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忌抄袭洋人名人名字

  起名忌抄袭洋人名人名字

  现在的社会上,似乎有一种时尚,模仿洋人的名字和名人的名字起名的人似乎越来越多.有的人甚至直接沿袭洋人、名人的名字起名.这反映了一种社会开放的现实,同时也体现了当代人追求卓越的心理需要,也许不应该轻易否定.问题是过多地效仿和抄袭成风,它对我们生活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应值得我们的注意.对于中国人起洋名,我们的态度是:洋名可以用,但仅应宜而取,勿自陷浅薄误区,盲目求洋.中华民族在其悠悠的历史岁月中,吸收了域内各民族文化的优秀成果,并熔于一炉,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华夏文化.今天,我们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文化,也绝不可能脱离世界文明的大道而另辟蹊径,而必须遵从文化发展的规律,立足中国,放眼世界.

  以我为主,博采众长,不仅要继承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而且要继承人类在整个历史发展进程中所创造的优秀文化遗产.我们可以有选择地吸收、使用一些外国人名和外国文学遗产中塑造的典型人物的命名方法,如果借用得恰如其分,用得有意义,便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安娜”,仔细分析起来,有中国传统的味道.不仅响亮动听,而且马上使人想起托尔斯泰的名著《安娜·卡列尼娜》,再次回味安娜这一动人的主人公形象(顺便说一句,文学大师果戈理的恋人也叫安娜,安娜是西方的常见名,起名安娜并非意味不吉,可见无论是汉名还是洋名,都迷信不得也不宜过于仿效);再如“浮士德”,不仅具有“勇士的高尚品德”意味.

  而且令人想起歌德的巨著《浮士德》中那个执著追求个人幸福、个性自由与解放,投身社会实践,渴望改造社会的主人公形象,回忆起那句名言“要每日每天开拓生活和自由,然后才能够有自由与生活的享受.”激励人们不断追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只要是洋名,都可以拿来一用,以求“洋名”的“洋气”.一般来说,中国人应起中国人的名字,汉语语音的优美多变、铿锵有力和婉转绵长,字义的博大玄妙、丰富多彩和深厚悠远,字形的多姿多彩、灵活生动和气韵传神形成的汉字足以使西方汉学家对汉名的羡慕和惊叹其无穷的魅力,西方人的名字相比之下便逊色三分.但任何事物并不是绝对的,人名本身即符号,便于区别识记,在追求美的前提下.

  有些“洋名”也有其独到的价值和文化背景.随着中西文化的交流,中西文的理性艺术的搭配,出现了许多美丽如画、朗然上口的好名字,如王安其(安琪,西方文学中背生双翅向人们献花的小天使),冯海伦(海伦,是希腊神话中的美丽女神)、白瑞德是《飘》中的男主人公,安娜、舒贝、朱丽、叶林娜等,西方某种独特的文化背景,加上汉语的独特魅力,使得这些名字的主人如同套上了幸运的光环,而备受瞩目和青睐.但是却不可过分洋化,否则将适得其反.再如“约翰”、“玛丽”、“琼丝”、“丽莎”、“洛夫”、“朱丽”等,虽然“洋味”十足,但并没有什么确切的汉字意义,只是外国人名字的音译罢了.

  也就是在汉字中缺乏意义体现,除非你不在意字义而只求符号,否则就完全没有“借用”的必要.试想,如果人们在正常的人际交往中,听到“王约翰”、“李琼丝”这样的名字,第一感觉就肯定是“不伦不类”,“四不像”,继而会招致嫌厌和耻笑,落下“此人必是崇洋媚外的主儿”,处处给人留下这样的坏印象,就不可能得到信任,得到理解,势必会影响一个人的社会交往.起名时“追随”伟人和先贤,企望以之为楷模,在创业上有法,治学上有为,终能成大器.但以名人名字为模本,为自己和他人起名,这种仰慕之情与客观效果并没必然和直接的因果联系.沿袭名人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种机械搬用,毫无创造性,也不符合独立的精神,淹没了自己本来的个性.青年人要自信,不自卑也不自大,崇拜名人并不一定是要效仿名人名字.

  因此,要尽量克服盲从心理,倡导一种理性的、能展示个人特色、时代内涵和审美情趣的起名新思维.如果我们永远追随他人,以用其名为“美”,更多的可能是永远都走不出他们的影子,充其量不过是世上有更多的人在使用同一个名字.所以起名字时最好不要沿袭名人的名字.

  在如何对待洋名和名人名字的问题上,我们要拿起鲁迅先生倡导的“拿来主义”的武器,要会“拿”,会用,即不要一棒子打死,也不“一概请进”.总之一句话:要会用,但不滥用.