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是现实的预兆、延伸

  梦是现实的预兆、延伸

  睡眠是人类必不可少的活动之一,人一生中有1/3的时间在睡眠之中度过,在睡眠中,总会有梦相伴。那么,和我们息息相关的梦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其实我们的梦与快速动眼睡眠有着密切的联系,快速动眼睡眠是发生在睡眠后期的一种浅睡状态,其特色为快速的眼球水平运动、脑桥的刺激、呼吸与心跳速度加快,以及暂时性的肢体麻痹,梦大多发生在睡眠的这一阶段。梦也有可能发生在其他睡眠阶段中,不过比较少见。绝大部分科学家相信所有人都会做梦。因此,如果一个人觉得他没有做梦或者一个夜晚中只做了一个梦,这是因为他关于那些梦的记忆已经消失了。这种“记忆抹除”的情况通常发生在一个人是自然缓和地从快速动眼睡眠阶段经过慢波睡眠期而进入清醒状态。如果一个人直接从快速动眼睡眠期中被叫醒的话(比如说被闹钟叫醒),就比较可能会记得那段快速动眼睡眠期所做的梦境(不过并非所有发生在快速动眼睡眠期的梦都会被记得,因为两个快速动眼睡眠期之间会插入慢波睡眠期,那会导致前一个梦的记忆消失)。

  梦,是一种意象语言。这些意象从平常事物到超现实事物都有,事实上,梦常常对艺术等方面激发出灵感。梦,也是一种主体经验,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象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通常是非自愿的。一般我们把研究梦的科学称为梦学。

  经过研究,真正的做梦只有在人类身上被直接证实发生过,说明梦是人类所独有的,通过对梦的解析,能够对人的境况进行解读,甚至能够揭示未来。那么,为什么人会做梦?从现代心理学上讲,不同的心理学理论有不同的回答。精神分析理论认为,梦是压抑到潜意识里的冲动或愿望的反映。生理学观点认为,梦的本质是我们对脑随机神经活动的主观体验,可能是由某种刺激引起一些神经细胞活动的结果。认知理论则认为,梦的功能是将个体的知觉和行为经验重新编码和整合,是延续清醒时的认知过程。也就是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理论,都明确地指出这一点:梦是现实的延伸。

  为什么这样说呢?先看一则梦例:

  我贴在被抬起的某一物壁上,我发现它原来是一辆抬新娘的白色轿子(这个轿子实际上是我在某个电影里看见过的)。我被一层白色塑料薄膜掩盖着,因而没有人能注意到我,但我却能从它的下面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正抬着轿子。我试图从薄膜里走出来,但又怕被发觉。我努力地挣脱着,但并没有感到轿子的震颤。这时我停止挣扎了,既然是新娘在轿子里,我何尝不可以听听她的声音呢?于是果然听到一个女人低沉的哈欠声。突然,我看到前面有飞快行驶的货车迎面开来,抬轿子的人好像没有看到似的,一直向前,我拼命挣扎,然后就醒来了。

  梦者解析道:“这个梦可能与我下午观察街道上的机动车辆有关。下午交通拥挤时,街道上竟有20多辆汽车被迫停下来。做梦时,我多次醒来,但一经入睡又继续做梦,长时间地处于半睡眠状态。”

  很显然,在这个梦里有三个逐步复杂的联想系列信息流。

  梦者把“机动车辆”联想(转换或改装)成抬新娘的轿子(梦中的轿子实际上是对机动车辆的歪曲反映),它们之所以能产生联想,可能是因为处在意识缺乏判断力的情况下,“机动车辆”和“轿子”都属于“车”这一潜意识信息流系统,虽然这两种“车”无论在外形还是在用途上都有很大的区别。

  当机动车辆被转换成轿子之后,梦便与这一小系统内的潜意识信息运动有关了(如果没有发生这种转换,梦者就有可能梦见他在那天下午经历过的事),于是便出现(抬新娘的)轿子→抬轿子的人→新娘以及这一过程与梦者的关系。

  在潜意识信息流自然运动的同时,做梦者自己也加入了梦的内容中。梦者“意识”到轿子的存在→“我”的不光彩的角色使梦者感到害羞→自己的挣脱和惧怕被发觉而感到“相对静止”→想接近新娘因而听到新娘的哈欠声→梦者想摆脱这种处境,所以臆想了货车撞上来。

  经过上面的剖析,可以看出,梦的来源是现实生活的记忆,梦是现实的延伸。

  人的大脑存储的各种信息就像是地上的很多小纸条,如果这些小纸条与一些较大的作用力同时存在的话,就必然会产生运动;当人们睡觉时,大脑内的各种情绪和其他能量并没有消失(主要是侦测外界的危险),就自然会带动大脑内的信息;而大脑中的很多信息都是互相联系着的,那么就像是一个锁链,提起了一端,另一端也会被提起,所以就引发了各种情景的梦境。

  引发大脑能量运作的触发端是不同的,主要分为:外界触发端和内心触发端。

  外界触发端主要是睡觉过程中,身体感受外界的各种信息。

  比如,当床铺比较热的时候,比较容易梦到“火”或各种“热源”;当旁边响起轻微的“警铃声”时,容易梦到“救火车”、“救护车”或“警车”等;当旁边有人播放“救命”的喊叫声时,就比较容易梦到“逃命”的场景;当全部加在一起,将会梦到“火灾”,而人不久就会被恶梦所惊醒,以此来避免各种“灾难”。

  内在触发端包括身体的疾病或舒适感,还有各种日常的思考、情感、喜好等。

  比如,人们有各种疾病时,经常会出现恶梦,以及各种生理因素所导致的梦境。人们在睡前情绪激动或持续思考等,就容易做一些相关的梦,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梦境很多时候与人日常的喜好有关,所谓“好仁者多梦松柏桃李,好义者多梦刀兵金铁,好礼者多梦笾豆,好智者多梦江湖川泽,好信者多梦山岳原野”。

  除了触发端之外,还有记忆这一梦境来源。在上述的梦例中,“抬新娘的轿子”来源于现实观察的机动车,这说明,最近发生的事情是梦的材料来源。经过众多科学家的探索,人们发现梦的来源有以下四种。

  (1)一件最近发生而且在精神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直接表现于梦中。

  (2)几个最近发生而且具有意义的事实,于梦中凝合成一个整体。

  (3)一个或数个最近而且具有意义的事情,在梦中以一个同时发生的无足轻重的印象来表现。

  (4)一个对做梦者本身甚具意义的经验(经过回忆及一连串的思潮),而经常在梦中以另一个最近发生但几乎没有关系的印象作为梦的内容。

  由梦的解析,可以看出梦中某一成分,往往就是最近某种印象的重复出现。而这成分很可能是与真正引起梦的刺激(一种重要的,或甚至并不太重要的)属于同一个意念范畴内,也可能是来自于一个较近的意念。

  既然梦的来源是现实生活的记忆,为何梦中的景象是如此虚幻,经历的事情多半也是有悖于常理的呢?其实,梦虽然来源于现实记忆,但是在梦中,潜意识对记忆进行了置换和联想,使真实记忆呈现为梦中的幻象。上述的梦例,就是因梦者对堵车的联想而产生的。

  梦虽然缺乏理智性,不符合日常生活中的一般逻辑,但它并不完全是杂乱无章的,有些梦,不仅有一定的“情节”,而且还是具有一定顺序的“联想”。对梦境状态下的想象力问题的研究历来众说不一。实际上,人在睡眠状态下,有深度睡眠也有浅度睡眠,人的意识受到抑制的程度是有高有低的。梦中,人还是有一定意识的,可以进行一些逻辑思考和判断(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避开危险)。当人从睡眠到觉醒的逐步过渡中,存在着一种低级的潜意识状态下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就是人的梦奇幻迷离、千奇百怪的原因。

  梦境状态下的想象是一种微弱的低级的理智活动,它与睡眠的深浅度有紧密的联系。这种低级的想象力是人在梦中所能拥有的最高级、最复杂的能力,它一般出现在睡眠的生理机制对人意识的抑制力处于最弱的时候,即容易觉醒的时期(当然这是指有梦睡眠时期的浅度睡眠,相反在无梦睡眠时期,人虽然容易醒觉,但不一定有梦,更不一定有梦中的联想力)。这里讲述的梦例就是做梦者在半睡眠状态下产生的,一旦睡眠加深,睡眠的生理机制的抑制力就会增强,微弱的想象力也就会自动消失。梦中的自我感也会大大削弱。

  上面提到的梦例还有一个令做梦者意想不到的后续:数天之后的深夜,他目睹了梦境的再现——就在街道上,疾驰的货车撞上了一架白色的小轿车。后来人们调查发现,货车司机因为长途奔波,在当时打起了瞌睡。

  梦,预兆着未来的现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