见这些影像时,就要想方设法杀掉、烧掉,或用任何方式消灭及改变这

  些不好的影像。同时,做梦者要帮助或与有用的梦境影像相互合作,向他们请求协助或指教。史特瓦表示,在清醒状态中研究、探讨这些指令,最后就能在做梦状态时记得这些指令的目的以及在梦中所造成的行动,这样可以使做梦者在做梦状态下获得最大察觉力的能力,让他有勇气面对、征服梦中的各种负面象征物,这些象征物是做梦者个人的冲突和恐惧引起的。

  史特瓦技巧在许多方面不同于孵梦方,孵梦的时候,我们是有意识地选择孵梦主题,然后让你的潜意识做主,用自己的风格自由编写做梦历程,而史特瓦的指令是一种支配做梦的方法,在做梦历程中指导或影响梦中行为。整个指令是在清醒时暗示自己的心灵,目的是要运用于做梦时的心灵,换句话说就是企图支配、操控自发性之梦的梦中行为。史特瓦技巧的目的并不是要解决特殊的生活困扰,但孵梦却有这种目的。虽然说孵梦有时候会变成清明梦,但是却不需要在做梦时进入清明状态,另外,如果想引导做梦,那么在做梦时确实必须具备最基本、最少量的察觉力。

  许多心理治疗家认为,除非能充满关爱,善意接纳负面的梦境影像(害怕、威胁、挫败等等),我们才能够脱离这些负面的心理影响。而史特瓦技巧告诉做梦者,采取强力攻击行动,对抗负面的梦境影像。做梦者自行创造武器,合力制服侵犯者,如果无法奏效,做梦者要与对手决一死战,直到意识出敌人只是梦中假像,无法真正伤害做梦者的身体。不过不是很清楚。根据研究近万个梦的经验,迄今尚未发现,在杀掉可怕影像的梦境当中,有盟友出现。其实,梦中被杀的敌人会在未来的梦境中以异样的装扮出现,一直到做梦者终于了解到这是他自我的一个部分,并接纳他们,他们才不会继续扰乱。

  史特瓦的指令是要把不愉快的梦变成愉快的,他认为,做噩梦表示心理不成熟。他的这些看法,基本上等于压抑、阻隔我们在梦中表达不快、冲突的通路。检视一些有关梦的文学作品,以及收集到的研究档案,我们发现,在面对梦中的威胁影像时,企图了解这些影像比消灭它们更能获得许多益处。向负面的梦境影像问一些问题,如:“你想干什么?”“你代表什么?”反而能化敌为友,并了解其所代表的性格,让我们产生有见地的

  领悟。举个例子来说,下面是某女士的梦:

  我在家中闲坐时,突然一帮杀气腾腾的年轻刺客闯了进来,他们恶狠狠地要做掉我。我略施小技,把他们骗出公寓。我紧闭门窗,一一上锁,希望平安渡过难关。可是我还是很害怕。他们再度闯入,这一次他们的样子不同了,狰狞恐怖。每个人都像只巨大妖兽怪物,有长长的触须,双眼凸出,皮肤像只海怪。我想起了我曾决定,凡事我不会在梦中觉得恐惧。于是,我把恐惧咽进肚里,集中精神假装带笑地说:“你们又回来了,到底想干什么?”霎时,怪物变得很友善,他们解释说,他们想成为我的盟友,并帮助我了解自己。他们开始着手证明(方式我忘了)为什么我一直妒忌我的好友。他们的说法是“有过则改”。然后我醒过来,觉得更有自信,不再那么妒忌她。

  可见,如果你在清醒的时候不断暗示自己说,你将会转身面对负面的梦境影像,那么你就可能成功地在梦中做出这种举动。你一定可以达成目的,而且,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会获得最大的成就感。这样的感觉会进入你的日常生活,让你获得勇气与胆识。如果你成

  功地反问负面的梦境影像想干什么,那么,你的清醒意识将领略到出乎预料的有益启发。

  对于威胁性的梦境影像,我们采取“直面与了解”的方式,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爱你的敌人、了解你的敌人,所获得的好处,远远比消灭他们得到的多。经常,我们征服负面的梦境影像之后,梦也随之落幕。做梦者因此而觉得有成就感。然而,不试图了解攻击者,做梦者可能失去机会,不能了解负面影像所代表那部分自我。

  假如你害怕某些梦中影像,可以先提醒自己,这只是在做梦,不会受到伤害,绝对安全。试图了解发生了什么事,问问梦中影像他们代表什么?

  想干什么?若能做到这种程度,就能从中受到很多有益的启发。同时,你也将清醒体会到自己正在做梦,进入完全的清明状态里。如果能自己你的清明状态“探索”梦境,而不是利用它“支配”、“压抑”梦境,那么收获将会很多。

  在清醒梦中,还可以边做梦,他边改造梦。比如说,有一个男士,他曾梦见自己爬一个公园儿童游乐场的铁梯子,可是越住上爬,梯子越不稳。他很担心会摔下来,在考虑要

  不要下来。在做这个梦的同时,他感到爬梯子表示自己在努力争取较高的生活水平和社会地位,梯子不稳表示对命运的不放心。于是想他需要的是增强自己的信心,因此他就对梦里的自己说:“你力量很大,把握得很稳,往上攀吧,不用怕。”于是在梦中他就继续上攀,直到顶端。

  也有的梦可以直接改造,不需要对它做出分析,比如有一个好的梦:

  我梦见几个男孩子在拆除一枚炸弹,他们想用锤子砸。当时知道自己在做梦,于是我让梦中的人不要砸,在耐心拆。拆开之后有个男孩子把火药放到一个盒子里,说必须有一个人去引爆它,而引爆者必须牺牲。大家都不愿意去。最后让一个衣服破烂的可怜的男孩子去。这时我忽然想,为什么一定要引爆呢,可以把火药用水浸湿后吹散就可以了,于是我让梦中人这样做了。

  分析此梦,发现炸弹指生活中的另一个人的敌意,拆炸弹指消除这种敌意。砸碎炸弹指用强力打破其敌意,幸好梦中没有那样做。引爆炸药并牺牲一个人指委曲求全,这也并

  不是好的办法。好的方法是用水(代表爱)使火药不易爆炸,再一点点吹散。

  不过修改梦境不可能一切都如意。有时,你想让梦这么改,可是梦境却偏不这么做。例如,一个女孩梦见一只孔雀在船上,脸朝后面看。在这个梦里,向后看表示回顾过去。而当时她需要的是不再想过去的事,关注现在。于是她让自己修改梦,把梦境的形象重新记起,然后发出指令,让孔雀回过头来向前看。但是,孔雀就是不回头。

  这种情况,表明她的潜意识认为:“现在我不愿或不能照希望的那样做。”“我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请心理学家帮助分析原因及症结所在,解决内在冲突。

  总之,梦既然有这么神奇的力量,与成功关系又这么密切,我们一定要把梦好好利用起来,不但重视你日常做的梦还要积极主动做梦让梦为我们服务,我想这才是人们研究梦的意义所在吧。

把握做梦的能力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