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梦,最玄妙的占卜术

  解梦,最玄妙的占卜术

  每个人都要做梦,梦与生俱来,伴随人的一生。只要人的大脑思维能力还在,梦就会长久不衰。做梦不分贵贱、不分长幼、不分尊卑、不分男女、不分中外,只是梦的内容有所不同而已。梦是司空见惯的,又是神秘莫测的,既虚无缥缈,又真实可见。如果说梦是幻觉,可是梦中的人物事件,醒后历历在目;如果说梦是真实的表现,睡醒之后却难以找到与梦一致的东西。有时日有所思,晚上就会梦见;有时梦中所见,白天就会遇到。在世界的一切奥秘中,再没有比那些来自人类内心的奥秘更令人着迷了,而梦又是通向这个奥秘国度的通道。我们可以在自己的梦中去理解这些现象,探索这些奥秘和启示,做自己的精神分析师。当我们对自我和内心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之后,便能够找到对未来的指示,感到无比的快乐和愉悦。

  梦有私人性、神秘性、隐秘性等特点。有两则谜语可以说明这种现象:

  一人独自做,两人不能做;

  只要你不讲,别人识不破。

  一个人做得,两人做不得;

  人人都做得,没见同做的。

  这两则谜语的谜底都是“梦”。

  也许是深深被梦的魅力所吸引,历史上许多哲学家、文学家都对梦这一神秘现象作过探索。古人根据他们对记忆的了解,发现记忆有三种,今天早餐的菜色,是对确实发生的事情的记忆;某个时过境迁才想起来的正确决策,是对可能发生但是没有实现的事情的记忆;风雨中黑色的巨龙喷吐着雷电,这是对纯粹子虚乌有的事物的记忆。梦,在这三者之间纠缠不清,时幻时真,梦神秘至此,多少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不断探索梦的奥秘。

  古诗中说:“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佛经中说“醒亦一世界,梦亦一世界,醒时与人共处,梦中世界己所独享”;庄子说:“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人生如梦,梦如人生,这些纠结不清的问题,都是中国古代的哲人苦苦思索的、追寻的“道”。诸子百家,大多都关注到奥妙无比的梦。儒家的《礼记》列梦为数十种,道家的《列子》亦为梦作分类,医家的《黄帝内经》亦有梦与病之分类,佛家常引梦以为喻。古往今来,试图解析梦境,探求大道的人,不胜枚举。

  洪迈《容斋随笔》说:“汉《艺文志·七略》杂占十八家,以黄帝、甘德占梦二书为首。其说曰:杂占者,纪百家之象,候善恶之证,众占非一,而梦为大,故周有其官。周礼太卜掌三梦之法:一曰致梦,二曰梦,三曰咸陟。郑氏以为,致梦夏后氏所作,梦商人所作,咸陟者,言梦皆得,周人作焉。而占梦专为一官,以日月星辰占六梦之吉凶,其别曰正、曰噩、曰思、曰寤、曰喜、曰惧。季冬聘王梦献吉梦于王,王拜而受之,乃舍萌于四方,以赠恶梦。舍萌者,犹释菜也。赠者,送之也。《诗》、《书》、《礼经》所载,高宗梦得说。周武王梦帝与九龄,伐纣梦叶朕卜宣王考牧,牧人有熊罴虺蛇之梦,召彼故老,讯之占梦。《左传》所书尤多。孔子梦坐奠于两楹。然则古之圣贤未尝不以梦为大,是以见于《七略》者如此。魏晋方技,犹时时或有之,今人不复留意,此卜虽市井妄术,所在如林,亦无以占梦自名者,其学殆绝矣。”

  这里提到,古人是把解梦归到占卜术之中的,这并不是说解梦是迷信的糟粕,古代占梦术的理论是科学的,古人在生活经历中可以直觉地了解到一些梦的意义,也可以发现一些常用象征的意义,甚至其占梦方法中,也有一些合乎心理学原理。绝大多数都似乎带有宿命论的味道,一定程度上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例如,“梦见自己双目失明,预示着不可相信自己的亲属和朋友,对妻子和孩子也不要相信。”梦见失明的诸多意义中,确有一种是表示“盲目相信别人”。

  在古代生活中,解梦者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众占非一,而梦为大”,也就是说,古人认为梦境是预示未来的重要手段,以致要专门设立官职,由非常智慧的人来进行解梦。解梦乃是占卜的一个分支,是占卜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它是根据梦中所见的兆象来预测人事吉凶祸福的一种方法。孙真人的《调神论》说:“凡梦皆缘鬼魂窒于躯体不能流动。夜则魂魄虚静,神告以方来吉凶而梦生焉;半夜前梦其事应在远,半夜后梦其事应在近也。”(做梦都是由于精神、意念、愿望、情欲、感情等堵塞在躯体之内,而不能流动宣泄所造成的。夜间人的精神清虚宁静,神灵告知何方有吉事,何方有凶事,于是就会做梦。前半夜梦见的事比较玄远,后半夜梦见的事比较切近。)

  这里还提到,解梦的发明者是黄帝,经历夏商的发展,在周人——也就是周公的手中,解梦被发扬光大。孔子也十分重视解梦,即是,“古之圣贤未尝不以梦为大”。然而,可惜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礼崩乐坏,很多神奇的技艺都失传了,解梦也不例外。后人虽然从古书中重新找回来,却再也不如前人,通过梦境,可以知天地阴阳,通万事祸福,窥视大道,长生久视了。现在的解梦,只能对未来有模糊的预示而已。

  仔细考察解梦的渊源,能够加深我们对解梦的理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