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名道姓:十、姓名与梦寐

  十 武三思为何做不了皇帝——姓名与梦寐

  “梦被定义为睡眠者在睡着的时候的心理活动”。人人都会做梦,人人都需要用梦来丰富自己的情绪。

  把姓名与梦寐联系起来,在今天的人看来似乎有点牵强附会,甚至荒诞无稽。人们往往认为“梦境皆虚幻”,“梦醒一场空”。然而,翻阅卷帏浩繁的华夏青史,姓名源于梦寐的轶事典故不仅俯拾皆是,而且充斥着不少令人拍案称绝的幽默和传奇。由梦命名或因梦名而平步青云的正史野趣一直是史学家和笔记小说家所津津乐道的史料和题材。

  古人认为,孩子诞生之前,如获梦兆,定是大吉大利之象,常常取以为名,以应神谕。岳母梦大鹏止于其屋而生岳飞,故命名曰飞,字曰鹏举;陆母梦秦少游而生陆游,故取名曰游,字务观;郑文公之妻燕姞梦天使给她一朵兰花而生穆公,正好兰花又有王者之香,使命名为兰。

  战国时期,晋国国王晋成公是历史上有名的黑屁股,而他的大名竟然就叫“黑臀”。晋成公何以敢冒春秋时命名规条“不以隐疾”之大不韪;不怕内丑外扬而以黑屁股之名昭示天下呢?因为黑臀,出生之前,他的妈妈梦见神人指着孩子的黑屁股说:“使有晋国”,既然能移成为一国之君,丢点小丑也算不了什么,于是便有了黑臀之名。

  姓名的前身是图腾社会的个人图腾,它随个人的诞生而莅临人间。古人相信,个人图腾的降世,常常会在其父母的睡梦中“曝光”,诞生前的梦兆,准是图腾的影子,用它来命名,使名伴图腾而生,就预卜这孩子必有来头,将来无疑会成为人中翘楚。这种迷信,在古代社会很有市场,以梦为名也自然十分普遍。不过,那时还没有图腾一说,故称之为梦兆、梦符。在众多的梦兆、梦符中,不验者十有八九,大家都隐而不提,一旦千兆有其一验,则众口交美,史不绝笔。如此百里挑一,堂而皇之登上史辇,久而久之,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大人物的诞生,一定得有梦兆。

  因此,实在无梦兆以彰其显要的,许多人则采取无梦名梦,以企鸿运的办法。翻开姓名档案,什么梦熊梦罴、梦周梦旦、梦蝶梦兰、梦笔梦花、梦龙梦蛟者比比皆是,梦得不亦乐乎。刘邦不以梦为名,仍常常将其母生他时的梦挂在嘴边,说是其母梦与龙交合有娠,因而生刘,故刘邦称帝乃皇天有应,时势使然,不得不服,是真是假,反正无从考查,当时的人也不敢冒犯龙颜去当庭取证。

  比起正史更为放肆的是传于名清的笔记小说,它们往往抓住因梦名而平步青云或惨遭天祸的题材大作文章,娓娓道来,乐此不疲。

  据载,明洪武十八年“大比”,明太祖朱元璋在殿试前夕,梦见宫中有一巨大的钉子钉缀着几缕白丝。过了几日,朱元璋审阅考卷,突然发现一赴试者名叫“丁显”,这姓名恰与梦中那巨大的钉子相符。尽管丁显的考绩平平,朱元璋仍大笔一挥,点了丁显的头名状元。近两百年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一次。嘉靖23年的殿试后,审阅考卷的嘉靖皇帝没有同意考官拟定的名次,而是挑了一个叫秦鸣雷的人做状元,原因是皇上夜里曾在梦中听到轰鸣的雷声,让秦鸣雷做状元,正合了他的梦兆。这真是十年寒窗苦读,不如取一佳名,可这名字也委实难取,因为谁也难以预料皇上到时会做什么样的梦呀。

  不过,也有另外一些幸运者,他们不必挖空心思去琢磨上司最近在做什么梦,而是根据自己的得梦而喜享瑞应的。如唐时程怀信的儿子程权,本来叫执恭,因为曾在梦中见到沧州诸门部署有“权”字,才改名为权的,怀信死后,权果然获得袭领军务,诏授领后,室至分宁节度使。又如清顺治年间无锡有一个叫邹忠倚的人,小时候在于忠肃庙里做了一个梦,梦见于谦倚在他身上,给了他一把瓜子,数一数,一共五十四粒,回家后,就改名叫了忠倚。后来,忠倚娶了一个老婆,一天,他在同老婆闲谈时,忽然发现老婆用瓜子排成状元二字,忠倚心里一动,这不正好同幼时的梦相符吗?不由心中窃喜,再后来,忠倚入京会试,中了贡士五十四名,殿试时跃为一甲一名,大魁天下,竟与梦符。

  古人相信,梦有预兆作用,这种预兆是神向人指明的人生之路,与人的凶吉祸福紧密相关。为了明了神谕的要义,就必须有一些懂得神谕的先知先觉来担当释梦者的角色。古时的释梦者往往根据天赋的直觉和巧妙的联想去分析梦所包含的意义和预测的将来。有些释梦者甚至敢于根据皇族偶尔的梦寐,使用模棱两可的解释方式来改变皇帝的看法和判断,甚至改变整个朝代的历史。

  武则天称帝后,曾梦见一只鹦鹉,羽毛非常丰满,但两只翅膀却折断了,武则天要求群臣占梦,内史狄仁杰想到这是利用圆梦进谏的好机会,出列奏曰:“这只羽毛丰满的鹦鹉象征着陛下,因为鹦鹉的鹉与陛下的姓同音,而两只翅膀折断则是指陛下的两个儿子庐陵王与相王被放逐出京,若能召回,那就双翅齐全了”。后来自立为王的武则天竟然听取了狄仁杰所做的圆梦谏言,下令立庐陵王为太子,一举打破了武承嗣、武三思承帝业的梦想,可谓一梦定天下矣!

  无独有偶,南宋末年,宋徽宗赵佶登基后不久,梦见一青衣童子从天而降,并向他出示一面玉牌,上书“丙午昌期,真人当出”,宋徽宗大喜,写了封诏书,派人遍地寻找“真人”,直到丙午年间,仍没有下落,只得将地位传与钦宗,勉强应符梦兆。可是钦宗当了皇帝不到几天,女真人便大举南侵攻陷开封,掳去了徽、钦二帝,直至此时,同俘的大臣才向徽宗作了新的释梦:“丙午是猖撅之期,而女真人之出也”。倘若徽宗御前有象狄仁杰那样敢于大胆进谏的忠臣,二十年前就把这八个字按自己本来的想法告诉徽宗,使皇上能引以为觉,操兵买马,以御北蛮,恐怕宋朝的历史就要长得多了。

  与现实中根据梦来取名不同,许多文学作品和市井小说乐于事先想好名字,然后再去虚构一个梦来解释名字和当事人的命运发展。《红楼梦》是这类文学作品的典型,116回贾宝玉的梦境中,就出现了多种以个人特有的象征(名字)为情节“包袱”的情况。“金簪雪里”暗示“雪(薛)”和“金簪”(宝钗)的结合,即薛宝钗,它象征着贾宝玉婚姻的“金玉良缘”。“一个放风筝的人”象征着探春远嫁,“而花袭的影子”则是袭人无疑了。

  取名之于梦寐,多蒙上迷信和土、古的色彩,现在根据梦兆来取名的已是极为罕见了,并非现在没了伟人,而是当代人对于名字的意识已是越来越浅淡,不再愿意去相信名字本身会对个人的成败带来什么潜在的原动力罢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