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伽梵歌 13-15章节

  薄伽梵歌 第十三章 自然、享受者和知觉

  阿朱纳说:「啊,亲爱的基士拿,我想知道巴克蒂(自然),普努沙(享受者),场所及场所的知悉者,知识及知识的终极。」万福的主跟着便说;「啊,昆提之子,这个身体称为场所,而一个知道这身体的人变称为场所的知悉者。」

  啊,伯拉达的俊杰,你应该知道「我」也是所有身体的知悉者,去了解这个身体和它的拥有者称为知识。那是「我」的见解。

  现在请听「我」简洁地?述这活动场所与及它的组识怎样,它的变更怎样,它在何时产生,那场所的知悉者是谁,他的影响又是什么?

  那活动场所及活动知悉者的知识在各吠陀著作(尤其是维丹达·枢查经)中有不同的圣贤描述,而且还完全顾及因果的推理。

  无个重要的元素。虚假自我、智慧、不展示、十个感官、心意、五个感官对象、欲望、憎恨、快乐、苦恼、结集、生命象征,与及坚信--总括来说,这些都被认为活动场所及它的相互反应。

  谦卑、没有骄傲、非暴力、容忍、简朴、接近一个真正的灵魂导师、清洁、稳定、及自我控制;感官享受物件的遁弃、虚假自我的弃除、生、老、病、死灾难的察觉;对儿女、妻子、家庭等的不依附;愉快及不愉快事件中的平衡心意;对「我」恒常及没有混淆的奉献,到幽静的地方生活,不依附于一般大众;接受自我觉悟的重要性,与及对绝对真理的哲学性探讨--所有这些「我」都宣称为知识,而违反这些的边是愚昧。

  「我」现在将向你解释可以认知的事物,知道了以后你便尝到永恒的滋味。这是没有开始的,而且它下属于「我」。它被称为婆罗门--精灵,它处于这个物质世界的因果和影响之外。

  每一处地方都是他的手和腿;他的眼睛和面孔,他还聆听一切东西。超灵便这样的存在着。

  超灵是没有感官的始源,但他是没有感官的。虽然他是所有生物体的维系者,但他却是不依附的。他超越自然的形态,而同时他是所有物质自然形态的主人。

  至尊的真理内在地及外在地存在,存在于运动及不运动的事物中。他超然于物质感官看到和知到的能力之外。虽然处于很遥远的地方,但是他也亲近着所有的一切。

  虽然超灵看来是被分开的,其实他永不会被分开。他以一个整体居处,虽然他是每一个生物体的维系者,可以理解的是他吞殁一切几培养一切。

  他是所有发光物体的光源。他超然于物质的黑暗之外和是不`展示的。他是知识,他是知识的对象,他也是知识的目标。他处于每一个人的心中。

  因此活动的场所(身体)、知识、及可以被认知的已经由「我」概括的描述了。只有「我」的奉献者才能够完全地知道和因此而得到「我」的本性。

  物质自然和生物体应该被了解为是没有开始的。他们的转变及物质形态都是物质自然的产物。

  据说自然是所有物质活动及影响的原因,而生物体则是这个世界中各样痛苦及享乐的原由。

  因此在物质自然中的生物体便这样地追随生命的形式,享受着物质自然的三种形态。这是由于他与物质自然的联系。因此他便在个类型的种族中碰到好与坏。

  然而在这个身体中还有另外一个超然的享受者,他便是主,至尊的拥有人,他以监视者及允许者存在,他也以超灵而知名。

  谁了解到这有关物质自然、生物体及自然形态相互反应哲学的人必定地会得到解脱。不论他现在的处境怎样,他不用再次在这里降生。

  有些人通过冥想而察觉到超灵,有些人则通过知识的培养,还有其它的人则通过没有获利性欲望的工作而察觉到超灵。

  还有其它的人,虽然并不谙熟灵性的知识,然而在从别人那里听闻至尊者的时候便开始崇拜他。因为他们有从权威人事那聆听的倾向,他们也超越于生与死的旅途。

  啊,伯拉达人的首长,你所看到所有存在中的东西,移动和不移动的,都只是活动场所与及场所知悉者的合并。

  谁看到超灵在所有身体中陪伴着个别的灵魂和谁了解灵魂及超灵两者都永不会被毁灭是实际地看到事物。

  谁看到超灵在每一个生物体之内和在每处地方都一样,并不受他自己的心意所降格。这样他便达到超然的目的地。谁能够看到所有的活动都是由物质自然所创造的身体所执行,和看到自我并不做着任何事情,便是真正地看到事物。

  当一个懂事的人停止去分辨因为不同的物质身体而产生的个体时,他便达到婆罗门的概念境界。这样他便看到生物体扩展到每一处地方。

  那些有着永恒性视域的人能够看到灵魂是超然的、永恒的及超越于自然的形态。啊,阿朱纳,虽然灵魂与物质的身体接触,但它永不做任何事亦不受其缠绕。

  天空虽然是全面遍透的。但因为它微妙本性,并不与任何东西混合,同样地灵魂因为处于婆罗门的视野,虽然处于那个身体中,并不与身体混合。

  啊,伯拉达之子,就象太阳单独地照明整个宇宙一样,生物体处于身体之内,也以知觉照明整个身体。

  谁有知识地看到这身体与身体拥有者的分别便可以了解从这束缚的解脱的程序,也可以达到至尊的目标。

  这样便结束了巴帝维丹达对史里玛博伽梵歌第十三章有关于自然、享受者及知觉各节的要旨。

  薄伽梵歌 第十四章 物质自然的三个形态

  万福的主说:「「我」再次向你宣布这至尊的智能,最佳的知识,所有圣贤听到了以后都能得到至高的完整成就。」

  通过坚定于这个知识中,一个人便会获得与「我」的本性相似的的超然本质。这样地确立了以后,一个人在创造的时候便不会再诞生,或在瓦解的时候也不会被扰乱。

  这个物质的本体称为婆罗门,它是诞生之源,啊,伯拉达之子,他也是「我」所孕育的婆罗门,作成了所有生物体诞生的可能。

  啊,昆提之子,你应该了解所有种族的生命在这个物质自然中因诞生而存在,而「我」便是播种的父亲。

  物质自然包括良好、热情及愚昧三种型态,当生物体与物质自然接触后,他便被这些型态的条件限制了。

  啊,没有罪恶的人,良好形态因为较为纯洁,所以是明亮的,它使一个人免于所有的罪恶反应,那些处于这个型态的人培养出知识,但他们却为快乐的概念所条限了。

  啊,昆提之子,热情的型态产自无限的欲念及渴望,因为这样一个人便被绑在物质的获利性活动中

  啊,伯拉达之子,愚昧的型态是所有生物体迷惑的原由,这个型态的结果便是疯狂,怠懒与及睡眠,这些都束缚着被条件限制了的灵魂。

  良好形态将一个人条限于快乐中,热情形态将他条限活动的结果中,而愚昧型态则条限于疯狂中。

  啊,伯拉达之子,有时热情的型态变的显著,击倒了良好的型态,有时良好的型态击倒了热情的型态,又有时愚昧的型态击倒了良好及热情的型态。这样经常便有那种型态优先的相互竞争。当身体的所有门户通过知识照明的时候,便经验到良好型态的展示。

  啊,伯拉达之子,当热情型态增加的时候,强大的依附、不能控制的欲望、渴望及强烈努力意图的象征便发展起来。

  啊,库勒之子,当愚昧型态增加的时候,疯狂、迷幻、惰性、与及黑暗都展示出来了。

  当一个人死于良好的型态中,他便会达到纯洁的更高的恒星。

  当一个人在热情的型态中死亡,他便会诞生在那些从事于获利性活动的人群中,而当他在愚昧型态中死亡死,他便会诞生在动物的王国里。

  一个人在良好型态中行动会净化自己,在热情型态中所做工作的结果便是苦恼,而在愚昧型态中所做工作的结果便是胡乱雨蛙少年宫愚妄。

  真正的知识从良好的型态发展出来;悲怆从热情的形态发展出来,而愚蠢、疯狂及幻觉则从愚昧的型态发展出来。

  那些处于良好形态中的人慢慢地向上升较高的恒星;那些在热情型态的人居住在地球般的恒星;而那些在愚昧型态中的人则走向地狱般的世界。

  当你看到没有任何东西超越在所有活动中的这些自然型态,而你只看到至尊的主超然于这些型态时,这样你就能够认识我的灵性,

  当被体困的生物体能够超越这三型态,他便会免于生、死、老、及有此引起的困苦,就算在这一生中也能够享受甘露。

  阿朱纳问道:「啊,我亲爱的主,从什么象征可以知道他是超然于那些型态?他的样子与活动如何?他又怎样超越自然型态?」

  万福的主说:「谁并不在光辉、依附及迷幻出现的时候嫌恶它们,或在他们消失的时候有所渴望;就象一个并没有关联的人一样超然地处于物质自然型态的反应;坚定地知道这只是各形态在活动;对快乐及痛苦相等地看待,以同样的眼光瞧一块泥土、一块石头及一片黄金;具有智慧以为褒扬及斥责都是一样;在荣誉及毁谤中都不改变,相等地对待朋友及敌人,放弃了所有获利性的承担--这样的一个人据说已经超越了自然的个型态。

  一个从事于完全奉献性服务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下跌,便立即超越于物质自然型态因而来到婆罗门的层次。

  「我」是不死、不朽、及永恒的,而且还是终极快乐的法定性地位与及非人性婆罗门的基础。

  这样便结束了巴帝维丹达对史里玛博伽梵歌第十四章有关于物质自然三个型态各节所解释的要旨。

  薄伽梵歌 第十五章 至尊者的瑜珈

  万福的主说:「有一棵根向上,树枝向下的榕树,他的叶子是吠陀经诗歌。谁知道这棵树便是吠陀经的知悉者。」

  这棵树的树干向上也向下伸展,受物质自然的三个型态所滋养,细枝便是感官物件,这棵树也有向下的根,而这些根便被捆绑在人类社会的获利性活动中。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可能理解这棵树的真正形状,没有人能够知道它从那里开始,在那里完结,或它的根基那里,一个人应该以决心及屏除的武器砍下这棵榕树。他这样做便能够寻找出那处一旦达到便永不用再回来的地方,从而归依那一切事物的由来与及一切事物自没有记得起的年代开始便处居其中的具有至尊无上性格的神首。

  一个免于迷惑,虚假威望,虚假联系,与及了解永恒性,终结了物质欲望与及免于快乐及困苦的双重性,还有知道怎样去皈依至尊者的人,便达到那永恒的王国。

  「我」那个居所并不为太阳、月亮、或电力所照耀。谁到达那里便永不再回来这物质世界。

  在这个条限了世界里的生物体都是「我」永恒的、片段的部分,他们是永恒的,因为条限了的生活,他们很艰苦地与包括心意在内的六个感官挣扎。

  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生物体带着他对生命的不同概念从一个身体转换到另外一个身体,就好象空气带着芳香一样。

  如此,生命体便投身于另外一个粗略的身体,得到某一类型的耳朵、舌头、鼻子及触觉,这些都一心意组合在一起,这样他便享受某一特定的感官对象。

  愚蠢的人不能够了解一个生物体怎样离开他的身体,他们亦不能够了解在物质自然型态下他享受的是什么身体。但一个具有慧眼的人能够看到所有这些。

  处于自觉境界努力进取的超然注意者可以清楚看到所有这些。但是那些并不处于自觉阶段的人虽然努力也不能够看到什么事情在发生着。

  驱散整个世界黑暗的太阳的光辉由「我」而来。月亮的光辉及火的光辉也是由「我」而来。

  「我」进入每一个星球,他们由于「我」的能量而能够在轨道上驻留,「我」变成了月亮因而供应所有蔬菜生命的液汁。

  「我」是每一个生命体内的消化的火,「我」也是呼出和吸入的生命之氧,「我」这样消化和四种类型的食物。

  「我」处于每一个人的心中,我带给他们记忆、知识及遗忘。通过吠陀经便可以认识我。我是维丹达的编辑者,我洞悉吠陀经原本。

  有两类型的生物体--会堕落的和不会堕落的。在物质世界上每一个生物体都是会堕落的,而在灵性世界上每一个生物体都被称为不会堕落的。

  在两者之外的,便是伟大的活着的人物--主他自己,他进入这些世界和维系着他们。

  因为「我」是超然的,超越于会堕落的和不会堕落的两者之上,又因为「我」是最伟大的,在世界上和吠陀经里「我」都已至尊的人而享负盛名。

  谁没有怀疑地知道「我」是具有至尊无上性格的神首,便被认为是一切事物的知悉者,因此他边从事于完全的奉献性的服务。啊,伯拉达之子。

  这便是吠陀经典的最机密部分,啊!没有罪恶的人,现在有「我」将它揭示。谁了解这一点便会变的聪明,而他的努力会达到完整的境地。

  这样便结束了巴帝维丹达对史里玛博伽梵歌第十五章有关于普怒索淡玛瑜珈(对至尊者的瑜珈)各节的要旨。

薄伽梵歌 13-15章节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