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忌谐音不雅

  起名忌谐音不雅

  起名要注重字义,这里并不仅是讲名的字义,实际上还有一个姓与名在字义上的组合问题;例如:“白如冰”这个名字就是姓与名在字义上的较佳组合。作为一个

  姓,“白”这个字并没有什么意思,但将它与“冰”联在一起,就构成了“洁白如冰”这一高雅、深刻而又完美的字义,听到这个名字,就会觉得是一种享受,并对之肃然起敬。再如:“周而复”这个名字,也是如此,构成了“周而复始”的完美字义。反过来,不考虑姓与名在字义上的组合,起名时就有可能出差错。“编文”这个名字的字义并不坏,但与姓“胡”联在一起,就构成“胡编乱造”之意,听起来很不是滋味。此外,如胡来、马虎、孙儿等等,都是在起名时没有顾及到姓名在字义上的组合。

  在起名实践中,利用谐音是一种重要的方法,利用得当,会收到很好的效果。但是,如果利用的不当,所选用的字有不雅的同音字,或引起不雅的读法,就会适得其反。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现象,有的名字从字义上看很不错,但一读出来,容易使人产生不雅的谐音联想。

  据说,某商人在某地办企业,欲招聘文员,求聘者络绎不绝。其中,一位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曾在一家杂志社任编辑叁年,很有竞争实力。可当其应聘材料送到商人那里,他却连面试的资格都没有取得。塬来,事情坏就坏在他的名字上。因为他名为陈步发,按当初他父母的起名初衷,这个名字寓含“一步一发”之意。可那位商人由谐音联想为“真不发”,经商办厂就为发财求利,“不发”已经够糟了,还要加个“真”,尽管商人很欣赏他的文字能力,却只好为图“吉利”而让他另谋高就。

  这种近于迷信的谐音联想的实例很多,如将“王国钓”联想为“亡国君”,“毕培光”联想为“必赔光”。

  现实生活中某些词语会引起不雅的谐音,在起名时着实应该特别留意。这种词语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生活中的某些俗语,一类是贬义词。如:

  张豫山--脏雨伞

  吴材--无才

  郝遇仁--好女人

  宫岸菊——公安局

  周玉刚--臭鱼缸

  单裕贵——痰盂罐

  瘳一夫--尿一壶

  纪丹--鸡蛋

  蔡道——菜刀侯岩——喉炎

  卢辉--炉灰何尚--和尚

  陶华韵——桃花运李宗同——李总统汤虫L--糖球包敏华--爆米花

  上述谐音使姓名显得不够严肃和庄重,在大庭广众之下容易引起人们的不雅联想,以至于授人以笑柄。又如:

  白研良--白眼狼

  丁会师——定会死

  沙朱--杀猪

  苟雄——狗熊胡礼经——狐狸精

  沙仁帆--杀人

  吕士丹——驴屎蛋宋中——送终刘莽--流歌

  贾正京--假正经

  沈晶柄--神经病

  沙仁帆--杀人犯

  这些谐音往往会变为绰号。可见,父母起名时的不慎重,很容易给子女造成不该有的心理负担。

  此外,有少数姓氏在起名时亦须格外注意谐音问题,如吴、莫、冒等姓。因为这些姓氏在读音上容易引起否定意义的联想,吴、莫、冒在南方方言中都是“不”“无”“没有”之意。如起名吴福,可能被联想为“无福”;莫有才,可能被联想为“没有才”;冒得胜,可能被联想为“没得胜”。考虑到这些姓氏在音义上的特殊,可以用否定音义的字为名,以期达到否定之否定的正面效果。如莫震、莫放、吴无、吴任之、冒无名等名字,构思独特而又显出意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