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名道姓:五、姓名字义上的特殊性

  五、杀了我也要午睡——姓名字义上的特殊性

  诗学大家陈衍,夫人姓萧名道安,贤而博为,曾为乃夫作《命名说》云:

  “君名衍,喜谈天,似邹衍;好饮酒,似公孙衍,无宦情,恶铜臭,似王衍;无妾媵,似崔衍;喜《汉书》,似杜衍;能作俚词,似蜀王衍;喜篆刻,似吾邱衍;喜《通鉴》,似严衍;喜古今《尚书》、《墨子》,似孙星衍;特未知其与元佑党人碑中之宦者陈衍,何所似耳?请摹其字以为名刺何如?”

  在陈衍夫人看来,丈夫之名竟有如此多的蕴合,这比起其他文字所谓“一语双关”或“一石三鸟”来,又不知高明多少了。姓名字义的特殊性即主要在于它的一名(字)多义或一名(字)孕合着其他文字所不能包容的深刻含义。

  陈夫人幽默诙谐,特于文后附上“未知其与元佑党人碑中之宦者陈衍,何所似耳?”并要“摹其字以为名刺”。按,元佑党人碑中之宦陈衍,出于其太太手笔。后陈夫人不幸早逝,陈衍遂续《命名说》云:

  “中年丧偶,终不复娶,又绝似孙星衍。而非先室人之所及知也。”

  一名多义是姓名字义特殊性的第一点。姓名毕竟是一个人一生都要随时使用的代表符号,因此,人们在立名之初,往往要冥思苦想,力争取一个好名字,而一名多义,无疑是姓名中的佼佼者,不少人的姓名都有这方面的特点。据说有一高姓某公,为孩子取名高阳,常颇为得意地给人讲述高阳一名所寓含义:

  其一:孩子出生时,正值旭日方悬,天高气灾爽高阳其名,记述了孩子出生时的自然景观和时间,即“高悬的太阳”;

  其二:诗人屈原有“帝高阳之苗裔”的诗句,寓望其子成龙和仿效古人之意;

  其三:台湾有一名作家叫高阳,希望儿子也能成为同他一样有名的文人;

  其四:阳有阳刚之义,寓男子汉的阳刚之美。一名四义,高阳可谓好名。

  寓姓名以特定的超出文字之外的含义,是姓名字义特殊性的第二点。

  许多姓名有根有据,寓含字面外的特别含义,一般来讲,不知其人,不知其事,就很难仅以字面的含义来解释其名了,这方面的事例也很多。

  前不久,《扬子晚报》曾载有这么一条消息:苏州市一户人家为初生婴儿取“点”为姓。原来,婴儿父母、祖母、外祖母各有其姓,外祖父便提议,此孩子以点为姓,意为点字下面的四个点,分别代表父姓、母姓、祖母姓和外祖母姓,四个点上面的“占”字则表示“全家拥有”,或所有的姓都占有,此建议全家一致通过,于是婴儿便以此姓报了户口。

  有一女子乳名“无畚箕”,乍看此名,怪异之至,谁也弄不清此中含义。原来“无”女之母连产多胎千金,到“无”一胎仍是女子,不胜心烦,于是把心一横,决定让丈夫弃之于野。乡间弃婴,习惯都放在畚箕里,并在箕内装点钱物,以备收养者贴用。那知此公遍寻室内外,就是找不着一只畚箕,无奈,只得勉强把那孩子养下来,并给她取名无畚箕。

  有些名字,似乎单从字面即知其义,然则否也,如清陈文枢号花对山房,明初小说家吴沃尧号我佛山人,许多人以为其号意其身在市井,而托名山林,乃隐逸自高之谓也。实则不然。“花对山房”应该写作“花,对山房”,即言:“种花,面对着山上的房子”;“我佛山人”应该写作“我,佛山人,”表示吴君原籍广东佛山人氏,这都是些容易混淆视听的名号了。

  姓名字义的第三个特殊点即是名中之字并无任何含义,此亦为一种特别的语言现象。下面例举的是抄于青铜器的一份名单:

  父甲鼎、父丁鼎、豕形父已爵、龟父丙鼎、子刀父己方鼎、鱼父丙爵、虎父丁爵。

  几个姓名中都有一个“父”字,而这父字在姓名中无任何含义,仅表对上了年纪的老人的尊称,这种命名法,在上古颇为流行,不过青铜器上的父字一般放在名的前面,如上书父丁、父辛、父癸,而周朝则多安放在名字的后面,如民父、硕父、如父等等。

  春秋战国时人,姓名中间喜加一个“不”字,如任不齐、韩不信、陈不古、吕不韦、萧不疑等,此风直推至后汉,那时更有直不疑、高不识、公上不害等,其中的不字,乃发声词,并非有实义的实词,在古代“不”、“否”同义,而否为无义的助词甚多,《经义述词》名字解释为:

  “楚任不齐,不,语词,不齐,齐也。” “鲁公山不狃,不,语词,不狃,狃也。”

  这种将不孕含任何意义的虚词注入人名中的命名方式,是为一种出格的语言现象。

  姓名字义的第四个独特点受制于传统的寻根意识和认同心理。在姓氏态度上,人们不愿抛弃哪怕是如今被人们引以为耻的文字作姓,而在命名上,一些含义发生变化的所谓丑词却常常唯恐避之不及。

  当今社会,仍有少数稀姓、小姓,这些姓虽很冷僻,所属的人也不多,甚至不少姓氏的理性含义甚不雅洁,但人们并不轻易放弃。如提起狼字,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豺狼当道,狼狈为奸,狼心狗肺等贬义词,但如今仍有人抱着狼姓不放,并声明姓的是豺狼的狼,而非郎君的郎。再如龟字,其义甚贬,但今天台湾仍有人以龟姓自豪呢!而且,这些姓龟的人苦于台湾资料有限,不明己出,还向大陆发出函件,请求帮助寻根呢。据查,如今还有一些字典上都查不到的字被人作为姓氏通用的。这种情况表明,在传统寻根意识和文化认同心理的斗争中,前者一般来说还是胜多败少的。

  另一方面,受文化发展、演变和历史等因素影响,许多字成了取名用字的禁字,而原本是通用的,如王八、桧、龟等,即是如此。

  历史上,王八并非坏名,许多姓王排行第八者都取以为名,但自从出了个王建后,王八二字就成了丑名了。王建少无赖,以屠牛盗驴贩盐为营生,里人皆称之为贼王八,表示他“孝悌忠信义礼廉耻”,王(忘)其八即无耻也,或者骂他八德皆忘也未可知,总之,自此以后便“人自建后少名八”了。

  无独有偶,桧为文木,本为文人最爱的字眼,可是自从出了奸臣秦桧,也是“人自宋后少名桧”了。

  龟是四灵之一,古时人们把它藏在太庙里,遇到大事都要敬畏地拿出来一卜休咎。古人称龟为宝,与玉并重,因而名龟者不少,如陆龟蒙、彭龟年、杨龟山等。但明以后,龟却变成了恶字,源金方有诗:“宅眷皆是撑目兔,余人总作缩头龟”,嘲一故家大姓纵妻行淫。自此,宅妇、龟子、龟儿便成了最刻毒的骂语了。于是明朝中叶以后,诗文多避龟字,人的名字也不敢取龟而用了。只有本世纪二十年代,袁世凯二子克文,自号龟庵,算得上是一个敢撑逆风船的妄为之徒。不过,据说他的老婆也并没送他一顶绿帽子戴,社会上亦无人称之为龟翁。

  关于姓名义的特殊性,还要补充一点的是,姓名用字,一般说来都是要讲究字义的,如姓钱的叫钱江潮,姓争的叫争朝夕等,是为有气势、有意境的好名,能给人以充分的想象余地。此法虽佳,但有时会引起人们见名思义,闹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来。

  1945年,漫画家廖冰兄的漫画《猫国春秋》在重庆展出,郭沫若闻讯前往观赏。吃饭时,郭问廖的名字为何如此古怪,旁边的版画家王琦代为解释说廖从小与妹妹廖冰相依为命,故取名廖冰兄。郭听后,故意一本正经地说:如此,郁达夫的妻子一定叫郁达,邵力子的父亲必然就叫邵力了。这是一段幽默诙谐的对话,下面要说一个曲解人名的故事,才真正是令人捧腹呢。

  有一个老师好午睡,常常是睡意浓浓,星眼迷迷。有一次,学生问他“宰予昼寝”一句怎么解释,老师打了个呵欠道:“这句话,别人不一定能读通。我告诉你吧,宰,就是杀;予,就是我;昼,就是中午;寝,就是睡觉,宰予昼寝,就是杀了我也要午睡!”

  也不知老师是故意如此曲解呢,还是真的不知宰予其人,这则笑话也是对姓名常被人曲解的一个证明。

  汉语文字的音、形、义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每个汉字皆有其音韵,有其形状,有其意义,同样,每个姓名也都具备这三方面的特点。命名时,如将音、形、义三方面结合起来考虑,一般都能寻个佳名,下面试图分析一下这“三结合”而成的名字。

  如拆字谐音借形法。作家聂绀弩有一笔名“二鸦”,即是拆聂字的三耳为“耳耶”,再谐音而成“二鸦”的。他自己曾解释说:“字从谐音,本无取义,所以偏爱,无非因为未被别人用过,这是我取名的一点癖好。”

  再如借形谐音意合。如陈辉——晨辉,彭飞——鹏飞,阎肃——严肃,奚望——希望等皆是如此。

  还有拆字变形再合意,利用反切意合,甚至自己造字等,均是为了追求字的音、形、义完美配合而采用的语言“手术”。除了造生字这一点不值得提倡外,其它方式,我劝诸公不妨一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