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名道姓:二十六、绰名漫笔

  二十六 你五块我五块——绰名漫笔

  绰名又名外号、诨名,是外人根据各人特征取的别名,日常生活中,人们大概都对绰号持贬抑的态度,无论绰号好坏,当面称呼都似欠礼貌。不过,从古到今,取绰号之风都十分普遍,尤其是现代社会,上学小孩在一起,便已有了取绰号的风气;随便找一个成年人问一问:你曾经有过绰号吗?只要对方坦诚,十有八九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再比如,数年同窗,毕业后各奔东西,几年忙碌,再少往来,突然有俩人或几位有缘相聚,忆起昔日旧事,才发现不少同学的大名已然无从追忆,记得最清楚的,竟是一些有特色的绰号,于是,一屋笑声,引发些许感叹。

  绰号一词,原属中性,没有特别的好坏之分,但也自有社会功用在。人民群众用以褒扬真善美,嘲骂假丑恶,起到了特殊的社会效果。

  宋朝清官包文拯,性格刚毅,削直,任职时不畏强权,不讲亲情,执法如山,他先斩后奏,断然斩杀忘恩负义、贵为附马的陈世美,更是在自己的人生历史上写下了光照千秋的辉煌一页。在当时,他便已名声远扬,邪恶势力畏之如“阎罗王”,正直之士誉其为“黄河清”,广大下层百姓为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称其为“包青天”,这个外号由此留传上千年,妇孺皆知,成为执法如山的代名词,此后,海瑞外号“海青天”,况钟被誉为“况青天”,都是由此而来。可惜,在封建社会,“青天大人”太少,“周扒皮”、“南霸天”太多。人民群众爱憎分明,充分利用绰号这个独特的武器,对那些假、丑、恶的社会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狠毒的咀咒。五代时闽国有一个名叫杨思恭的人,残酷而贪婪,搜刮民脂民膏,不择手段,人们因此送他一个绰号:杨扒皮。

  北齐后主高纬生活荒淫,无心朝政,并附庸风雅,作《无愁曲》,民间怨声顿起,称之为“无愁天子”。真可谓天子无愁,愁煞天下人!

  再有南宋末年的宰相贾似道,玩物丧志,无心治国,热衷于斗鸡走马,饮酒宿娼,还喜欢斗蟋蟀,经常和群妾一起趴在地上观蟋蟀相斗,并将所谓的经验写成一部《促织经》,可惜他的这一“爱好”没能持久,随着南宋半壁江山的丧失,他也沦为阶下囚,唯有“蟋蟀宰相”的“美名”传扬至今。

  我国历史上,另有一个绰名取得颇有趣味,却不带更多的褒贬色彩,那就是“五榖大夫”百里奚。百里奚是春秋时虞国人士,在虞被晋所灭时,被晋国俘获而去。此后又作为秦缪公夫人的陪嫁被送到秦国,几经周折,他又逃离秦国而到了楚国,为楚国所扣留。在百里奚已经逃离秦国之后,秦穆公即位,他听说百里奚很有才能,是个难得的人才,于是想不惜重金把百里奚买回来。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不惜重金,楚国就会引起重视,或许不卖;即便想卖,也定会讨价还价,花重金不说,可能事情反而办砸了。秦穆公心生一计,索性装着很不在乎的样子,只说百里奚即是先王夫人的“陪嫁品”,又已经是年过七十的老头子,但就这样让他逃走了,似乎对秦国,对先王的形象都稍有损害,可否请楚国归还这个人?当然,秦国也不是白白地要走,就用五张黑公羊皮交换吧,因为一个行将就木、毫无用处的老头实在只值这么点东西。

  楚王果然不以为意,很痛快的答应了。秦穆公自是喜不自禁,百里奚被换回秦国后,秦穆公不仅不把他当囚徒对待,反而封为大夫,谦虚地向他请教国事,百里奚感激不尽,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气概,为秦穆公出谋划策,不遗余力,秦国之挤身春秋五霸,确有百里奚不少功劳。这个颇有戏剧色彩的历史故事,同时也给百里奚带来了一个奇特的绰号:五榖大夫。榖(音古),意指黑色公羊。那么,自然地,五榖大夫的意思,就是用五张黑色公羊羊皮换来的大夫。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不带贬义与恶义,只为增加生活情趣或表示亲昵的绰号也很不少。比如,苏南一家乡镇企业,其厂办秘书姓郝名辛福,一次,郝辛福陪厂长接待上面下来的新闻记者,厂长向几位记者介绍郝辛福时,赞扬说,厂办事情多而杂,我们的郝辛福对工作又是顶认真的人,这几年,厂里经济效益稳步提高,的确辛苦了我们的辛福同志。几位记者听完,突然灵机一动,随之赞叹:郝辛福的确是好辛苦呵!于是,“好辛苦”这个外号不经而走,时间不长,就成了郝辛福的代名。

  类似这种不持贬意,微有赞意的外号现实生活中不乏其例。忠实于生活的作家们自然也注意到这一普遍的社会现象,把绰号搬入了自己的小说。如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早已是国人十分熟悉的以绰号扬名的人物。自然,把绰号用得几乎登峰造极的,又非《水浒传》莫属,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每人都有一个响当当的绰号“及时雨”宋江,“豹子头”林冲,“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这些绰名,可以说是精彩的素描,短短两三个字,即把一个最重要的特征推到读者眼前。

  绰号无功过,人心有好坏。日常生活中,因为滥起的绰号,伤及他人自尊,并由此导致悲剧的也不乏其例。某重点大学中文系,有一位来自南方的农村学生,姓张,家里经济情况很差,自然对钱看得十分重。一次,他与同宿舍李姓同学课余无事,开了一个十分无聊的玩笑,李姓同学说,如果你能去找一个女生过来,让她当着我们的面说她爱你,并吻你一下,我就给你十元钱。

  张姓同学一时糊涂,又被对方一激,竟一口答应下来。他鼓足勇气,跑到女生宿舍楼,叫出一位平常显得比较泼辣、勇敢的女生,对她毫无保留地讲了一番,然后说:“怎么样?开个玩笑,完得之后,你分五块钱,我分五块钱。”

  当时的女生比现在更传统。那位女生听完之后,早已气得满脸涨红,当场就把张姓同学臭骂一通,轰下楼去。她回到宿舍,和“姐妹们”一说,“姐妹们”也都义愤填膺,于是集体告到系领导那儿,系领导很快处理下来,让张姓同学写出书面检查,并向那位女生当面检讨。张姓同学颜面扫地,本已觉得抬不起头来。可事情被同班男生知道后,又有变化,其中几位同学索性给他取了一个长长的绰号:“你五块我五块。”这个绰号一经传开,张姓同学觉得再也无脸见人,好不容易捱到一学期结束,便匆匆赶回南方农村老家,这一去,竟再无音讯,一个学习成绩、往日表现都还不错的同学,就这样放弃了自己十年寒窗换来的大学生活!

  还有一个例子,更富于悲剧性。苏北某中学,一个名叫王生喜的初二学生,于一个晴朗的中午,突然把他的一个同班同学用砖头活活打死了。这个悲剧发生前毫无预兆。王生喜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学生,学习用功,学习成绩好,不少老师都喜欢他。可是他性情比较内向、孤僻,老师们因为知道他是私生子,所以不但宽容地对待他,而且对他更表同情。可是,一个偏僻的小镇,初二学生又都处于不太懂事的年龄,当他们得知王生喜同学是私生子之后,个别顽皮的同学就开始私下里叫他“野种”,此后,“野种”这两个字就作为王生喜的绰号给传开了,为此,王生喜独自哭过,与同学打过架。但仍是禁止不了。王生喜,这个原本性情孤僻,缺少家庭温暖的孩子终于走了极端。在悲剧发生的那个中午,一个顽皮的同学放学后一道走出教室,随口叫了一声,“野种”!

  王生喜突然之间狂怒不已,他扔下书包,随手拾起一块砖头,在任何人都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侯就已经冲上前去,照着那位同学的后脑就是一砖头砸下去,那位同学应声倒地,王生喜又在他的左边太阳穴补了两下,那个顽皮的同学当场气绝身亡。待附近的老师和同学冲过来,王生喜似乎才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扔下砖头,狂喊道:“不准再叫我“野种”!

  就这样,一个绰号,毁掉两个少年。留下的是父母们无尽的哀思……。

  我们生活在蓝天朗日下的朋友们,尤其是还没有充分自制力的青少年朋友,听完这个故事,是否该好好想一想,学会尊重人,学会顾及周围朋友、同事、同学、熟人的自尊,这就是笔者所想说的话。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