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伽梵歌 10-12章节

  薄伽梵歌 第十章 至尊的富裕

  至尊的主说:「我亲爱的朋友,臂力强大的阿朱纳,再次听听「我」至尊的话。为了你的得宜我将会向你传授这些话,你会因此而感到极大的乐趣。」

  半人神们或伟大的饿圣贤们都不知道「我」的始原,因为在每一方面,「我」都是半人神和圣贤的始原。谁知道「我」不是生出来的,是没有开始的,是所有世界的至尊主人--他便是在总人中没有被蒙蔽的一个和免于一切罪恶的人。

  智能、知识、免于疑惑及蒙蔽、宽恕、真实、自我控制及恬静、享乐与痛苦、生、死、恐惧、无惧、非暴力、心平气和、满足、苦修、布施、名誉及毁谤都只是由「我」创造。

  七个伟大的圣贤及在他们之前的其它四个大圣贤与及曼纽(人类的祖先)都由「我」的饿心意而生,所有这些星球的生物都是他们的后代。

  谁真正的知道「我」这荣誉和力量便是从事于没有混杂的奉献性服务;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我」是所有灵性及物质世界的始原。一切事物都发自于「我」。完全地知道这件事的聪明人从事对于「我」的奉献性服务和全心全意地崇拜「我」。

  「我」纯洁的奉献者思想居于「我」,他们彼此之间互相启迪及讲述有关「我」的事情,从而得到极大的满足和快乐。

  对那些恒久地以爱心奉献和崇拜「我」的人,「我」给予他们智慧使他们来到「我」跟前。

  由于对他们的同情,「我」,处于他们的心中,以光芒万丈的知识灯盏毁灭以内因愚昧而生的黑暗。

  阿朱纳说:「你是至尊的婆罗门,终极的至尊的居所和净化者,至尊的真理和永恒圣洁的人。你是始首的神,超然的和原本的,你不是生出来的,你是遍透的美质,所有伟大的圣贤如拿拉达、阿斯陀、德瓦拉、和维亚萨都这样宣称你,而现在你自己本身又向我宣布这件事。」

  啊,克里虚纳,我全部地接受你所告诉我懂得一切为真理。主啊。半人神和恶魔都不知道你的个性。

  真的,只有你通过自己的能量才能认识自己。啊一切的始原 ,所有生物的主人,神中的神,啊,至尊的人,整个宇宙的主!

  请详细地告诉我你所以遍透这些世界和居处于他们其中的神圣力量。

  我应该怎样冥想着你?你以什么不同的形状给与我们默思?啊 万福的主。

  请再次详细地告诉我,啊,赞纳丹拿(克里虚纳),有关于你伟大的能量和荣誉,因为我永不厌倦聆听你神圣美妙的辞句。

  万福的主说:「对,「我」会告诉你「我」辉煌的展示,不过那只是其中显著的一些,啊,阿朱纳,因为「我」的富裕是无限的。」

  「我」是「自己」,啊,睡眠的征服者、古达克沙、处于所有生物体的心中。「我」是所有`生物体的开始,中间和结尾。

  在各阿迪耶中「我」便是韦施纽,在发光体中「我」便是光辉的太阳,「我」是马鲁斯达中的马里治,在群星中我是明朗的月亮。

  在吠陀经中,「我」是婆摩吠陀;在半人神中「我」是因陀罗;在感官中「我」是心意;在生物体中「我」是生命力(知识)。

  在所有的鲁达中「我」便是施威神;在耶沙亥和瓦克沙中「我」便是财富神库维拉;在瓦苏中「我」便是火神艾里,而在山脉中「我」便是梅努。

  啊,阿朱纳,在祭司中,要知道「我」便是首长比哈斯巴弟--奉献之主。在将领中「我」便是施干达--战事之神;在水域中「我」便是海洋。

  在伟大的圣贤中「我」便是彼古,在声音震荡中「我」便是超然的唵音节。在祭祀中「我」圣名的歌颂,在不能移动的物体中「我」便是喜马拉雅山脉。

  在所有的树中「我」是圣洁的榕树,在圣贤和半人神中「我」便是拿拉达。在天使歌颂者(干瓦达)中「我」便是芷答拉达,而完满的生物中「我」便是圣贤嘉比拉。

  要知道在马匹中「我」是乌齐亥史拉瓦,它从海洋中跃起,生自长生不老的仙丹中;在尊贵的大象中「我」是爱拉瓦达,而在人类中「我」便是帝王。

  在武器中「我」便是雷电;在乳牛中「我」便是「苏拉比」——大量牛乳的给予者。在生育者中「我」便是干答巴--恋爱之神;而在蛇中「我」便是瓦苏克--蛇中之首。

  在天上的拿伽蛇中「我」便是阿兰陀;在水族神祗中「我」便是华武那。在离去的先人中「我」便是阿耶摩,而在法律的施行者中「我」便是阎罗一死之神。

  在戴耶恶魔中「我」便是虔诚奉献的巴拉达,在征服者中「我」便是时间;在猛兽中「我」便是狮子,在雀鸟中「我」便是加路达--韦施纽有羽毛的坐骑。

  在净化物中「我」便是风;在挥动武器者中「我」便是喇嘛;在水族中「我」便是鲨鱼,在河流中「我」便是恒河。

  在所有的创造中,「我」是开始和结尾,也是中间,啊!阿朱纳,在所有的科学中「我」便是「自我」的灵性科学,而在逻辑学中「我」便是概括性的真理。

  在字母中「我」便是A,在组合中「我」便是二元字。「我」也没有竭尽的饿时间,在创造者中「我」便是梵王婆罗贺摩,他有多将脸孔转向四方。

  「我」是吞灭一切的死亡,「我」也是未来一切事物的创造者。在女人中「我」便是名誉、幸运、言词、记忆、智能、忠心和耐性。

  在颂歌中「我」便是唱给因陀罗听的比哈婆摩,在诗歌中「我」便是由婆罗门每日所唱喜耶帖赞歌。在月份中「我」便是十一月和十二月,而在季节中「我」便是开花的春天。

  我也是欺骗中的赌博,在显赫的东西中「我」便是显赫。「我」是胜利,「我」是冒险,「我」强壮者的力量。我也是所有上等人的良好品质。

  在维士尼的后裔中「我」便是瓦苏弟瓦,在班达瓦兄弟中「我」便是阿朱纳。在圣贤中「我」便是维亚萨,在伟大思想家中「我」便是巫珊拿。

  在刑罚中「我」便是惩治之棍,在那些寻求胜利的人中,「我」是道德。在秘密的东西中「我」便是静默,而在聪明的人中「我」是智慧。

  还有,阿朱纳,「我」是所有创造的孕育种子,没有了「我」,便没有生物--不论移动的和不移动的--能够存在。

  一切事物都有个原由,那个原由或展示的种子便是克里虚纳。没有克里虚纳的能量,则没有事物能够存在;因此他被称为全能的。没有他的力量,移动或不移动的东西都不能够存在。并不是基于克里虚纳能量的存在被称为摩耶--那「不是」的东西。

  啊,伟大的敌人的征服者,「我」神圣的展示是没有尽头的。「我」向你所说的只不过是「我」无限富裕的一些例子。

  要知道所有美丽的,荣誉的及伟大的创造只不过产生自「我」的辉煌中的一点火光。

  啊,阿朱纳,所有这些详细的知识又有什么用呢?只是以「我」自己的一小部分「我」便遍透着和维系着整个宇宙。

  这样便结束了巴帝维丹达对史里玛博伽梵歌第十章有关于「至尊」的富裕各节的要旨。

  薄伽梵歌 第十一章 宇宙形象

  阿朱纳说:“我已听过你这样仁慈灌输给我有关于机密灵性事物的教导,我的幻觉现在驱除了。」

  啊,有着莲花般眼睛的一个,我已经从你那里详尽地听过有关于每一个生物体的出现和消失,这些都通过你无穷尽的荣誉而觉悟到。

  啊,最伟大的人物,啊,至尊的形象,虽然在眼前我看到你的真正地位,但是我仍然希望看到你怎样进入这个宇宙的展示。我想看看你那个形象。

  如果你以为我可以看到你的宇宙形象,啊!我的主--所有神秘力量的主人--便请你仁慈地向我展示那宇宙的本体。

  万福的主说:「啊,我亲爱的阿朱纳,--彼利妲之子,瞧瞧「我」的富裕,上千百个不同的圣洁的形象,色彩缤纷的就象海洋一样。」

  啊,伯拉达人中的俊杰,看看这阿迪耶、鲁达、和所有半人神的不同展示,看看很多以前从来没有人看过或听过的事物。

  你想看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立即在这个身体内看到。这个宇宙形象可以展示给你所有你现在想欲得到的,和你将来想欲得到的一切。全部事物都在这里面。

  你不能够以你现在的眼睛看到「我」,因此「我」给予你神圣的眼睛好使你能够看到「我」神秘的富裕。

  山齐耶说:「啊,国王,至尊者--所有神秘力量的主人--至高性格的神首这样说着,便展示他的宇宙形象给阿朱纳看。」

  阿朱纳在那宇宙形象中看到无数的口和无数的眼睛,这简直是奇异。这个形状一神圣的、耀目的装饰品修饰和以不同装束打扮排列,他佩带着壮丽的花环,他全身涂上很多芬芳气味,一切都是辉煌的,全面扩展的和无限的。这个被阿朱纳看到了。

  如果千百个太阳同时地在天空升起,他们或许会比得上至尊者在那宇宙形象中的光芒。

  那时侯阿朱纳在主的宇宙形象中看到一个地方宇宙的无限扩展,尽管这是分成千万个宇宙中的一个。

  这样,在迷惑和惊讶中,阿朱纳的毛发直竖,他开始以合着的双手祈祷,向至尊的主作出揖拜。

  阿朱纳说:「我亲爱的主克里虚纳,我在你的身体中看到结集一起的是所有的半人神和其它各类的生物体。我看见婆罗贺摩坐在莲花上,还有的是施威神和其它很多圣贤和神圣的蛇。」

  啊宇宙的主人,我在你的宇宙身体内看到很多、很多形象,无数的--腹、口、眼--无穷的扩展。这一切都没有终结,没有开始,也没有中间。

  你装配着各类冠冕、吹催钩锤、及飞碟的形象难以看到,因为它眩目的光芒就象太阳一般灼热和不能量度。

  你是至尊的原始对象;你是所有宇宙之内最好的一个;你是没有竭尽的;你是最老的;你是宗教的饿维系者--永恒性格的神首。

  不没有开始、中间或结尾的本原。你有无数的手臂、太阳和月亮都列入为你伟大无限的眼睛。你自己的光辉是炽热着这整个宇宙。

  虽然你是一个,但是你扩展于太空,星际和整个空间之间。啊,伟大的人,我一面看着这恐怖的形象,一面看到所有的恒星体系都在不知所措。

  所有的半人神都向你皈依和进入你里面,他们很惧怕,合着双手唱着吠陀的赞歌。

  施威神、阿迪耶、瓦苏、萨耶、维士瓦迪瓦、两个阿斯文、马鲁达、祖先和干达瓦、耶沙亥、阿苏拉(恶魔)和所有完满的半人神都在惊异中看着你。

  啊,臂力强大的人,所有的恒星和居处于上的半人神都因为看到你的很多脸孔、眼睛、手臂、肚腹、腿和你恐怖的牙齿而感到困惑,而我也象他们一样地感到困扰。

  啊,全面遍透的韦施纽,我的心意不能够在保持平衡了,看到你光辉的色彩满布天空和看着你无数的眼和口,我觉得害怕。

  啊,所有主人的主人,啊,整个宇宙的避难所,请垂赐我恩慈,我因为见你象死亡之火一样地燃烧中的脸孔和恐怖的牙齿。在每一方面我都感到迷惑。

  狄达拉斯鞑王的所有儿子及与他们同盟的国王、彼斯玛、当拿、干拿、和我们全部的士兵都冲向你各个口中,他们的头颅被你恐怖的牙齿所粉碎。我还看到有些被你的牙齿压扁了。

  好象河流向海洋一样,所有这些伟大的战士都进入你火焰的口中和因此而灭亡。

  我看到所有人就象飞蛾扑火一样地以全速冲如你的各个口中。啊,韦施纽,我看到你一火焰的口吞咽所有的人,又以你不能量度的光芒遮盖着整个宇宙。你以炽热所有世界来扎实展示自己。

  啊,主中的主,这样凶猛的形象,请告诉我你是谁。我向你作出揖拜;请垂赐我恩慈。我并不知道你的使命是什么,我想听一听。

  万福的主说:「我是时间,所有世界的毁灭者,我来是为了要使所有的人有所从事。除了你(班杜瓦兄弟)以外,双方的全部士兵都要被毁灭。」

  因此你要起来作战,征服了敌人以后你便会享受一个昌盛的王国。由于「我」的安排,他们已经被置于死地,而你,啊,史维斯瓦晋,只不过是在作战中的一件工具。

  万福的主说:「所有`伟大的战士--当拿、彼斯玛、齐耶陀达、干拿--都已经被消灭了。只要作战,你便能够征服敌人。」

  山齐耶向狄达拉斯鞑王说:「国王啊,在听过具有至尊无上性格神首这些话后,阿朱纳震颤着,恐惧地合着双手作出揖拜和开始木?地讲了以下的话。」

  啊,赫斯克沙--一切感官的主人,整个世界由于听到你的名字而喜悦,因此每个人都变得依附于你。虽然完整的生物向你作出他们尊敬的礼拜,恶魔们却感到恐惧,他们东奔西跑地逃走,这全部都是正确的。

  啊,伟大的一个,你是原始的主人,地位甚至高于梵王婆罗贺摩。他们为什么不向你作出敬意呢?啊无限的一个!啊,宇宙的庇护所,你是无法想象的根基万原之原,超然于这个物质的展示。

  你是原始的、具有性格的神首,你是这个展示了的宇宙世界唯一的庇护所。你知道一切,而你也是一切可以知道的。你高于物质的形态。啊,无限的形象!这整个宇宙的展示是由你所遍透!

  你是空气、火、水,你又是月亮,你是至尊的控制者和祖父。因此我向你重复又重复地向你作出一千次地揖拜!

  从前面,从后面和从所有方面作出揖拜!啊,无限的力量,你是无限能量的主人!你是全面遍透一切事物。

  我在过往称呼你为「啊,克里虚纳;」「啊,也达瓦!」「啊,我的朋友!」而不知道你的荣耀。请你饶恕一切我在狂妄或在爱慕中所做的事情。我曾经多次在恬息中,在同睡一张床和共同进食的时候,有时单独地也有时在很多朋友的面前对你不尊敬。请你饶恕我所有的冒犯。

  你是整个宇宙展示的父亲,值得崇拜的主人,灵魂导师。没有人相等于你,亦没有人能够与你相比。在三个世界中,你是不能够量度的。

  你是至尊的主,被每一个生物体所崇拜。因此我拜倒在地上向你作出敬意和祈求你的恩惠。请你容忍我对你作出的过错和向一个父亲与儿子,或一个朋友和另外一个朋友,或一个爱人和他所爱的人一样地接受我。

  在看过这个我以前从没看过的宇宙形象后,我感到喜悦,但同时我的心意也被恐惧骚扰。因此请你赐我恩泽和再次以你的人格神首形象展示,啊!神中的神,啊!宇宙的居所。

  啊宇宙的主人,我想看见你有四只手头戴盔甲,手中持着棍棒、圆蝶、法螺、及莲花的形象。我渴望看到你以那形状出现。

  万福的主说:「我亲爱的阿朱纳,在这个物质世界中通过「我」的内在能量「我」很快乐地展示给你看这个宇宙形象。在你之前从来没有人看过无限的和光芒先木眩目的形象。」

  啊,库勒族战士中的俊杰,在你以前从来没有人看过「我」这个宇宙形象,因为单靠研读吠陀经、举行祭祀、布施和类似的活动都不能够看到这个宇宙形象。只有你看过它。

  你的心意在看过「我」的恐怖形象后感到烦扰,现在就让它成为过去。「我」的奉献者,免除所有的骚乱。以一个平静的心意你现在便可以看到你欲想的形象。

  山齐耶向狄达拉斯鞑王说:具有无上性格的神首--克里虚纳,在这样地向阿朱纳讲话的时候,展示过他真正的四只手的形象。最后他展示给他那两只手的形象,因此而鼓励了在震惊中的阿朱纳。

  这样当阿朱纳看到克里虚纳在他的本原形象后,他说:「看过这样美丽的人形,我现在的心意平静了,我回复了原来的本性。」

  万福的主说:「我亲爱阿朱纳,现在你所看着的形象是很难看见到的。连半人神们也经常地找机会去看这个这样亲切的形象。」

  你现在以超然眼睛所看到地形象并不能够单只靠研读吠陀经,或进行一个严格的苦修,或布施,或崇拜而能够了解。一个人不是通过这些方法而能够如「我」本来模样地看到「我」。

  「我」亲爱的阿朱纳,只有通过专一的奉献性服务才可以如「我」本来模样;象站在你面前那样地了解和因此而直接地可以看到「我」。只有这样你才能够进入「我」的玄奥。

  「我」亲爱的阿朱纳,谁从事于对「我」纯洁的奉献性服务,免于过往活动的沾染和智力推考,谁对每一个生物体都很友善,便必定来到「我」跟前。

  这样便结束了巴帝维丹达对史里玛博伽梵歌第十一章有关于「至尊」的宇宙形象各节的要旨。

  薄伽梵歌 第十二章 奉献性服务

  阿朱纳询问说:「那一样算是较为圆满;那些适当地充实从事于对你奉献性服务的人,或是那些崇拜非人性婆罗门--不展示--的人?」

  万福的主说:「谁的心意坚定于「我」的人性形象,经常一极大的和超然的信心崇拜「我」,「我」便认为他是最完整的。」

  至于那些完全地崇拜那不展示的,那处存于感官触觉外之的,全面遍透的,不可思议的,坚定及不移动的对真理的非人性概念,由于控制各个感观和在任何地方对每一个人都同等看待而从事于对所有生物体的福利事物,终于得到了「我」。

  对于那些心意依附于不展示的,至尊的非人性形状的人,进步是很困难的。对于体困了的人来说,在那原则下求取进步通常都很困难。

  对于一个崇拜「我」,放弃一切活动给「我」,没有违背地皈依「我」,从事于奉献性服务和经常地冥想着「我」的人,他将心意固定于「我」。啊,彼利妲之子,对他来说,「我」是生与死海洋的迅速拯救者。

  只要将心意固定于「我」——具有至尊无上性格的神首,将你所有的智慧从事于「我」。这样你便会毫无疑问地经常永远活于「我」。

  「我」亲爱的阿朱纳,啊!财富的得主,如果你能够将你的心意不偏离地固定于「我」,便追随巴帝瑜珈的规限原则,这样你便会培养一个达到「我」的愿望。

  如果你不能够修习巴帝瑜珈的规条,你便试试为「我」而工作,因为通过为「我」工作,你便会达到完整的阶段。

  如果你不能够在这个意识中工作,便试试去工作但是却放弃你所有活动的结果和努力自处。

  如果你不能够进行这修习,便应该从事于知识的培养,比知识的培养为佳的便是冥想,比冥想为佳的便是活动结果的遁弃,因为通过这样的遁弃一个人便能够得到平静的心意。

  谁并不妒忌,对所有的生物体都很友善,并不以为自己是拥有者,免于虚假的自我,在快乐和在苦恼中稳定自处,经常地感觉到满足,以坚定的信心从事于奉献性服务,他们的心意和智慧集中固定于我,与「我」相符--这样的一个人对「我」很亲切。

  谁并不将任何人置于困境,并不为困难所打扰,稳定地处于快乐及苦恼中,这样一个人对「我」很亲切。

  一个并不依靠一般活动常规,纯洁的,精练的、没有顾虑的、免于所有痛苦的,和并不努力于一些结果的奉献者,对「我」很亲切。

  谁并不紧握欢乐或悲哀,谁不哀悼或想欲,及谁遁弃吉兆和不吉兆事物两者,他便对「我」非常亲切。

  谁平等地对待朋友及敌人,平衡稳当地处于名誉及不名誉、热和冷、快乐和苦恼、名誉与毁谤,经常地免于沾染、经常地保持静默及满足于任何东西,不顾及任何居所,坚定于知识中及从事于奉献性服务,这样的一个人对「我」很亲切。

  谁追随这不能被毁灭奉献性服务的路途和谁完全地以信心将自己从事于「我」,将「我」作为至尊的目的,这样的一个人对「我」非常、非常地亲切。

  这样便结束了巴帝维丹达对史里玛博伽梵歌第十二有关于奉献性服务各节的要旨。

薄伽梵歌 10-12章节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