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符咒法术 第六章

  【第六章:婚恋生育类符咒解说】

  【第四章、防病治病、避凶趋吉符咒的主要种类(下)】

  【第一节婚恋类符咒】

  婚恋类符咒在古代爱情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它在汉族,尤其在少数民族中比较流行。

  一、求爱符咒

  (1)傈僳族的求爱符咒:那些想要获得某个女人的***而又不被那个女人所爱的男子,请巫师制作一具男女搂抱交欢的木偶,在那女性木偶上粘上一点所要勾摄女人的指甲或一缕头发,然后偷偷把木偶放在她家的房前或屋后,巫师在月光皎洁的夜晚,躲在她家附近的树林里念咒:喔哦喔——XX漂亮女人的魂呀,快快游来我身边吧。我给你准备了五彩的珠串,我给你准备了闪光的银器,我给你准备了漂亮的衣服,趁你爹妈熟睡,快来伴我同眠。

  巫师如此连呼七个夜晚的魂,就认为那女人的魂就会被勾摄而来,随即她也会来寻找勾摄她魂的男子”。

  (2)广西靖西壮族的求爱符咒:如果一个小伙子追求某一个姑娘,他们会经常在一些人家聚会。小伙子可把主人的水烟袋拿过来,对烟筒说几句咒语,大意是:“吸着烟袋像抚摸着河水,吸着烟袋噜噜啦啦响,像与烟水拉家常,河水给我爱的力量,烟水为我与情人作撮合,用手轻轻地拍三下,用嘴温柔地吹三口气,把爱情的微笑带给情人。”念完咒后,把烟袋传给所要追求的姑娘。如果姑娘笑眯眯地接过烟袋,吸几口烟,据说必然坠入情网;反之,姑娘接过烟袋不吸烟,而用手把烟袋嘴抹一下,把烟水吹出来,这种求爱巫术就失灵了……也有不少用于诱惑异性的符篆,这些符篆多为男女交媾,鲤鱼连作,日月形象,画旁有咒语。这些符篆的施用,一般是将其焚化后掺入食物或酒内,或者佩在被施者的衣服上,或者置于其枕下、水缸下,即可发生作用,使对方坠入情网”。

  (3)毛南族祭解求爱不顺之咒:旧时,毛南族凡男青年到结婚年龄后,多年或多次找不到配偶,被认为有凶神拦路。要成全婚事,请师公“祭解”。届时,男青年回避,用鸡三只和酒肉,在他的卧室门边设供桌,师公念经:“东方张师路,南方邓师路,西方欧文主,北方李媒人,中宫婚姻行嫁拦路凶神、拦路小娘……”然后,用一根细小黑线,把两扇房门拴起来。事后男青年进卧室,房门打开扯断黑线,意为凶神不能再拦路了成家。

  二、敦促爱情发展之咒

  摘一片初生嫩叶放在手上,先面向东念下一咒语的前两句,再面向西念后两句,咒曰:

  然后将叶片切细,掺在对方食物中,据说吃了这一“仙草”后,淡淡的君子之交很快会变成甜蜜的爱恋关系。(雨民:《揭开神秘的魔法》)

  三、愿爱情牢不可破符咒

  为防止与丈夫的感情于半途触礁,可用纸描下他的足迹,晚上八点的时候,把这张纸埋在柳树桩下,边埋边念咒:你是斧来我是柄,你是公鸡我是牝;从今以后不悲哀,天长地久心相印。(雨民:《揭开神秘的魔法》)

  四、摆脱爱情纠缠符咒

  满月之后的第二天大早,太阳还没升上来的时候画一只眼睛,用缝衣针在眼睛上刺三次,一边念着:“地狱大门开开!魔鬼等你进来尸然后再刺三次,念咒:“魔耶利古,皇天急我,彻世因果,前轮后世,永忘浩荡不古。”接着瞪起眼睛,像要下逐客令一样地喊一声对方的名:“XXX,离开吧!快离开!”(雨民:《揭开神秘的魔法》)

  五、夫妻和睦符咒

  普庵祖师敕乾男年月日时和合,扶起女人妻子来合时刻来合,我身时时刻刻合我心阴阳宋和合,天地日月来和合,和合仙师来和合,和合童子来和合,和合仙师和合童子到此急急律令敕。

  【第二节生育类符咒】

  生育类符咒,具体可分为求子、孕育、生产和养育四类。

  一、求子符咒

  使不育妇女在庚日或辰日面向正东站立,口中念咒语三次:“天精地精,雨结成人;天气下降,一物成形,各保安宁。”然后由施术者判符,并将所判之符与香木一起火化后令该妇吞服。

  之二:用朱砂二钱,猩红二钱,鸡血二钱,溶合后,在五色绸缎上判符。判符时念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神将感应,小孩吉昌。谨请:南斗六郎、北斗七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然后用生铁四两,折柳木四两,三家(以有儿为条件)院内土一升,新筷子一根,小儿鞋一双,裹肚一个,茅香一两,安息香三钱,青石、白石各一块同埋于卧室门槛下。同时在该妇梳妆所用的镜子上,画一小儿头符即可。

  二、孕育符咒

  怀孕易流产者,吃此符(图4-4),戴此符就能安胎,此符要用鸡血之二:孕妇未满月数,稍感肚痛,须请道士绘符一道焚灰融开水饮之,以免流产,此符红纸墨字,忌落下地,普通所绘之符如图4-5。

  三、生产符咒

  之一:以黄纸调朱砂,用净笔写一车字在中,四周环写马字须遍,且须端正,大小则不拘,烧灰和水令饮之,虽难产,亦立娩,马字成单者,所生必男,成双者必女。写时亦不能自主,或有意在单,写竟不周,不能减去,有意在双,写竟已周不能增入。(《茶香室续钞》卷二十一)

  咒语:一化九龙水,二化王母催生水,三化观音瓶内水,四化西天陀水。

  使用时要口念咒语,手画催生符,口念手画一并进行,连接起来才行,然后让产妇将水吞下。

  四、养育符咒

  (一)止小儿夜啼符咒

  之一:民间认为,小儿夜间啼哭,被认为是遭夜啼鬼纠缠所扰,须施法捉鬼。其法以烧过火的柴头,削平一边,用朱砂写上咒拿夜啼鬼文:“拨火杖,天上五雷公,差来作神将,捉拿夜啼鬼,打杀不许放,急急如律令敕。”晚间将柴头置于小儿床头,明早用宝烛送出门外,谓夜啼可止。

  之二:用两张红色宣纸,熏香之后,置于婴儿内衣下放两天,第三天,将宣纸取出喷水,干后用黑墨水在纸中央依图4-9画符,字体应尽量大些,效果更好。将画好晾干的符咒折成四折,让母子各戴一张在身上一晚上。隔天后两张符均需再熏香,然后烧成灰,将其涂在婴儿的额头、后脑勺及胸部等部位,几天后婴儿的夜啼会有所改善。(《揭开神秘的魔法》)

  (二)收土收惊类符咒

  之一:小孩病时,从睡梦中吓醒来,或身热吵闹,就去叫会收惊或收土的老妇来。她认为有土,就用米一碗,碗里放入水缸脚下的泥及银、铜、铁器各一,用小孩穿过的衣服包好,交转时,在小孩的头上、身上、脚上摇,口里说:

  南方甲乙木,西方丙丁火,东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巳戊土,土公、土婆、土爹、土娘、土子、土孙,我家何方?诸神回避,天无忌、地无忌,阴阳无忌,百无禁忌,有土收土,没土收五方恶气!

  这么念几遍,将碗翻转来看,米少在哪一角,则土即是从那一角惹来的,将缺的地方拿几粒放在一碗水里,拿几粒丢掉,说:“土公土婆驼得去。”于是再用米将缺的地方补满、包好,翻转来摇着说,一直弄到不缺,然后将这碗米放在小孩睡觉的地方。收惊所用的东西同前,唯将说话改为:天惊,地惊,神惊,鬼惊,念念惊,小人勿晓得,脚底板里出一惊。

  收毕,这碗也放在小孩睡的地方。水碗里的米连水泼在狗身上,收土的那碗水米也如此,意思是将病过给狗。(惠西成、石子:《中国民俗大观》)

  咒曰:“本师来收惊,本师来收惊,收惊三师三童子,收惊三师三童郎,不收别人魂,不讨别人魂,收你某某三魂七魂,收宋顾本命,吾奉太上老君敕,神兵神将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之三:受惊大体多为幼儿孩童,此符能整煞收惊,应验极速,若有着惊,可将符贴于案前,神案前点蜡烛,施术(男女均可)时烧香,以茶杯装盐米,在患者前告诸患症,后念收惊咒三篇。

  咒曰:祖师助吾来收惊,本师助吾来收惊,仙童玉女助吾来收惊,合坛官将助吾来收惊,王仙元帅助吾来收惊,太上老君助吾来收惊,清水祖师助吾来收惊,普庵教主助吾来收惊,观音佛主助吾来收惊,腾麒圣者助吾来收惊,保生大帝助吾来收惊,谢府元帅助吾宋收惊,中坛太子助吾来收惊,五府千岁助吾来收惊,菩萨祖师助吾来收惊,现坛官将助吾来收惊,黑虎大将助吾来收惊,空中元帅助吾来收惊,三百六十员官将助吾来收惊。师三童子,三师三童子,弟子炉前献香念咒请,仙师到坛前助吾正寅二卯惊无惊,三辰四巳惊无惊,五午六未惊无惊,七申八酉惊无惊,九戌十亥惊无惊,十一子十二丑惊无惊。

  鼠惊无惊,牛惊无惊,虎惊无惊,兔惊无惊,龙惊无惊,蛇惊无惊,马惊无惊,羊惊无惊,猴惊无惊,鸡惊无惊,狗惊无惊,猪惊无惊。东方路头,西方路尾,跋倒惊无惊。南方路头,北方路尾,跋倒惊无惊。中方路头,五方路尾,跋倒惊无惊。东西南北,担横斜角,路头路尾,路边路角,跋倒惊无惊。庭头庭尾,巷头巷尾,床头床尾,跋倒惊无惊。爬上高,跋落低,爬上坎仔顶,跋落坎仔下惊无惊。眠床顶,跋落眠床下。椅子顶,跋落椅子脚惊无惊。大惊、小惊,汝无惊。男惊、女惊,汝无惊。父惊、母惊,汝无惊。公惊、婆惊,汝无惊。厝边隔壁,大大小小惊,汝无惊。正月失一娘,二月曾二娘,抢治无惊。三月李三娘,四月阮四娘,抢治无惊。五月王五娘,六月蔡六娘,抢治无惊。七月钱七娘,八月印八娘,抢治无惊。九月陈九娘,十月狄十娘,抢治无惊。十一月温十一娘,十二月抢治无惊,十二青惊娘抢治总无惊。收着头,好离流,收着耳,好离离,收着眼睛,好细腻,收着面,好到无得坟着肚,好好无事路,收到清清气,怜无事至,食饱饭,睡饱觉,百病消除,好离离。

  用法:此符贴于移动之处即灵验,贴之前用二次清米水将有动之处用水散之后贴之更灵验。

  (四)小儿摔伤咒

  对幼儿跌跤碰撞时常用的手法是:一边抚揉伤痛处,一边念口诀:“揉揉,散散,不让老娘看见。”然后对伤痛处吹口气,说“不疼了”。此法往往能制止儿童的哭号。

  (五)小儿出门符咒

  用锅底黑灰在额门上打点或画“X”,或在帽上别一根带线的针,或以茅草、稻草五根、十根、十一根作避鬼物,一边拿草在手掌上比划掐断,一边念咒:“一根草,一根生,两根草盖我身;盖我手,盖我脚,龙脉必上身。天脉黑,地脉黑,日脉黑,时脉黑,人见人怕,鬼见鬼怕,吾奉太上老君切切如令。”

  “扯把草,白汪汪,左手拎宋右手量,别人拿来无用处,弟子拿做草鬼王。插在河中鱼不走,插在路头鬼不行,插在人身分百鬼,百鬼不敢近郎身,吾奉太上老君切切如令。”(张劲松:《中国鬼信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