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伟大的解梦师

  孔子,伟大的解梦师

  周公之后的另一位伟大人物是孔子。孔子对后世影响深远,虽说他“述而不作”,但他在世时已被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千古圣人”,是当时社会上最博学者之一。后世尊称他为“至圣”(圣人之中的圣人)“万世师表”。

  孔子一向是“不语怪、力、乱、神”,但晚年却很迷恋梦境。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天命,就是天的命令,就是未来。孔子为什么到五十岁就“知天命”了,从《论语》可以找到答案。《论语·述而》中有一句是“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假如让我多活几年,我就可以完全掌握《易》的文与质了)。可见,晚年的孔子,将目光投向了曾经启发周公的《易经》上面了。孔子天纵之才,周公在《易经》中看到的东西,孔子不可能没看到,更何况,周公是孔子的偶像,孔子甚至语气哀伤地说:“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出自《论语·述而》意思是说我衰老得很厉害了!很久没有再梦见周公了)。可见,在孔子晚年,他精研了周公传下的解梦之术,对自身和未来都理解得更加透彻了,所以他才会说“五十知天命”。

  孔子根据梦的内容不同,把梦分为以下十五类:

  直梦,即梦见什么就发生什么,梦见谁就见到谁。人的梦都是象征性的,有的含蓄,有的直露,后者就是直梦。如与朋友分手后就不见,夜里梦之,白日见之,此直梦也。

  象梦,即梦意在梦境内容中通过象征手段表现出来。我们所梦到的一切,都是通过象征手法表现的。梦到登天,其实人是无法登天的,在此,天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如天象征阳刚、尊贵、帝王;地象征阴柔、母亲、生育等等。

  因梦,由于睡眠时感官的刺激而作的梦。“阴气壮则梦涉大水,阳气壮则梦涉大火,藉带而寝则梦蛇,飞鸟衔发则梦飞”,此即因梦。

  想梦,是意想所作之梦,是内在精神活动的产物,心散乱妄想会做梦,即是通常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精梦,由精神状态异常导致的梦,是凝念注神所作的梦,是近于想梦的一种梦。

  性梦,是由于人的性情和好恶不同引起的梦。性梦主要不是讲做梦的原因,而是讲做梦者对梦的态度。

  人梦,是指同样的梦境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

  感梦,由于气候因素造成的梦为感梦。即由于外界气候的原因,使人有所感而做的梦。

  时梦,乃是由于季节因素造成的梦。“春梦发生,夏梦高明,秋冬梦熟藏,此谓时梦也。”

  反梦,就是相反的梦,阴极则吉,阳极则凶,谓之反梦。民间解梦,常有梦中所做与事实相反之说,在历代典籍中,亦多有反梦之记载,成语中亦有黄粱美梦的典故,唐·沈既济《枕中记》,说卢生在梦中享尽了荣华富贵,醒来时,蒸的黄粱米饭尚未熟,只落得一场空。可见反梦在人的梦中占有很大的比重。

  籍梦,也就是托梦,此类梦在古代书籍中也有不少记载。人们认为神灵或祖先会通过梦来向我们预告吉凶祸福。

  寄梦,就是甲的吉凶祸福在乙的梦中出现,乙的吉凶祸福在甲的梦中出现,或者异地感应做同样的梦。寄梦,是由于人们之间的感应而形成的梦。

  转梦,是指梦的内容多变,飘忽不定。

  病梦,是人体病变的梦兆,从中医角度来讲,是由于人体的阴阳五行失调而造成的梦。

  鬼梦,即噩梦,是梦境可怕恐怖的梦。鬼梦多是由于睡觉姿势不正确,或由于身体的某些病变而造成的梦。

  孔子七十二岁的时候,梦见自己坐奠于两楹之间,醒来后对子贡说:“夏后氏殡于东阶之上,则犹在阼也。殷人殡于两楹之间,则与宾主夹之也。周人殡于西阶之上,则犹宾之也。而丘也,殷人也,予畴昔之夜,梦坐奠于两楹之间,夫明王不兴,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将死也。(夏人都停尸于东阶之上,殷人在两楹之间,周人则在西阶之上。我是殷人,梦坐奠于两楹之间,大约是快要死了)”不久孔子就得病,七天后就去世了。可见孔子还有极高的占梦能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