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字的特征

  好名字的特征

  有人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此话今天看来有点片面性,带点名字决定人生命运的唯心味儿,但其中包含着合理因素,反映了名字的重要性,体现了人们对起名的重视程度。

  姓名,是人类社会生活中代表个人的符号,是社会交往的工具。一个好的名字,带着时代的信息,凝聚着长辈对孩子的深情厚意和殷切期望,寄托着抱负、理想和志向,从小为孩子树立起人生的目标,激励孩子奋发向上,努力进取,塑造良好的个性,在心理上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从而影响人的一生。

  但父母如何为孩子起个好名呢?什么样的名字算是好名字呢?

  从主观看,能寄寓父母对子女的期望,能展现孩子的个性和志趣,对孩子的一生有推动作用,就是好名字。孩子的名字,能折射出不同家庭在文化素养、思想观念、情趣追求、社会层次上的差异。

  但主观的评价难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名字作为社会交往的工具,要接受社会实践检验,因此名字不仅仅是自我评价问题,还有一个他人审美、社会评价的问题。

  从整体上看,一个好的名字应具有以下四个特征:

  字音上读起来好听,听起来响亮

  一个人的姓名虽然只是几个文字的组合体,但由于中国文字的繁华琦丽,所以好的名字本身就带有一种悦耳醉心的旋律。利用字音的优势起一个好听响亮的名字,近年来十分流行,特别注意的是这就要求名字的音首先要响亮明朗。除了这个基本要求之外,名字的声韵还应该富有乐感,叫起来琅琅上口。

  让人听得清楚明白,是对名字声韵的最起码的要求,否则名字的交往功能就不能很好地得到体现。因此,起名的时候,就应该尽量避免使用声韵哑仄的字眼。

  一个声音哑仄的名字和一个声韵响亮的名字给人的感觉自然会有所不同,读来哑仄自然会听来模糊,会使人联想到名字的主人同样是缺少锐气锋芒,然而一个读来响亮,听来清晰的名字效果则大不相同,会使人联想名字的主人。

  我国语言的特点之一即是富有变化,要求写诗作词要讲究韵脚,而且骈文、对联等等都要讲点抑扬顿挫,姓名自然也概莫能外。正是基于这些要求,起名时就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注意声调和搭配。

  一般来说,姓名的几个字最好不取同声调的。另外,如果姓是复姓,而且复姓的两个字是同调的,比如,东方、司徒、欧阳等。那么起名时若取单名的话。这一个单名用字就不要和姓氏字同调,若取双名,则双名第一个字不要和姓氏字同调。

  2.注意声母和韵母的配合。

  我们起名字,自然要力求好读,避免绕口,做到名字动听,具体做法如下:

  (1)尽量避免易误解的谐音。

  例如:有的人用杨伟作名让人联想“阳萎”,“伟”与“伪”,“死”与“四”,“朱”与“猪”,“石”同“屎”等等。便会致于人尴尬的境地,使人觉得别扭难堪。比如“徐伟”听起来竟成了“虚伪”,“胡莉”变成“狐狸”,马虎被戏称“马虎”,“朱非”被借称“猪肥”等等。因而起名时要尽量避免出现这种局面。

  (2)要避免取用生涩拗口的字词。

  有些汉字冷僻拗口,读起来十分费力,听起来也不朗畅。名字作为一种常用的字,如果生涩怪异就易惹人厌烦。这怪僻的名字虽说重复率低,但给人不朗不扬,很别扭的感受,也应该弃而不用。

  (3)要讲究字音的韵律和谐。

  中国的唐诗宋词,流传的渊源和它读起来朗朗上口具有一定关系的。就是儿童背诵起来也是很容易的。汉字的音韵是一门极大的学问,同样一些字,合乎音韵节律地组织起来就会动听悦耳,反之就可能极难听。

  3.起名字的音韵要注意两个方面:

  (1)避免声母相同。

  如果姓名名字的声母相同,读起来就不响亮,而且很咬嘴。例如:

  “李梨”这个名字的声母都是“L”,所以不好听:“王武”,这个名字也犯了同样的毛病,既逆耳又顶舌。

  (2)避免韵母相同。

  韵母是指一个汉字的音节,除声母外其余的音素。起名时,如果名字的韵母相同,读起来也不响亮。例如“张广旺”(韵母都是ang)这个名字就不太好听。还有“于玉秋”等等。

  字形好看协调完整

  另外汉字还有笔画繁简、肥瘦、虚实之分,而且真正的常用字也只有三千多个,生僻字较多。一个名字一般由两个或三个字组成,用作起名的字要注意与姓氏用字的形体上的和谐、平稳。在姓氏固定的情况下,要注意的也就是起名用字与姓氏的合理搭配。几个原则是我们要强调的:在起名的时候,姓名中每个字笔画要相对均等;各种形体的字最好有些变化;用字要注意姓与名用字的平稳,看上去才显得整体和谐、协调。另外下面的问题尤其值得引起重视:

  1.不宜用笔画太多的字

  如果一位小学生,一开始上学便要他写几十画的名字,实在是一种沉重的负担。成年人在人际关系中,常常书写姓名,笔画太多,大家都头痛,搞不好会以别字代替,这就等于改了名字。

  2.名字的部首、偏旁要避免相同。

  部首相同使人有一种单调、重复的感觉。例如:江波澜、

  3.用字要注意肥瘦长短、强弱虚实之分。

  现举例如下:

  肥:施、圆、丰、赐、态、备等,看上去较笨重。

  瘦:七、小、干、卜、子、于、卡、千。虽有活力,但本性较弱小。

  实:国、福、昌、室、宜、凤、凰、尊。稳定,较保守。勤从本,稍顽固。

  含义丰富,寓意深刻

  由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我们国人在取名时向来十分重视字义和寓意。在习惯上,当人们选定某些字作为名字时,首先考虑的往往是这些字的本身含义,作为名字以后又可以赋予什么含义。

  可以说,姓名除了其社会功能外,还具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其中包含着命名者的期望、追求、寄托和幻想。它既可联系过去,又可说明现在,还可展望未来,有时候,它便是人的“宣言书”;有时候,它也是生活的“安魂曲”;有时候,它还是命运的“交响乐”。

  如在我国封建社会里,人们多注重尊祖敬宗、子嗣荣昌,因此取名时多选用“祖”、“宗”、“敬”、“绍”、“广”、“嗣”、“先”等字,并取些诸如“绍先”、“敬祖”、“广宗”、“延嗣”之类的名字。其中用“绍先”、“敬宗”作名字,有缅怀祖先功业、继承先烈遗志之意,是取名者承先期望的反映;用“广宗”、“廷嗣”作名字,有希望子孙发扬光大自己的事业、宗族昌盛之义,是取名人启后、兴宗愿望的反映;用“荫孙”作名字,是希望自己的福禄能荫庇子孙,也是取名人启后愿望的反映。总之,一个人的名字究竟使用什么字,字义是首要考虑因素。

  我国古今的一些名人,他们的名字大多简单明快、寓意深刻。如李白、杜甫、岳飞、王安石、文天祥、史可法、孙中山等等,无不如此。

  再如:我国第一位驻外女大使丁雪松,名字也很典雅,取名人用“雪松”来期望她有一个不屈不挠的意志,其效果显然要比直接取名“坚强”之类要雅致得多。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一个好的名字会给人愉悦感和好的印象,一个俗气和乏味的名字无疑会在无形中减轻自己的分量。如有人就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美国,有人作过一个试验,即把30位年轻姑娘的照片拿去让男大学生们作评语,然后在照片上标上名字,再拿去让这些大学生重新作评语。结果,那些名字动听的姑娘的评语好上加好,原来评价不错的姑娘因名字不好而有所降低。同样,在我国,当向年轻人介绍对象时,假如有两对男女的名字,分别是张华健、王保栓、李薇薇、赵秋菊,在各种条件大致相同的情况下让他(她)首先根据名字挑选对象,那么男性首先被选中的肯定是张华健,女性肯定是李薇薇,其中的原因,当然是他(她)拥有一个较为典雅的名字。

  所以在起名气时候,下面几点是首先要注意的:

  1.不要起洋味太重的名字

  我国汉字大都有丰富的内涵。因此,我们起名时应该通过一两个汉字来表达一个确切的意思。像“约翰”、“玛利”、“丽沙”、“珍妮”、“洛夫”、“珠利”等,仅是根据洋人名字音译的字,除了带点洋味外,没有什么确定的汉字意义。当然,使用带洋味的名字,这本无可厚非,但这种名字在人际交往中,往往会使对方产生一种距离感,甚至给人一个不好的印象,起这样的名字往往是得不偿失的。

  2.不起太俗气的名字

  名字是人们彼此交往的一个工具,而名字在很多场合,又往往构成给人的第一印象。正因为这样,起名用字应尽量避免太俗气的字及字义,如女子若起名为“翠花”、“彩姑”等,就给人以土里土气的感觉,人们很容易根据名字即断定这样的女人一定是没有多少学问的家庭妇女。而男子起名为“富贵”、“有财”、“狗蛋”、“狗娃”,也会给人以粗俗汉子的感觉,还未与人打交道,就已被人看不起了。

  3.要顾及姓与名的字义上的组合

  起名要注重字义,这里并不仅是讲名的字义,实际上还有一个姓与名的字义上的组合问题。例如:“白如冰”这个名字就是姓与名在字义上的最佳组合。作为一个姓,“白”这个字并没有什么意思,但将它与“冰”联在一起,就构成了了“洁白如冰”这一高雅、深刻而又完美的字义,听到这名字,就会觉得是一种享受。再如“周而复”这个名字也是如此,构成了“周而复始”的完美字义。反过来,不考虑姓与名在字义上的组合,起名时就有可能出差错。如胡来、马虎、胡丽等等,都是在起名时没有顾及姓与名在字义上的组合。

  新奇独特,与众不同

  名字是人际间相互区别的符号,应该有突出的个性、鲜明的特征。试想,大家如果都叫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人名也就失去了它的基本特征,变成可有可无。

  造成名字不新颖、不典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许多人在取名时不肯动心思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不肯动心思,诸如阿猫、阿狗、小二、小三之类的名字便充斥社会。而有些人虽然动了心思,但只是跟在别人后面转,缺乏创意,以致所起的名字毫无特色,只不过是为同名的人中增加了新的一员而已。如人们都希望子女成龙成凤、健康俊美,名中带有龙、凤、健、康、美、俊、英、勇等字的人特别多。加上有些父母带有强烈追求时尚的心理,在什么时代就取什么名字,因此也就使名字的典型性的特点更加不突出。比如,在解放初期就冒出一大批“解放”、“建国”;在文革中就出现了数不清的“文革”、“卫东”、“卫红”;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前后,取名“盼盼”、“亚运”的又占了相当大一部分。

  当然,由于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属于同一个民族,有着共同的欣赏习惯和民族心态,在取名时向一个目标考虑是不可避免的,但重要的是怎样同中求异,在相同之中取出新颖、奇特、典型的名字来。

  怎样才能使名字新颖别致呢?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只要从自己熟悉的汉字或习惯用语中认真发掘便可。

  如我国一向忌讳用含有贬义和不吉利的字作名字,但事实上如果把贬义词拿来变通一下作为名字,还是能取出别具一格的名字的。

  像我国历代人名中,有霍去病、辛弃疾、李苦禅、张恨水等,其中虽然使用了让人忌讳的“病”、“疾”、“苦”、“恨”等字眼,但由于处理手法新颖独到,不仅一扫这些字本身所带的晦气,而且还收到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某中学有一位教数学的张老师,就为孩子取了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张零。问其原因,他解释说,在数学中“零”是一个奇妙的符号。

  它独立存在的时候,表示什么也没有,但如果把它置于一个数字的前面或后面,这个数就是原来的数的十分之一或十倍。把它放在两个数中间,则表示较大的数之下附有较小的数。

  再如,我国习惯上不把数目字和大小多少等数量词人名,因为这些字眼过于平凡和粗俗。但是,如果把数量词与其它九画字的关系处理好了,也会收到独特的效果。如名叫张三、李四、钱一、王大、牛小等,显然有些粗俗不堪。但如果取钱如一、任二北、李四光、赵六如、王九思、高红十、牛百岁、程千帆、马万年、张大用、苏子小、刘保多、徐少卿等名字,则不仅避免了单调俗气,还给人以雅致的感觉。

  另外,一些习惯用语中也有不少可以入名的素材,如果把这些素材巧妙地加以利用,同样会取出一些令人拍案叫绝的名字。如利用日常习惯用语所取的何其芳、牛得草、石成金、常香玉、梅兰芳、江南春、白如雪、冷如冰、关山月、凌云志、何许人、黄河清、秦汉唐、宋元明等名字,无不意味深长、妙趣天成。

  总之,取出一个新颖奇巧、典雅别致的名字,素材处处都有,就看我们怎样去发掘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