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忌用粗野字为名

  起名忌用粗野字为名

  粗与细是相对的,野与文是相对的.所谓“粗野”字就是粗糙的未经加工的带有原始味道的字词.美的名字应当是一件精致玲珑的艺术品,“粗野”是与它格格不入的.用“粗野”字起名有两种主要表现:一是用词粗鲁、俗气,未经加工.如狗蛋、野猫、牛仔、石头、黑孩、毛妹等.这些大多是乳名,有的又用作大名.有的虽作了一定的文字加工,但字词间仍流露出一种野气,给人冥顽不训的印记.如雷公、雍纠、胡泥、栗腹、同蹄、裴邢、类犴、玄嚣、古押衙、北郭骚、刘杀鬼、武大烈、于雷娃、任毛小、闪震电、刘黑枷、何恃气等.

  这些名字,有的显“凶”,有的露“卑”;有的吵闹,有的阴森;有的呈威,有的执气;给人的感受是丑多于美,恶大于喜.因此,起名时这类字是不足取的.

  忌用贬义字前面说过,名字应当音、义、形兼美.用“贬义”字取名,不符合“义美”的要求,因而应当忌用.

  1、注意姓氏的贬义色彩.例如:白,除用作姓氏外还有多种涵义,如洁白、明白、空白、陈述等;另外还有徒劳无效的(白干、白费劲、白搭、白说)、反动的(白匪、白区、白色恐怖)、错误的(写白字)等用法,白姓起名时应有意识地避开这些带有贬义的内容,以免产生不良后果.含有贬义因素的多义字姓氏还有:黄(枯萎)、胡(胡乱)、谢(凋谢)、孔(小洞)、毛(皮毛)、薄(浅薄)、窦(洞穴)、焦(枯焦)、寇(敌寇)、索(索取)、卒(死亡)、宰(屠杀)、屈(屈服)、赖(无赖)、厉(恶鬼)等.这些姓氏起名时,姓与名组合成的词语,一定不要与括号中的意思相关联,即起名时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产生贬义.故意用“贬义”词取名,其原因大约与用“丑陋”字取名相近,都是受“贱名长命”落后意识的影响.要解决这类问题,就要努力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无意用“贬义”字取名,而名字中隐藏了“贬义”,这是起名者粗心或缺乏经验造成的.藏在暗处的“贬义”,主要是借助谐音转化而成的.只要在起名时,把有关的同音词、近音词都疏理一遍,杜绝贬义字混入,问题就能解决.

  2、注意名字不用“萎靡”字.所谓“萎靡”字,是指情绪低落、精神不振、具有消极作用的字词.用这样的字词起名字,是对主人心灵的侵蚀和伤害,也会对他人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因而应当忌用.“萎靡”式的名字,大体有三种类型:一是纤弱型.这类名字如石缝中的小草那样纤细瘦弱,令人可怜.陆瘦燕、周瘦鹃、秦瘦鸥、陈秋草、薛用弱、雷弱儿、丘弱、王忍之等,是纤弱型的代表.二是忧伤型.这类名字含辛茹苦,忧伤孤独,内心酸楚,令人哀叹.张恨水、独孤郁、黄连茹、辜鸿名(孤鸿鸣)、韩颓当、子沮、颜孤、孤竹、国哀、庞晃(彷徨)等,是忧伤型的代表.三是灰暗型.这类名字寒风嘶鸣,白霜茫茫,阴霾沉重、前途暗淡、令人心凉.陆厥、孙默、张偃、孙抑、姜晦、普寂、严霜、废名、周懒予、谢念难、徐悉艰等,是灰暗型的代表.这三种类型的名字,给人的印象不是软弱可怜,就是心灰意冷,忧伤可叹.它们都缺少鼓舞人奋发向上的力量,都染上了萎靡消沉的病菌,所以都具有涣散精神、瓦解斗志、降低情绪、腐蚀心灵的消极作用.好的名字应当具有教育作用、鼓舞作用、审美作用和益智作用.困此,用“萎靡”字取名,不能成为“美名”.我们应当汲取这个教训.

  3、注意不要离谱“自贬”.在懂些道理的小孩中间做个调查,你会发现,在他们中间没人会愿意起一个既难听、又没趣而且字形丑陋的名字.这是人们爱美的普遍本性.若“贬”取其名,则是不符合审美的基本要求的.但现实生活中,在我们周围,总有不少人以“贬”为名,而且解释起来还似乎挺有道理.替孩子起名的人或许在以笨拙、愚蠢或迂腐自谦,但现实生活中并非如此,别人也决不会这样认为,你不是“故作姿态”、标新立异又是什么诸如“莫我愚”、“杜庞”等名字都不好,这种离谱,说明此人有种不客观、不实事求是的心态.过分“自贱”、“自贬”,或过分“自诩”、“夸大”都不符合起名艺术中“度”的内在要求,度的问题很重要,起名亦然,如同“东家之子”,“增一分太白”,“减一分太赤”.起名一时失度,就不能正确较好地发挥名字在交往中的独特作用.因此起名时注意不要“离谱”.

  4注意不用“伤残”字.身体受了伤或留有残疾,是件痛苦的事情,用“伤残”遗症起名,等于揭人的伤疤,这样是不道德的.如果以伤残字起名,呼唤者与主人都会产生不愉快的感觉.所以,应当禁用伤残字起名.但是,用伤残字取名的现象古今皆有.战国著名军事家孙膑原名并不叫“孙膑”,因受辱去掉了膝盖骨后改名孙膑.金朝有人身上长满疡疮,即取名牙吾塔(即女真语“疡疮”).近代书画家、篆刻家吴昌硕,由于晚年双耳失聪,故自称“大聋”.现代诗人、爱国志士苏郁文,由于抨击袁世凯的窃国行径,惨遭迫害至双目失明.他愤然自号“眇公”,以示对迫害者的控诉.以上都是用“伤残”字命名的例子,但各自的情况及用意不尽相同.孙膑以“膑”为名,是了为铭记庞涓的罪行,并发愤以志雪耻.金代的牙吾塔,以病残为名,是不人道的.吴昌硕晚年自称“大聋”,这一种自称,不是“别号”更不是名字,严格说来不算以“伤残”字取名.苏郁文自号“眇公”,从情结上看与孙膑取名有些相似.但“眇公”是“别号”不是冕字,号与名是有区别的.但是,一般来说,给未成年的人起名,忌用“伤残”字,以免伤害主人的心灵;成年人自己起名,除有所寄托、另有深意者外,不宜用“伤残”字词,以免引起读者的不快;给别人起绰号,更不应以生理缺陷为话柄,用“伤残”字刺激主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