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名道姓:十四、姓名与诗联

  十四、纪晓岚为何哈哈大笑——姓名与诗联

  古诗、词、曲、赋、对联等(诗联),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晶核。作为文学艺术范畴内的人名学,既然领袭一钵斋,数典论祖,雕虫最好要歌龙。因此,姓名与诗联沾亲带故的纽带关系,正如那些做了女婿换来财势的时风世俗一般,若不大书特书一番,确实是人名研究者的一大疏误。

  姓名与诗联是一对互为利用、互为诠释的统一体。诗联可取的为名,姓名也能入诗入时出于全书行文退避章节间内容撞车的考虑,本章着重娓述姓名入诗联这方面的推究,而诗联入名,则留给姓名与典故一章。

  对于姓名与诗联的定义范畴,笔者想把它划归语言学的统辖范围,姓名之以发音粗细来区别男女名的特征,利用声、韵、调的聚合形成的乐感,讲究对比和平衡形成的节奏感,无一不踏合诗联所必由的声韵之路;姓名字形的分合、增损、变形、重构,与诗联对汉字形休变化淋漓尽致的发挥方式又不谋而合;汉名所追求的美好意义的寓含,无疑为其直接服务于诗联提供了便利条件。由于汉名音、形、义三方面严谨活泼的语言特征,文人墨客们才得以自如地用人名字形的离合构成诗章,或直接将人名作为素材成诗立对。

  作为人的标志,姓,名本来都是特定的指代符号,失去其理性含义。但人名一经入诗入联,其本身的意蕴俱被作者“复活”,赋予了一定的心绪或信仰。这些连贯、合义后的姓名,往往有着别出心裁的内涵,成就出种种其他语词无可比拟的诗趣和理趣。

  姓名入诗,如唐代权德舆写的《古人名诗》最有代表性。其诗云:

  藩宣秉戎奇,衡石崇势位。

  言纪信不留,驰张良自愧。

  樵苏则为惬,瓜李斯可畏。

  不顾荣宦尊,每陈农亩利。

  家林类岩 ,负郭躬敛积。

  忌满宠生嫌,养蒙恬胜利。

  疏仲皓自晓,晚景丹霞异。

  涧谷永不变,山梁翼无累。

  论自王符肇,学得展禽志。

  从此直不疑,支离疏世事。

  权公以人名贯串全诗,起承转合,一句一名,意表一山居陶公怡然自得之情。诗中,多数人名已不再是其人所代,转而分解成一个个单独或与他词联合的有意义的字词了。权德舆以后,作人名诗者从众,连文学大家白居易、王安石、黄庭坚、曹雪芹之流都沾上了这种业余爱好。直至本世纪初,仍有不少文坛巨腕爱玩这种名字游戏。抗日战争时期,老舍和吴祖缃为宣传抗战,曾在《新蜀报》副刊上发表了一组与抗战有关的人名诗,如《忆昔》云:

  也频胡仲年,火雪明田间。

  大雨冼星海,长虹穆木天。

  佩弦卢翼野,振铎欧阳山,

  王语今空了,绀弩黄药眠。

  全诗的11个文艺界名人的名字组合成篇,妙趣无比,余味不了。

  姓名诗写得好,不用说是雅致曲折,趣味盎然。然而要想写好姓名诗,却是件挠头事。一般作诗,心有所思,只顾在古往今来文山书海中捞捕些雅字典句,排列组合一番即可成文,可是要想作好姓名诗,不仅要以大家都熟知的人名所代的字词为句,而且要这些字词符合诗所要求的一切规则,表述一定的含义,弄不好搞得削足适履,貂尾狗尾杂乱相陈,让人不可捉摸。因此,姓名诗之难是不可反驳的。

  如果就此认为姓名诗是老虎屁股摸不得,那也不是莘莘学子应有的态度。笔者翻查资料,偶见马来西亚学者萧遥天先生关于名与字意义间排出的十一种联系方法,亦可引申到姓名诗领域。肖先生利用汉语意合法的特点,按姓名中单章节语素的意义直接组合在一起,找出如此十一种联系方式,即:同义互训、反义相对、连义推想、连义指实、辩物统类,原名加辞,干支五行、形体离合、形体增损、成语贯串、表白思慕。这十一种联系方法,几乎能够满足人名入诗的所有吹毛求疵的愿望和要求,完全可以担当姓名与诗联的月老红娘。

  本文无意在姓名入诗的理论分析上大做文章,谨将几种入诗方式介绍性地摊给读者,相信聪明的读者定能对字入座,为它们提供双方满意的雅舍馨园。

  按照各自的写作方法,姓名入诗的第一种类型是直接将姓名联缀成诗,这种姓名诗最是难写,须得有名人,全诗都要由名人的名字联成,并且要求这些名字拥有一定的含义,各自的含义拼联起来共有一个鲜明的主题,做到句有其意,诗有其象、其韵、其蕴。与《忆昔》同载于《新蜀报》副刊的另一姓名诗《野望》,就达到了这种境界。诗曰:

  望道郭源新,卢焚苏雪林,

  烽白朗冀野,山草明霞村。

  梅雨周而复,蒲风叶以群,

  素园陈瘦竹,老舍谢冰心。

  诗的五、六两句:“梅雨周而复,蒲风叶以群”,梅对蒲、雨对风、周而复对叶以群,甚至连虚词“而”、“以”都配上了对,果然是幅难得的无情对。最后两句:“素园陈瘦竹,老舍谢冰心”,对仗工整,有情有景,情景交流,亦是幅不可多得的妙对。三、四两句:“烽白朗冀野,山草明霞村”,据另一资料,似以“绛白朗冀野,山草明霞村”更佳,改后名对嵌入六个名人,且有罗绛、白朗,欧阳山、草明两对夫妻作家;有白、绛两种颜色;有冀、村两地域;有山、草、霞、野四物事;还有朗、明两两相对的形容词,实绝对也。

  《野望》诗其实是由四副对联合成的。联缀成诗,诗中藏联,是姓名诗的一大特色。这首诗中提及的老舍,本人就是一位善耍姓名诗的捉刀公,他有一首赠戏剧家藩子农的诗,就是一首标准的姓名联诗,其诗云:

  天翼高长虹,田间潘子农,

  佩弦卢冀野,望道吴云峰。

  万籁鸣秋苇,独清徐转蓬,

  霞光王统照,常任侠何容。

  这首诗每句化入两个人名,共廊括了现代文坛卓有著述的十六位作家,细细品味,诙谐幽默,令人拍案。像第一句“天翼高长虹,田间潘子农”句,去却名字不论,单讲其写意,就是副不可多得的风景画:落霞染空,朗星初上,一道长虹高高地跨乘在蔚蓝的天上;蓝天下,一望无际的田野里,一位辛勤的农夫,独自耕耘劳作,矫健的身影共长虹、蓝天相融。

  姓名诗的第二种写作手法是将姓名镶入诗中,诗行藏名,名融于诗,若非有一定文史知识的衮衮诸公,轻易还找不出名埋何处。南朝梁元帝萧铎就是采用如此方法写出我国最早的一首姓名诗的。可惜的是,诗作到底嵌入了哪些姓名,已无从查考。然此诗既是皇上御制,其中蕴含的人物定非等闲之辈,笔者特录于下,愿聪明的读者能从中推究出来,“必也正乎名”,也算消却文坛一段疑虑。诗曰:

  征人习水战,辛苦配戈船。

  夜城随偃月,朝军逐避年。

  龙吟澈水度,虹光入夜圆。

  涛来如阵起,星上似烽燃。

  经时事南越,还复讨朝鲜。

  此诗与本文始录权德舆的《古人名诗》异曲同工。权诗其二十句,镶入人名二十个,可称第二类姓名诗作的代表。

  “八大家”之一,宋代名儒王安石有首姓名诗,化入两个人名:

  老景春可惜,无花可留得;

  莫嫌柳浑青,终恨李太白。

  柳浑、李白者,唐人也。诗中,柳、李两姓指代杨柳和李花二物,柳之浑青对李之太白,两个人名承担了诗行中传情达意的喻拟任务,给其郁郁寡欢“无枝可依”的无奈心态:尽管春暖花开,奈何姹紫嫣红,无一为自己独赏。

  同是李白,在不同的诗中有着不同的含义。公元755年,李白偕安微经县汪伦同游桃花潭,共销“万古愁”。为赋知遇之谊,写了首《赠汪伦》云: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诗中插入李白、汪伦两个人名,它算不算人名诗呢?答案是否定的。姓名诗要有姓名、有诗意,但并非诗中有姓名便叫姓名诗,而是要求诗中的姓名必须脱其本身符号所代,转而化为诗中特定意境下不可或缺的意象。此诗李白、汪伦均只代本人身份,而无他化,因此不能把它排入姓名诗行列。

  将姓名拆开分别引入诗行,或重新组合、或借助谐音、或干脆由意象借代、或辅以字号等其它姓名字录成诗,是姓名诗的第三种表现手法。这种姓名诗往往孕含一定的寓意,藉此手法,表达作者的志向、追求、讽喻,幽默、难言之隐等,是姓名学中大有挖头的富矿。

  姓名诗的第三种表现手法在文学名著《红楼梦》中广为使用,它一经文学大师曹雪芹的天成妙手,立即染上了一层神秘而又深刻的戏剧色彩。且看第二回,刚刚补授了应天府的贾雨村,新官上任,不免不谙为官之道,碰上薛蟠打死冯渊案,就要发令缉凶。门子虽为小吏却知晓其中厉害,赶紧拿出一张“护官符”来,“上面皆是本地大族名宦之家的谚语口碑”,曰: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贾”者,宁荣二公之后也;“史”者,保龄侯尚书史公之后也;“王”者,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也;“雪”者,薛也,紫薇舍人薛公之后。四句诗隐含四大家族的代称,寓谐于庄,形象生动。贾雨村是个明白人,丢了“护官符”,这官恐怕做不长,只好让冯渊在阴间继续做个冤鬼。冯渊者,逢冤也,命中注定,小小应天府,岂奈天何?

  贾宝玉梦游太虚仙境,是《红楼梦》的重头戏。曹公藉宝玉之手,给我们翻开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的红颜淑女们预征她们生命历程的姓名诗和姓名画。且看正册:“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这副画,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二钗的姓名画,再看判词: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玉带林”三字倒读即“林带玉”,林黛玉之谓也;“金簪”,宝钗也,雪,薛也,即薛宝钗。此姓名诗意寓有乐羊子妻之德的薛宝钗难逃冷落、凄苦之劫,备谢道韫咏絮之才的林黛玉与贾宝玉情结难解。

  李纨的判词象一首打油诗: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准似一盆兰。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首句“桃李”、“完”谐李纨二字。全诗寓李纨一生三从四德,晚年荣华方至,却随即死去,只留得一个诰封虚名,白白地给世人作谈笑之资。

  宝玉在看正册前,曾偷翻过副册和又副册。其时,宝玉“又去开了副册橱门,拿起一本册来,揭开看时……,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此诗是香菱的判词。“根并荷花”,指菱根换着莲根,表示香菱就是原来的英莲。“两地生枯木”,乃拆字法,两个“土(地)”字,加一个“木”字,拼合成“桂”,寓夏金桂。由于夏金桂的虐待,香菱“香魂返故乡”,故乡者,天国也,香菱受虐而死,其“遭际实堪伤”也。

  宝玉看到的第一首判词是被列入“又副册”的晴雯,词云: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霁月”,雨过天晴之喻,寓“晴”字;“彩云”雯之诠释也;“多情公子”宝玉专称也。诗志晴雯心比天高,而命比纸薄也。

  姓名入诗之前,姓名入联已见滥殇。仅从诗联两两过从甚密的铁杆关系说来,光讲姓名诗而弃姓名联于阴沟,就足以让文人墨客脸红脖子粗了。因而接下来,我们来谈谈姓名联。

  姓名之所以能入联,也应归功于姓名本身字词“复活”出来的意蕴;另外,姓名指代人物的典型化亦对姓名入联小有益补,大多数姓名联得自文人们对姓名的随意肢解、屠宰、翻意、苟合,因此说来有些残酷,但成联后出人意料的丰功伟绩,又不得不让人口服心服地默认,姓名联实乃语言文学界的一朵奇葩。

  因循前文,斯将姓名联按对仗技法,分四类奉于读者。

  一曰全名联,即上下联全都由姓名构成。唐武后朝左史东方虬曾吹牛说,后世学子必拿他的姓名与战国西门豹作对。这个牛皮吹得未免太大了点,当时就有一个九岁的小孩以“南宫牛”应对,较之东方兄更佳。不过东方虬牛皮没有白吹,从他以后,姓名联开始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东方兄一牛吹开姓名联之先河,其功不可没。

  全名联中最常见的是三字两名联,此种较为简单,因而文苑内外,,俯拾皆是,斯举几例:

  公孙丑  母弟辰

  王十朋  陆万友

  张九思 胡三省

  殷开山  俞通海

  真不疑  何无忌

  张恶子 郑善夫

  韩擒虎  李攀龙

  郑小同  杨大异

  陈万年 张千载

  李桐客  郭药师

  郑虾蟆  王鹦鹉

  刘黑闼 寇白门

  这十二对三字两名联,均为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纯姓名联,其中最佳者,当数第一对,可释为公公的孙子名丑,母亲的弟弟名辰,公对母,孙对弟,丑对辰,是为绝对。

  姓名联堂而皇之地走进高等学府的考场,是在1933年。当时,清华大学的陈寅恪教授在入学考试的国文试卷中出了道对对子题,以“孙行者”三字索对,这种带点出土文物味的试题难倒了不少唯白话文是学的中学生。只有极少数学生以“胡适之”应对得了满分。据传,为此事陈教授曾与人打了场笔墨官司,结果如何,姑且不论,姓名联的影响却因此而威力陡增了。

  由街谈巷议至于家喻户晓的纯姓名联,信手拈来,亦能成篇,如:

  碧野田间牛得草,金山林里马识途。

  胡风沙千里,白薇何其芳。

  如此名联,意蕴隽永,回味无穷,可算文坛佳话了。

  多名联是相对于纯姓名联的“纯”字来讲的,两名以上的对联就可称多名联,所不同的是,全名联全部由姓名构联,多名联则是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姓名嵌入联中,姓名可在联中唱主角,也可以屈尊跑龙套。

  多名联是姓名联的第二种。

  清朝乾隆年间,某年春闱夺头魁者姓刘名玉树,发榜后刘到主持春闱的礼部尚书纪昀府中谒师,行门生之礼。闲谈中,纪问刘居处,刘答暂住芙蓉庵。纪听后大笑不己。刘玉树心中纳闷,不知何处得罪恩师。后辗转打听,才知当时纪突然想起一联云:

  刘玉树小住芙蓉庵,

  潘金莲大闹葡萄架。

  纪为人爽朗,有笑癖,一时高兴,忍俊不禁,笑瘾发作,才有此举。

  纪昀,字晓岚,资质聪慧,博闻强记,贯通群籍,旁征百家,为清朝著名学者,有出口成对之才。乾隆戊申年,工部(又称水部)失火,乾隆批交尚书金简大司空负责修复。有人出对咏此事道:

  水部失火,金司空大兴土木。

  联中嵌入金、木、水、火、土五行,且有司空官名,一时无人能应。纪昀入朝后,一新选中书,为南方人,相貌魁伟,常自负为南人北相,他将此事告知纪昀,要纪应对。纪略一思吟,道,“要对上不难,不过于公有所不便。”中书说此事无妨。已便对道:

  南人北相,中书公什么东西。

  联中也镶入东南西北中五方位,对仗工整滑稽,众皆叹服,唯中书公形似关公,亦即掩嘴呼卢。

  纪所对两联,均为多名联中的二名联,这样的对联广为流传,且再看一例:

  刘伶借问谁家好,

  李白还言此处佳。

  刘伶,竹林七贤之一,性豪饮,著有《酒德颂》;李白,酒仙也。此联是贴在一家酒府门前的招财联,联中刘伶、李白二人皆变为酒的代称,通过两个时代两位名酒鬼的一问一答,达到意想不到的宣传效果。据说这家酒府一直生意兴隆,门面一扩再扩,最后保留下来的就这副对联了。

  四名联也是多名联的一种。据说明代文学家李梦阳在江西任提学副使时,发现有一举子与自己同名同姓,心稍不快,便出一对联考察这位李梦阳的水平,联云:

  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

  意思是说,你我同名,才能却不在一条线上,干脆改名算了吧。哪知这举子并非等闲之辈,他立即对出下联曰:

  魏无忌,长孙无忌,彼无忌,此亦无忌。

  意思是同名同姓没什么,凭什么叫我改名。

  撇开故事本身不谈,先看这对子,四个古人名工整相对,且意义搭配巧奇,实为难得之佳联。

  关帝庙前赞关羽诸联中也有这样一联:

  师卧龙,友子龙,龙师龙友;

  弟翼德,兄玄德,德弟德兄。

  一桢楹联,尽收蜀国主要人物:诸葛亮、赵子龙、刘备、关羽、张飞,而且涵盖了他们间师生、弟兄鱼水情深、相沫以濡的亲切关系,如此言简意赅的精缩,舍我汉语谁能担此任哉!

  这里还有一副不错的四名联:

  齐白石,傅抱石,老石少石,两石画坛同凸凹;

  许地山,欧阳山,前山后山,双山文苑互峥嵘。

  第三种姓名联是单名联,即将一人的姓名、字、号分割,拆离后分别镶进上、下联或横联中。单名联最为流传的是袁枚、秦荔裳同游杭州谒岳王墓时讽秦桧联:

  人自宋后少名桧,

  我到坟前愧姓秦。

  奸臣秦桧之名,为后人所不耻,兹有此联。

  京剧演员盖叫天,本名张英杰,演技绝伦。其主演的《三岔口》、《十字坡》等戏均是经典名作。有人用联赞其演技云:

  英名盖世三岔口;

  杰作惊人十字坡。

  英杰者,盖叫天本名也;惊人者,取“叫天”之一鸣惊人也。一联括尽其本名、艺名、名作,颇具微雕风范。

  清将李元度,为曾国藩所宠。李在衢州一役,为太平军围追,损兵折将,惨遭败绩。曾本思力保,无奈损失太大,罪不容恕,只得“挥泪斩马谡”。人感于此,作联讽之曰:

  横额:道旁苦李。

  士不忘丧其元;

  公胡为改其度。

  单名联小巧灵活,可志情怀,更以表讽刺、追亿、悲愤为佳。清初曾流行过一副讽刺贪官叶初春的单名联:

  霜降遭风,四野难容老叶;

  元霄遇雨,万民皆怨初春。

  至于寄托哀思的单名联,则常见于悼亡挽联或吊唁祭文中。1907年7月15日,鉴湖女侠秋瑾烈士就义于浙江绍兴轩亭口,当即有人在亭柱上题联:

  悲哉!秋之为气。

  惨矣!瑾其可怀。

  上海滩“大世界”创办人黄楚九从摆地摊到创办百余家大小企业,人称“百家经理”,后却破产身亡。有人在大殓时送一挽联:

  楚楚大志,十年雄心打天下;

  九九归原,一双空手赴黄泉。

  修辞名联是人名联的第四类。撰联者利用借代、拆字、回文、谐音等修辞手法,将姓名代入联中,最是滑稽幽默,快人朵颐。

  先看回文联。抗战后期,美国副总统华来士准备来访重庆。山城一报以“华来士来华”的回文上联征对,要求下联须是回文,含名人名事。不久,有一中学生应对“霍去病去霍”,此对获奖。前一华、霍均为姓;后一华代中华、霍指匈奴,皆为地;来对去,华为商讨对日战事,霍为策马西征匈奴,皆为名事。此联可算工事。但据传又有以“马歇尔歇马”应对者,马歇尔,抗战将军也,华来士,山姆大叔副手也,二位美国名人均有一贴切的中文译名,华来华商量抗日事宜,马歇尔歇马去戎,归职田园,一正一反,可谓绝对了。

  再看谐音联,其法与谐音名诗类同,兹举民间广为流传二例:

  一

  罩子笼灯诸角亮(赵子龙蹬诸葛亮);

  张鹏隔烛无大光(张鹏翮触吴大光)。

  二

  两船并行,橹速不如帆快(鲁肃不如樊哙);

  八音齐奏,笛清难比箫和(狄青难比萧何)。

  拆字联是通过对姓名的分解、组合手术而成的姓名联。此联妙在不仅将拆开的姓名散布联中,而且还能意含姓名所代事物,表述作联者的见解和思绪。某朝某地有一姓李名儒卿之赃官,贫婪成性,人皆欲分而食之。为聊表恨心,有人作此拆字联:

  本非正人,装作雷公模样,却少三分面目;

  惯开私卯,会打银子主意,绝无一点良心。

  “非正人”即竖心人“亻”;“装作雷公”,即“雨”;“三分面目”乃“面”少三横,“而”也;上联隐一“儒”字。下联惯开私“卯”;“良”入心而无一点,即“艮”合为“卿”字,上下联合而暗切“儒卿”之名,明里文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一副贫婪、狡诈,装腔作势的污官嘴脸。

  拆字名联往往又是一则姓名谜。读者阅联常作游山玩水之戏,先是山重水复,历经艰辛,而后柳暗花明,可列入金圣叹“不亦快哉”之三十四。据传,有潘、何两家联姻,女方何家但求找个能填饱肚子的婿家,男方潘家则希望媳妇的肚子能经常大起来,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有滑稽文人赠联潘、何二家云:

  有水有田方有禾;

  添人添口便添丁。

  “水(氵)、”“田”、“禾”合成“潘”姓;“人”“口”、“丁”组为“何”姓,一联拆拼双方姓氏,又明彼此希翼,可算妙联。读此联诸公,能从中获得思考后的收获,不亦快哉!

  借代名联更是妙趣天成,掩卷而韵在。且看清末一副讽刺袁世凯“皇帝梦”的对联。

  起病六君子;

  送命二陈汤。

  “六君子”、“二陈汤”皆中药汤头名,从字面上讲,可理解为病初嘱饮六君子,一命乌呼在陈汤。搬来文学和历史工具深掘下去,才知“六君子”乃拥袁立帝、怂恿袁氏做皇帝梦的杨度、刘师培等筹安会六君子所代;“二陈汤”则指袁的亲信陈树藩、陈宦、汤芗铭三人。他们始则极力拥袁,后见大事不妙,又反戈一击,宣布独立,过河拆桥,落井下石,成了袁氏送命的符咒,此联之妙,其咏味有穷乎?

  一副精彩的姓名联,必是联苑中不可多得的奇葩,完全可以媲美于鸿篇巨著。姓名入对,大有可挖,劝君把酒临风、持蟹扪虱之时,戏以属对,其乐融融,其性雅雅,不亦快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