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起个文雅的笔名

  如何起个文雅的笔名

  笔名与本名不同。本名是一个人原本的姓名,包括家族的符号(姓氏)和父母所命定的名字。笔名是假名的一种,笔名大多是文人、学者发表作品时的一种署名,这种署名有的和原姓名有联系,有的和原姓名没有联系。笔名无须标明家族的符号,也无须征得他人的同意。如果说本名是由父辈人所选择和命定的话,那么笔名则是由本人选择和命定的。

  因此,笔名强烈地表现或隐含着命定者、使用者的意愿、个性和偏爱。

  笔名,在中国古代已出现。明代万历年间刊行的长篇小说《金瓶梅词话》,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这个“兰陵笑笑生”,既不是作者的姓名,又不是作者的字号或别署,应该说是作者的笔名。清末(1905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孽海花》,最初刊行时,署“爱自由者发起,东亚病夫编述”,后来才改为“曾朴著”。其中“爱自由者”是金松岑的笔名,“东亚病夫”则是曾朴的笔名。

  此外,《老残游记》作者署名“洪都百炼生”,也当为刘鹗的笔名。以上可以说是我国有据可查的、最早的一批笔名。

  “五四”新文学运动造就了一大批现代作家和诗人。这些作家和诗人,在发表文学作品时,大多用笔名。如:

  鲁迅,原名周树人,字豫才。

  郭沫若,原名郭开贞,号尚武。其他笔名还有郭鼎堂、石沱、麦克昂、高汝鸿等。茅盾,原名沈德鸿,字雁冰。其他笔名还有几十个,如:玄珠、郎损、方壁、止敬、蒲牢、微名、石萌等。

  巴金,原名李尧裳,字芾甘。其他笔名还有王文慧、欧阳镜蓉、余一等。

  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

  冰心,原名谢婉莹。

  作家成千上万,笔名自然五花八门。如果分门别类,总的说来有以下几种类型:

  1.以姓名方式出现的笔名

  王寿华,笔名王若望。

  周绍仪,笔名周立波。

  吴熙成。笔名吴伯箫。郭恩大,笔名郭小川。蔡南冠,笔名蔡仪。

  马千木,笔名马识途。丁明哲,笔名丁力。

  关东彦,笔名关沫南。余昭明,笔名叶紫。

  万家宝,笔名曹禺。

  蒋海澄,笔名艾青。

  林觉夫,笔名秦牧。蒋伟,笔名丁玲。

  杨凤岐,笔名欧阳山。

  姚自珍,笔名罗洪。

  2.以非姓名方式出现的笔名

  柳亚子,笔名青兕。

  赵平复,笔名柔石。

  闻一多,笔名夕夕。

  许地山,笔名落华生。

  钱钟书,笔名中书君。

  沈雁冰,笔名茅盾。

  严汉民,笔名厂民。

  李尧裳,笔名巴金。

  萧植蕃,笔名天光。

  冯承植,笔名鸟影。

  3.笔名抛弃原姓,保留原名,或者保留原名中的一部分

  洪昊天,笔名吴天。这是去掉姓氏,保留原名,同时以原名的首字作为笔名的姓氏。沈季平,笔名平子。这是取原名中的“平”字,缀加一个新字作为笔名。

  高季琳,笔名林真。这是取原名中琳字的一半“林”作为笔名的姓氏。

  张光年,笔名光未然。这是以原名中的光字作为笔名的姓氏。同时又选择能和光字连缀成义的两个字作为笔名中名的部分。

  笔名中至少有一个字和原名保持声音上的联系。如:

  赵文节,笔名闻捷。闻捷和原名文节谐音。

  陈彬范,笔名蓝冰。冰和原名中的彬音近,又以母姓蓝作为笔名的姓氏。

  任禹成,笔名于伶。于和禹谐音,以于为笔名的姓氏。

  顾用中,笔名中庸。中庸是原名用中两字颠倒过来的谐音。

  笔名和原名的某一字保持字形上的联系。如:

  张松如,笔名公木。笔名系将松字拆为公木二字。

  杨凤岐,笔名凡鸟。凤字的繁体字从鸟从凡,笔名正是将凤字拆为凡鸟二字。朱子奇,笔名大可。笔名系将奇字拆为大可二字。

  笔名中至少有一个字和原名保持意义上的联系。如:

  郭光,笔名贾明。明和光同义。

  李鹤城,笔名月树。月树和原名鹤城形式工整的对仗。

  4.笔名和原姓有关系

  (1)笔名和原姓保持声音上的联系。

  张心远,笔名张恨水。这是直接使用原姓。

  丁明哲,笔名白丁。这是以姓为名,又用唐人刘禹锡的《陋室铭》之典:“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白丁”就是指平民百姓,用这个笔名意在表示自己要用笔为大众服务的决心。

  马千木,笔名马识途。保留了原姓,却又巧妙地截取成语“老马识途”的后三字,使原姓在笔名中产生新的意义。

  李涓丙,笔名李满天。保留了原姓,却又巧妙地截取熟语“桃李满天下”中间三字,使原姓在笔名中产生新的意义。

  胡振邦,笔名呼延青。呼和胡谐音。赵景深,笔名邹嘯。赵字繁体字从走从肖,邹嘯就是走肖的谐音。

  马书铭,笔名莫韵。莫和马双声。

  (2)笔名和原姓的字形保持联系。

  万家宝,笔名曹禺。万字,上为草字头,下为禺,拆成两字便是草禺。草禺便属于非姓名模式,为了变为姓氏模式,就取“草”的谐音字“曹”作为笔名的姓氏,便成为曹禺o

  廖星光,笔名羽山。廖字去掉广和人,便是“羽”和“多”,“多”和“山”谐音,故又作羽山。

  舒庆春,笔名老舍。舒字去掉予便是舍,再以“老”为笔名的姓氏。

  5.笔名和本名没有联系

  这类笔名的拟定,完全抛开自己的姓、名,另起炉灶,信笔由之。例如,女作家蒋伟行的笔名是丁玲。1922年她在上海平民女校读书时,主张废除姓氏,并把自己的字“冰之”作为名字。可是此举招来许多麻烦,她需要不断地向人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姓氏。久而久之,不胜其烦,她只好用姓,却又嫌原姓蒋字笔画太多,不好写,就找了个笔画最简单的丁字作为姓氏。至于玲字,就像她本人说的:“‘丁玲’毫无意思,只是同几个朋友闭着眼睛在字典上各找一个字作名,‘玲’字是我瞎摸的。”像丁玲这样靠“瞎摸”字典拟定笔名的人不少。

  6.笔名也可以代表某几个人或某个集体

  山仁——1946年,霍泛、马印秋、王玉堂三人在《文艺杂志》第10期上发表《鲁迅逝世十周年祭》时使用的笔名。“山仁”即“三人”的谐音。

  四名——1931年至1932年,张永年、谷万川、李树藩和杨殿,合写宣传红军土地革命及东北义勇军抗日斗争的民间歌谣《时事打牙牌》,共四百多首。这些歌谣在《文学杂志》上发表时,署名就是“四名”。

  有时某个集体为了抹去自己的痕迹,隐匿集体的面貌,所采用的笔名一般与个人笔名相同,这时集体笔名也就等同于个人笔名了。

  7.多使用母姓

  周树人,笔名鲁迅(母姓鲁)。

  郭沫若,笔名杜街(母姓杜)。

  曹京平,笔名黄叶(母姓黄)。

  郑骂,笔名李紫(母姓李)。

  许世连,笔名鲍耳聪(母姓鲍)。

  关东彦,笔名盂来(母姓盂)。

  郭云亭,笔名贾明(母姓贾)。

  史成汉,笔名牛汉(母姓牛)。

  钱玉堂,笔名程朔青(母姓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