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与私营企业用人

  选人

  中国传统文化中在选人方面,特别值得现代人力资源管理借鉴的是注重品质。私营企业关心的人员品质,主要体现在员工对私营企业的忠诚度和奉献精神。私营企业对每个员工的投资都会构成人才的机会成本,员工一旦离开,私营企业先前的投资完全付之东流。孔子说:所谓千里马,并不是称许它的气力,而是称许它的品质。品质是指导行为的内在因素,影响着人的行为准则。虽然通过制度也可以规范约束私营企业员工的行为,但如果不是源自内心,仍然事倍功半。品质不好的人,才能越大,潜在危害性就越大,最终会成为私营企业的害群之马。而品质好的人,往往能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淋漓尽致。

  用人

  以人为本的现代人力资源管理是以激劢人的积极性、提高组织效率为目标的。从根本上说是更加尊重人、重视人的作用。早在 2000多年前,我国古代的先哲们就在总结治国统兵的实践经验基础上,提出并实行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激励方法。

  统一目标激励法。这就要求在管理中,管理者对下属充分信任,充分发挥所有人员的潜力,汇集组织内所有人员的力量,为实现组织目标而努力,并使之达成组织目标。这也是一种人群关系导向的管理。孙武非常强调“上下同欲”,将它列为五个制胜必备因素之一。军队的战斗力强不强,治国政绩大不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上下有没有共同目标,能不能同心同德,能不能步调一致。

  树立表率激励法。此法要求管理者要知人善任、严于律己、率先垂范,以自己的榜样作用和力量感染、激励下属。《礼记·大学》:“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楔矩之道也”。意思说:上面敬爱老人,下面就会敬爱父母,尊敬长辈;上面和睦关顾同辈,下面就会团结爱护兄弟;上面悯抚养孤独之人,下面就会彼此友爱,互不欺凌,主动照顾贫弱。

  公平激励法。“赏不可不平,罚不可不均”(《诸葛亮集》),赏罚分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私营企业求贤用能的成败。应赏不赏、当罚不罚,必会挫伤人才的积极性。应赏不赏,是抑贤助邪;当罚不罚,是放恶纵邪。因此,赏与罚殊路同归。为此,它对私营企业的领导者提出这样的要求,赏罚要分明、公正。只有做到了恩威并施,正确地运用正负两种强化激励手段,以公平、公正的方式来鼓励先进,约束、鞭策后进,得心应手地运筹帷幄,使之无敌于天下。

  揽过激励法。揽过,是以主动承担责任,它的特点是通过主动承担责任的方法去实施的。这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激励方法,贤明的领导一般都能正确认识自己,他们认为自己言必有失,为则有错。如推委过失,必失人心。“罪己以收人心。(《乞校正陆贽奏议上进札子》)。子产曾说:爱莫加之过,尊莫委之罪。

  树楷激励法。此法是通过表扬先进,树立楷模,去影响他人,调动一切积极性的一种激励法。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故此,古人把它作为一种重要手段,去激奋、引导广大臣民。隋文帝曾对侍臣说:我树房恭懿为吏楷,“岂止为一州而已,当今天下模范之,卿等宜师学也”(《隋书·房恭懿传》)。作为一名管理者,应十分重视树楷的重要性,因为它不仅使被管理者有榜样可学,吸引他们积极向上,奋发工作,而且使被树者更加充分的发挥、施展自己的才智;特别是对那些有志于成为模范的人更有吸引激励的作用。

  选贤任能激励法。是通过考核官吏的德、才、劳而定黜陟之法。它是调动、激励下属的积极性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此法源远流长,有其光辉的足迹。《书·舜典》记载说:“帝曰:格汝舜,询事考言,乃言底可绩,三载,汝陟帝位。”意思是说:尧说,考核舜的办事能力和言行,各事致成,成绩可嘉,能力突出,三载考绩已结束,根据你的德行可升帝位,接我的班了。此法在明太祖时期运用的最佳,人人力于建功,纷纷政绩显著。这对能者激励最大,也是最能使确有奇才大略的人快担重任的有效途径。

  留人

  古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随着人才对私营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不断上升,私营企业的人才竞争愈发激烈,“挖人”、“跳槽”的现象频频发生,人才流动越来越频繁,常常给人才流失的私营企业造成巨大的损失。我国古代的留人方法虽然基本上来自于对国家和军队的管理中,但表现为多注重“情”字,强调心“治”,重视精神鼓励。最终实现对民“爱之如父母,则归之如流水”的目的。

  我国传统文化中对管理的核心在人的问题,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财富。如怎样以情为核心在社会生活及决策管理中发挥作用,将人们引向管理目标,实现统治者的目的,孔子所倡导的仁政与礼治,可谓达到最高的理想境界。这样做的结果是最终形成了“求治”、“求善”为目的,以人情主义为特征的管理模式。在这种机制下,“礼”在各种管理行为中起着关键性的调节功能。而“礼之用,和为贵”,其中促成“人和”的内在机制则是“仁”。《论语》全书一万五千余言,其中“仁”字出现了 109次。《论语·颜渊篇》记载:樊迟问仁。子曰:“爱人”。“仁”作为“礼”的核心,其基本含义就是“爱人,与人相亲”。这种以心理情感为纽带,以情理渗透为原则,洋溢着浓浓人情味为形式的“仁治”方式,体现着高超的管理艺术,受到无可比拟的巨大效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