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赋予了深意

  名字,赋予了深意

  中国人是用汉字起名的。它与中文姓氏一起构成了中国人的姓名。中国人的名,汉族人一般用两个字或一个字。三国以前以一个字的名为主,从晋朝一直到现代,则多以两个字的名为主。根据古书的记载,在古代中国人的起名是有规定的。一般是在小孩生下来三个月后由父亲命名。但是事实上,也有满月命名、周岁命名以及在生下来以前先把名字取好的。

  中国自古以来对人的起名非常重视。在孔子“正名”思想的影响下,人们把为后代起名看得非常神圣,甚至神秘。从周朝起,命名已经纳人礼法,形成了制度,因此有些时候名字会对人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有些名字因为皇帝或高官喜欢,而得到了与其他人不一样的优厚待遇;而一些人的名字因为被认为不吉利,而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中国人在起名时,经常会在名字中用一些方法来区别同一个家族的不同辈分。比如在名字中用一个字表示辈分,而用另一个字表示取名所标示的含义。也有的在名字中用相同的偏旁来表示同一辈分。

  中国古代由于受宗法制的影响,在名字的使用上有避讳的制度。讲究为尊者讳,在言谈和书写时,遇到君父的名字一律要回避。起名时也不能取他们的名字中有的或同音的字。现在虽然已经不讲究这些了,但是仍然有部分人在起名时尽量不取同父辈或祖辈同名或同音的字作为名字。由于避讳传统的影响,现在的中国人还是认为直呼长辈的名字为不敬。

  古人在选取名字时尽量从字的音、形、义等多方面考虑,试图通过名字来提供自己的志趣、追求、希望、抱负、排行等多方面的信息,从而给人在视觉、听觉和意念上留下良好的印象,使人们能领悟到命名者的深意。

  尊古。古人命名时也多表示对古代的制度和人物的景仰,如曹子舆,字希盂(盂轲字子舆);吴中旦,字希周(周公旦);范学朱,字用晦(朱熹字用晦);雷渊,字希颜(颜回);祖蒙正,字希吕(吕蒙正)。有些仰幕先达圣哲者,则直接在名字中间加仰、幕、宗等字,如钱宗尼、于幕渊、方敬舆、鲁希良、明式鸿、吴仰何、聂景白等。

  述志。中国人在命名时非常看重伦理道德和功业。以德命名者有曹盂德、刘玄德、李德邻。以仁命名者有曹仁、薛仁贵、王守仁、康广仁等。以义命名者有刘义庆、刘义隆、李义府、李义山等。以忠命名的如杨国忠,韩世忠、张献忠等。以孝命名的有郭奉孝、方孝孺。以信命名的有韩信、单雄信、李信等。以谦命名者多套用,如吕祖谦、于谦、钱谦益。以圣人之志表示自己心迹者如吕必用,表现出强烈的用世之志,他后来仕途无望,遂改名为吕不用。

  祈福。就连大圣人孔子也曾承认富贵是人之欲求:“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所以人们在取名字时,有时也不免将这种对优裕生活和高贵地位的祈求,通过命名表现出来,如李广利、刘传富、盖宽饶、王富贵、钱广、吴寿富、孙福寿等。现代人们命名也常有这类词,如王永贵、李冒富、张得利等。对仕途的追逐也是如此。隋唐以来,人们一般要通过科举考试来求取功名富贵,一旦金榜题名,那么荣华富贵就会自然而然到来。所以,在命名中多有范新科、袭状元、唐殿魁、许占魁、黄开榜、魏魁士、王延魁等。

  消灾。人们总是通过各种方式来表示消灾免病和逢凶化吉的愿望,命名有时也是表达的一种方式,如霍去病、司马消难、辛弃疾、冯去疾、黄去疾、石保吉、孙逢吉等即属此例。

  添寿。截至目前,世界上虽然还没有一个人能超越“吾生也有涯”这个大限,摆脱自然规律对生命的约束,但人们又总是希望能将生命尽量延长,最好能“寿与天齐”。这种对生命的执著和祝愿,有时也通过命名表现出来。所以,人们在命名时也多喜用寿字:如毛延寿、张承寿、徐增寿、潘天寿等。另外,喜爱用延年、万年、永年、大年、龟年、万龄、延龄、松龄、鹤龄命名者也是非常多的。唐宋以来,命名中多喜用“老”“吏”“翁”“父(甫)”等字,恐怕也流露出命名者对耄耋之寿的期望和唯恐早夭的恐惧。由此可以看出,先人的方法在今天还是拥有普遍的指导意义的。

  民间通常认为,姓名通过笔画的间歇停顿产生的五行象数观念,就是产生和接收五行之气的媒体,所以姓名具有调频性。好比是人的“天线”,通过字的音、义、形、象、数,摄取了物质之气,代表了物质之理,吸纳了物质之波,影响了五脏盛衰。姓名如“咒语”般结合人先天的五行之气,影响人一生的健康、个性、气质,乃至运势。

  所以,民间认为,常年身体有病而医治无效的人,努力却总是不能获得成功的人,到了婚配年龄而无缘订婚成眷的人,婚姻生活不圆满的人,劳碌奔波精神困顿却所得甚微的人,悲观绝望终日无精打采的人,很可能姓名为凶。所以,生活失调、遇事不顺的人,当务之急就是要改换有吉数暗示的好名。

  很多人质疑,姓名若能影响人的命运。天下同名同姓的那么多人,他们的命运为何差异很大?所以,俗信归俗信,但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大可不必为了姓甚名谁会影响命运而过分担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