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园相学》之气色篇

  《平园相学》之气色篇

  《素问·脉要精微论》云:“夫精明五色者,气之华也。赤欲如白里朱,不欲如赭;白欲如鹅羽,青欲如苍壁之色,不欲如蓝;黄欲如罗里雄黄,不欲如黄土;黑欲如重黑漆,不欲如地苍。五色反象见者,其寿不久也。”(按:此即相书所谓气色之始。)气色者,由内磅礴而表于外也。始则为气,定则为色,其美恶源于神,发于气,而现其清阳或恶阴之色。”《相理衡真》谓“充乎皮里者谓之气,现于皮上者谓之色”,缘气犹根干,色犹枝叶。有色而无气,犹有枝叶而无根干,是谓色泛,难以言吉。如有气而无神,虽欲发动而无由,是谓气滞,自属不利。兹将气色分论于后。

《平园相学》之气色篇

  (甲)

  气本极难观,在最初时,觉如烟缕,宛似远望村中,现有缓缓厚薄之烟,嗣经详审,乃知其为水火之气也。彼水气每于寒冷时,由井泽中现有缕缕如息者,最易窥见。至春夏之交,则非习见者,未易者也。若其习见者,自能辨别其池沼河泽涧湖江海等气,虽隔林岳,仍能分晰。至于夏际置火盘于炎日之下,觉其蒸蒸然上升者,则为火气,与水气大异其趣。而人气则非一朝一夕所能窥透,必须详察水火气之后,乃始向人头面,仔细观看,以辨其小大厚薄细长,而定其吉凶祸福善恶也。况仅就吾国人言之,浙人气重而不明,闽人气明而不重,南人气清而不厚,北人气厚而不清,又未可一概论也。夫气原有先天与后天之分,先天者自己元身之气也,后天者天地氤氳之气也。呼吸后天之气,以接先天之气,其气方有所主,始得而生。缘人本无根之树,全气凭以为之根,气充则神安,神安则气静,静则宽和刚清生焉。宽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刚可以制物,清可以表物。不宽则溢,不和则乱,不刚则懦,不清则浊。故视其气之状态,即可知其人之义”是也。

  (乙)

  色之种类甚多,其最要者,曰青,曰白,曰赤,曰黑,曰黄,曰红,曰紫,曰暗,曰滞,曰蒙,计十种。分述于后。

  一日青色。凡日角金匱两处,忽然发现青色,居家者宜防偷窥,远行者须防盗贼。木形人,于春季印堂、天庭现青色,形若川纹者,主官星现,作官者可望升迁,经商者亦必财旺。天中、边城青主吉,山林或五岳发现青色,主人幽冥。目部上下俱青,主妻1病。三阳青,主生男;若中央兼有白色,即主子女有灾。鼻部青入奸门,主四十日内克妻;兼黑色主凶。准头青,主九十日内有火厄;若连人中兼黑色者,主牢狱,并克妻。廷尉青连法令,主失财。耳部青连年寿,主刑克。人中青兼白色,主乖离。口部青,一百二十日内有灾祸;青人口角,忌饮食;青连承浆,防毒害。地阁青,七日内出外吉。正面青浮,主疾病。

  二日白色。自旺于秋,不利于夏,盛时如腻粉,退时若灰垢。天中现白色,主五十日内暴亡。天庭白,主百二十日内横死。驿马白,不宜外出。印堂白,必克父母。目部白,主冤死。井灶白,多恶耗。鱼尾白,主灾厄。两颧白,防丧服。鼻部白,主百日内亡。人中、口部、承浆、地阁等现白色,均主哭泣。若耳白而莹,且过面,则主名闻天下,并五十七年得意。

  三曰赤色。赤色于夏,本属五行之火,故初起如火燃,去时如连珠。凡赤中带润泽者吉,带焦烈者凶。天中或天庭见赤色者,主官星现。

  边城赤如刀剑者,主因父得官。发际赤,若系武职,主阵亡,常人主凶。山根、日角、印堂赤,主有火灾。司空现赤色,并贯人口角者,主百日内死。眉头或眉中赤,主险,有横祸。两颧或命门赤,主怒,并遭难。寿上赤,主有脓血之灾。准头赤,主受诉讼之累。鼻部赤,主一百廿日内,有火厄及血病。耳部赤,防失足,并坠马。人中赤,主有谗斗。唇部赤,主为上客。口部赤,并带青黑者,主百日内不禄。地阁赤而有鱼鳞纹者,主遭火灾。带黑色者,主有盗劫。总之,赤非善色,见者多灾少吉。

  四日黑色。高广黑贯三阳,主半年内死。天庭、人中、日角、司空、山林、印堂、山根、目部、两颧、鼻部、命门、耳部、地阁等,若现黑色,非主哭泣,必主死亡,为极不利之色也。

  五曰黄色。凡天中、天庭、日角、辅角、驿马等,现黄色而莹润者,军政界主得官,或即荣达,工商家主言得利,或发横财。司空黄润,主七日内得财。山林、印堂黄如笔锋者,主吉。额部黄,主喜。眉尖黄,主干事成就。眉上黄,主进财。眉间黄,主喜事。目部眼眶发黄,主有阴德济人,若兼带紫色,复尾下者,主修道必达,兼长兵书。三阳、天仓黄,主大进财。鼻部、两颧、人中、命门、口部、地阁等现黄色,皆主吉,或进财。惟面部、耳、鼻、齿、额,全行黄滞且重者,是脾绝,死兆也。

  六日红色。红为发达之色,无论何部,若现润泽之红色,皆主吉,工商家财旺,仕宦家加职,文学家名利兼收;即劳动家现红色,流年运气,亦必事事称心。

  七日紫色。紫为仕宦之旺气,作官者无论何部,若现紫色而明净者,均主迁升。常人现紫色,或则生子聪秀,或则娶妻富贵,或则添财进产。盖紫色为极吉利之色也。

  八日暗、曰滞、曰蒙。三者皆为败色,所谓面如附煤而无艳者是也,主招财有损,所事不成,皆恶运将临之兆也。

  以外尚有守色、散色、害色、利色四种。守色又名聚色,其色微黄而聚藏于皮肉,体艳有势,似为太阳所晒者,即家产振兴之兆。散色者,即有色无气,明中生暗,满面光彩,而花纹夹杂,正面明亮,而耳鼻污秽,皆属不利,事决无成。害色者,鼻准如烟,庭印如蒙,三阳不开而如沟泥,明光若火而似涂脂,俱为大困大戚之色。利色,又名动色,如天庭新现明润之色者,宜动不宜守。惟有红色掺杂而过重时,则动乃不利。至谓应动于何方,须视命,宫之色以决定之。如金钱出入之时,奸门富堂之间,有一线直向土星而且鲜明者,金钱即可如期到手,但中途发生障碍,则无论如何,不能成就。又如事业进行之际,有如横幅一二分,由眉问直升发际者,旬日之内,目的可达。惟此色发生污秽,或有小疮,横直于其间,则十有九必败也。

  至统论气色,可备参考者。如《相理衡真》云:“辨色犹霜上辨雪,雪上辨霜,其状甚多,如粟如豆,如丝如发,或如碎米,或如长针,或方如印,或圆如珠,或如浮云之状,或如飞鸟之形,或明朗,或清爽,或浮或沉,或聚或散,或昏或乱,或盛或衰,或如涂辣,或如尘垢,或如祥云衬日,或如春花烂漫,或浓而光润,或惨而枯燥,或圆大如颗豆,或细小如微尘。急者如惊湍拽发,慢者如卧蚕动头。发有大小,则应有远近。势有盛衰,则形有体咎。鲜微为事之始,盛大为事之终,退陷为事之解。大而急,光而盛者,其应速,其事重。小而慢,隐而微者,其应缓,其事轻。或聚而忽散,其事甚微而易解。或暗而后明,其事先区而后吉。或俄顷而没,其事忽现而便销,或经旬不退,其事甚远而难见,易见者为浮,难见者为沉。浮为轻,主未来。沉为重,主过去。浮沉相并,去去远来。神清气爽色润者吉,神夺气移色枯者凶。神开气光色明者吉,神滞气惨色暗者凶。或有老而色嫩者,弱也。或有少而色枯者,亦弱也。脏腑乃气色之根本,气色为脏腑之枝叶,根本固则枝叶繁盛,根本枯则枝叶凋零。

  又如《相理衡真。五言歌诀》云:

  黄色分明吉,犹看紫更红,光华须富贵,暗滞且成空。

  青色须明朗,春风舞柳条,若如烟雾黯,尤恐在来朝。

  赤色宜华润,枯焦定不安,面唇相应吉,终可得高官。

  白色如银瓶,空浮透肉光,若还乾不淘,唤作犯金亡。

  黑色无尘垢,光华喜可知,沉沉如点漆,非病有灾危。

  青色印堂起,知君必有殃,若无孝服折,定是损田庄。

  红色印堂起,知君喜事来,若非婚嫁娶,即是进钱财。

  紫色印堂起,知君官职来,不然生贵子,必定显兰台。

  白色印堂起,孝服见悲哀,家内纵无事,六亲外服来。

  黑色印堂起,定主有凶来,自己难平坦,儿孙不免灾。

  黄色腾腾起,朝天禄位成,如云萦日角,旬内拜公卿。

  鼻头明黄动,萦纡入食仓,进财兼进喜,犹看旺何方。

  印常有微黄,天门紫气光,龙头横凤尾,高照满堂芳。

  准赤忧煎动,萦经有讼非,气青来口角,卒病九泉归。

  霭霭青云起,灾来在夏秋,忽然人口角,疾病最难瘳。

  白云汤沸起,中秋恐亲危,若经眉额上,即怕见双悲。

  又《气色心印赋》云:“湛然青净,百祸难侵,若是朦胧,诸事无成。辨四时之气,如春蚕吐丝之微微;察五方之色,若浮云覆日之旭旭。满面青蓝,多逢迍否。红黄不改,必遇荣昌。滞气旋生,虽见喜事而必空;赤色纵横,确信官灾而必至。黑色若穿五窍,身陷幽冥;旺气如到三阳,禄从天降。居官一印旋黄气,品级超迁;士庶两颧见赤色,兄弟争竞。黄气来而多庆吉,白色发而主丧亡。是故天庭色白,春愁口舌刑伤;地阁气黑,秋怕交争词讼。奸门气黄,因奸而尚能成婚;妻部色黑,宜室而中多变故。

  赤气忌侵法令,酒色亡身;黑色怕见子宫,儿女受伤。青气生于眼下,必主妻妾子女之忧;白色现于准头,当有父母昆弟之服。中央青气旋绕,而终见灾殃;上部黑色掺杂,而必多疾病。地阁明而饶田宅,天狱暗而罗梏桎。天中黑暗,失官退职;印堂朦滞,既愁且悲。年上气黄,即有官爵之封;寿上色红,必生争竞之扰。年上横纹赤黑,或忧父母或忧身;寿上直丽黄润,亦喜子孙亦喜缘。白为死丧,赤为官灾。黑为疾病之忧,青为惊辱之事。眼上赤暗而争讼,眉上黄明而受禄。黑如油抹,人命多伤。

  黄似涂酥,财帛广聚。红黄人于面上,多因进取而得金帛;黑雾笼于额角,定见退败而受困穷。鱼尾青暗奸事败,准头红黄禄位成。黑连年上,女必招灾;青人人中,男须败业。肇祸起于白额,忧病出自青山。发际黄明,求官易得;鼻孔黑暗,干事难成。赤燥生于地阁,定损牛马;青白起于奸门,祸侵妻妾。三阳火旺,必主诞男;三阴水多,定须生女。黄气少而青色多,功名来而不来;青色少而黄气多,富贵至而又至。正面有黄气,意无不遂;印堂多喜色,谋无不通。气如锈铁,运命迍邅;色若祥云,前程亨泰。名成利就,三台宫并有黄光;文滞书难,两眉额各生青气。

  准头一缕红侵寿,定见回禄之灾;唇上数茎人青口,恐有河伯之危。设若神清气爽,虽色滞而不贫;假如气弱神枯,纵色明而何用。面麻忌白,有须者通,时黑时黄则大通;面娇忌嫩,有须者利,时黑时黄则大利。服以白色深浅为轻重,不知口角青浮.孝服立至;病以山根青黑为生死,不知眼神走脱,老病必亡。黄浅有迁变之喜,赤重有羁囚之苦。如丝贯准,实时泣以忧煎;火气侵眸,忌宫非之恐惧。耳白最好,唇红愈奇。如波澜之洁兮,显则莫比;如脂膏之腻兮,破而可知。地阁黑雾,宜防酒食之灾;额角昏暗,应得噎食之厄。山根黄紫,主三千里有室家之欢;中正体丽,定四十日有创建之喜。

  天中黄润,九十日超升;地阁黑青,一月内必死。连腮气黑,六八而亡。满面色赤,二四而讼。青云贯额,六十日有不测之忧;赤虹侵寿,五十日有无妄之灾。日月黄霓,九十日加官;龙虎紫体,五十日及第。青黑驿马,出入遭伤;暗滞福常,室家不吉。目下青黑,官事定在眼前;口角白黄,病患起子眉睫。眼下黑气,左害子而右害妻;眉出白色,左损父而右损母。山根赤气贯两目,火烛血光之祸;年上黑色侵法令,酒食色欲之忧。求官进职,须要印堂黄润;朝病暮死,只缘准头暗惨。略写元机,自得妙理,毋应气色之勿验,自返心目之不明。”

  又《官员气色歌》云:

  官员气色不易知,上停一部要详推,进职加官庭印上,突尔异常见迁移。

  升调红黄光满面,或从天中紫气弥,寻下印堂兼五部,紫来同见亦如斯。

  忽然五岳皆红起,加藏仍兼产贵儿,若见天中黄赤色,超迁喜到不须疑。

  腾腾紫气天中下,动荣爵绿即此时,甲贵若逢征官兆,三旬之内始见奇。

  天中黄白似圆光,七旬之中定发祥,若得发从高广上,贵兼喜事镇一方。

  印堂紫气光闪闪,荣迁必定逾寻常,要知何方为宰使,须与各部仔细量。

  红黄印上向天中,三五好音气象雄,润色发从鱼尾去,定见妻位福禄同。

  浓紫天庭公卿容.独白天中主元戎,最喜黄来诸部上,气临驿马事皆通。

  驿马名为催官使,要详消息向此中,气色黄明事当速,滞而不亮还是空。

  驿马忽达青黑色,降官停职最堪伤,更兼各部都暗惨,纵是为官不久长。

  印堂红色爵禄加,带青带白事可嗟,喜中有忧音信果,不然宫位一时差。

  忽然超位作高官,黄起年寿似波澜,若见天中紫色起,重重金紫焕朝端。

  为官最怕天中青,中正印堂一样灵,假若红黄全无应,收拾回家免重刑。

  紫临颧上色光新,要往边方作重镇,一载之中须正拜,武官同伴镇海演。

  准头红润五官荣,青黑临位事可惊,白色印堂悲父母,马肝色来甚无情。

  宰令郡僚至三台,满面气色更宜开,诸般吉凶民一体,并无他断莫徘徊。

  又《士庶气色歌》云:

  眼头向下有青苔,父母妻儿必见哀。阴阳二部红黄好,青忧白孝赤官灾。

  青临年上必长病,赤色须防诉讼来。黄到食仓并人口,应看二七进资财。

  刑狱还同赤色光,耳边横过至鱼方,六旬之内须伤死,讼狱宫灾立见殃。

  青从年上至中阳,二七须防水中亡。青黑耳边鱼尾过,火灾一切并审伤。

  青色奸门妻不吉,六旬中忌女人殃。横来公事须谨慎,若见黑气更非常。

  食仓仙辅红黄美,必主资财进田庄。赤色围绕何难断,不免宫司闹一场。

  青白中阳色乱飞,四旬之内别绣口。印堂并发尤凶兆,惨见父母恐西归。

  日角岛来主夫灾,三旬之间不疑猜。青临日角并月角,一句内外殃必来。

  左边刑狱赤非祥,一朝临身最难防。左上天庭终发配,天中须应法场亡。

  印堂青连鱼尾垂,须防妻子大灾危。三阳不明见暗惨,定主凶灾不可移。

  女人六甲最难量,赤青左右发三阳。仓库红黄应是女,分为左右细推详。

  紫临发际三元位,僧道之人亦服章。寻常横发应巨富,女人得孕贵中藏。

  若然黑色身忧死,白服青灾喜在黄。一发旬中须有应,各部发现须细量。

  印堂黄贯子宫来,贵子须牛且免灾。更在三阳逢紫色,定知极品至三台。

  鼻上红黄如柳叶,司空上见亦同然。横财并入兼逢吉,眉至金贵主妻谐。

  天中红色功名至,若见黄绕并发财。忽发印堂八旬日,定知南北远信来。

  此是庶民真消息,说与相家任剪裁。

  依上所云,人之贫富祸福,荣枯邪正,刚柔生死等,必有一种气色,先发于面,以为之兆。且四季形状不一,在春则欲起,在夏则欲横,在秋则欲下,在冬则欲藏。春欲起者,有发生之象。夏欲横者,有长养之象。秋欲下者,有收敛之象。冬欲藏者,有闭塞之象。诀云:“春要青兮夏要红,秋间白色喜重重,冬时赤色还来往,且须相应有始终。春青要向三阳谋,夏赤还当印内求,秋白但观年寿上,冬看地阁黑光浮。青主忧疑自主丧,黑色重病赤宫方,若还进禄并添喜,当是黄红满面光。”春复秋冬四季,各得其时,即各得其利;否则,失其时者,难以言吉。不过气色之观察,向无一定之方法。

  就吾人经验言之,应于室内纸窗下,使被相者宁神静坐,与相者相距三四尺,仔细观之,反复思之。且室内不宜过亮,俾便易睹,不可有日光映射。如在夜中,以燃油灯为好。电灯、洋油灯等光过强,须以白纸覆之,庶可得其真象矣。惟吾国相士,概以相气色为至秘密,苟非其人,虽子弗授。驯至今日,口说失传,而相学因以下振,可慨也夫。兹就“相学之新研 厂究”所绘各图中,摘绘三图于后,以资互证。

  1.系赤色上升,,即有公难。

  2.系薄黑或薄赤色,即有大损失,大破败。

  3.系有财帛消息从远方来,有艳丽者方为吉,否则凶。

  4.系薄黑,即男女通奸之征。

  5.系有盗难。

  6.即盗难之根由。

  7.系鼻上现一稍斜之赤筋,细锐而色如血,主受大伤,实一身生死关头也。

  8.系有赤筋由鼻穴出如草根。主散财损耗并身败。

  9.系额上晕朦,右眉上有小粒突出,如针尖而色赤者,定有火难。

  10.系全额朦色,即主运气否塞,大凶,病人死。如内有黄气,而次第开复者,则运气转佳,有病即愈。

  11.系赤气由颧侵入法令,主有人来欲合办一事业,成就与否,须视此气色之有势与否,并定其吉凶,其纹系三枝,即主有三人。

  12.系有朦色,即主雇人中,有与他人协同谋恶者。

  13.系有色而不艳,定有官司发现。

  14.系薄黑色,主有意外之灾难。

  15.系薄紫色,主家内有病人。

  16.法令末端,有薄黑色,系部下伙伴之属,在业务上定有恶事。

  17.眼周围现大薄黑,即有不阴德之事,主女无子,男损家。

  18.系薄黑,为不阴德,如现红色,即为色事,当是恶运将临之兆。

  19.口周围现薄黑,系腰以下受寒,或家有灾难及水患。

  20.系薄黑色,即万事难成,如赌博则大损失。

  21.此处有色,即心有希冀,因其善恶以定吉凶,如系薄黑,则谋望难成,且主愁脑。

  22.薄黑为灾及损失,黄为喜。

  23.如系黑色由眼尾侵入颧骨,其妻必死。

  24.法令尾有薄黑色,主下仆定作恶事。

  25.系薄黑色,即他人不信用。

  26.系中有愁。

  27.-如系黑色,即财运不佳,百事无成。

  28.此处如系小痣,其色暗昧,定有色欲之事。

  29.如系小疮或痣,即为妇人劳苦。

  30.如系赤色小疮,即主下辈有喜悦之事。

  31.系薄黑色,即家内有灾难,此灾难来自何方,即视东西南北之形势而定,并以色泽体恶,判其吉凶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