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起名的习俗

  古代起名的习俗

  宗族观念兴起与封建意识的抬头有关。坦白地说有的不过是借宗族、家族关系搞关系,谋取权势和经济上的好处。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自然,那些以联络感情,意在造福乡梓的不在其列。但也有些人对此不以为然,他的还有改变承继父姓的反传统之举,这大多发生在经济、文化发达的大城市,发生在知识分子家庭。这些家庭的种姓与传宗接代意识消失殆尽,他们对生男生女抱无所谓态度,甚至有人希望自己的“独生子女”为女孩。除了对后代人姓什么持无所谓态度外,还有提倡平等之意:孩子可以姓母亲的姓,也可以同时取父姓和母姓。这是一种文明程度提高的表现。

  原始社会中,个人离开群体便不能生存;现代社会虽然也是一个群体社会,但个人是独立存在的。所谓家族或亲戚的概念,除了意味着互相联系和过节时的交往外,几乎再没有了别的含义。即使没有家族、宗族,一个人照样可以活得很好。“同姓一家人”和“五百年前是一家”的观念,除了见面时被用作客套话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相反,搞裙带关系的亲族关系,那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做法,已成为不正之风,而被社会舆论所谴责。现代社会需要的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不论姓氏,不论门第,不论家族,只有能力之别,职务之别,而无尊卑之分。

  社会越发达,文明程度越高,姓氏的意义也就越随之减弱,以至最终会成为一种符号或修饰语。在我们起名时要充考虑到这一点。

  古代人的名字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人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所以,古人在选取名字时都尽量从字的义、形、音等多方面考虑,试图通过名字来提供自己的志趣、追求、希望、抱负、排行等多方面的信息,从而给人视觉、听觉和意念上留下良好的印象,使人们能领悟到命名者的深刻含意。其形式大概有以下几种,由此可见命名者的良苦用心。

  第一,尊古。古人命名时也多表出对古代的制度和人物的景仰,类似于孔子所说的“信而好古”,其具体方式是在古人的名字前加上如、希、尊、学、宗、敬等字作为自己的名字。如曹子舆字希孟(孟轲字子舆),吴中旦字希周(周公旦),范学朱字用晦(朱熹字用晦),雷渊字希颜(颜回),祖蒙正字希吕(吕蒙正)。有些仰慕先达圣哲者,则直接在名字中间加仰、慕、宗等字。如钱宗尼、于慕渊、方敬舆、鲁希良、明式鸿、吴仰何、聂景白等。

  第二,述志。中国人在命名时非常看重伦理道德和功业。以德命名者有曹孟德、刘玄德、李德邻。以仁命名者有曹仁、薛仁贵、王守仁、康广仁等。以义命名者有刘义庆、刘义隆、李义府、李义山等。以忠命名的如韩世忠、张献忠等。以孝命名的有郭奉孝、方孝孺。以信命名的有韩信、单雄信、李信等。以谦命名者多套用,如吕祖谦、于谦、钱谦益。以圣人之志表示自己心迹者如吕必用,表现出强烈的用世之志,后来仕宦无望,改名为吕不用,字耕田。

  第三,祈福。就连大圣人孔子也曾承认:“富与贵,是人之所欲的”,“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所以人们在取名字时,有时也不免将这种对优裕生活和高贵地位的祈求溢于言表,通过命名来表示渴望。如李广利、刘传富、盖宽饶、王富贵、钱广、吴寿富、孙福寿等。现代人们命名也常有这类词,如陈永贵、李冒富、张得利等。

  对仕途的追逐也是如此,隋唐以来,人们一般要通过科举考试来求取功名富贵,一旦金榜题名,那么荣华富贵就会自然而然到来。所以在命名中多有范新科、裘状元、唐殿魁、许占魁、黄开榜、魏魁士、王延魁等。

  第四,消灾。人们总是通过各种方式来表示消灾免病和逢凶化吉的愿望,命名有时也是表达的一种方式。如霍去病、司马消难、辛弃疾、冯去疾、黄去疾、石保吉、孙逢吉等即属于此。

  第五,添寿。截至目前,世界上虽然还没有一个人能超越“吾生也有涯”这个大限,摆脱自然规律对生命的约束。但人们又总是希望能将生命延长得越多越好,最好能寿与天齐,达到孙悟空的理想。这种对生命的执著和祝愿,有时也通过命名表现出来。所以在命名时多喜用寿字:如毛延寿、张承寿、徐增寿、潘天寿等。另外,喜爱用延年、万年、永年、大年、龟年、万龄、延龄、松龄、鹤龄命名者也是非常多的。唐宋以来,命名中多喜用“老”、“叟”、“翁”、“父(甫)”等字,.恐怕也流露出命名者对耄耋之寿的期望和惟恐早夭的恐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