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字要蕴意明朗典雅

  好名字要蕴意明朗典雅

  名字要有意义,表达一定的思想。

  起名字之前,先要确定准备在名字中寄寓什么意思。在一般情况下,有些人往往把这个问题考虑得过于简单,无论雅俗,总在康、福、仁、显、智的概念下徘徊,然后选定一个符合该意思的词而名之。

  其实,命名之前的立意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实际起名的时候,往往有几种立意在脑中盘旋,还会互相交叉缠绕,令人拿不定主意。

  把什么意思寄寓到名字之中,往往因人而异,但也有相同的。如果不假思素,贪图省事,从现成的字、词中拾捡,不是言不达意就是平淡无奇。

  立意就是构思,要把灵感汇成语言,并非一件易事。不同的社会地位,不司的思想观点,不同的文化程度,不同的生活经历,不同的经济条件,不同的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等等,都会造成不同的立意。

  书香人家,多望子女学业成就;风云人物,多望子女胸怀大志;治业经商之家,多望子女一帆风顺……各人观点不同,对子女的期许也不同,立意也迥然各异。

  这里谈“立意”,并非欲代人立意,而是从实用角度谈谈立意应注意的问题。

  立意,就是把想使子女的名字表达什么思想,含有什么意义确定下来。

  近年来,人们给子女命名多重意而不重字,“涛”“丽”“大伟”“小敏”“小华”等名比比皆是,甚至一些俚俗的乳名也作“正名”使用。

  乳名亦称小名,父母为称呼方便而起,多含亲昵之情(如芳芳、小妮等);有的父母爱之过度,亲昵之词不尽表达爱意,或因文化低而讨吉利的,竟以反同呼之,如狗剩、肥仔、小蛋等,甚至还有近似綽号的更粗俗的。乳名一般使用时间较短,成年以后多不再用,即使仍使用,也局限在一定范围以内。

  然而,学名一确定下来,多需使用一生。或许死后仍需使用,所以应当庄重。用太俗的字词,如“富”“财”“有顺”“永贵”等,容易使人产生此名者没有文化修养的第一印象,即使成为学者硕士,或者上司领导,也难免遭人嘲谑;倘若考学或就业,起码在名单上给主考的印象分会大打折扣。

  正因如此,父母在给子女起名时,决不能只顾含意而忽视措词用字,激情的表达需要知识、修养和一定的方式。

  好的表达方式并非直来直去,而要深挚、委婉,让人觉得像诗句那样值得回味。例如,有人为女儿起名“红武”,取“不爱红装爱武装”之意,其父却觉得孙女名字不好,乃苦思数日,将“红武”改为“丹戎”,名为女性,又未篡原意。再如“神章”二字,意虽好,但叫起来不免滑稽,而改为“少惠”,则名生华彩。可见,虽同样的立意,如何表达也至关重要。

  在用字措词方面,既可用粗犷、豪放、刚健、质朴之词,也可选择优雅、清新、缠绵、精巧之字。字和词本身是死的,如何使用这些字和词却在人为,所以在立意之后,选择字词也是命名是否成功的关键。

  有的人给孩子起名字,不讲究含义,这无可厚非;可有时因为不讲究,却会造成名字的含义不妥。比如有个人姓段,他的爱人姓薪,他就给孩子取名段薪。段薪就容易让人误解为断了薪水或柒草。这可不好,薪奉和柒草是万万断不得的。另外,不但在字意上不能有歧意,语音上也不能有歧意。

  为了给人一个好的印象,在根据姓氏起名时应回避姓名所引起的反面意思。

  1.意义明确型

  如:王、陈、周、徐、孙、高、何、郭、罗、谢、萧、程、傅、丁、余、戴、夏、姜、范、方、陆、孔、崔、康、史、顾、万、段、汤、黎、易、常、武、乔、贺、赖、文共37姓。其中王、孙、罗、郭、谢、萧、傅、姜、段、易、赖等姓起名时通常借用姓氏的语义。

  2.语意不具体、不明确、不易把握型

  如:胡、唐、曹、袁、邓、许、曾、彭、吕、苏、卢、蒋、魏、阎、杜、行、寥、

  邹、邱、侯、郡、尹等。

  3.形象具体、鲜明型

  如:李、张、杨、黄、朱、林、马、叶、钟、海、汪、田、牛、石、熊、金、钮、

  粟、白、毛、江、龙、雷、钱等姓。其中的“毛”“熊”等姓,通常不按其形象起名字。

  4.起名时通常可以用谐音转化意义的形式出现的类型

  如:刘——留、流,宋——送、颂,赵——照、兆、罩,吴——无、毋、梧,梁——粱、良、凉,冯——逢,于——鱼、余、娱,沈——沉,贾——甲、价、假,潘——盼、攀,姚——遥、摇,谭——谈、弹,郝——好,秦——勤、檎,盂——梦,薛——雪、学,郑——正、浄,韩——寒、含,龚——共,等19姓。

  这些姓氏的谐音,转化意义往往灵活多变、丰富多彩,我们可以根据需要、兴趣进行选择。不过,谐音型姓氏的构词能力一般,而且它们的实际使用意义、转化意义往往具有不稳定性。有时用谐音转化意义,有时又用本义或另一种谐音转化意义。使用时应该把握姓氏特点,不要太死板。如:梁丰,显然是取谐音“粱”或“粮”,有粮食丰收之意,而“梁之栋”的“梁”,是取其本义,是“栋梁”之“梁”。梁家民,则显然是取“梁”的另一个谐音:“良”,有“良家百姓”之意。再如吴垠,是以“吴”为“无”,取“一望无垠”之意。再如吴忘,是以吴为“毋”,意为“毋忘我”。这类姓氏在起名字时有很强的随意性,所以要力求表意明确,容易出现歧义的字最好不用,以免带来混乱。语意不明晰型的姓氏,一般只用一个音节与后面的名字相配合,三个字的姓名实际上只有两个字的意义,内容显然简单,起名字时的构思也相对容易些。不过,这类姓氏中的一些姓氏,有时候也会显示出一定的语意,可以充分加以利用。如:胡、董、彭、杜、贾等姓氏。“胡风”的“胡”姓就有一定的构词能力,“胡”指塞外、边疆一带古时的少数民族,后泛指北方,因而“胡风”一名就有了北风、朔风之意,又因“胡马依北风”之典而意丰。“董民声”中的“董”氏,则取“懂”之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